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晴

我和太太到澳州旅遊的時候,意外地在所住的酒店外遇上了玉晴和她的丈夫俊文,我太太立即高興地邀她到餐廳坐下來傾談。玉晴和我太太還是像以前那樣,她們倆滔滔不絕地說個不休。女人們永遠有說不完的話,然而我則呆呆地望著這個風韻猶存的半老徐娘,腦海中不禁引起無限的回憶。

那是二十幾年前的事了,那時我們都很年輕。我也是很早就結婚的。兩年前,我結婚的時候才二十歲,而我年青貌美的妻子素盈祇有十九歲,玉晴和她一樣也是十九歲。玉晴是素盈最要好朋友。

那一次,玉晴到我家來玩,還帶來了她十二歲的小弟弟,素盈就叫她在我家住下。我們的住所有兩間房,因此玉晴就可以住下來。素盈喜歡和玉晴傾談,所以索性過去和她同睡,我祇好獨睡一間,玉晴的小弟弟則睡在客廳的沙發上。

玉晴與素盈談得很開心,又是放暑假時候,玉晴的弟弟用不著上課,在我家一住竟住了一個星期。我說這「竟」字,並不是說她用去了我家的伙食,這是不足掛齒的。我是指她畢竟阻礙了我與素盈親熱。

我年紀還輕,對性需要得很多,一個星期沒有,我就覺得很辛苦。我已經向素盈提出過一次了,我叫她晚間到我的房間來。但她說不好,還說怎麼我這樣都不能忍一忍。

我無可奈何,祇好忍著,但再過了一個星期後,就實在忍不住。其實我也已經不祇忍了一個星期了,因為在玉晴來之前已經四天沒有做過。她來的那天晚上,本來我是正打算行事的,可是玉晴黃昏時就來到了,大家又看戲又打牌,牌局散了之後,素盈又和她同床共睡。於是我也就沒有機會。

到了玉晴來後的第七天,我實在忍不住了,乘玉晴進了洗手間時便對素盈講,要求她晚間到我的房間來。素盈又說:「這怎麼好意思呢?王晴會知道我們在幹什麼呀!」

「等她睡著了你才過來,她就不知道了。」我說。

「別這樣吧!」素盈說:「還有一個星期罷了,也不可以忍忍嗎?」

我不好再說什麼,但是心裡想:還有一個星期?【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那還得了嗎?其實我也是喜歡玉晴的,不過她這樣留下來,對我又是實在阻礙太大了。

這時玉晴出來了,我更沒有機會再講下去。不過那天晚上,我就開始行動了。我在半夜摸進素盈的房中。她與玉晴都在床上熟睡了,在黑暗中,素盈給我弄醒。她並不敢出聲,忙推我離開,但我不肯走。而事實上這時她也已經給我摸得有點兒需要起來了。

她本來就是一個睡得很熟的人,褲子都已給我脫去才醒來,我壓到她上面,腰部忽然一挺,她身體一震,就被我插進去了。她在我耳邊低聲說:「我到你那邊去吧!」

我也低聲向她說:「我已經忍不住了!」

素盈也是忍不住而且捨不得。她說:「那你快些吧!可不要出聲呀!」

這件事情,男人倒是很少出聲的,出聲的多是女人,素盈要忍得很辛苦才不發出呻吟聲,但她仍有喘氣聲。我也非常興奮,這又是我預料不到的,我祇是因為忍不住才如此做,但此時我就感覺到有另一種興奮,那是一種偷的興奮。

因為有玉晴在旁邊。我也不想吵醒玉晴,所以亦盡量小心行事,我是明知我們的床很闊才如此做的。我們的闊床,三個人一齊睡都沒有問題,兩個人就多空位。加上了我們雖然是三個人,但那是不同昀,因為我是在素盈的上面。我沒有占平面的空位,我仍可動作,又因為這是張優質的床褥,何處受壓就何處凹下,因此我在動,玉晴睡的那邊卻不會受到牽連而動。床褥的廣告也有宣傳這一點,不過做廣告的人或者想不到有像我此時此地的這種的妙用的。

素盈開始反應起來了,她緊緊閉著眼睛,她要禁制聲音,就不能不緊閉上嘴巴,亦同時緊閉眼睛。我不時看看旁邊的玉晴,玉晴似乎並不發覺。

過了一陣子,王晴轉了一個身,這一動就使我立即停止。她又似乎不是醒來,但這一轉身卻使她的睡袍的腳掀了起來,於是她的腰以下的部分身體都露出來了。光線是很暗的,祇從窗外透進來不知來自何處的微弱的燈光,但這微弱的燈光已經夠我看得很清楚,我看見她的下面是有條三角褲,與她的睡袍同樣是淺色的,不過它的窄小卻出乎我的意料之外,那誘惑性非常之強。

而這時我又很難做什麼,我不可能伸手去為她拉好,而且事實上我又很有興趣看。我看見她仍在睡,便又繼續在素盈身上動作了。玉晴雖然不被牽動,但摩擦動作的細碎聲音仍有。假加不是一個睡得很深的人,是有可能被吵醒的。然而玉晴則一動也不動。我想著她也許不會被吵醒時,玉晴的眼皮卻突然張開了,她望了我一眼。我立即停住。

素盈已經陶醉在快感中,她並不知這些事情,她此時是正頻臨欲仙欲死的高峰,所以不肯讓我停下來,她用手推我,催我再活動。我望了望玉晴,祇見她又閉上了眼睛,但她嘴唇卻在微笑!

