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女的經驗之談

我已離婚四年,今年43歲了,兒子20歲時去了美國他爸爸那上學,至今已經有兩年。在香港念書時,他有一個同學常來我家,偶爾也會留下來過夜,兒子臨走時拜託他,我有什麽事可叫他來幫忙。

有一晚已11點多,他打電話來說跟他爸爸吵架了,不想回家,問可否來借宿一晚?我說可以。他來到後我就叫他睡我兒子房,我也回自己房去睡。睡了一會就聽到他去浴室洗澡的聲音,這時才記起我換下的胸罩和內褲還掛在門後,忘了放進洗衣機裡。

到第二天我起床時他還在睡,我約了朋友喝茶也就出門去了,回來時他已走了,寫下字條說謝謝我。到了晚上我洗澡時才發覺胸罩和內褲不在門後,我翻開洗衣機裡的衣物,看見胸罩和內褲給其它衣服蓋住,平常我是把胸罩放到洗衣袋裡才洗的,我覺得奇怪,就把內褲也拿出來一看,包著我私處那地方竟然還留住一灘未乾的精液。

當發現內褲上的精液時,也誘發了我內心潛伏的欲望,我竟然拿著內褲去聞那精液的味道,也發覺自己下體已濕了,竟然濕得那麽快!我心怦怦地跳,呼吸也變得很沈重,當我再把胸罩拿來看時,又發現兩邊的罩杯內也是精液,天呀!他到底射了幾次?

我在想,他只得22歲,爲何會對可做他媽媽的我懷有這些邪念呢?這個想法竟然誘發起我那刻要自慰的沖動,當我脫至全裸時,竟情不自禁地拿著那條沾著精液的內褲放到鼻子前聞,心想,要是把胸罩和內褲穿上才自慰,豈不更加刺激?當我把胸罩戴上,那些精液就黏在我褐色的乳暈和乳頭上,自已感覺到乳蕾一粒一粒的凸起,乳頭也充血變硬起來。

當我準備穿內褲時,發覺下體已經很濕了,淫液不斷地流出來,尤其是內褲上那灘精斑接觸到私處時,不期然地打了個冷顫。我用手指隔住內褲按住陰核搓揉,不到幾分鍾高潮就來了,是來得那麽急、那麽猛,雙腿也在發抖,響亮的呻吟聲充溢著整個浴室,泄身後一隻手還按住陰核,另一隻手握住乳房。

沖完涼我赤裸裸地回到床上,手不期然又摸到陰核上想起他的外型(他大約5呎9到10吋,重150磅左右,黑黑實實,笑時有個小酒渦,屁股和大腿很粗壯)。介紹一下我自己:高5呎3吋,大約126至130磅,三圍嘛(36C罩杯,腰28至30,臀部38至39),手指搓揉陰核的力度加重了,速度越來越快,另一手也搓著乳房和乳頭。

我知道高潮又要來了,雙腿緊緊地夾著自己的手享受高潮後帶來的餘韻,想著他對我這個可做媽媽的女人會有興趣嗎?會嫌棄我嗎?會恥辱我嗎?想著想著很多問號。

電話忽然響起嚇了我一跳,一聽就是他,他說今天又不想回家,可以來我這裡再睡一晚嗎?我說可以。當放下電話後,我的心不期然亂跳起來……

正想得入神,門鈴響了,剛想起身時才醒起自己還是赤裸裸的,順手拿了條睡裙一套上身就趕忙去開門,【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只見他手提著個7-11的塑膠袋,裡面有啤酒和零食。進到客廳裡我招呼他在沙發上坐下,明亮的燈光下,薄薄的睡裙衣料像透明一般,將我的胴體清清楚楚地暴露無遺,他的視線一直跟隨著我,我也當作不以爲意。

我問他爲什麽喝酒?他說今晚有球賽看,我心想:「我胸前兩顆肉球早已被你看光了!」想著想著,引誘他的念頭越來越強烈,我故意坐到他身邊問:「介意我陪你看球嗎?」他立即說:「求之不得啦!」

他開了一罐啤酒問我要不要喝,我說不喜歡喝啤酒,叫他到冰箱裡幫我拿瓶白餐酒來,我則去取酒杯。球賽還未,我們就這樣邊看電視邊聊天,邊喝著酒,不知不覺他已喝了四、五罐啤酒,我也喝了大半瓶白酒,兩人已經有點High了。

我裝作有點醉意,半眯著眼靠在他身上說:「燈光太亮了,很刺眼。」他馬上過去把客廳的燈關了,只剩下玄關那盞小燈。我說:「球賽還有半個小時才開始,現在這個節目又不好看,不如先把電視關了,你陪我聊聊天好嗎?」他點點頭,過去把電視關了。

他回來沙發坐下後,我挨得他更貼了,整個人靠在他身上問:「你有女朋友了嗎?」他不好意思地答道:「還沒有。」我問他:「爲什麽不去結識女朋友?有試過做愛嗎?」他馬上緊張的說沒有。我說:「這麽說你還是青頭仔(處男)囉?」他說是。

我把手放到他大腿上輕輕的摸著,試探性地問他平時怎麽樣解決性欲,他說大多數靠手淫,有時會夢遺。「所以你昨晚拿我的胸罩和內褲手淫?」我順勢問道,他馬上尷尬得整個臉都漲紅了。

