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琪與前世的情人

這個客人在離開前,摟住了我深深的吻了好一會兒,還說他一定會再來光顧我。他離開後,我不由得覺得一陣失落,被點燃的情慾也無處可去。

這時候下一個客人走進了包廂,是我的熟客,我偷偷給他取了綽號叫『死胖子』,是一個有著大大啤酒肚的中年男子。

他一看到我就先抱住了我,同時毛手毛腳的在我的屁股和胸部上揉捏了好一陣子,以往遇到這種事,我一定會極力反抗,但在這個當下,我那因為興奮而敏感的肉體卻覺得很受用,甚至軟軟的就靠在他的懷裡。

「嘿嘿,美琪,今天居然沒有把我的手給甩開,是不是癢了啊?」這死胖子淫淫的笑著一邊說。

「唔,人、人家才沒有……唔!」

死胖子打蛇隨棍上,掐住了我的後頸就是一陣熱吻,我竟然一點反抗也沒有,只是緊緊地抓著他的手臂承受著。

他順手就將我的綁帶內褲給解開,看我一點都沒有要拒絕的樣子,這男人就露出一臉得意的表情,讓人看了就不爽,但卻還是沒有想阻止他的念頭。

胖男人躺上了床,示意我自己坐上去,我在心裡面暗罵死胖子,卻還是上到了床上。

這傢夥胖歸胖,卻有根粗長的肉棒,尤其是龜頭更是大的誇張,每次都在我面前炫耀說女人會被他幹的哎哎叫,那自大的模樣看了就讓人不爽。可是現在的我卻跨坐在他的身上,握著那噁心的肉棒要將它主動放進自己的體內。

「呃啊……好、好撐……。」只放進了龜頭就讓我感到撐得難受。

「嘿嘿,早就跟妳說我的雞巴很厲害了吧!」死胖子得意的說。我瞪了他一眼,突然他就抓住了我的大腿,一口氣往上頂。

「不要!啊啊啊!!!」

「對啦!嘿嘿,這樣才過癮嘛!」

他抓著我又頂了好幾下,只覺得眼冒金星,腦袋一片空白,雙手撐在他的胸膛上,身體深處隱隱感覺的到那龜頭的形狀和熱度。

「總算幹到妳這小婊子了,馬的,今天老子可要好好享受。」

「嗚嗚……不要這麼激烈……啊啊!」

男人抓著我不停地向上頂,被插到深處腿軟的我只能有氣無力地呻吟,只能任憑他粗大的肉棒抽插我的嫩穴,死胖子光用腰力就將我徹底征服了,他的鹹豬手也用力地抓著我的雙乳搓揉愛撫著,還不時地抬起上半身含住我的乳頭嚙咬吸吮著。

接著他挺起身讓我躺下,換成正常位盡情的抽插,肥胖的身軀就壓在我身上,還吻住我的嘴將舌頭探進來,度了好多口水給我吃。

「小美琪,我要衝刺了喔。」死胖子一說完,就捧著我的屁屁開始加速狂幹。

「等等、不、不行啊!!!」

我隨著他的抽插死命尖叫呻吟著,被死胖子那有著碩大龜頭的陽具給送上了高潮,他也在衝刺了數十下之後,在我的體內放肆的射精。

「啊啊啊!!!……爸、爸爸!!!」在高潮到失去意識的那一瞬間,我的腦海中閃過了爸爸的臉。

****

我十八歲生日那天,爸爸介紹了『阿姨』給我認識。

我壓抑住心裡面洶湧起伏的驚訝情緒,笑著跟她問好。

「爸爸跟阿姨交往三四個月了,她一直說很想認識妳。」

「美琪妳好,我是妳爸在公司的同事,他常常跟我聊到妳呢。」

我只覺得腦袋裡面嗡嗡作響,什麼也沒聽進去。

這幾個月,因為我在準備考大學,跟爸爸的親密互動也變少了,難道是因為這樣,爸爸才會交了新女朋友嗎?