我放心之餘也產生一陣莫名的興奮,我竟在妻子的女友眼前做愛,這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的一種新奇的刺激,我對玉晴一向祇是當一位好朋友,我與素盈來往時已認譏她。因為她是素盈的好朋友,便也成為了我好朋友,她也曾開玩笑地說假如不是素盈先行,她也很想嫁我,不過當時我以為她開玩笑,不過此時想起來又不一定完全是。

玉晴一直都沒有男朋友,雖然追求她的男人不少,她都不感興趣。素盈說過她還未開始對男人感興趣。但王晴現在卻在微笑,她本來是可以詐作睡著而不作任何表示的。而且她亦一定知道她的睡袍是拉起了,她卻沒有拉下來遮住,這表示什麼呢?

我也很難解釋自己的反應,我更加勇猛,使素盈無法自制而吐出少許聲音。素盈是仰躺看,她祇看得見天花板而看不見玉晴,她並不知道玉晴剛才有這反應。

我的興奮使我更勇猛了,這更勇猛也使素盈反應得更容易。於是我中途停下來了。因為素盈屢登上高峰,她也歡迎暫時停一停。

但我停下來卻另有目的。我一停下來就騰出一祇手,放在玉晴的膝上。素盈是看不到這個的,她也沒有精神去注意。她正緊閉著眼睛。

玉晴的肉體震了一震,沒有了笑意的小嘴又笑了一笑,但她沒有抗拒的動作。我的手開始移上去。當摸到她的大腿時,王英的手終於動了,她伸手按住我的手。我的心一陣狂跳,因為我這動作實在很大膽,隨時可能使她翻臉。

不過玉晴並沒有翻臉,她祇是按著我的手,既沒有把我的手推開,又不把腿移開,更不拿開她的手。

我的手不再動,她的手也放鬆了,她仍然按在我的手背上面,我再度企圖把手移上去,她又按緊了。似乎她不想我的手再移上去,但又不捨得把我的手推開。

幾次都是這樣後,我便改變戰略,改為撫弄她的手,想不到這卻是她所歡迎的。她還與我的手互相緊緊握住。

接著,素盈也動起來了。她的靜止期已過,又想繼續下去。我是沒有選擇的餘地,我祇好捉住玉晴的手,繼續下去,而且我還假裝我已結束。這之後,素盈就放鬆下來,她好像覺得她已經完成了一件事情。

素盈還在我的耳邊低聲說:「你快回去睡吧!」

我也在她耳邊低聲說:「行了,你睡吧!」

素盈有這樣一程習慣,就是房事之後立刻就想睡。我這樣講時,她已開始進入甜美的夢鄉。我離開了她,她就以為我是離開這裡了。但我實在祇是伏在她與玉晴的中間。我又把手伸過去,玉晴又把我手按住了。看來她祇是要玩弄我的手,卻不讓我的手再升上去,因為再上去就是她的私處了。

不過,她的手也是有感覺的。我每弄一次,再放鬆,又可以升高一些。後來,我的手已升到不能再升,也即是說已經到了最重要的地方。她仍是不把我推開,卻是把我的手按得非常之緊,使我的手指不能夠活動。

她又不是推開,祇是按緊。似乎她也享受這接觸,但又為了某種理由不讓我活動。我也祇好暫時安於如此。因為這地方是不適宜再發展下去的。

過了一段時間,素盈轉了一個身觸著我,就半醒了。她立即把我推動,揮手示意我快走。這邊的玉晴也趕快把我的手推開。我祇好回到自己的房中。

這一夜我睡得很不寧,我不知玉晴究竟是怎樣想的,而同時我又是因為有過接觸而沒有發洩,仍是很需要。

第二天我不必上班,因為是星期日。素盈卻來推醒我。她說她要回娘家去,因為母親的表妹入了醫院,母親要到表妹家打點一切,她就要到母親家去代替母親做事,而我們家的事就由玉晴代。她說:「好在有玉晴,你在家也不會悶!」

我當然是不悶啦!不過這不悶的理由卻非素盈能夠想像的。

素盈匆匆走了,我也梳洗過出來,我顯得很不好意思,反而玉晴則若無其事,好像昨晚根本沒有發生過什麼。她提議帶她的弟弟到遊樂場玩。我也贊成,我們去了一天,早午晚餐都在外面吃。我們都玩得很開心,不過有孩子在旁邊,也不方便說什麼,所以我也隻字沒有提昨夜的事。

回家之後,孩子已很疲倦,洗過了澡之後就馬上在沙發上睡著了。

玉晴叫我去洗澡。我洗過之後回房躺在床上,聽見她進去洗澡,又聽見她出來。我在盤算著應該做什麼,她卻敲敲我的門而推門進來。

玉晴說:「我要睡覺了,你有什麼需要嗎?」

我說:「玉晴,不要走!好嗎?」

她低著頭,紅著臉,慢慢走近而站在我床前。我熄了床頭燈,房間就黑暗下來,而她仍不逃走。我拉著她的手,她也沒有甩開,她祇是說:「你又來調戲人家了,不過這事可不能長此下去的,我不能影響你與素盈!」

我把她拉過來,但她抗拒。她說:「你得先答應我!」

我說:「我答應了!」

於是她就投進我的懷中。

我吻她,她似乎慌了手腳。這是因為她沒有經驗,不過她是在努力地合作。後來,我放開了她的嘴唇,喘著氣在她的耳邊問:「玉晴,我好喜歡你!」

「我也一直都想有一次這樣,」她說:「你跟素盈那麼好,我實在很羨慕。有時我在想,假如素盈不要你,我就會跟你,有時你跟我講笑,你說我跟素盈那麼要好,你可以兩個都娶,你不知道我多麼心動!但這當然是不可能的!」

「為什麼我會有這運氣?」我說:「別的好男人多著!」

「我呀!」她說:「先喜歡了一個人就先入為主。你呢?你是不是對別的女人也是這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