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骷髏

丁敏用舌頭清理乾淨男人的大肉棒,仰著俏臉忽閃著長長的睫毛,喘氣抗議道:「壞蛋,你怎麼這麼壞,都射到人家胃裡面了。」

楚天佑微微一笑說道:「那你喜不喜歡。」

丁敏「嚶嚀」一聲站起身撲入男人的懷抱,撒嬌一番就要張嘴親吻男人。

楚天佑扭頭避開說道:「有味,先去沖個澡吧!」

「這還不是你的味道呀!」丁敏有些好氣的笑道,緊接著起身走進了浴室,當她一個人在小空間獨處時,才有時間想些事情,從和老公做愛之後要到浴室洗澡,再到客廳時看到楚天佑坐在沙發上,最後居然稀裡糊塗的在自家客廳裡幫男人口交,這一幕幕場景讓丁敏覺得怪異荒誕,但她又不得不承認,做楚天佑的情人這件事對她來說確實很有誘惑力,因為現在這個社會就是笑貧不笑娼,出賣一點色相就可以得到別人一輩子也得不到的生活,這樣的誘惑沒有幾個女人能抵抗的了得。

突然,丁敏打了個寒顫,剛剛自己和男人在客廳裡那樣胡搞,不知道丈夫發現了沒有,於是她匆忙沖完澡,裹著浴巾就跑了出來,卻發現楚天佑已經不在客廳裡,趕忙輕輕推開了臥室的門,看到早已在床上熟睡的丈夫,這才松了口氣,關好門坐在客廳沙發上,突然發現茶几上放著一張小紙條,上面寫著一竄數字,她看著那竄數字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

華南市國際機場。

從候機大廳走出來之後,張少陽就把身上的外套脫下來,遞給身後的保鏢,向著停在路邊的黑色大奔走去,這時一個身姿婀娜的墨鏡女郎從車上跨出,黑色的帽檐上垂下綠色的面網,面網上扣著一個指甲大小的綠寶石,在日光中閃閃爍爍。

趙婉兒穿著深藍色的套裝,裡面是深藍色的綢緞質亮色襯衣,正面開叉的深藍色及膝窄裙,極為修長白嫩的玉腿上裹著肉色的水晶絲襪,腳上裸色高跟鞋的魚嘴處露出的腳趾上塗著殷紅的指甲油,嫺靜的站在車門前面,幾縷髮絲落在耳旁,襯出面網下一張嬌美無瑕的玉容,深邃而明亮的美眸靜謐的凝視著張少陽走過來,嘴角帶著溫婉動人的微笑。

回來之前並沒有聽說趙婉兒會過來接機,但這並不妨礙張少陽見到妻子時候的喜悅,他快步走了過來,正要將對方攬入懷中,趙婉兒卻用眼神制止了丈夫親昵的舉動。

緊接著,車上又下來一個男人,結果張少陽身後保鏢遞過來的外套,小心翼翼的說道:「老闆,夫人不讓我告訴你。」

趙婉兒在旁噗嗤一聲笑了起來,眼睛亮晶晶的看了周傑一眼說道:「好了,是我讓阿傑不要說的,不許怪他。」

張少陽咳嗽了一聲道:「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有什麼事情路上再說吧,上車。」周傑連忙跑到副駕駛座,把後座留給了張少陽和趙婉兒。

「你怎麼跑過來了?」坐上車後,張少陽把頭偏到趙婉兒的耳邊小聲問道。

「怎麼,不高興我過來嗎?」趙婉兒沒好氣的瞪了男人一眼。

車子緩緩啟動,張少陽伸手在女人臉上輕輕捏了捏,趕緊否認道:「怎麼會呢,你這麼貼心,我高興還來不及呢!」

「你還好意思說,這次出差一走就是一個多星期,我在家都快無聊死了。」趙婉兒綿軟的聲音聽得男人心頭一酥,忍不住伸手攬著女人的纖腰往下一滑,在那翹挺渾圓的屁股上用力揉了一把。

