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骷髏

楚天佑不閃不避硬挨了這一下,球棍打在他腿上居然彎曲了,膝蓋處傳來絲絲疼痛讓他心底生出一股暴戾的情緒,身上爆發出強烈的殺氣,原本平靜的眼神則閃過嗜血的光芒,平靜的說道:「既然是這樣,那你們都、去、死、吧!」說著一步跨到那用球棍的壯漢面前,朝著壯漢狠狠一巴掌抽了過去,所用力度之強大,甚至發出了空爆。

在空爆聲中,楚天佑的手掌狠狠抽在壯漢的臉,恐怖的骨裂聲響起,那壯漢半邊臉塌陷下去,一顆眼珠子和幾顆牙齒飆射而出,整個人更是離地淩空旋轉三百六十度飛了出去,落地時一動不動,已經徹底斷氣。

老虎等人都沒想到楚天佑出手居然如此狠辣,驚詫之下居然忘了反應,一個個呆立在原地,然而楚天佑不會呆住,他一個箭步沖到了拿匕首的壯漢身前,右拳猛然擊在壯漢的胸膛,在胸骨碎裂聲中,那壯漢頓時倒飛出去,落地時整副胸膛都塌陷下去,到地的瞬間也是氣絕身亡。

直到此時,老虎等剩下的七人方才反應過來,都怪叫一聲向著楚天佑沖了過來,拿著砍刀的大漢離楚天佑比較近,他直接一刀向著楚天佑的頭顱砍了下去,楚天佑跳步閃過,緊接著一記穿心腳踢在拿刀大漢的胸口,大漢也飛了出去,口中猛然噴出一股鮮血,同樣落地身亡。

拿著鋼管的大漢看到從自己身邊飛過的同伴,渾身一個激靈,大叫一聲將手中的鋼管擲向楚天佑,同時轉身就跑,楚天佑閃電般的伸手接住飛來的鋼管,朝著轉身逃跑的大漢猛然擲出,鋼管好似利劍一般瞬間穿過大漢的胸膛,大漢跑了兩步捂著胸口轟然倒地。

就在楚天佑扔出鋼管時,一根鐵棍猛然朝他腦後襲來,幾乎在同時,楚天佑轉身飛起一腳,踢在提鐵棍大漢的脖頸上,哢嚓一聲,大漢耷拉著腦袋飛了出去,眨眼之間,已經有五個人死在楚天佑的手上,剩下的老虎四人早已沒有勇氣面對楚天佑,其中三人在絕望的嚎叫中扔掉手中的武器,爭先恐後的向倉庫大門方向跑去,而老虎則強忍著恐懼連滾帶爬的逃向倉庫二樓的辦公室。

楚天佑看了老虎一眼,像火箭一樣飆射到向倉庫大門逃跑的三人,兩記掌刀直接斬在落後兩人的脖頸,緊接著又飛起一腳將跑在最前面的那人踢飛,咣當一聲撞在倉庫的大門上。

殺了三人之後,楚天佑殺氣騰騰地跑到倉庫二樓的辦公室門前,此時老虎早已經逃到辦公室中,鎖死鐵皮們,並用辦公桌堵在門後面,自己則縮在牆角掏出電話就要求救,只是人在極度的恐懼中而手在瑟瑟發抖,連電話都拿不穩,連續撥了好幾次才把電話撥出去,而此刻,門外傳來楚天佑沉重的腳步聲。

「快接電話、快接電話、快接電話……」老虎死死的盯著鐵皮們,顫聲祈禱著。

咚!

