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琪與前世的情人

但這樣的反應似乎給了爸爸更大的感官刺激,他用手指將我體內的滑膩愛液給帶了出來,抹在我的陰部,好像在對我示威一樣。我咬緊了下唇,不肯發出一點呻吟。

「美琪,妳知道,爸爸還是很愛妳的。」他一邊這麼說,一邊將整根手指插入我的體內。

「閉……閉嘴啦!」我很辛苦的擠出了這句話,看到爸爸那嘴角的笑意時,讓我更生氣了。

他毫不客氣的分開了我的大腿,拉開西裝褲的拉鍊,掏出了自己早已硬挺的陰莖,將它對準了我早已濕透的小穴,一口氣插進了一半。

「唔……呃啊!」

再怎麼忍耐,那強烈的刺激還是讓我忍不住發出了呻吟,父親看著我,露出了很滿意的表情,開始擺動腰部在我體內抽送著。

「美琪寶貝……爸爸愛妳……喔!」

「不要……住口……你給我閉嘴……唔……啊啊!」

我的身體違背了自己的意願,不由自主的挺起了腰,讓陰莖更深入我的體內,獲得更大的刺激,強烈的快感麻痺了我的意識,再也沒有任何反抗的餘地了。

爸爸將我整個人抱起,坐在他的大腿上,坐在床邊將我不住的向上頂,一邊嚙咬著我的乳頭,我死命的抱緊了他,不住的尖叫呻吟。

「寶貝……我愛妳……要來了……喔喔!!!」

「不要!啊!爸……爸爸!」

在到達高潮的那一刻,我忍不住叫了出來,爸爸也將我整個人抱著緊緊的加速衝刺,最後將肉棒深深的插入我的體內,抖動著射出了大量的精液。

當爸爸放開我,看到我無助的看著天花板掉淚時,他才冷靜了下來,接著便像作了錯事的小孩一樣不停道歉,拿起床頭的面紙幫我擦眼淚,但我轉過身去不再理他,只是自己默默的在被窩裡面哭泣。

過了一會兒,聽到他穿衣服的聲音。離開前,爸爸在門口說了一聲:「抱歉。」接著便把門關上,我依舊不住的默默流淚,就這麼沉沉睡去。

****

我十六歲的時候,第一次交了男朋友。

這天,當我哭著跑進家裡時,正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的爸爸被我嚇了一大跳,問我怎麼了,但我沒理他,把自己關進房間哩,自顧自的趴在床上大哭。

過了一會兒,爸爸走進房間在我的旁邊坐下,拍拍我的背,問我怎麼了。

「嗚嗚,哪有人在情人節提分手的啦!」說完以後,我又繼續抱著枕頭大哭。

「情人節?喔,今天是七夕。」

我依舊哭個不停,爸爸遞了衛生紙給我,我哭得更厲害,只因為這個男生不但是我的初戀,也是我的第一次。

我哭得太厲害,甚至有點氣喘發作,不停的咳嗽,爸爸將我扶起來抱在懷裡,拍著我的背安撫著,我咳完了以後還是繼續哭,趴在爸爸的胸口上將他的衣服都哭濕了一大片。

爸爸扶著我,親吻我的額頭,我淚眼矇矓的抬起頭來看著爸爸,接著他就吻住了我的嘴。我不自覺地摟住了爸爸,獻出香舌和他交纏著,迷迷糊糊的情況下,我止住了哭泣,熱情的和他熱吻著,彷彿將爸爸當成了我的初戀男友。

但過了一會兒,我驚醒過來,睜大了眼睛看著爸爸,他也立刻察覺到我的反應,停止了動作。我不解地看著爸爸,那當下也沒有不悅或不舒服的感覺,只是覺得疑惑,為什麼爸爸要親吻我的嘴。

爸爸默默地走了出去,過了一會兒,他拿了兩個杯子和一瓶紅酒進來:「喝吧,失戀的時候就是要喝酒。」

我噗哧一笑,就拿起了杯子,讓爸爸幫我倒了滿滿一杯,接著他也給自己倒了一杯陪著我喝。三杯紅酒下肚之後,我覺得胸口一陣發熱,頭腦也脹脹的,但感覺飄飄的,連坐著都有點不穩,晃了幾下以後自己覺得有趣,就不自覺地傻笑了起來。

