血骷髏

九龍山渡假山莊位於華南市東南郊的九龍山,距離市中心大約有一個小時多的車程,在導航儀的指引下,楚天佑順利地把車開到九龍山腳下,之後便駛上了那條通往渡假山莊的九曲十八彎大道。

九龍山不高,但山勢由九座崎嶇連綿的山峰組成,山上叢林茂密,山間清泉幽幽,還有一些天然的溶洞,自有一派動人的自然風光,所以成為了華南市的旅遊勝地。

上山的大道兩側均是高大的樹木,重重樹冠如幢幢華蓋,將道路的上空所遮蔽,車子駛入山道,大都市的喧囂便被林海隔絕,楚天佑便打開車窗聽著樹林裡陣陣清脆悅耳的鳥鳴聲。

陽光透過枝葉的間隙投到林道上,將道路抹上一塊塊陸離的光斑,楚天雪趴在窗口望著窗外,看著林道兩旁繽紛多彩的世界,眯著眼睛感歎道:「這地方真美啊!」

「是啊!這地方確實不錯。」楚天佑也稱讚道。

「那我們以後有時間經常來這裡玩,怎麼樣?」楚天雪提議道。

「嗯!」楚天佑點了點頭算是同意了楚天雪的提議。

十來分鐘過後,楚天佑駕車繞過一座小小的山峰,來到一片豁然開朗的平地上,九龍山渡假山莊就出現在姐弟兩人的眼前。

九龍山渡假山莊占地面積廣闊,就如一座掩映在深山中的小城,山莊裡有富麗堂皇的酒店、幽雅清靜的庭院、設施齊全的遊樂場與平坦廣闊的跑馬場。山莊內部還有天然的溫泉、酒吧、舞廳、電影院等娛樂設施。

看著山莊中心那極其顯眼的二十層大酒店,在看看遊樂場中央那高聳的摩天輪,楚天佑咂舌道:「真沒想到,在這叢山峻嶺之中居然有這麼一座奢華的旅遊勝地,這得投資多少錢啊?」

楚天雪笑著解釋道:「這山莊也是近兩年才修建成的,我聽說好像是咱們華南市的首富張少陽投資建設的,但就具體投了多少錢我們外人就不知道了。」

「張少陽?天陽集團的主席嗎?」楚天佑轉頭問道。

「咦!天佑,你也認識他嗎?說起來這個人的發家史可以用奇跡來形容,只用了短短十年的時間就創造了其他人幾輩子都賺不來的財富。」楚天雪有些讚歎的說道。

「嗯!這個人確實很厲害。」楚天佑也點頭贊同道。

此刻的渡假山莊並不冷清,在道路的兩旁有著姹紫嫣紅的花圃、綠茵茵的草坪與錦簇的桃林,一座座仿古的涼亭掩映在花圃桃林之間,一道道鵝卵石鋪就的小道在草坪間曲折蜿蜒,而在古亭與小道之間,一個個俊男美女、一對對乾爹乾媽或者一家三口在其中嬉戲遊玩,還有來自世界各地的外國友人,挎著相機這裡照照那裡拍拍。

楚天佑將車子停到酒樓外的露天停車場,跟著酒店的服務生進入酒店大堂,辦理了住宿手續,兩人開了一間豪華的客房,之後便在酒店服務生的帶領下,坐電梯來到了位於十六樓的客房。

楚天佑和楚天雪進了客房,四周巡視了一番,客房的內部裝修豪華且舒適,楚天雪走到窗簾前拉開大幅的遮光窗簾,陽光透過巨大的落地玻璃映射進來,將房中映得通透明亮,落地窗外面有個小小的陽臺,陽臺上擺放著桌椅,可以愜意的坐在陽臺上品著紅酒或咖啡,欣賞著外面秀麗的山景美色。