鐵皮門上凸起一個腳印的形狀,門鎖直接爆開了,堵在門後的辦公桌也在嘎吱聲中退開。

見到門被轟開,老化發出一聲慘烈的嚎叫,兩顆瞳仁幾乎所成了針眼的形狀,就在他肝膽俱裂之時,電話終於接通了,老虎嘶聲嚎叫道:「救命啊老闆!有怪物要來殺我!快來救我啊!我在……」話還沒有說完,鐵皮門上又是一聲巨響,再次凸起一個腳印,辦公桌也轟然倒地,鐵皮門也被暴力轟開。

「啊……」老虎發出一聲慘絕人寰的嚎叫,嚇得渾身癱軟,聯手機都拿不住了,看著站在眼前的楚天佑,嘴裡嘟囔著:「怪物啊、別、別、別殺我,求求、求求你了。」

楚天佑淡漠的走到老虎面前,低下頭淡漠的看著他,然後,一腳抽在老虎的肩膀上,將老虎整個人抽得離地而起,斜飛出撞在牆壁上,頭破血流的咽了氣。

殺完老虎這些人後,楚天佑來到辦公室裡的衛生間,看著鏡子中臉上濺射的血滴,嘴角浮出一抹古怪的笑意,眼神複雜的低頭清洗著沾滿鮮血的雙手,喃喃自語道:「這種感覺,我果然還是喜歡做修羅啊!」

就在楚天佑走後沒多久,死寂的倉庫裡出現了一個女人,端莊的OL職業套裝勾勒著女人完美的曲線,腳蹬著黑色的漆皮柳丁高跟鞋,在鮮血與屍體中悠然踱步,好似屠宰場般的場景沒有讓女人產生一絲絲恐懼,反而臉上露出一抹奇異的笑容,自言自語道:「嗯,居然手段這麼殘暴,姐姐真的很好奇你這三年都有著怎樣的經歷呀?」說著女人也悄悄的離開了這宛如地獄的倉庫。

又過了大概半個多小時,三個拿著手槍的男人小心翼翼的進了倉庫,從他們淩厲矯健的動作,冷漠殘酷的眼神可以看出他們不是普通人,三人進了倉庫後各自分開,裡裡外外地仔細搜查了一番,除了一地的死屍外卻沒有任何發現,十分鐘後,三人又聚在一起交流了一番。

「所有都死了,沒有留下任何線索。」

「是的,而且手段很殘酷淩厲,動作不拖泥帶水,基本上都是一擊致命。」

「找到老虎了,在辦公室裡,被人一腳踢死的,看樣子他們得罪了什麼厲害的人物,根據兇手的手段恐怕我們三人也不是對手,還是打電話給老闆吧,讓老闆來決定吧!」其中一人拿出手機,撥了電話。

發生奇跡了,作者更新了,不知作者能持續多久?

第03章 隱現

銀河酒店,號稱華南市最奢侈、最豪華的酒店,同時它也是華南市最大的地下賭場。

此時,在銀河酒店最頂端四十九層的一間總統套房臥室中,中央是兩米寬的大床,床沿、床靠全都是鍍金的,在大床的旁邊站著一個赤裸的高大男人,渾身肌肉精瘦,背部有條黑色的龍形紋身,胯下黝黑粗大的肉棒昂然挺立著,這個男人就是銀河酒店的老闆唐龍。

此時在唐龍面前的大床上,躺著一個同樣赤裸的女人,正雙手扳著自己的膝蓋,將她那迷人的蜜穴完全暴露在男人的視線中,淩亂濕漉的長髮遮住了她的大半張臉,雪白的肌膚上有些深淺不一的紅色痕跡,豐滿的乳房隨著男人的抽插而前後擺動著,嘴裡不時的發出細微的呻吟聲:「嗯……嗯……」

兩人下體的交合處早已是一塌糊塗,女人身下皺起的床單更是被女人的淫液浸濕了一大片,蜜穴周圍和男人不停抽動的肉棒上都附著一些黏稠的白色漿液。

這時唐龍伸手握在女人的乳房上,抓著女人乳房漸漸的用力,雪白酥膩的乳肉從他指縫間溢出,可能是力氣太大了,女人在吃痛下發出「啊」的一聲痛吟,扭頭皺眉看著男人,眼神裡半是痛苦半是愉悅。

