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骷髏

張少陽不可能知道此刻妻子是怎麼想的,但是他能感覺到對方沒有明顯的拒絕意圖,而且自己也感覺到特別的刺激,自然要進行下去了,於是他雙膝緩緩的彎曲,腦袋也跟著不斷的下沉,口舌滑過了女人的脖頸、鎖骨、胸口、乳房,停在了鏤空蕾絲下若隱若現的乳珠上。

「嗯……嗯……」自己的翹臀被丈夫把玩著,乳尖被吸吮著,趙婉兒的內心別提有多高興了,除了肉體上的快感之外,還有內心犯罪一般的興奮,確切的說是一種好似人妻出軌的的掙扎、紅杏出牆的興奮。

張少陽也很興奮,殷紅如血色澤鮮豔而且香甜可口的乳頭,給他帶來口舌上的興奮,心裡上更是興奮妻子終於掙脫往日的枷鎖,他興奮的吮完左邊吮右邊,乳尖處的內衣被他的唾液濕潤出兩片圓形的痕跡。

趙婉兒雙手捂住臉用盡全力的咬著嘴唇,她知道自己如果有一點點放鬆,一定會大聲叫出來的,然而她又想在亡夫和兒子面前保留那麼一絲絲自尊。

張少陽單膝跪在了地上,抬頭看著妻子泛著桃色紅暈的嬌軀,立刻就知道她已經情動深處了,於是張嘴在女人白嫩的大腿上舔舐,右手放開女人肥美的臀瓣兒,兩根手指從正面進入她雙腿之間,輕輕往上一提托住了女人的蜜穴。

趙婉兒渾身一震,自己要在亡夫和兒子面前被男人玩弄了,只是這樣子一想就讓她產生陣陣眩暈的快感。

張少陽兩手指摳弄間卻意外的發現在私密處隱藏著一條細小的隱形拉鍊兒,那裡早已被女人分泌的愛液所濕潤,他小心翼翼的把拉鍊兒拉開,頓時間一股成熟女人濃烈的性味兒從那裡沖出來,濃郁的麝香把他迷得是頭暈目眩,猛然垂直起兩根手指狠狠的插進女人的屄縫中,嘴巴也湊了過去,拼命的舔舐著女人兩片紅腫的大陰唇和勃起的殷紅陰蒂。

「啊……」趙婉兒拼命的揚起頭,猛然踮直腳尖身子向上一竄,卻無法逃脫男人火熱的口舌,只能放下捂著臉的雙手按住男人的頭,那是因為她已經站立不住了。

張少陽用手指在女人的蜜穴內飛快的抽插著,而且每次抽插都會微微彎曲一下指節,在女人蜜穴內柔軟的肉壁上狠狠刮一下,舌尖也挑逗著女人勃起的陰蒂,任憑女人飛濺的愛液噴射到自己臉上。

「咕嘰……咕嘰……」是手指與蜜穴肉壁抽插的水聲。

「啊!難……好難聽啊,少陽……啊……不要……不要在摳了,嗯……嗯……不要在摳了……」趙婉兒顫抖著雙腿雙手扶著男人的頭,蜜穴內彈性十足的肉壁主動夾放入侵的異物,身體也在劇烈的抖動著。

張少陽真的很愛也很尊重趙婉兒,他把手指輕輕的抽了出來,放進嘴裡把上面的沾的透明愛液吸吮掉,說道:「來,婉兒,把腿分開一點兒,聽話。」

「唔……啊……少陽……」趙婉兒哆嗦著不聽使喚的雙腿,雙手扶著男人的肩膀勉強將兩隻高跟鞋分開了十來釐米。

張少陽大嘴一張仔細的舔舐著女人的大腿內側、大陰唇、小陰唇、尿道口、陰蒂,格外細心的清洗了一遍女人的私密之處,然而他舌尖每滑過一處地方,就給趙婉兒帶來一絲歡愉,接著他猛然站起身子,伸出舌頭舔掉嘴角的愛液,拉開褲子的拉鍊兒,掏出早已被褲子禁錮的發疼的滾燙大肉棒,緊接著又雙手捏住了女人的肥臀猛然向上一提,說道:「來吧!婉兒,現在可以了。」

趙婉兒右手攬住男人的脖頸,屈起左腿盤在了男人的腰後,腳上的黑色漆皮高跟鞋抵在男人的屁股上,左手伸到屁股下面握住男人的大肉棒調整好角度,身體向下一沉,「啊……老公……插進來……來了,好……好大……好美啊……」

