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護士褪下我的內褲之後

小弟我今年24,第一次把自己的親身經歷寫出來,寫的不好,請大家湊合著看。

在今年夏末單位的一次例行體檢中,我被查出患上「肥厚性心肌病」,當時還十分詫異,我怎麼可能得心髒病呢?像我這樣的猛男,一般體質稍差一點的美女被我搞一晚上第二天都起不來床上不了班的,我怎麼可能生病呢?所以單位讓我住進了北京市安貞醫院(這個醫院是三級甲等醫院,心腦血管專科)好好查一查。

說實話,長這麼大兄弟第一次住院,所以俺一直對「護士MM」這個形像不怎麼感冒,連看A片也不怎麼喜歡跟病人亂來的護士系列。不過躺在病床上倒是開始yy了,好幾天不能出去搞MM,精蟲上腦;醫院病房屬於公共場合,比較符合我的口味!

大家別詫異,我就喜歡在有人的地方搞。上大學時候在階梯教室、小樹林、大草坪上都搞過,當然最爽的還是在院學生會辦公室啦,先調戲後XX我的師妹(下屬干事)啦,當時隔壁就是老師在開會;後來工作了,從過街天橋到「錢櫃」的包廂,從火車軟臥到酒樓衛生間都曾經是我的戰場,不過可沒在醫院搞過哦。

哈哈,這次一定要實現性福生活的新突破!

頭兩天都是沒完沒了的檢查,賊無聊!不過那幾個給我送藥、抽血的護士MM倒是長的不錯,其中有個叫曹璐的小護士長的很是清秀,不過看起來她也就不到20歲,恐怕她「經驗」不足吧,我怕我要是跟她來太過分的,她會反抗甚至大叫,那就不妙了!本狼的原則是:泡妞絕對不強求。

大夫查了兩天,也說不出我這個肥心病到底嚴重不,不過他們都往嚴重的方面假想,NND!最後他們沒辦法,就讓我做個什麼「造影」再「仔細查查」,我暈。做就做,老子不差那幾個錢!看到時候你怎麼交代!

明天就要做造影了,我也不清楚到底什麼是造影,大概就是像CT那樣的東西吧,不過價格不緋,5000左右。一會來個醫生叮囑幾句,一會來個護士告訴明早別吃飯。煩!一說吃,我就餓了,這幾天吃醫院的飯倒胃了,於是讓我女朋友去安貞華聯那邊買肯德基的外賣。

她剛走,哈哈,曹璐來了,穿著純白的正和體但有點緊繃的連體護士服,真是曲線玲瓏。我就躺在床上看著她笑,還不敢太露骨,怕她嚇跑了。不過她迅速地把隔離的床簾拉上(這個屋子住兩個病人,我是靠裡面靠窗戶的),說了一句話把我嚇了一跳:「你,躺著別動,把褲子脫了!」我當時一蒙,怎麼這麼淫蕩的話從她嘴裡冒出來了呢?我耳朵出問題了麼?

「快點啊,別耽誤時間!」天啊,我沒聽錯!可我還是不敢貿然行事,心想,先別往歪處想;可她到底要干嘛呢?雖然老二已經充血,但是我還是控制住自己,想了個兩全之策:我把外褲脫了,留下條內褲,看她怎麼說,哈哈,高明!

「這麼大人了,還裝什麼處男,有啥不好意思的。」正說著,她就走上前來,一把拽下了我的內褲,我的大JJ擺脫了約束,「騰」地立了起來!曹璐看到這,臉一下子漲紅了,半晌沒說出話來。

我也看著她窘迫的樣子好可憐,我也很尷尬不知道說什麼好。【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最後還是我打破了僵局:「你看你,非要我全脫光,這下被我的大鳥嚇著了吧!」「那有什麼辦法,護士長讓我給你刮體毛嘛,她說大腿毛和陰毛必須刮干淨的,明天造影要求的。」「啊?為什麼要刮我的毛啊?關造影什麼事啊?另外我是查心髒,怎麼跑到下面了啊?」我有些蒙。

「造影要從你大腿跟部插進一個導管,從導管進一個穿刺到心髒,然後才能查!剔毛是怕撤導管,拆膠布的時候拔掉你的汗毛,所以必須刮干淨體毛。」曹璐還是紅著臉,一邊說,一邊拿出剃須刀。

天哪,我英雄偉岸的男根就要變成禿毛雞了!我恨,恨這不公平的命!要刮我的毛,那你們就要付出代價!就從這小妮子下手!