那天之後,我的生活徹底改變了,阿姨從一個禮拜一天、到一個禮拜四天的時間在我們家過夜。相對的,爸爸再也沒有跟我有任何的肉體接觸,而爸爸卻什麼也沒說,每當我們有獨處的機會時,他就會找理由避開。

這天,我睡不著,半夜走出房間想找東西吃的時候,聽到了爸爸房間傳來阿姨的呻吟聲。

我悄悄的走了過去,房門沒關好,我透過門縫,看到爸爸將阿姨壓在床上,面對著門口用正常位的方式做愛。

阿姨當然看不到我,她那頭散亂長髮、放浪的呻吟顯得相當興奮。爸爸和我對看了一眼,但還是沒有停止下半身的動作,激烈的幹著。

「信……信……你好棒……。」阿姨叫著爸爸的名字,大腿緊夾著他的腰,爸爸也越幹越猛。看著這樣的畫面,我感到自己好像快窒息了。

回到房間以後,我躲在被窩裡哭了一整晚。隔天一早,我還是像平常那樣得起床,跟爸爸和阿姨一起用早餐。

當爸爸宣布阿姨要搬進我們家的那天,我就下定了決心。兩天後,我收拾了簡單的衣物,離家出走。

那是在大學考試的前一個禮拜。

 

十七歲那年的父親節,和爸爸說了要一起去吃大餐。那天爸爸下班後,開車回到家門樓下,打了電話叫我下去。為了跟爸爸約會,我還特地打扮了好一會兒。一打開車門,爸爸就拿了一朵玫瑰花給我。

「咦?」

「情人節快樂,過兩天是七夕嘛。」爸爸說。

我微笑著收下了它。在車上的時候,爸爸突然說:「那我的禮物呢?」

「呵,前世的情人陪你吃飯,不就是最好的禮物了嗎?」我調皮的說。

爸爸笑著搖了搖頭,擰了我的大腿一下。

「哈哈,好啦,早就準備好了。」我笑著說。

「那還不快拿出來?」

「好啊,是你叫我拿出來的唷。」

我解開了洋裝上衣的扣子,露出裡面的爆乳黑色蕾絲內衣。那時候正好在停紅綠燈,爸爸趕緊把我的衣服拉好,以免被一旁的機車騎士給看到。

「哈哈!」我忍不住大笑。

「搗蛋鬼,妳是想害別人發生車禍嗎?」爸爸笑罵著。

「一整套的唷,嘻嘻,還有下半身沒看到呢。」

「回家再看!」爸爸丟下這句話,同時阻止了我的手不讓我把裙子給掀起來。

吃完晚餐後,爸爸拗不過我的要求,帶我去逛了一圈百貨公司,還被我凹著買了一雙鞋子、兩件裙子給我。

「到底今天是誰在過節啊!」

「嘻嘻,大不了接下來的時間都聽你的嘛。」

在開車回家的路上,我開心地拎著戰利品哼著歌,這時爸爸突然好像想到什麼似的,在路旁停下了車。

「爸,怎麼啦?」

「妳剛剛說,都聽我的是嗎?」

「嗯?」我看了一眼車窗外面,爸爸把車停在一間看起來很高級的汽車旅館前面。

「爸,你該不會……。」

爸爸沒有再說話,發動了車子,把車開進汽車旅館裡。

「哇!我第一次到這種地方耶,呵呵,好大的浴缸喔。」我像個小孩子一樣在房間裡跑來跑去,爸爸則是一邊脫下上衣,開始放洗澡水。

「這是什麼啊?按摩椅嗎?」

「妳待會兒就會知道了。」爸爸一邊在浴室裡面沖澡一邊說。

其實我知道那就是情趣椅,只是裝傻故意問的,這時候我摸了摸自己的臉頰,燙得要命。

「可以洗澡了。」爸爸說。

我走進浴室,脫下了衣服,順便向爸爸展示我送給他的禮物,是成套的黑色蕾絲性感內衣附吊帶襪,爸爸似乎很滿意的樣子。

「妳待會洗好澡,再穿回去。」

「嘻,好的。」

接著我潑溼了身體,開始在身上抹滿了泡沫。爸爸則是好整以暇的坐在按摩浴缸裡面看著我,這讓我很害羞,轉過身去不好意思看他。

洗完澡以後,我泡進了幾乎可以擠進十個人、大得像個小游泳池似的按摩浴缸,我來回游了一下,開心的說:

「呵呵,我第一次用這麼大的浴缸,想不到還可以游泳呢。」

「過來。」爸爸突然用低沉的語氣命令著我。

我害羞的乖乖游到爸爸身邊,他摟著我的肩,我也靜靜地將頭靠在他身上。

接著,他突然很激動的吻住了我,緊抓著我死命的搓揉我的臀部、乳房,原本就已經興奮起來的我,頓時間快要喘不過氣來,嘴被封住只能發出驚慌的喘息。

「唔!嗯嗯……喔……喔喔!」

爸爸興奮的在水裡直接將手指插進了我的陰道裡,我放浪的趴在爸爸的肩膀上呻吟著,他一邊舔吻著我的脖頸、另一隻手也同時掐住我的乳頭揉捏著,強烈的刺激讓我忍不住尖叫起來。

