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芳芳——芳芳的新衣

後來薇薇拉著芳芳站起來合唱,芳芳也被硬拉著站了起來,小矛和我看到芳芳和薇薇兩個人的背面,都眼饞得連口水都流下來,小矛指著芳芳的裙子後面對我說:「哥,你可真厲害啊,看把嫂子弄的,水都把裙子弄濕了。」我開始光顧著看薇薇了,再一看芳芳,果然,裙子後面都濕了一片,本來就是肉色的雪紡,濕了以後變得透明,從後面都能隱約看見股溝。我們興奮的又連乾了兩杯。

薇薇好像知道我們的心思,乾脆一直拉著芳芳在唱歌,後來小矛走過去說:「芳姐,你歌唱得這麼好,我跟你合唱一個好嗎?」芳芳看了看我,就答應了。我感覺到芳芳喝得已經暈了,唱的時候小矛不停地從芳芳後面看下去,我知道他肯定能看到股溝,小矛高興的沖我豎了豎拇指。

薇薇過來用腿碰了我一下,敬了我一杯酒,然後小聲的跟我說:「你們的聊天記錄和你們寫的小說我都看過,來的時候我已跟小矛說好了,今天想辦法配合你們玩兒一次交換,我願意配合你調教芳芳,這方面的經驗我有很多。」我說:「那就看你的了。」

後來芳芳都有些站不穩了,薇薇好像還是挺清醒的,我跟小矛也就有一些暈而已,這裡面芳芳的酒量是最差的。薇薇放了D曲,關暗了燈,我們在包間裡扭了起來,開始是我面對著芳芳,小矛面對著薇薇,沒一會兒小矛就從後面推著薇薇扭了過來,薇薇拉過芳芳,我還是對著芳芳,薇薇站在芳芳的後面,手放在芳芳的腰上扭了起來,不過很快就換成了小矛的手。

我為了幫小矛掩飾,把雙手架在芳芳的肩膀上,芳芳扭動著身體,隨著音樂的旋律高舉了雙手,微閉著雙眼。這時我看到薇薇偷偷的從後面掀起了芳芳的裙子,小矛的雙手也從腰上變成輕撫芳芳的身體,並從胸前劃過,芳芳以為可能是薇薇吧,加上酒精的麻醉,絲毫沒有感覺。

後來小矛接替了薇薇的位置,從後面邊扭邊摸遍芳芳的全身,芳芳乾脆閉上了眼睛。小矛突然雙手向下兩手扣住了芳芳的三角區,指尖的位置在裙襬下面,估計都摸到了芳芳的腿根。很快曲子放完了,小矛和薇薇交換了位置,停下來的時候芳芳還沒有反應過來。

後面幾乎就是我們輪著跟芳芳喝酒,很快芳芳就很懵了,我以為小矛要在這裡做,結果薇薇說:「這裡怎麼夠刺激,我們換個地方吧!」

出了KTV,我們打的去了一個在市郊的慢搖吧,出來的時候芳芳還好,還能走,只是意識不太清楚。等到下車的時候,她就需要人扶著了,開始時薇薇扶著她,後來進去就是她和小矛一起扶著。

這個慢搖吧人很多,舞池和過道上全都是人,但我們還是有個卡座,看來是小矛預先訂下的。這個卡座在最角落,不靠牆的那邊座位應該是個死角,舞池和過道上跳舞的都看不到。

薇薇把芳芳放到那個死角,挨著她坐下,我們又要了兩打啤酒,喝了幾杯後薇薇就拉著芳芳下去跳舞,芳芳進來的時候站都站不很穩,這時卻還是跟著她搖擺著走到了過道。開始就在卡座邊上兩人面對著跳舞,後來薇薇又不知怎麼的把芳芳拉進了舞池,進了舞池我們就看不清楚了。

又喝了兩瓶,我覺得不太放心,站到邊上的高處,想看看芳芳她們在哪兒,後來終於發現了她們的蹤影,薇薇和芳芳在接近舞池中央的位置,面對著面,兩人身體都貼在了一起,左右的擺動著,非常誘人。

不一會兒,有個爆炸頭的男孩兒貼到薇薇的後面,都挨到薇薇身上,沒想到薇薇居然把屁股向後翹起,在那爆炸頭的下面摩擦起來,這下可把那個爆炸頭樂壞了,下面跟公狗一樣快速的抖動起來。爆炸頭的一個同伴也擠到芳芳的後面,也學著去摩擦芳芳的屁股,芳芳嚇得向前躲去,沒想到被頂到了薇薇的身上。