「好漂亮啊!」楚天雪站在陽臺上,眺望著遠處的翠綠山色。

「嗯!在這裡看確實很美。」楚天佑站在她的身旁點頭附和著。

「啊!天佑,走,我們去坐摩天輪吧!」楚天雪看著遠處正在旋轉的摩天輪,說完也不等楚天佑同意,拉起他的手就離了開房間,準備去遊樂場坐摩天輪。

到了遊樂場,兩人買了摩天輪的包廂票。

包廂內的環境很不錯,座椅舒適且空間寬敞,等了一會兒,摩天輪緩緩開動起來,高度也慢慢提升,當摩天輪升到比二十層酒店大樓還要高的時候,楚天佑他們的包廂還沒有升到頂,但視線已經變得異常開闊了,看著遠處的重重林海,如玉帶般蜿蜒在山間的幽泉美不勝收的風景讓欣賞的兩人不知不覺的牽到一起,楚天雪也輕輕的偎依在楚天佑的身上。

然而當摩天輪快要升到最高的時候,楚天佑和楚天雪兩人卻被前方包廂裡的人給驚的目瞪口呆,只見透明的廂壁上,正趴著一個女人,那女人的雙手按在廂壁上,面容被淩亂的秀髮遮住看不清,衣服被摟到了胸部的上方,一對白生生的乳球正緊緊貼在廂壁上,隨著劇烈的動作而不斷的被擠壓變形,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則站在那女人的身後,雙手按著女人的肩膀狠狠地前後挺動著腰肢。

當摩天輪的兩個包廂升到同一水平線時,那男人也看到楚天佑姐弟兩人,然而那男人不但沒有收斂,反而探出一隻手抓住那女人的乳球,用力揉捏了幾下挑釁地沖楚天佑他們這邊揚了揚下巴。

看著那晃動的包廂,楚天佑有些聲音嘶啞的說道:「現在的人也太豪放了吧!

就這麼在公共場所開始了。」說話間他感覺到自己小腹處升起一股熱流來。

此刻的楚天雪卻是面紅耳赤,嬌軀微微顫抖,白玉般的肌膚上浮起一層淡淡的紅霞,作為一個成熟的女人,對男女之間的事早已經不稀奇,然而此刻在摩天輪上的春宮大戰卻深深的刺激到了她,雖說各種細節看的不是很清楚,可正是因為這模糊不清的樣子,才給了她想像的餘地,這樣帶來的刺激是成人電影無法比擬的,在不知不覺之間,楚天雪感到自己的襠部漸漸有了濕潤滑膩的感覺,她咽了口唾沫偷偷的瞄了楚天佑一眼,眼神中閃過一抹迷離。

從摩天輪下來後,楚天雪兩姐弟受到剛剛春宮畫面的影響,兩人有些曖昧的手拉著手在渡假山莊裡閒逛,看著一路上秀美的山景,不知不覺間走到了一片平坦的草地,草地四周圍繞著一米五左右高的欄杆,在草地中央還有一些人騎著駿馬或飛奔、或閒散,這裡是渡假山莊的跑馬場。

「咦,是她!沒想到會在這裡遇見她。」楚天雪看著遠處一個騎著高大白馬奔跑的騎士說道。

楚天佑順著楚天雪的目光看過去,不由得眼前一亮,只見遠處一個騎術相當不錯的女人,穩穩當當的坐在馬匹上,一副悠閒愜意的策馬驅馳,楚天佑雖然沒看見女人的樣貌,但是那白色的襯衣、黑色的束腰上裝、純白的緊身馬褲、黑色的長筒皮靴,將女人的身材襯托的修長窈窕,他知道擁有如此身姿的女人絕對是一位絕美的麗人,轉頭對著楚天雪說道:「怎麼?姐姐你認識她?」