張少陽左手捏住趙婉兒的後脖頸,大嘴一張死死吻住了她的櫻唇,舌頭頂進她的口腔中,勾起香滑的的小嫩舌狂猛攪動,右手按住女人的後腰貼緊兩人的身子,聳動著屁股狠狠抽插了百十下後,感覺到女人蜜穴內壁陣陣的收縮與擴張,熟悉妻子身體的反應他瞬間知道趙婉兒高潮了。

「唔……唔……唔……」趙婉兒緊皺著秀眉,痛苦的閉著眼睛,身子產生了無規律的抽搐,大量的愛液從兩人交合之處狂湧而出,兩顆晶瑩的淚珠兒順著她緊閉的眼角流了出來,開始了她高潮同時便開始哭泣的特有節奏。

張少陽一直等到妻子表面上恢復平靜之後,才把大肉棒從仍在蠕動的蜜穴中抽了出來,伸手撫摸著女人的臉頰,溫存了一會兒才輕聲說道:「好老婆,轉過身去,我要從後面肏你,好不好?」「嗯!」趙婉兒應了一聲,也不清楚自己是應允還是該拒絕,只是男人輕輕翻轉她身體的時候,趙婉兒很自覺的轉過身,伸出雙手扶著兒子的墓碑,曲著雙腿彎下腰身把肥美的翹臀高高撅起。

張少陽把女人風衣的下擺撩了起來,伸出雙手掰開妻子肥美的翹臀,裸露出女人的蜜穴,挺著大肉棒用龜頭抵在那濕漉漉的蜜穴縫隙上,緩慢卻有力的磨蹭著,引得趙婉兒呼吸越來越急促,輕輕搖擺著肥臀,向男人發出饑渴求歡的信號,輕聲嬌喘著呻吟道:「嗯嗯……老公我要,你快……快進來吧……」

「好老婆,老公這就來肏你了。」張少陽挺著龜頭分開女人蜜穴的縫隙兒,卯足了力氣,將大肉棒狠狠插入了女人的蜜穴內。

「嗯……」這已經不是趙婉兒第一次嘗試丈夫的大肉棒了,但是男人肉棒所帶來的巨大衝擊力還是讓她悶哼了一聲,就這一下把她肏的白眼都翻起來了,只覺得自己的心臟差點兒就被從嗓子眼裡頂出來一般,胸口憋的要死。

張少陽雙手扶著女人的水蛇纖腰,開始玩命的抽插起來,沒有任何保留的一上來就以千鈞大勢狠狠肏幹著。

「啊啊啊……老公……老公……爽……爽死了……嗚嗚嗚……」趙婉兒語無倫次的邊浪叫邊哭泣著,她不再感到胸口憋悶了,緊閉著雙眼體會著正在自己身後辛勤耕耘的男人給自己帶來的歡愉快感。

「爽……爽……爽死了……好……好老公……你肏的……肏的婉兒……好……好快活呀……」

張少陽咧嘴一笑,說道:「婉兒,好老婆,還有更爽的呢!你就盡情享受吧!」說著彎腰壓在女人的後背上,雙手前探抓住了女人在連體內衣中歡樂蹦跳的豐挺乳房,狠狠的揉捏、把玩、擠壓著,同時屁股繼續拼命的聳動著。

隨著男人充滿激情的連續抽插,濕滑的愛液不斷從兩人交合的縫隙滲出來,男人威武雄壯的大肉棒充實著趙婉兒的蜜穴,極致的快感好似一道歡愉的電流衝擊著她的大腦,使得她體內每一個細胞都在膨脹、歡呼。

片刻之後,沉浸在極致肉欲中的趙婉兒身體再次劇烈的顫抖起來,淚眼婆娑的美眸猛然睜開,轉頭看了一眼鑲在墓碑上的兒子與亡夫的遺像,在心中默念道:「老公,兒子,你們看到了嗎?我現在過得很幸福……」

半個小時過後,一男一女從鳳凰山陵上走了下來,趙婉兒此刻已經穿著整齊,但臉上還是帶著淡淡的紅暈,因為她此時蜜穴深處正夾裹著男人兩次滾燙的陽精,經歷過性事的人一眼就能看出女人剛剛經過了性愛的洗禮,此刻正散發著淫靡激情的氣息……

「啊!」

「嗯!」

「對不起!對不起!你沒傷到吧!」趙婉兒連忙道歉道。

「哦!沒關係的。」一個輕柔的女聲響起。

趙婉兒這才抬頭打量了一眼剛剛因為自己匆忙趕路,而在墓園門口拐彎處撞了個滿懷的女人,黑色的輕紗禮帽遮住了女人的臉龐,看不出她的年齡,一襲黑色的束腰長裙,手裡拿著一束白花,給人一種素雅的感覺,看樣子也是清明節來祭奠親人的。