我說:「你知道那些內衣褲都是我用手洗的嗎?所以才發覺內衣褲上都有你的精液。年青人有這行爲是很正常的,我不怪你,但手淫不要太多,會傷身的。你明白什麽叫做陰陽調和嗎?」他搔搔頭,好像一知半解。

我接著問:「你是對我這個老太婆有幻想,還是只對我的內衣褲有興趣?」他馬上說:「不,阿姨,你一點都不老,很有女人味,身材又好。」

我問他:「你有見過女人的身體嗎?有摸過幾多個女生?」他立刻很緊張的說:「我發誓未見過裸體女人,女朋友都沒有,又怎會摸過女生?不過在網上倒是看過一些女人裸照,但從未見過真人。」

「真的?」我說:「如果我讓你看一下,你會到處宣揚嗎?」他馬上回答:「不會!」我摸著他的頭說:「這是我們兩個人的秘密,你可以守秘嗎?」他緊張的說:「我發誓……」我馬上將手指放到他唇上,說:「不用發誓了,我相信你。」

我站起來把睡裙拉高,露出了下半身,他瞪大雙眼緊緊盯著我下體那叢漆黑的陰毛,忘形得連嘴巴都張大了。我笑了笑,然後又坐回沙發上對他說:「這件事除了不能對別人說,更加不能向我兒子透露,知道嗎?」他拼命地點頭。

我把雙手舉高,叫他幫我把睡裙脫了,他顫顫巍巍地揪著我的睡裙下擺掀高到頭部,笨手笨腳地脫了下來,這刻我已完全赤裸裸地暴露他眼前。我雙腿微微張開,讓陰戶在他眼前若隱若現,然後故意不滿地說:「人家都脫光了,你還穿得這麽整齊,公平嗎?」他馬上把上身的衣服脫掉。

我叫他站到我身前,他聽話地站起來面對著我,我伸手到他褲襠中一摸,呵呵,那裡早已隆起了一大團,細心摸摸還可觸及到整根勃硬了的陰莖形狀。我把褲鈕打開、將拉煉拉下,手伸進內褲裡抓住他的陰莖把玩了幾下,然後突然把牛仔褲和內褲一起脫下來。嘩!天啊!我從未見過這麽粗的陽具,龜頭很大,像一個剝了榖的雞蛋,陰莖彎彎的向上翹起貼住肚皮,龜頭已經去到肚臍了。

我雙手從他大腿摸向屁股的兩團臀肉,眼睛望著他的陰莖,口已自動含住了龜頭。見他身體一縮,我把口放開,輕聲的問他:「想射了是嗎?」他點點頭,我說:「不要緊,第一次是會很快的。別怕,想射就射出來,但不要往後縮,射精時屁股反而要向前挺,不用逃避快感,應該追隨著那股快感直至最舒服時把精液射出,明白嗎?」

我說完再用口含住他的龜頭,藉助口水的潤滑慢慢地吞入他的陰莖,當含到底部時他屁股驟然一挺,全身顫了一下,精液也沒經過口腔就直接射入了我的喉嚨。我按住他屁股不讓他退縮,感覺他的陰毛都紮進我鼻孔裡去了,龜頭在我的咽喉裡猛力彈跳,一連跳了八至十下才停止射精。

當他靜止下來後我才慢慢地張開嘴把陰莖釋放出來,將口腔裡的剩餘精液全部吞下肚裡去,擡起頭問他:「舒服嗎?」他只「嗯」了一聲,臉紅紅的,眼睛卻盯著我胸前那對乳房。

我站起身說:「來,我們倆一起洗個澡。」就拉著他手進入浴室。我邊調校著水溫邊說:「等下你幫我擦身時,喜歡摸哪、看哪都可以,放鬆一些,大膽一些,我吃的是你的精液,又不是吃你,怕什麽?」這時他懂得笑了,氣氛也變得輕松許多。

兩人泡在浴缸中,他抱著我問:「我可不可以親你?」我沒答他,卻主動地一下就吻落他嘴唇上,舌頭緩緩地伸進他口中,輕輕挑逗著他的舌尖,兩人喘著粗氣,緊緊地擁抱著濕吻起來,他逐漸也懂得用舌頭跟我互相糾纏。

我邊跟他接吻,邊用一對乳房貼著他的胸膛不停地研磨著,他那頑皮的「大弟弟」漸漸又翹起頭來頂向我雙腿中,我伸手一摸,真難以置信,剛射精到現在不過相隔十分鍾,又變得那麽硬了!

我松開雙唇,手抓住他的陽具上下揩擦著我的陰戶說:「如果將它放進我裡面去,你就不再是處男了。」他說:「這是我的榮幸。」那一刻我真的很感動,雙眼不自覺地冒出喜悅的淚水。

我分開雙腿繞在他腰側,一手撐開自己兩片小陰唇,一手把他的陰莖按低,將龜頭壓在我的陰核上揉起來,不一會,淫水已經沾遍了我的大腿內側。

他讓我把玩著陽具,雙手也把玩著我一對乳房,雙重刺激下他很快就沖動起來,頻頻挺動下身想將陰莖插入我體內,我叫他不用緊張,由我來作引導。

我知道自己的陰道口生得比較高,所以向後躺靠在浴缸邊上,讓下體稍微挺起,這樣整個陰戶便以上傾的角度迎向他;接著我把雙腳左右擱上浴缸面,這個姿勢令陰戶張得更開了,然後叫他跪在我兩腿間,握著自己的陰莖趴到我胸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