楚天雪意味深長地對著楚天佑一笑,說道:「不認識,我只是今年清明的時候在鳳凰園陵見過她一次。」

「鳳凰園陵,姐你去哪裡做什麼?」楚天佑有些好奇的問道。

楚天雪聞言眼中飛快的閃過一絲悲傷,伸手撫摸著楚天佑的臉龐轉移了話題說道:「沒什麼?我們去騎馬吧!天佑你會嗎?」

女人眼中的悲傷沒有逃過楚天佑的眼睛,他也沒有多問,拉著楚天雪的手就往草地旁的馬廄走去,兩人來到整齊的馬廄旁正準備向工作人員借馬,就聽到一個女人有些驚恐的說道:「不要啊!我真的不會騎馬。」

楚天佑和楚天雪扭頭一看,只見一男人牽著一匹黑馬拉著一個女人從旁邊不遠處的馬廄走出來,女人一直輕輕的掙扎著,當看清楚兩人的樣子後,楚天佑的臉瞬間閃過一絲黑色,原來此刻拉扯的男女就是剛剛摩天輪上碰到的那對男女。

楚天雪眼中也閃過一絲羞怒,當她看清楚女人的面容時有些驚訝的叫道:「丁敏,你怎麼在這兒?」

女人聽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有些驚恐的向楚天雪看過來,當看清楚是誰之後,長舒了一口氣說道:「楚總,您也來著裡玩啊!」

同時,那高大男人也看到了楚天雪他們,然而當他看到楚天雪誘人的大長腿和裂衣欲出的飽滿胸脯後,眼神中閃過一抹淫猥,牽著馬匹走到楚天雪面前伸出右手微微一笑,說道:「唐龍,很高興認識楚小姐,可以邀請楚小姐一起遛馬嗎?」

楚天雪一張俏臉瞬間就變成了冰塊臉,冷冷的斜眼看了一眼唐龍,沒有說話,楚天佑不動聲色插在兩人中間,冷臉眯著眼睛說道:「我看還是不用了吧!」

唐龍並沒有因為楚天佑的插入而生氣,只是嘴角挑起一抹玩味的笑,眯起雙眼瞧了瞧楚天佑,緩緩說道:「丁敏,我們走。」說著牽著馬向跑馬場走去,剛剛還有掙扎的丁敏此刻在唐龍輕描淡寫的語氣中乖乖的跟著男人走了,臨走時對著楚天雪點了點頭。

遠遠看著唐龍和丁敏的背影,楚天佑神情陰沉地說道:「這個唐龍不簡單,姐,以後要小心此人了。」

楚天雪笑道:「放心吧,天佑,今後大概不會和此人有什麼交集了,剛剛那個女人叫丁敏,是一個小有名氣的模特,以前公司有好多次內衣走秀都邀請過她,不過前一陣子聽說她找了一個有錢的老公,不會就是那個唐龍吧!」

楚天佑點了點頭,之後姐弟倆人租借了一匹白馬和一匹紅馬,在夕陽下偶爾策馬慢跑,偶爾兩馬並行兩人竊竊私語。

……

華南市某家空手道武官。

空曠的練功房內,正前方的牆壁上有個巨大的武字,在武字的下方靜靜跪坐著一個身穿黑衣武士服的男人,在男人身前的木地板上放著一把東洋長刀,整個練功房內寂靜無聲,只有男人輕微而不可聞的呼吸聲。

一分鐘、兩分鐘、三分鐘……二十分鐘、三十分鐘……

「嗯?」跪坐的男人忽然睜開眼睛,對著右側的推拉門說道:「什麼事,進來說吧!」

話音剛落,推拉門被推開,走進來一位拿著信件的青年,青年走到男人面前彎腰恭敬的說道:「師父,您的信。」

「放下吧!」男人輕聲說道。

「是。」青年輕輕把信件放到男人的面前,躬身退了出去。

「陳華生,男,三十五歲,華北市陳家老三,今夜在九龍山渡假山莊舉辦晚宴。」這是一份殺人任務名單,看著信件中的照片男人平靜的閉上眼睛。

……

天色漸漸的黑了下來,山裡的風有些凜冽刺骨,吃過晚餐後的楚天佑與楚天雪坐在陽臺上欣賞著九龍山的夜景,正在這時,門鈴響了,姐弟兩人有些困惑,打開門一看,居然是兩個酒店的服務生。

