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欲身體

LY廣告公司所在辦公樓三樓的男廁裡,我正把李露擠靠在牆上,抱起李露的一條大腿,接連不斷地撞擊著她的大腿根部。

呯呯呯……李露的屁股在我的骨盆的撞擊下,和廁所間的門發生強烈的碰響。

她閉起眼,張大著嘴巴,眉頭擠成一團,痛苦地喊叫著。

「陳經理,好痛!」「痛就對了!不痛怎麼能爽呢,嗯?」我一口咬住她的嘴,舌頭還沒伸進去,她就用濕潤的舌尖來迎接我了。我開始吮吸她發燙的舌頭和口水,感受一個成年女人的激情。

「唔……唔……」李露那我的嘴堵住的呻吟傳到我的嘴裡。

啪啪啪……空蕩的男廁裡回蕩著陰道裡的嘖嘖水聲,李露的哼聲,門被撞響聲。

李露是我所在的行銷部的文員,個子不高,但是皮膚白皙,身材豐滿,加上愛打扮,平時說話嗲聲嗲氣,讓男人一看就有征服的欲望。沒幾回試探,我們之間就有了一種秘密的關係……每次被她的媚態勾引而性致勃發的時候,她一上廁所,我就會尾隨而去,然後把她拉進去激戰……當然,暫時是男廁,我想,等我權力大到一定級別的時候,就可以拉她進女廁戰鬥了。

李露今天仍舊是一副辦公室女郎的裝扮,灰色的西裝短裙套裝,白色領子外翻的襯衣。露出一段深深的乳溝。

這會兒,我已經把她的內褲扒下來子,正吊在那只抬起的腳上,隨著我在李露體內的抽動而搖晃。

我幹李露的時候從來不脫衣服,我喜歡直接征服她的感覺,征服她那種道貌岸然,表面嚴肅而內心風騷的形象。

通常我會連門都來不及關好,直接猛地把她往牆上一推,一手伸進裙裡扒掉她的內褲,另一隻手就已經從褲縫裡掏出傢伙。還沒等她啊的一聲落音,我就已經捅入那漆黑的裙底,鑽進她深處最嫩的肉裡。李露在我插入她的地瞬間,她總要裝嫩地慘叫一聲,屁股會隨著我那根巨大的肉針顫抖一下。

我知道我的插入很猛,對付這種裝嫩的女人就是要一針見血。

李露的身體很軟,沒有了那種十七八歲女孩子的彈性和活力。這讓我堅硬似鐵的雞巴更顯威猛。

我一下一下結結實實地幹著李露,頻率時快時慢,【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慢的時候我就把整個陰莖抽出來,然後用力地挺進去。我喜歡聽李露那嗲聲音的叫床。快的時候就會讓她的陰唇和我的雞巴摩擦得幾乎麻木起來。

我趴在李露的胸脯上,快速地顫動著我的屁股。盡情地享受著這個二十三歲剛畢業出來沒多久的女人的深度肉體。

我把雞巴整個拔了出來,低頭看時,那粉紅色的花蕊已經在劇烈地轟擊下出現了一個小小的黑色洞口。那黑洞隨著李露的呼吸一張一合著。

這種感覺真爽啊!