「啊啊!好、好刺激……人家……受不了了啦……爸爸……。」

「去把妳那套黑色內衣穿上。」爸爸在我耳邊說。

我顫抖著爬出浴缸,擦乾身體以後穿上了整套內衣。接著爸爸將我的整個人公主抱起來,丟到床上後又是一陣激烈的愛撫和舌吻。

我從來沒有這麼興奮過,我想是因為情境的影響,加上爸爸那有別於以往的命令口吻,讓我興奮到下面濕了一大片。當他站起來要我為他服務的時候,我溫順的跪在床上,賣力吸吮著他那火燙的肉棒。

「嗯……爸……你的好硬喔……咕啾……。」我一邊吞吐著肉棒一邊說。

爸爸很滿意的摸著我的頭,發出了舒暢的嘆息聲。接著他將我拉到梳妝台前,讓我對著鏡子從背後幹我。

「啊啊!這樣、好害羞!」

「快看、美琪……爸爸愛你……。」

爸爸一邊說,抓緊了我的腰開始狂抽猛送,我看了一眼鏡中的自己,穿著性感的黑色內衣,被托起的F罩杯乳房隨著男人的動作不停晃動,一點都不像是一個單純的十七歲女高中生,而爸爸那近乎抓狂、扣著我的腰從背後猛幹的模樣,如果被不認識的人看到了,肯定不會相信我們是父女吧。

這樣的畫面淫穢到讓我渾身燥熱,不敢再多看一眼,但爸爸硬是把我的上半身拉起來狠狠的幹,強迫我一定要看著鏡子裡自己的模樣。

「美琪寶貝……妳好淫蕩……爸爸真的好爽……。」

「啊啊啊……不行……不行……人家、不行了啦!!!」

從未體驗過的強烈高潮,讓我整個人像是被炸開了一樣,又好像是被拋到了一個宇宙中的未知空間,在失重的情況下漂浮著,緊接著那瞬間傳遍全身的快感,又將我的意識慢慢地給拼湊回來。

全身癱軟酥麻的我,被爸爸放上了情趣椅,接著他將粗硬陽具再度深入我的體內,然後打開了情趣椅的開關。

「哇啊!天、天哪……不行、爸、我……太、太刺激了……。」

情趣椅上下左右擺動著我的臀部,而這同時爸爸又抓緊了我猛力的抽插著,和剛剛完全不同的刺激快感,又將我推上了另一個高峰。

「啊啊啊!不行了……爸……我會死掉……人家會壞掉的啦!」

「再忍耐一下……爸爸也好爽……喔喔喔!!!」

爸爸一聲低吼,抓緊了我快速衝刺,我就這樣無法控制的又被送上了一次高潮。這同時爸爸也達到了高潮,濃熱的精液在我的體內爆發出來。

我攤在爸爸的懷裡不住地顫抖著,激動到眼淚都飆出來了,爸爸很滿意的看著我。

「怎麼樣,很棒對吧?」

「……嗯。」

「爸爸還硬著呢,想不想再試一下?這張情趣椅有七段變速呢。」

「……………嗯。」我羞得低下了頭。

那晚,爸爸射了三次,他說那是他人生的最高紀錄。

而我也在一次又一次的高潮中,哭喊著,叫著爸爸。

「爸……父親節快樂……還有、情人節快樂。」在睡著之前,我吻著爸爸的臉頰說。

****

回到我二十五歲,八月九號的這一天早上。

爸爸買了早餐回來以後,我和爸爸、阿姨以及剛滿五歲的妹妹一起坐在餐桌上吃飯。

「美琪,妳真的不考慮搬回來住嗎?」阿姨說。

「對嘛對嘛!姊姊,人家想跟妳一起睡!」妹妹跟著說,我微笑著摸了摸妹妹的頭。

「呵,我一個人自在慣了,還是偶爾回來住就好,而且爸爸常常會到我住的地方來看我啊。」

「嗯。」爸爸默默的點了點頭。

我這時候伸腳去夾了一下爸爸的腳掌,他不動聲色的看了我一眼,讓我不禁在心裡面偷笑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