其中一個服務生笑著說道:「打擾兩位了,今晚八點,在本酒店的頂層,陳華生陳公子舉辦了一個晚宴,特意邀請楚小姐參加,這是一張VIP購物卡,楚小姐可以在酒店的商場挑選自己的禮服。」說著遞過一張黑色的VIP購物卡。

送走服務生後,楚天佑看著手中的購物卡有些鬱悶的問道:「姐,你認識這個什麼陳公子嗎?」

楚天雪聞言笑了笑,說道:「陳華生,華北市陳家的老三,陳家在華北市也算是財力雄厚,這兩年他們陳家想進入我們華南市的商圈,發展他們家的勢力,卻受到本土勢力的抵抗,發展的並不是很好,姐姐也算是華南市比較有名的商人了,他這次邀請我也並不意外。」

楚天佑對這些不感興趣,說道:「那需要我陪你去嗎?」

楚天雪笑著說道:「當然了,這樣的晚宴可是需要男伴的,天佑,姐姐可指望你來保駕護航呢!」

楚天佑也知道在那樣的晚宴上,漂亮的女人會被一些男人糾纏,一不小心就會得罪一些人,楚天佑可不想一些不大不小的麻煩今後來擾亂姐弟兩人的生活,摸了摸下巴,在楚天雪期待的眼神中點頭應承下來。

第04章 殺機

時間大約七點五十分左右。

楚天佑陪同楚天雪來到九龍渡假山莊酒店的二十層,看著身邊的絕色麗人,楚天佑為自己今晚的決定感到慶倖,身旁的楚天雪穿著一身黑色的晚禮服,完美地襯托出女人高挑婀娜的動人身姿,酒紅色的長髮高高挽起,裸露著她脖頸處雪白晶瑩的肌膚,經典的黑與白使得楚天雪高傲的氣質中又添加絲絲神秘,仿佛沐浴在月光下的夜之貴族,潔白圓潤的腳踝下是裸色的半高跟,配著女人優雅的步伐好似隨風輕舞的精靈。

看著女人在燈光下的美態,楚天佑剎那間恍惚,真摯的讚美道:「姐姐,你真漂亮,就像幽暗古堡中的公主。」

「呵呵,謝謝,不過天佑你也很帥哦!」楚天雪嫣然一笑,眨了眨眼睛稱讚道。

確實,楚天佑一身黑色的男士晚禮服、領口系著黑領結、裡面穿著白襯衫、腳上蹬著黑皮鞋、手上戴著鑽石表,這一身行頭在配著男人端正的面孔、溫文爾雅的微笑、筆直挺拔的身姿,絕對是讓任何女人眼前一亮的帥哥哥。

楚天佑無所謂的笑了笑,說道:「時間差不多了,我們進去吧!」

……

今夜的晚宴是自助餐形式的聚會,富麗堂皇的宴會大廳裝飾豪華奢侈又不失典雅大氣,光滑的大理石鋪就的地板,大的離譜的水晶吊燈,大廳的兩側各擺著一張長條桌子,上面擺滿了東西方風格的各式美食名酒,一個個侍者端著託盤在宴會中來回穿梭,回應著客人們的召喚。

不過今晚來參加宴會的都是華南市的一些富商或家世非常的年輕人,大家來著裡也不是為了吃東西來的,而是來這裡找樂子、交朋友、廣結人脈,所以那些美食都是無人問津的,來參加聚會的人往往都是端著一杯酒,在廳中流淌的輕柔音樂聲中四下游走,或與相熟悉的朋友閒聊,或與看中的異性搭訕,或是三五人聚在一起談生意、講趣聞、聊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