「要死了!」趙婉兒抬頭瞪了張少陽一眼,使得男人只好訕訕的將手拿開後,調整好心情正色說道:「九龍山渡假山莊的事情你都知道了,發生這麼大的事情你也不早一點回來。」

「這事情會有人處理的,我有什麼不放心的呢?」張少陽臉上依舊笑呵呵的說道。

「我是說認真的。」趙婉兒板起臉看著男人。

張少陽這才收起有些玩笑的表情,認真說道:「發生這樣的事集團內部肯定有解決的方案,我沒在事發的時候回來主要還是因為避風頭,陳家的生意和我們有很多重疊的地方,而陳華生來到華南後又是處處碰壁,到最後居然死在了我的地方,你想想外面的人會怎麼想。」

「那你在外地,這件事情就不會像外人那樣子想了嗎?」趙婉兒有些不解的問道。

張少陽淡然一笑說道:「商場有商場的規矩,如若因為一些利益的衝突就不講規矩,那麼這個圈子早就亂套了,我在外主要是想避開一些不必要的麻煩,如今兇手已經找到,有些人就沒理由在來找我了。」

趙婉兒想了想,努努嘴道:「你是說陳家人,可是兇手死了啊!」

張少陽奇怪的問道:「兇手死了和我有什麼關係?」

趙婉兒有些無語的看了丈夫一眼,看著坐在副駕駛上的周傑,突然話鋒一轉說道:「對了,阿傑跟在你身邊應該很長時間了吧?」

「有八九年了吧。」張少陽有些搞不懂妻子為什麼突然問起這個。

「這樣說來都快有十年了,那你就沒有想過要換個人給自己做助理嗎?」

「為什麼要換,我覺得阿傑就挺好的,做事認真而且足夠可靠!」

趙婉兒盯著丈夫看了兩眼說道:「你光想著自己用著方便,怎麼就不為阿傑考慮一下,他都跟了你十年還是一個助手,手裡權力雖然不小,但說出去總歸不太好聽,既然你覺得他這個人可靠,那麼就應該給人家一個更好的前程,要不然在忠心的人也會慢慢心寒的。」

張少陽皺了皺眉頭,這方面的問題他之前還真沒有考慮過,現在一想趙婉兒說的這些都挺有道理,雖然這些年他並沒有虧待過阿傑,但總不能讓他給自己做一輩子的助理,這樣也太不近人情了。

想到這裡,張少陽忍不住對前面的周傑說道:「阿傑,你有沒有想過換一個工作?」

周傑先是感激的看了趙婉兒一眼,小心翼翼的說道:「老闆,我若是走了,您身邊不是連個用得習慣的人都沒有了。」

張少陽沒好氣地瞪了周傑一眼,狠聲說道:「我又沒說馬上就要你滾蛋,在走之前,你必須要給自己找一個合適的接班人,要不然你就一輩子給我當個小助理吧。」

「老闆您放心吧,我一定用最快的時間幫您物色一個合適的助理。」事關自己前程,周傑立刻打起十二分精神的說道。

張少陽嗯了一聲結束了這次談話,轉頭和趙婉兒聊起了出差在外的一些趣事,關心了一番她最近的生活狀況又閒聊了一些其他的。

……

清晨,四季別墅苑。

楚天佑只穿著一條寬鬆的大褲衩,赤裸著肌肉線條流暢的完美身軀,站在草坪上迎著東面正要升起的太陽,慢悠悠的打著一套拳,緩慢舒展的拳法好像普通的健身拳,然而在他拳勢運轉之間,渾身骨骼竟發出咯咯聲響,好像有磨盤在他體內相互磨動,周身大筋更是條條暴起,仿如鋼絲絞成一般隨著他的動作發出崩崩顫鳴,就像是鐵弓在不停彈動弓弦。

這正是魔王傭兵團中高深的煉體拳法,專門鍛煉筋骨、強壯內臟,開發人體潛能的,據說這是魔王傭兵團的創始者融合了華國拳術與西洋拳術創造的,修煉到高深境界時有開碑裂石的力量。