「婉兒,幹嘛走那麼急啊!小姐,你沒事吧?」張少陽連忙上前扶著趙婉兒,對著面前的素雅女人沉聲問道。

素雅女人輕聲說道:「嗯,我沒事。」

「真是對不起,要是沒事的話,我們先走了。」趙婉兒先是對著素雅女人說道,接著又悄聲對張少陽說道:「老公,我們快點回家吧!」

素雅女人看著兩人遠去的背影若有所思,耳旁隱約傳來張少陽與趙婉兒之間的對話。

「老婆,你怎麼了,這麼急呀!」

「嘶!快要流出來了。」

……

華南市國際機場,一位拉著小行李箱的英俊少年緩緩走出了通道,穿過人流湧動的大廳,繼而來到機場的外面,少年靜靜的環顧四周,看著周圍有些陌生的建築,似乎陷入了回憶當中,黝黑深邃的眼神露出思索的迷離之色。

少年的年齡不大,看上去二十歲左右的樣子,黑色的短髮襯著他剛毅英俊的樣貌,一對狹長深邃的黑眸中透露著深深的平靜,堅挺鼻樑下的嘴角掛著若有若無的笑意,給人一種輕佻中透著沉穩的矛盾感覺。

少年深深的吸了口氣,迷離的眼神散去後閃過一道淩厲的精光,緊接著又恢復平靜,提著行李箱招手攔了一輛計程車離開了機場。

「小夥子,去哪?」司機是一位四十歲左右的大叔,他開口問道。

「四季別墅苑。」少年回道。

……四季別墅苑。

這裡的每幢別墅都是獨立的,彼此相隔比較遠,四周全是高大的綠化樹,感覺就是建造在一片樹林之中一樣,暮春初夏的陽光有些刺眼,四周別墅的窗子都被厚厚的窗簾所遮蓋。

在一幢兩層別墅的二樓臥室,古典的歐式風格裝修,臥室中央的大床上躺著一女人,從其側躺露出半邊的精緻臉蛋可以看出,這是一個絕美的少婦,白皙柔美的玉臂慵懶的耷拉在床邊,另一隻彎曲九十度墊在其螓首下,胸前飽滿的乳峰被其姿勢輕擠出一道深邃的溝壑,紫色的吊帶絲質睡裙在其身上此起彼伏,勾畫著秀美多姿的曲線,纖細的腰肢、渾圓的翹臀、修長的玉腿、嬌俏的玉足。

「鈴鈴鈴……」一陣悅耳的鈴聲驚醒了此時正在熟睡的美少婦,只見她睜開迷蒙的雙眸搜尋了一番,最後定格在床頭正在震動的手機上,看著不停響動的手機,她慵懶的坐起身子拿起手機,有點厭惡的看了看手機的螢幕,發現是個陌生的號碼,猶豫的了一下,按了接聽鍵。

「姐,我回來了。」

耳邊熟悉又陌生的聲音瞬間讓美少婦頭腦空白,下意識的來到床下,聲音顫抖的輕聲問道:「天佑?」

「嗯!」

三秒鐘後,美少婦幾乎是咬牙切齒的吼道:「楚天佑,你這個混蛋,你終於捨得回來了,回來了是吧!老娘命令你現在、立刻、馬上出現在我面前,不然小心你的皮。」四季別墅苑大門口,楚天佑下了車付了車錢,拿著手機拉著行李箱輕鬆地說道:「哎!我已經在大門口了,一會兒就到家了。」

「啊……」電話了傳來一聲悅耳的女高音,接著就是嘟嘟的忙音,楚天佑收起手機笑了笑,拉著行李箱走向自己家所在的那幢別墅,本來一直平靜的心漸漸激動起來,三年了,自己離開這裡已經三年了。

別墅臥室內。

美少婦放下手機,先是呆呆的在床上坐了一會兒,緊接著急急忙忙的站起來脫下她的紫色吊帶睡裙,隨意的做了幾個瑜伽動作,只見赤裸裸的美少婦全身宛如白玉一般潔白無瑕,一對絕對有34D的渾圓飽滿乳峰脫離地心引力堅挺著,粉嫩的乳暈上同樣粉嫩的乳頭嬌俏的微微上翹,平坦光滑的小腹上精緻的肚臍兒甚是可愛,纖細的腰身下渾圓挺翹的臀肉嫵媚誘人,一片黑黢黢的繁盛陰毛簇生在一雙筆直修長的大腿之間,如同畫龍點睛般的給這具性感誘人的胴體上畫上最誘人心魄的絕妙一筆,她做完撩人的瑜伽姿勢後赤裸著秀美的玉足邁著輕快的步伐走進浴室。