薇薇抱住芳芳,不知道在她耳邊說什麼,就見芳芳好像閉上了眼睛也抱住薇薇,兩個人在晃動。後面那個不知道什麼情況,往後退了一點,沒想到薇薇用了個向下滑動的動作,向上的時候把芳芳的裙襬掀到了腰上,然後薇薇用手再摟住芳芳的腰,芳芳還沒有察覺自己後面自腰部以下全部都露出來了。

後面那個傢伙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甚至向後又退了半步,直盯著芳芳的屁股。這時旁邊的人好像還沒什麼反應,但是他們的同伴卻發現了,他們一共四個人,剩下的也都擠了過去。

這時薇薇好像在保護芳芳的樣子,推著她向我們這邊移動,那幾個人也跟著移動。有個傢伙好像伸手過去摸芳芳的腿根,爆炸頭也去摟薇薇,但是薇薇和芳芳抱得很緊,只好連芳芳也抱住,卻沒想到直接摸到了芳芳裸露的臀瓣。

我看到那爆炸頭和他們的幾個男孩兒都露出一臉的淫笑,也推著芳芳她們兩個,本來是向我們這個方向的,卻慢慢地好像有點兒偏離軌道,向舞池邊擠去。他們那個方向離我現在站的地方很近,邊上沒有卡座,只有牆,到了牆邊的時候距離我只有大概4米的距離,因為我站得高,看得很清楚。

薇薇也發現了我,沖我擠了一下眼睛,我看見她那個小得不能再小的上衣後面的帶子被解開了,搭在邊上,爆炸頭的手在揉著她的咪咪,她和芳芳還是抱得很緊,所以爆炸頭的手背也在磨著芳芳的乳房。

芳芳後面的一個人居然乾脆把手從芳芳大腿的前面摸下去,看樣子好像手指都插進了芳芳的陰道,芳芳的下面肯定有很多水,這個我敢肯定。芳芳把手放下去想把他的手撥開,卻沒那麼大的力氣,我看到芳芳好像大聲說了什麼,但是被強勁的舞曲蓋得什麼也聽不到。

再看薇薇,小熱褲居然被拉下到膝蓋處,爆炸頭在她後面一挺一挺的,應該是被插進去了,薇薇居然一點兒反抗都沒有,好像還在迎合著,美好的身材被幹得一挺一挺的。芳芳後面的小弟好像受到了啟發,也拉下拉鍊,這時我很猶豫,想衝過去把芳芳拉過來,但是內心的欲望卻希望那個傢伙能把他的東西插進芳芳的下體,用力地抽插。

看著那個傢伙的手在芳芳下面動,估計是想擺正了陰莖插進去,芳芳努力地扭動拒絕著。這時我看到幾個好像慢搖吧的服務人員擠了過去,那個傢伙大概快要得逞的時候被服務人員過去不知道說了什麼,那個傢伙和爆炸頭都停了下來。

爆炸頭給了薇薇一張紙條,估計是電話號碼,被薇薇裝進熱褲兜裡,熱褲拉上來也沒有拉拉鍊,拉著芳芳向我們的卡座走來。我趕緊坐回去,裝著跟小矛划拳,小矛偷著跟我說:「我也看見了,是不是很爽啊?」

她們回來坐下來,我看芳芳驚魂未定的樣子,但是她們什麼都沒說,只是連連地喝酒,估計是壓驚。可是芳芳本來酒量不行,而且剛才就喝得很多,喝了一會兒就趴在桌子上了。

小矛色色的對我說:「現在是時候了,要不我們換著來一下?」我說:「在這兒是不是太張揚了,被發現怎麼辦?」薇薇說:「放心吧,這個位置絕對發現不了的。」她讓我坐過去,拉開我的拉鍊,讓我的小弟弟露出來,我的小弟弟早就一柱擎天,硬得不行了。

這時薇薇居然做出個更大膽的舉動:她脫掉上面的衣服,拉下短褲,半裸著坐到了我的大腿上面,我摸著薇薇的大乳,薇薇下面不停地滑動著,用陰唇磨擦我的陽具,頻率很快,小矛居然拿出手機照了起來。

由於我被剛才的事件刺激,又想著快點看到小矛跟芳芳做愛,就用力地配合薇薇,想快點結束,沒想到還沒等我結束,薇薇就站了起來,離開我,對我說:「還是讓他們兩個先來吧,不然你射了以後就沒那麼興奮了。」我想想也是,萬一射過冷靜下來,說不定就捨不得了。

