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琪與前世的情人

我叫美琪,今年二十五歲,就讀XX大學二年級。

這天,是父親節的隔一天。當我迷迷糊糊地張開眼睛時,就看到父親坐在床邊看著我。陽光從窗簾的隙縫中照進來,我揉了揉眼睛,說:

「爸,早安啊……現在幾點鐘啦?」

「六點多。」

「是喔,這麼早,讓人家多睡一下嘛,今天是禮拜六耶。」

「我知道啊,抱歉把妳吵醒了。」

「嘻,你是進來檢查我有沒有蓋棉被嗎?」我笑著說。

「是啊,怕妳著涼,誰叫妳睡覺的時候都不穿衣服,又愛踢被。」

我抬起了上半身,很舒服的伸了個懶腰,一對飽滿的乳房毫不遮掩的袒露在自己爸爸面前,他目不轉睛地看著我,表情好像沒有什麼變化。我對他微微一笑,順勢就將頭倒在他的大腿上。

爸爸溫柔地撫摸著我的頭,我則是在他的大腿上磨蹭著撒嬌。

「阿姨醒了嗎?」我說。

「沒有,她不會那麼早起的。」

『阿姨』是我的後母。

「所以……爸爸……你想……。」我仰望著爸爸的臉,一邊用手指隔著衣服玩弄他的乳頭。

「別亂來,到時候吵醒別人怎麼辦。」爸爸苦笑了一下打斷了我。

我吐了吐舌頭,爸爸慈愛的摸著我的頭。不過當我稍微翻身的時候,【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鼻子剛好碰上了爸爸褲襠裡勃起的陰莖,我瞄了他一眼,爸爸則是用有點尷尬的表情看著我。

我伸手把爸爸的短褲褲襠給拉下來,他猶豫了一下,沒有阻止我的動作,爸爸那硬挺的肉棒就大大的展現在我的眼前,我調皮的用手指逗弄它的頭頭,一邊喃喃自語道:「好久不見了呢,有沒有很想我啊?嘻。」

爸爸皺著眉頭露出苦笑的表情,拍了一下我的屁股。

我賊賊的看了爸爸一眼,接著便抬起頭,一口含住了爸爸的陰莖。當我在嘴裡開始鼓動舌尖、來回舔舐著龜頭時,爸爸似乎很舒服的嘆了一口氣,那熟悉的嘆息聲總是令我陶醉,我就這樣躺在爸爸的大腿上為他口交。

因為很久沒有為他這麼作了,昨天又才剛過完父親節,想說讓爸爸享受久一點,於是我就這麼把頭靠在爸爸的腿上,含著他的肉棒,不用手,只用唇舌吸舔著龜頭讓他舒服。

爸爸閉上了眼睛,呼吸也變得粗重了起來,他忍不住一邊用手玩弄著我的乳房,另一隻手扶著我的頭,讓我可以輕鬆一點的為他服務。

因為完全不動手,我為爸爸口交了快半個多小時,他似乎還是沒有想要射精的意思,臉頰的肌肉痠得要命。偶爾累到忍不住停下來,爸爸就會抓著我的頭『自助式』的用肉棒抽插著我的小嘴。

「美琪寶貝……再忍耐一下……爸爸快要了。」

聽到這句話,我趕緊賣力的吸舔著肉棒,加快了吞吐的動作,爸爸的大腿肌肉緊繃了起來,右手也握緊了我的乳房。

終於,爸爸抓緊了我的小腦袋,我嘴裡的肉棒抖動了好幾下,噴出一股股的熱精,量多得誇張,嗆得讓我忍不住發出嗚咽的叫聲,很辛苦的將嘴裡的濃熱精液全部給嚥了下去。

結束以後,爸爸抽了幾張衛生紙為我擦拭,接著當他要回過頭來把自己的陰莖擦乾淨的時候,我握住了肉棒,為他將那上面的殘精吸舔乾淨。我這樣淫蕩的表現讓他剛射完的陰莖又再次充血,但他還是從我的床邊站了起來。

「再晚一點,妳阿姨就要起來了。」爸爸一邊穿褲子一邊說。

「嗯,那我再睡一下喔。」

「妳今天什麼時候會回去?」

「大概下午吧。」

「嗯,那妳早餐想吃什麼。」

「我剛剛已經吃飽了啊。」我故意調皮的說,一邊吐了吐舌頭。

爸爸露出又好氣又好笑的表情,靠過來用力的拍打了一下我的屁股,我們父女倆在床上打鬧了一下以後,爸爸為我蓋上棉被,在我的額頭上輕吻了一下,便走出房門。

目送爸爸離開以後,我閉上眼睛,繼續睡回籠覺。

****

這一年,我十五歲。

因為是要升高一的暑假,那天我睡到快中午才起床。其實還想再繼續睡的,但肚子實在是餓到受不了了,沒辦法只好爬起來弄點東西吃。

我迷迷糊糊的晃到了廚房,身上什麼衣服也沒穿。夏天的時候,如果是自己一個人在家的話,我通常都是一絲不掛的,從小就習慣這樣。我算是發育得早的,國中的時候就有D罩杯了,但我在家一定不穿內衣,可能也是因為這樣,到了高中已經發展到接近F罩杯了。