就在楚天佑全神貫注的修煉之時,一條優美婀娜的身影站在別墅二樓的陽臺上,專注的看著他,那身影正是楚天雪。

一身大紅色絲綢吊帶睡裙的楚天雪赤裸著無瑕的玉足站在陽臺上,塗著淡粉晶瑩指甲油的根根渾圓筆直玉趾緊緊蜷縮在一起,好像在忍耐著什麼似的,顯得分外可愛誘人。

「嗯!」楚天雪一臉迷離的看著楚天佑赤裸的背影,只覺得胯下的蜜穴內空虛瘙癢,禁不住緊夾著兩條圓潤的大腿交互磨蹭著,以慰藉騷動的陰唇,一手撫胸一手虛掩著櫻唇喃喃自語道:「唔!天佑的身材真是養眼,剛是看著都讓人心癢難耐……哦……」

看了一會兒,楚天雪撫胸的玉手緩緩下滑隔著絲綢睡裙按住了小腹,似要阻止小腹一陣緊似一陣的悸動,只因此刻她小腹上緊繃的肌理陣陣悸動,都向蜜穴輸送出一股酥麻的電流,不斷加強蜜穴內肉壁的瘙癢感,涓涓的愛液已經濕潤了她的粉色棉質小內褲。

「嗯嗯……唔唔……哦哦……」虛掩的櫻唇有些肆無忌憚的宣洩著自己的淫樂,楚天雪的呼吸變得急促起來,迷離的眼神更加的朦朧,意識也開始恍惚起來,腦海中不自覺的閃現出一幅畫面,自己赤身裸體在弟弟身下輾轉、呻吟、迎合,她修長的美腿交纏在弟弟的腰間,蔥白的玉臂緊摟著弟弟的後背,嬌嫩的蜜穴被弟弟粗壯的大肉棒狠狠頂入,殷紅充血的陰唇被拉成薄薄一片,緊緊裹住闖入的大肉棒。

幻想著這樣的畫面,楚天雪兩條大腿更加用力的往裡夾緊前後磨蹭,按著小腹的玉手在不知不覺間拽起睡裙的下擺往下挪,滑入那早已滾燙的神秘地帶,小手剛一滑進去,她整個嬌軀都為之顫抖,蜜穴更加的悸動不安,難耐的瘙癢促使她五指併攏上下揉搓著火熱的私處。

「呼……」楚天佑緩緩吐出了一口氣,閉目養神了一會兒,結束了今早的修煉,輕手輕腳的上到了二樓,正準備去浴室裡沖澡,耳中忽然聽到從姐姐的臥室裡傳來一個特別奇怪的聲音,是一種很壓抑的呻吟聲,他一開始還以為是姐姐生病了,可是凝神一聽,頓時讓他大吃一驚。

「哦……哦哦……嗯……嗯嗯……」

楚天佑當然不是初哥,在魔王的時候他就經歷過不同的女人,那是訓練的一項,哪裡還不知道這是什麼聲音,暗暗想道:「難道姐姐在房裡……」

聽著楚天雪在臥室裡一聲聲的暢快呻吟,不知不覺中,楚天佑就走到了姐姐臥室的門口,臥室門並沒有關緊,流了一條虛掩的縫隙,透過縫隙看清楚臥室內的情景,剎那間讓楚天佑的心臟都漏跳了好幾拍。

臥室內,楚天雪一絲不掛的橫躺在床上,一手揉搓著自己飽滿聳立的酥胸,另一手則在自己的兩腿之間不斷的摩擦著,渾圓豐盈的臀部高高挺起,兩條修長的美腿支撐著整個弓起的身體,腦袋後仰黑髮亂舞,嘴裡正在發出一連串的無意識呻吟。

「姐姐,居然真的在自慰。」看到眼前的一幕,讓楚天佑全身的血液瞬間被點燃了,胯間的大肉棒也在剎那間膨脹到了極致。

「吱!」臥室門被推開了,在寂靜的別墅內發出清脆的聲響。

「誰?」楚天雪被聲音驚到了,剎那間睜開眯著美眸,可是因為身體已經到了最關鍵的時候,整個人都有點亢奮,以至於胯間手上的動作卻忘記了停下來,等看清楚門口的人影時,楚天雪頓時驚叫了一聲:「天佑!」然後就是一聲悠長又壓抑的呻吟:「哦、哦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