小矛過來把桌子清理了一下,然後居然抱起芳芳放到了桌上,薇薇站在桌子旁邊擋住舞池能看到我們的位置,面對著我們跳舞。這時舞池上舞台的鋼管舞表演開始了,一個穿著暴露的女舞者上去開始表演,人們的目光都被舞台吸引,加上薇薇的掩護,小矛居然把芳芳的裙裝向上拉到腋下,芳芳的全身都暴露出來。

小矛分開芳芳兩腿,芳芳的下體有很多淫水流出,小穴微微的張開著,小矛先舔了舔,然後用兩根手指揉搓芳芳的陰核,頻率越來越快,芳芳的下體居然動了動。我看到芳芳微微的抬起頭,但是看不到是誰在摸她,然後神智就被舒服的感覺掩蓋了,當小矛把兩根手指插入芳芳的小穴,芳芳居然開始小聲的呻吟。

我過去含住芳芳的一個乳頭,芳芳看了看我,我過去跟她接吻,用舌頭在她的嘴裡攪動,芳芳用手軟軟的摟住我的脖子,我用雙手扶住她的頭。當我雙手都扶住的時候,芳芳好像發現了什麼,眼睛又睜大了一點,這時小矛把他的陽具插進了芳芳的小穴,開始做活塞式的抽插,芳芳一下明白了不是我在幹她,但是被我上面舌吻、手指揉搓她的乳尖,下面有小矛高頻率的抽插,讓她興奮得沒有機會反對。

插了大概有五分鐘的樣子,薇薇過來抱起芳芳的上半身,坐在死角,讓小矛從正面插入。薇薇兩手扳住芳芳的雙腿,小矛親著薇薇、插著芳芳,我在旁邊興奮得想打飛機,這個舉動被薇薇看到了,正好小矛這個姿勢也很費力,於是薇薇抱著芳芳站了起來,真佩服她的力氣。

薇薇把芳芳的屁股半懸空放在桌子上,讓小矛站直了插,然後我從薇薇的背後站著插入她,沒幾下兩個美女的呻吟聲就此起彼伏,如果不是有音樂聲蓋著,她倆的叫聲能讓半個慢搖吧裡面的人聽見,不過這樣一來從舞池就能看到一點這邊的情況了。我緊張的看了看舞池方向,發現根本不用擔心,那個表演者的上身居然是彩繪,可是兩點的位置沒畫,人們都被她深深的吸引住了,沒人發現我們的動作。

這時小矛的面部開始扭曲,動作從高速的頻率變成拉出來很多,再一下插到底,停半秒再重複,然後使勁頂住不動了,我知道他射了。我從薇薇的體內拔出來,換了小矛的位置,用力地幹了幾十下,也射到了芳芳的體內。

這時芳芳不知道有了幾次高潮,下面全是水,流得菊門那兒都滑滑的,我拔出來試了試,居然插進了芳芳的後門。芳芳全身一緊,一下子居然好像清醒了一樣的抱住我,把我嚇得趕緊拔了出來,芳芳又再次軟軟的躺倒在薇薇身上。小矛看到了我的動作,也學著過去往芳芳的後門裡插,不過試了幾次都不行,他的陰莖已經軟了。

後來我們回到酒店,我開的是個標間,薇薇對我說,今天是不是很刺激,我誠實的說確實是我想要的,薇薇讓我做個決定,說明天要帶著芳芳出去玩兒,不讓我和小矛跟著,但是可以在晚上讓我看到芳芳在清醒的狀態下跟她一起去玩兒群P,如果她做不到,可以接受我的任何要求。

我想了想答應了她,但是跟她約法三章:第一不能有任何的危險,第二必須是芳芳同意,第三必須戴套,薇薇答應了。

我們兩對分床睡覺,第二天上午我起得比較晚,起床時候房間裡居然沒人,後來薇薇跟芳芳一起回來,還是頭一天的裝扮,芳芳的裙子很薄,薇薇幫她洗過了,居然很快就乾了。

不知道薇薇怎麼跟芳芳說的,芳芳說要跟薇薇去逛街,晚上回來跟我和小矛一塊兒吃飯。在我的疑惑和不解當中芳芳跟著薇薇就一起出去了,真怕她們白天就會被人拉去強姦,不過沒有辦法,只有在忐忑中等著薇薇的消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