片刻之後,從浴室出來的美少婦擦乾自己的誘人的身體,穿上剛剛脫下的那件睡裙坐在梳粧檯前,從抽屜裡取出一個吹風機擺弄著被染成酒紅色的及腰秀髮,之後就是女人一系列繁瑣的保養、護膚和化妝……

楚天佑來到自家別墅的大門前,別墅的大門自動向兩邊打開,當他提著行李箱經過一個小花園,沿著鵝卵石鋪成的小路走到兩層歐式的小洋樓門前,樓門突然間打開了。

美少婦表情複雜的站在門前,看著對面的少年眼淚再也忍不住,順著眼眶噴湧而出,足足有數秒的時間後,她才一把抱住少年張嘴狠狠的咬在對方的脖頸上,呢喃的說著:「天佑,你這個混蛋,你知不知道,你走了之後,我有多麼的擔心你嗎,沒有你,我的生活全都亂了。」

楚天佑擁抱著美少婦訕訕的說道:「喂喂喂,楚天雪,你可是淑女來著,現在這個樣子有損你的氣質呀!」過了一會兒,楚天雪才鬆開雙手,抬頭眼神幽怨的看著楚天佑,弄得他有些不太適應,陪笑著說道:「好吧,我開玩笑的,姐姐你是天底下最具有淑女氣質的女人。」

楚天雪微微翹起嘴角帶著些許哀怨的說道:「臭小子,長大了啊!一回來就欺負姐姐。」

「哪有,我說的都是真的,誰敢說不是,看我不撕了他。」楚天佑信誓旦旦的說道。

楚天雪狡詰的眨了眨眼睛,說道:「剛剛好像就人說過哦!」

楚天佑聞言苦笑了一聲,雙手合十的求饒道:「姐,你就大人有大量饒了我吧,小弟我剛下飛機都一天沒吃飯了。」

楚天雪伸手在楚天佑的腦門上敲了一下,沒好氣的說道:「看你可憐兮兮的樣子,先就放過你了,快進來吧!」

第02章 禍水別墅內餐廳。

楚天雪親自下廚給楚天佑做了一頓豐盛的早餐,完事後坐在餐桌前笑眯眯的望著對面正在狼吞虎嚥的楚天佑,伸手倒了杯牛奶給他,微笑著說道:「慢點、慢點,來,喝杯牛奶吧!」

楚天佑迅速吃完眼前的早餐,接過杯子仰頭喝完杯中的牛奶,抹了把嘴唇說道:「謝謝,吃的好飽啊!」

「飽了就好,待會我要去公司上班,中午大概沒時間回來,你也離開這裡有三年多了,這裡的變化挺大的,你就在附近轉轉,熟悉熟悉環境,下班後我在帶你一起出去吃飯。怎麼樣?」楚天雪恨不得今天都不用去公司上班,然而今天公司有個很重要的會議,她做為公司的老闆又不好缺席不去。

楚天佑點了點頭,說道:「嗯,你若趕時間的話,就先去忙吧!」

「那你先在家休息一會兒,我去樓上換衣服上班去了。」楚天雪說完起身上二樓的臥室。

過了一會兒,坐在客廳看電視的楚天佑一眼就看到一身黑色職業裝打扮的楚天雪從樓上走下來,端莊的OL風格西裝烘托著女人完美的曲線,黑色西裝外套下,白色絲質襯衣襯托著豐挺的乳峰、黑色一步裙包裹著渾圓的翹臀、肉色超薄絲襪勾勒著修長的美腿,在配著女人那高傲絕美的面容與高雅脫俗的氣質,簡直就是一個讓任何男人都充滿征服欲望的尤物。

「天佑,給,這是家裡鑰匙,我走了。」楚天雪把一串鑰匙扔給坐在客廳的楚天佑,走到玄關處穿好黑的尖頭漆皮高跟鞋,拎起門後掛的提包打開門走了出去。

……

晚上六點半多,楚天雪開著自己的座駕寶馬X6系列回到了家,剛剛在地下車庫停好車,就看到後花園草坪上一身藍色運動裝的楚天佑在兜著圈子打拳。

楚天雪就站在一旁靜靜的看著,眼中偶爾閃過陣陣驚奇,她沒有看出楚天佑打的是什麼拳,只覺的他打拳的動作不是很好看,手上的動作單調枯燥,沒什麼精彩可言,腳下的步子也很拖遝,腳底好像粘在地上似的,步伐之間很緩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