我一拍李露柔軟的屁股,「後面。」李露順從地轉過身,把屁股撅給我。

於是,我摟起她的短裙,露出兩個半邊的屁股,扶著那兩片白肉,開始老漢推車了。

換了個姿勢,刺激感沒有那麼強烈,我的持久度快速地恢復過來。

「啊啊啊……啊啊啊……」我有節奏地轟擊著李露的屁股,讓那中間的秘處流出更多的液體來,散發出來的騷味刺激著我的神經,好像置得于女人胴體的海洋。

「啊……不,啊……」李露扶著牆,埋下頭忍受著我從她後面猛烈地操她。

「陳……陳經理,下次……啊……下次戴套好麼?我男朋友一直……啊……都帶……」我在她的白屁股上啪了扇了個響亮的耳光打斷了她:「操!老子幹女人還重來沒帶過套。

放心,不會搞大你肚子的,老子技術好的很。」說罷,我一陣猛烈地衝刺。幹得李露慘加連連。

「噢!真他媽的爽,李妹子,為什麼每次幹你都這麼爽呢?真是幹不厭。」我一伸手捏住李露化妝化得嬌豔粉嫩的臉蛋兒問。

龜頭摩擦李露最嫩的肉壁,一陣陣癢癢的刺激感襲來。

李露沒有吭聲,只一個勁兒地悶哼著。臉紅得發燙。

李露的頭髮很漂亮,齊肩的頭髮拉得很直,稍微染了點紅棕色,顯得油亮柔順。

這會兒,在我猛烈的轟擊她這段時間裡,她的頭髮已經淩亂地披散開來了,垂在臉旁,額前。

這種蹂躪淩辱的感覺刺激我大展雄風,抓著她的垂向地面的兩隻乳房就是一頓狂捏。

龜頭的尖端已經一次次碰到了她花心深處的子宮口,李露把手伸到後面,抓著我捧著她一半屁股的手死死不放,嘴裡也叫得更大了。

我感到她陰道開始劇烈地收縮,龜頭上的刺激感漸漸加強。

看來她高潮了。

這情景讓我興奮極了,翻過李露的身子,就換成了前面的姿勢。一手扶著她的軟腰,一手托著她的屁股。

我用硬得快傾斜成直角的雞巴向斜上方擦著李露陰道裡最上面的肉壁又快又狠地一陣狂幹。一陣陣麻酥酥的感覺襲來。

「啊……哦……嗯……用力……用力……」我陶醉得閉起眼睛,一邊一干李露一邊不由自主地哼起來。

「李妹子,好幾次都沒見你高潮了,今天很興奮啊。」我用力頂了一下她的花心後說。

李露用哀求的眼神看著我,說,「快點射吧,我受不了了。今天特別痛。」「越痛越爽不是嗎?」我把李露的裙子摟高,讓她那白花花的大腿和中間一小塊深色的區域敞露出來,低頭望著我和李露激烈地鏖戰在一起的性器,粗大的陰莖濕漉漉的,上面層層白色的液體,那是李露的淫水,還纏著幾根李露的陰毛。

我回味著李露在辦公室裡假裝正經的媚態,回味著她男朋友來公司看她時表現出的關心和殷勤的情景……用最快的速度向她的肉體衝刺,不一會兒,一陣強烈的麻醉感貫穿全身。

要射了。

我親了一下李露的嘴,急切地說,「快,快叫老公。」「老公……老公。」「啊……老婆……老婆……要射了。」射出的一瞬間,我抽出雞巴,按下李露的頭就嘩嘩一灘灘泄在了她的臉上。

看著濃白的精液在她的睫毛、嘴唇、秀髮上滑過,我感到一種無比的滿足感……是的,我喜歡射在李露的臉上,儘管我也在她身體裡內射過,第一次幹她的時候,我就是那樣,這是我的習慣,第一次幹一個女人的時候射在裡面。那天在她閨房的床上,粗大的雞巴死死頂著她的肉洞,我能感覺到一股股濃濃的體液灌溉她灼熱嬌軟的花蕊。

可是,精液還是會流出,會濕透她的內褲和床單,給她帶來麻煩,所以,上班時間我就儘量外射了。

李露也讓我射進她的嘴裡,經過幾番粗暴的調教,有一次她也發了騷,直接讓我插進喉嚨深處,咕咚幾口直接就吞進去了。

現在我喜歡射在她那化妝化得精緻的臉蛋上,喜歡看戰場和戰利品……我快速地搓著肉棒把一管子精液全部傾瀉在李露的臉上,身體感到一種無比的暢快。射完精的男人虛弱極了,最後我把龜頭湊到她嘴邊,讓她舔得乾乾淨淨,這才把雞巴放回褲子裡,拉好拉鍊。