全裸一個人待在家實在是一件很愉快的事,唯一麻煩的大概就是郵差寄掛號來的時候吧。還有一次,爸爸白天的時候臨時有事回家一趟,當聽到開門聲的時候我嚇得尖叫,大喊著「不準開門!」的同時從客廳飛奔回房間,但還是被爸爸看到了光著屁股的模樣。

那次爸爸就取笑我說:「誰叫妳老愛不穿衣服,萬一被鄰居偷拍怎麼辦?」但即使如此,我還是不肯放棄這個習慣,呵。

再回到那天早上,我在廚房裡簡單的作了煎蛋,烤了一片吐司,用盤子裝著端到客廳去享用,剛打開電視的時候,才想到忘了給自己倒一杯牛奶,就在我走回廚房、打開冰箱拿出牛奶的時候,爸爸也剛好跟從陽台走了進來。

我們父女倆尷尬的看著彼此,兩手分別拿著瓶裝牛奶和玻璃杯的我,完全不知該如何反應,只能傻傻的站在原地。

「呃、爸,你在家啊?」

「嗯,今天沒什麼事,中午再進辦公室就好了。」他說完以後,就從我旁邊側身離開了。很肯定的是,他在擦身而過的那一瞬間,又瞄了一眼我的乳房。

我故作鎮定了倒完牛奶以後,立刻快步回房間抓了件衣服套起來。

大約二十分鐘以後,穿著西裝的爸爸從自己的房間走出來,沒再看我一眼就出門了。我鬆了一口氣,探頭從陽台看出去,確認爸爸的車開走以後,我就把身上的T恤給脫掉了。

這時我突然想到,天哪,我在廚房起碼待了快半小時,那爸爸不就在陽台站很久了?

到了下午,我開始打掃家裡,當我掃到爸爸房間的時候,看到垃圾桶旁邊丟了一團衛生紙,當我順手拿起來要丟掉的時候,發現那團衛生紙濕濕的,同時還嗅到了一股奇妙的味道。

我好奇的將鼻子湊近那團衛生紙聞了一下,那上面有著類似漂白水的氣味,後來我才知道,原來那是精液的味道。

****

二十歲這一年,我自己一個人住在中壢的套房。這天,我工作完回到家,才剛放下包包,門鈴就響了。

「誰啊?」我隔著大門說。這麼晚了,照理來說不會有人來找我。

「是我,爸爸。」

原本有點不安的我,聽到這個聲音頓時愣了半響。又猶豫了一下,還是把門打開。近兩年沒有跟爸爸見面了,他看起來沒什麼太大的變化,只是似乎有點憔悴,但一看到我還是立刻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可以進去嗎?」

「……嗯。」

我打開門,側身讓爸爸進來,他環顧了一下房間,接著在我的書桌前拉了椅子坐下,我則是坐在床邊,側身對著他。

「你怎麼知道我住這裡?」隔了一會兒,我先開口問道。

「跟妳的朋友打聽的。」

「找我幹嘛?」

「來看妳過得好不好啊。妳現在到底在作什麼工作?為什麼這麼晚才回到家?」我抬頭看了一下時鐘,是凌晨兩點。

我默默的低著頭不說話,這時候爸爸突然站了起來,拉著我的手說:

「走,美琪,跟我回去。」

「不要!」我甩開了爸爸的手,但立刻又被他抓住。

「為什麼不想回家?」

「上次在電話裡已經跟你說過了,那裡不是我家了。」

「總之先跟我回去好嗎?剩下的我們再慢慢談。」

「不要!」

我再一次用力的把爸爸的手甩開,這個動作似乎激怒了他,爸爸抓住了我的雙手,我則是死命的反抗,想要掙脫他,這時候我整個人重心不穩,往後仰倒在床上,爸爸也被我拉著倒在我身上。

爸爸的臉跟我靠得很近,我則是怒視著他,這時候他突然吻住了我,我開始奮力掙扎,卻被他緊緊扣住了雙手。我怎麼扭動都沒有辦法將他推開,累得暫時放棄了抵抗,任憑爸爸的舌頭在我的嘴裡纏繞探索著。

過了一會兒,我的呼吸也變得急促,這過程中我又試著推了他幾次,但還是被爸爸死死的壓在床上動彈不得。他開始舔吻我的脖頸,那熟悉的感觸讓我全身一陣酥麻,但還是扯著他的衣服想要把他推開。

這時候爸爸用一隻手扣住了我雙手的手腕,另一隻手則是一把將我的短裙和小褲褲一並扯下來,我慌張的尖叫,但還是阻止不了爸爸的動作。

「不要!啊!」

爸爸將手指直接摳進了我的小穴裡,就像他過去對我作的那樣,身體的情慾立刻被他那熟稔的動作給喚醒,胸口一陣燥熱,但理智上還是不肯認輸,仍舊用惡狠狠的眼神瞪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