「心情好一點了吧?」爸爸說。

「嗯,」我點了點頭,接著想到了什麼,問爸爸說:「爸,當初媽媽離開你的時候,你也會是這麼難過嗎?」

「難過啊,比妳哭的還慘呢。」

我突然感到一陣鼻酸,摟住了爸爸又開始大哭了起來。

「嗚嗚!爸爸好可憐!」

「唉,怎麼笑一笑又開始哭起來了呢。」

爸爸放下了酒瓶和酒杯抱著安撫我,我越哭越激動,緊緊的抱住了爸爸。

過了一會兒,爸爸將我的頭轉過去,又一次吻住了我,我想,或許當年媽媽哭的時候,爸爸就是用這種方式安撫他的吧。

不過或許是因為喝了酒的關係,爸爸這次的吻比剛才的感覺更深情,也更激動,他將舌頭伸入我的嘴裡探索著,我也不自覺地迎合著他的吻,同時他的手也開始探索著我的胸部,輕輕的揉著,讓我感到一陣酥麻。

爸爸開始舔吻著我的脖頸,一邊解開我上衣的釦子,隔著內衣搓揉著我的乳房,有一瞬間我還在想:「爸爸是不是因為喝醉,把我當成媽媽了呢?」

但當我看到他的眼神時我就明白了,爸爸那並不是失去理智的眼神,他很明白我是他的女兒美琪,他也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做什麼,那瞬間我慌了手腳,不知該如何是好。

爸爸並沒有給我太多的猶豫空間,他很激動地扯下我的內衣,同時用手指撥弄著我的雙乳,強烈的刺激讓我仰著頭高亢的呻吟。

「啊啊……天哪……好刺激……。」

爸爸那熟練的挑逗技巧和酒精的雙重刺激,讓我不住的忘情呻吟,有這麼一瞬間,我完全忘記了這個抱著我的男人,其實是我的爸爸,我緊緊的摟著他的頭,讓他將臉埋在我的雙乳間。

壓在我身上的爸爸,這時候正忘情的吸吮著我的乳頭,我閉上了雙眼,咬牙忍受著強烈的快感,他緊緊握著我的奶子,恣意的揉捏成各種形狀,雙乳被這樣對待讓人感到異常的興奮,我不住喘息,並且不自覺地挺起了上半身,好像渴望得到更多的刺激似的。

當爸爸將我的小褲褲一把扯開的時候,我試圖反抗,但一抬起手才發現,自己全身都軟軟的沒有力氣,就這樣被扒光了。當他一邊扶著自己的陽具並分開我的大腿時,我閉上了眼睛不敢再看,接著就感覺到自己的陰道被硬梆梆的肉棒給塞了進來。

「啊!呃……喔喔……天哪……。」

「好緊……。」

爸爸喃喃的說了一句,接著就抓著我的腰,開始恣意地抽送著,霎時間強烈的刺激讓我腦袋一片空白,等到意識恢復的時候,我發現自己兩隻手緊抓著爸爸的臂膀,一邊尖叫呻吟著。

「啊啊……不行……我的天哪……快死掉了……。」

從未體驗過的強烈快感,讓我忍不住懷疑,自己是不是會就這樣心臟停掉昏死過去。恍惚中,看到爸爸皺著眉、緊緊抓著我的大腿一邊動著腰,似乎很辛苦似的咬緊牙根忍耐著。

突然間,爸爸的粗硬肉棒頂到了我身體裡面的某一個點,刺激的快感衝擊下讓我不由自主地夾緊了大腿。像是連鎖反應一樣,爸爸低吼了一聲,抱緊了我又是一陣快速衝刺,就在那一瞬間,我得到了人生第一次的高潮。

「啊啊……天哪……不行了……啊!爸、爸爸!」

我尖叫著抱緊了他,覺得整個人好像飄在空中似的,身體在一陣陣快感的衝擊下不停地著抽搐著。當快感退去,我茫然地躺在床上,接著我才注意到,壓在我身上的爸爸,臉上的表情扭曲著,好像很懊悔似的看著我。

「爸……?」

「美琪……對不起……爸爸對妳做了很過分的事……。」

才一說完,他就將肉棒退出我的身體,下了床抓著衣服想走出房間,我趕緊跳下床想攔住他,突然一陣腿軟跌倒在地上,爸爸一聽到聲音就立刻回過頭將我扶起來,我也立刻抱住了他。