唐龍淫笑著說道:「叫啊!你剛剛叫得不是挺爽的嗎?」女人沒有理會男人只是緊閉著嘴唇使勁的搖了搖頭。

唐龍不爽的罵道:「肏你媽的,給我叫,不然我把你老公叫過來,讓他看我是怎麼肏他老婆的。」

女人睜開眼睛向著男人哀求道:「求求你不要啊!」

就在這時一名身材中等膚色略黑的青年拿著手機推開門走了進來,青年對房內的情景早已見怪不怪,對著唐龍說道:「老闆,阿雄電話。」

唐龍接過電話聽了一陣後說道:「這件事情看來不簡單,他們有可能是得罪了惹不起的人,不用在繼續查了,他們死了也好,這件事就交給員警去查吧!你們先回來吧。」

唐龍掛斷電話眯著眼睛想了想,把電話遞給青年,緩緩拔出插入女人體內的大肉棒,巨大的龜頭因沾滿淫液而閃爍著亮光,扶著女人的大腿說道:「來,寶貝,我們換個姿勢,去,趴在那兒。」

女人順從地慢慢轉過身子跪趴在床上,赤裸的粉被光滑如玉,翹起的臀肉曲線動人,兩隻渾圓的乳球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顯得更加飽滿,女人顫巍巍的撅著屁股扭頭說道:「嗯,你說過,只要我肯陪你兩天,我老公欠的兩百萬就會一筆勾銷的,你要說話算數。」

「你放心吧,我唐龍說話一言九鼎,就這兩天,趴好了。」唐龍說完就抓著女人的腰身奮力抽插起來,粗大的肉棒每一次都盡根沒入,接著又快速拔出,只留下龜頭在裡面,女人粉嫩的穴肉隨著抽插被帶進帶出,留下晶瑩的淫液積聚在蜜穴口,起初的時間裡女人還能咬緊下唇發出「嗯嗯……嗯嗯……」的鼻音,而隨著男人不斷的加大力道,她的雙臂好像無法支撐身體的重量而趴在床上,每當男人伸手用力拍打她圓潤的臀肉時,就會張口發出一聲驚叫伴隨著呻吟:「啊……嗯嗯……啊……嗯嗯……」屁股上傳來的微痛和唐龍粗暴的抽插將女人漸漸的征服,使她陶醉在肉欲的歡愉之中。

……

楚天佑離開倉庫以後,又一路小心翼翼的避開路人的視線,在外面繞了好大一個圈子,又在市區裡漫無目的地遊蕩了幾個小時,這才做公共汽車回到四季別墅苑,然而剛剛走進別墅的大門,就看到樓門前靠右邊的綠草地上,門形的晾衣架上掛著兩件自己被洗過的衣服,還有一件黑色的連衣裙,兩件女性的貼身內衣,黑色的半罩杯式蕾絲文胸和小的不能再小的黑色蕾絲T-back,在晾衣架上隨風飄揚。

楚天佑推開樓門走了進去,一眼就看到穿著運動短褲和運動 T恤的楚天雪半躺在客廳的沙發上,因為姿勢的緣故,那完美弧度的翹臀緊繃著運動短褲,隱約可以看到內褲邊緣的痕跡,讓他內心有些悸動,出聲驚訝的問道:「姐,你這麼早就回來了啊?」

楚天雪轉過頭看了楚天佑一眼,笑著說道:「明天就週末了,今天下午公司就早早放假。」楚天佑哦了一聲,轉身就去衛生間洗澡去了,他不希望身上殺過人的晦氣在家裡飄蕩。

「天佑,晚上想吃點什麼?」楚天雪對著浴室喊道。

「隨便!」

「那我們週末出去玩,怎麼樣?」楚天雪繼續對著浴室喊道。

「那你來安排吧!」楚天雪聞言笑了笑,起身換了件衣服去社區外面的超市買了菜,回到家後,她做了一桌豐盛的晚餐,還開了一瓶紅酒,和楚天佑好好吃喝了一頓,在餐桌上楚天雪還提議姐弟兩人週末去九龍山溫泉渡假山莊玩。