李露高高地抬起下巴,一雙玉手窩著托在下面,小心翼翼地避免精液滴到衣服上弄髒。又走到水龍頭邊,把臉和手洗了乾淨,彎腰提起內褲,往上拉到大腿根部,然後放下裙子。

李露整理好下身的時候用手在私處那裡按了按,眉頭皺著,看來是被我幹疼了。

我笑著觀察這一切,一邊整理自己褲腰上的皮帶。

「陳經理,我換加班時間的事現在能行了麼?我男朋友嫌兩人老是不能經常見面都鬧著要分手呢。」李露邊洗著被我的精液洗過的臉邊說,我走過去從後面抓住她的奶子揉了幾下,「嗯……真軟……行,沒問題了。

不過,你可也不能拒絕我喲。」我把嘴伸到她耳邊說。

門口有腳步聲,漸走漸遠。

我心裡一驚,心想,媽的,誰啊。快步追出去,走了一段路,看見了他的背影。

居然是肖總,公司老闆的兒子,總經理兼董事會大股東。不會吧?難道是他在偷看?

正疑惑著,懷裡的電話響了,是個固定電話,我接了聽,是王老婆子,為她孫女婷婷代言學習機廣告的事正找我呢。王老婆子快言快語,聲音洪亮。

我說,行了,我知道了,我會安排人去的。

然後老太婆千恩萬謝,非常客套地恭維了好一番才結束通話。

我和李露分別回辦公室繼續工作,好像什麼事也沒有發生過一樣。路過肖總辦公室的時候我特意停下腳步,仔細看了看聽了聽。

漂亮的實木門很結實,可還是逃不過我的耳朵。

我把耳朵靠在門上,仔細聽了聽。

真的有問題。裡面有聲音,而且不正常。是個男人的喘氣聲,不錯,是肖總的聲音。

肖總正在……看來可能是看我和李露在廁所裡猛幹來了癮。

我來了興致,他在上哪個漂亮的女職員呢?仔細看時,發現門並沒有鎖,只是掩著。

還挺急的嘛。

我輕輕地推動門,沒有發出聲音,也沒有引起裡面的人的注意,門開了一條小縫,我把眼睛靠上去,往裡面觀察。

看到的一幕讓我驚呆了。

肖總正騎在清潔員吳媽的屁股上,喘著粗氣用力抽插。

吳媽有五六十了,屁股早已塌得不成樣子,乾癟地耷拉著,肖總一身整潔的高檔西裝,這會兒壓在吳媽那髒亂的清潔人員綠色制服下面顫動著,西裝領帶下露出肖總光滑的半截屁股。

我靠!領導果然不同凡響,品味夠重的。

肖總的雞巴不大,白白的,看起來細長,正出入在吳媽那寬鬆漆黑的老逼裡。

吳媽把頭埋在肖總的辦公室上,一聲不吭,有些白絲的頭髮有幾縷淩亂地散著。

她的旁邊是桶裡的髒水和拖把。

看來是肖總一時來了興致,急忙中霸王硬上弓啊。就像我剛才幹李露那樣,猛地推倒就幹。

吳媽的逼裡早乾枯了,一點水也沒有,所以,儘管兩人抽插得很厲害,卻是沒有聲音的。

肖總幹得很起勁,一會兒抓著吳媽的兩半屁股使勁擠緊,一連串的猛幹,一會兒把雞巴抽出來埋下頭就舔吳媽的老逼。

這會兒,肖總喘著粗氣,閉著眼睛,頭一仰一俯,發動全身的力量又快又狠地撞擊吳媽的屁股,顯然很興奮。

三分鐘後,我看到肖總一連啊啊大叫了幾聲,然後就癱軟地趴在了吳媽的背上。看來是泄了。

哼哼!被我看到了,這下有好戲了。我心想。

我躲在一旁,看到吳媽整好衣服提著水桶從肖總的辦公室出來以後,才敲敲門大搖大擺地走進去。

我一進門就把它關好了。

肖總這會兒正端坐在辦公椅上,一臉嚴肅道貌岸然。只是額頭上還留有剛才銷魂時的汗珠。