「爸爸!不要……不要離開我……。」

「不會的,美琪,爸爸不會離開妳。」爸爸慌張地說。

「不要走……嗚嗚……嗚哇!」

不知為何,一陣強烈的悲傷湧上來,我忍不住放聲大哭,接著爸爸扶著我躺回床上,不斷地安撫著,我抱緊了他,哭到停不下來,只是一直叫爸爸不要走。

在我哭聲稍止的時候,爸爸又吻住了我,這一次我情不自禁地摟著他激吻著,然後讓爸爸再一次地進入我的體內。

那天,是七夕情人節。那一夜過去之後,爸爸就不再只是我的爸爸了。

****

二十三歲的這一年,我正忙著準備重考大學。放榜當天,一大早我就到父親這邊來借電腦上網看榜單,爸爸也在一旁看著電腦螢幕,氣氛有點緊張。

「怎麼樣?結果出來了嗎?」抱著小孩的『阿姨』也很關心地走進來問。

「沒問題的啦,美琪,妳都念了一整年的重考班了,一定可以考得上的。」

「唉唷!你們不要害我更緊張好不好!」我一邊操作著電腦一邊說,他們兩人就不敢再開口了。

當我看到自己的名字被列在我目標的那所大學時,我開心地尖叫了出來,爸爸看到我的反應也笑著鼓掌,但阿姨懷裡的妹妹被我的尖叫聲嚇到,開始放聲大哭,阿姨只好抱著她走出房間哄著。

我開心地抱住了爸爸,瞄了一眼阿姨的背影,就仰著頭吻住了爸爸,雙舌激情的交纏著。

「來吃早餐囉,我們晚一點出去吃飯慶祝一下吧。」阿姨從廚房對我們喊著。

爸爸回過頭去應了一聲,但還是繼續跟我濕吻了好一陣子,才牽著手走出房間。

****

十九歲的我,在一間按摩店工作,當然,那就是所謂的『半套店』。

離家出走、沒有一技之長又只有高中學歷的我,也只能選擇這樣的工作,穿著薄紗內衣,為各形各色的男人們服務,用手讓他們射精。

剛開始的我很嫩,常常被客人欺負,明明只要用手服務就好的,卻被騙著為客人口交,還不小心被口爆了好幾次。後來比較有經驗了,懂得怎麼刺激男人的敏感帶,能夠用技巧順利的把客人給『處理』掉。

剛開始在工作時還會覺得害羞,在客人射精的時候我總是閉上了眼睛,連看都不敢看。但現在的我,甚至還懂得說些讓男人興奮的話,刺激客人讓他們更加興奮。有時候遇到熟客,我還會故意欺負他們,在肉棒射精的同時依舊不停地套弄,讓男人們享受爽到求饒的快感,嘻。

當這個男人走進來的時候,我驚訝的張大了嘴,差點就要奪門而出。

「怎麼了?我臉上有什麼東西嗎?」男人一邊脫下西裝外套一邊說。

「喔……沒、沒事,你長得很像我認識的一個人,所以我嚇了一跳。」聽到聲音我才鬆了一口氣。

天哪,這個人也長得太像我爸了。

簡單的寒暄了一下,接著我便牽著他的手坐下來,像平常做的那樣,為他將西裝長褲給脫下,簡單的清洗過後,我將潤滑劑在手掌上搓開,開始為客人服務。

就在我握住這個客人的龜頭時,他舒服地嘆了一口氣,那反應真的很像爸爸,讓我不由得心跳加速了起來。

當我在套弄著他的肉棒時,不自覺地盯著他的臉看。過了一會兒,他睜開了眼睛,當他和我四目相交的那一瞬間,我害羞地低下頭去,客人微笑著摸了摸我的頭,接著他的手便順勢往下去握住了我的左乳,我沒有拒絕,就任憑他恣意的搓揉著我的奶子。

他偶爾用手指夾一下我的乳頭,讓我忍不住發出呻吟,每當我叫出聲音來,他的肉棒就會變得更硬更熱。他深吸了一口氣,接著說。

「用嘴幫我,好嗎?我可以多貼妳一點小費。」

我害羞的點了點頭,接著用嘴含住了他脹紅的龜頭。其實就算他不加錢,只要他提出要求,我還是會為他做的。我一邊用嘴吞吐著肉棒,一邊仰著頭看著他,真的很像爸爸,讓我忍不住身體發熱,小穴癢癢的很難受。

我積極的服務讓客人很快地就到達了臨界點,我握緊了肉棒加速套弄著,將客人送上高潮的頂點,在男人的低吼聲中嚥下了他的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