……華南市公安局驗屍房。

「陳老,有什麼發現嗎?」公安局重案組隊長薛雄對著檢查屍體的法醫問道。

「呵呵,死者的身份基本上可以確定了,是咱們市里的一夥小混混,為首的叫老虎,剩餘的八人可以確定是老虎的小弟,剩下的等我在仔細的檢查一遍在說吧!」老法醫陳剛說道。

「嗯!」薛雄皺眉沉了口氣說道:「這次的案子非常棘手,死了這麼多人,我們的壓力很大啊,局裡要求我們儘快破案。」

陳剛一邊解剖屍體一邊說道:「其實他們這些的人渣,死了也是還社會一個和平。」

薛雄拿出一支煙點燃,吐了口煙圈說道:「陳老,我們是員警,一切都要遵從法律,而且我覺得這次的事情不簡單,你也去現場看過了,兇手的殺人手法極其殘忍,我們接到報警去到案發現場的時候,那裡簡直就是屠宰場,一地的鮮血和死屍,也不知兇手和死者之間有什麼深仇大恨。」

陳剛瞟了薛雄一眼回答道:「有什麼深仇大恨我不知道,但是我可以告訴你,這次的兇手是個行家,很可能是職業殺手,我當時勘察完現場後就發現,現場除了幾個腳印外沒有留下任何線索,而且從老虎他們九個人先後被殺的時間和殺人手段來看,兇手肯定不是一個普通的小角色。」

「土壤分析那邊有什麼結果嗎?」薛雄吸著煙問道。

「這個你要去問小張,我這裡只負責解剖屍體。」陳剛一邊仔細的檢查那些屍體,一邊說道:「咦!這怎麼可能?」

「怎麼了?」薛雄連忙湊近屍體問道。

陳剛仔細檢查了一遍死者的胸腔說道:「你看這裡,我開始以為死者是因為胸骨塌陷,戳入內臟而死的,解剖開之後才發現,他的死因居然是因為五臟六腑都破碎了,也就是說,兇手以絕對的力量直接轟碎了死者的五臟六腑。」

「陳老,依你三十年的法醫經驗可以看出兇手用哪種兇器嗎?」薛雄詫異的問道。

「說實話,我也不清楚,從死者的傷口來看,有可能是鈍器之類的兇器吧!

給我點時間,你先去小張那邊看看有什麼線索。」陳剛扭頭對著薛雄說道。

薛雄點了點頭轉身出了驗屍房,舒張了筋骨向化驗室走去。

「陳隊,你來了,我正要找你呢!」小張看到薛雄進來,連忙迎上去說道。

「小張,有什麼新的發現?」薛雄直奔主題問道。

小張笑道:「根據我們對土壤的分析,除了死者的腳印之外還有另外五個人的腳印,從腳印上檢測出,另外五個腳印分別是四男一女。」

「哦?」終於找到一些線索了,薛雄心中猛然一陣,問道:「還有別的什麼線索嗎?」

「哎!別的都沒什麼了,因為現場的足跡很混亂,一時間也沒什麼頭緒,我打算在到現場勘察一番。」小張擺了擺手。

「那就抓緊調查。」薛雄說完就轉身出門,召集現場勘察的同事馬上在進一步的到案發現場調查取證。

……

第二天早上,楚天佑早早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等待著,時不時低頭看看手機上的時間,心裡頓時忍不住歎了口氣,又過了一會兒,楚天雪才從樓梯上走下來,一頭染成酒紅色的秀髮束成馬尾,將絕美的臉頰曲線完全展示出來,隨著女人的呼吸,雪白修長脖頸下若隱若現的精緻鎖骨溝,給人一種醉人心弦的嫵媚感。

她上身穿著一件黑色圓領的短袖體恤,低開的領口處隱隱露出一點深邃的乳溝,貼身的布料勾勒著女人柔美的盈盈腰肢曲線,下身一條黑色的低腰緊身牛仔短褲,緊緊地繃住女人渾圓緊翹的豐臀,圓潤豐腴的大腿、修長筆直的小腿,則無遮無蔽的顯露在外,白嫩炫目令人心馳神往,而且低腰牛仔短褲的褲腰與短袖體恤的下擺之間有少許空白,露出一段雪白平坦的小腹,裸露出完美的肚臍溝,小巧精緻的肚臍讓人浮想聯翩,散發著動人的誘惑之美。

看著楚天雪動人的美態,楚天佑的眼神閃過陣陣愛慕之色,而楚天雪則背起雙肩包主動跨上男人的手臂笑著說道:「天佑,我們走吧!今天你來開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