看到我來,微笑著說,「哦,陳經理啊。找我有什麼事,快坐。」我用嘲笑和冷峻的眼光盯著他,卻不作聲。

肖總由於心虛被我看得不好意思了,目光左右閃躲。

「呵呵,是不是行銷二部有什麼困難吧……你直說吧。」肖總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

我沖他詭秘地一笑,「我剛才拍了一張好照片,想肖總你看看。」「什麼……照片」我拿著手機送到他眼前,然後看著他的臉色變白,變黑。

是剛才他和吳媽幹事的照片。

肖總點燃一支煙,皺著眉頭思索了一會兒,無奈地說,「說吧,想要什麼,升職還是加薪?」我把臉色變明朗,走過去,拍拍肖總的肩膀。

「哪兒的話,我陳某是那種下三爛的小人嗎?

我給你看不是別的,就是想提醒你,以後幹這種事千萬小心,一時激動也別忘了關門啊。」肖總一臉疑惑地看著我,還是有點顧慮。

我看他這樣,就安慰地說,「大家都是男人,這種事沒什麼大驚小怪的。啊,好色嘛,不為過呀,人不風流枉少年,你說呢?」我拍拍他。

他尷尬地點點頭。

我繼續說,「剛才偷看我和李露做愛,是你吧?

哎,爽不爽,我幹她幹得怎麼樣,雖然只幹了她二十分鐘,不過表現還可以吧,嗯?」肖總聽我這麼一說,放下心來了。笑著對我說,「不錯,你技術挺牛的,幹得李露到高潮了,最後射精的場面也很壯觀。」「哈哈,是吧,男人追求的不就是征服的快感嗎?」「肖總,你是公司裡的太子,二把手,怎麼幹吳媽這種貨色的啊,公司女職員又不少。」肖總有些不好意思地說,「我……我就是這個癖好。我喜歡跟老女人做愛,一般是40歲以上的,但我喜歡看年輕女人被人幹,幹得越慘越好。」「為什麼?」「跟……人的經歷有關吧,我被年輕女人傷害過。

哎,我沒別的愛好,就是有這麼點比較特別癖好,你小子可千萬別跟人說啊!」「放心吧肖總。你把我當朋友,我這人最仗義,出賣兄弟的事從來不做。」「是,是。」肖總拍拍我的肩膀。好兄弟。

「肖總,我發現我們兩個人太相似了,我也好色。喜歡刺激的做愛,喜歡離開床站著做,不過呢,我喜歡嫩的。肖總,你說要是我們兩個合作,那豈不是天衣無縫,大小通吃,天下無敵的完美組合嗎?」「合作?什麼合作?」「你說呢?當然是獵豔了。我幫助你嘗遍各種老女人,你幫助我嘗遍各種年輕女孩,怎麼樣?你既能看又能幹,兩全齊美啊。」肖總壓制出內心的激動想了一會兒,看得出心潮澎湃了,低聲說,「聽起來不錯。好!那就讓我們一起操遍天下女人!」「哈哈哈,好!那你我以後就是兄弟了,可不要有什麼顧及啊,什麼話都能說,怎麼幹都行,對吧?」「對,好。陳經理,以後咱們就是最佳拍檔。不過,我可說在前頭啊,獵豔歸獵豔,別的方面,可不能影響我的名譽和公司利益啊。」「放心吧。」正說著,肖總辦公室上的電話響了,「肖總,人事部約了新的總經理秘書今天來接收工作,您有空去見她嗎?」「嗯,有,好的我知道了,我馬上就去,叫她在會議室等我。」「好的。」我吸吸鼻子,說,「我聞到騷味兒了,總經理秘書,肯定是頓大餐。」肖總心領神會地微笑著點點頭。

「肖總,看著自己的秘書被人幹,一定很爽吧?」我湊近他,低聲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