這時曹璐鎮定了下來,開始給我往兩個大腿上打刮胡泡,然後開始從左腿開始一點一點的刮毛。她低著頭努力工作著,我就不停地收縮肛門,讓我的大JJ在她的面前一跳一跳的。

那小妮子受不住了,說:「它怎麼老動啊?」「它懂禮貌的,看見熟人就打招呼。」我調侃道。

這下她的臉唰地紅了,比先前的更紅,不過表情不再是窘迫,反而笑了:

「你怎麼知道我們認識?」嘿嘿,有門!

「我起初不知道,可是你一來,它就興奮了,我猜你們倆肯定挺熟。」「它討厭,人家都沒法工作了。」「你也是,人家大老遠來看你,你也不跟它近乎近乎?你擺平了它,不就能安心工作了?」「你以為我擺不平它啊?切!給我五分鐘!」這小妮子也太狂妄了!別說五分鐘,五十分鐘你也別想擺平!

只見她用靈巧細嫩的小手緊握住我的男根,上下時快時慢的套弄著。還別說,手法還真不賴呀!她套弄一會就用她那粉紅的小嘴嘬一下我那紅紅的龜頭,表情實在是淫蕩!我開始怎麼沒看出來呢?不過這幾下可不能讓大爺我繳械,我還是好好享受吧。

我剛閉上眼睛,猛地覺得龜頭被什麼柔軟有很有彈性的東西狠狠的夾了一下,差點讓我射了出來,我瞪大眼睛看:謔!這小妮子會深喉啊!功力實在不淺。她把我的整跟肉棒都含了下去,用喉嚨瘋狂的套弄。暈,眼看這才三分多鐘啊?突然,我改變了主意:給他來個出其不意!

其實我已經箭在弦上,可我裝出一副很舒服很享受的樣子,還衝她笑了笑。

這小娘子哪裡肯示弱,狠嘬了一下龜頭,又用玉手飛快的套弄滿是口水和淫液的大肉棒。

「是時候了。」我對自己說,於是一屏氣,一提肛,一注白漿飛濺出來,正好噴濺在她可人的俏皮臉蛋上!一條長長的白練從她的發際橫亙到額頭到眉眼到臉頰直至粉紅的雙唇!

「呀!」她失聲叫了出來,顯然是被我的噴射能力嚇到了,不過她馬上又伏下身,把剩余的汩汩而出的瓊漿吸了個一干二淨!

「怎麼樣?你輸了,還不到五分鐘呢!」顯然她在向我炫耀。

「別高興,我說是擺平它,你看,它不還立著呢麼!」她把精液吐在衛生紙上,一看,果然還立著,於是不高興了:「怎麼還立著呀,你騙我!」「我可沒騙你,是你自己太心急啦。慢工才出細活呢!」「那我不管,反正我要干活了!」「那你得幫我擦干淨啊!」「好吧。不過你不許讓它動了。」於是她掏出濕巾來給我擦。她還真挺細心,把冠狀溝都擦得很干淨,這樣的女孩子我喜歡!

她給我擦完,我就老實地讓她給我刮毛了。畢竟人家工作要做好交差嘛,不過我怎麼能讓這麼好的一只肥嫩的羔羊從最邊溜走呢?腦子裡立刻開始想新的點子。

「你是運動員吧?」「你怎麼知道?我以前是搞田徑的。我立定跳2米8呢?」「啊?怪不得你大腿這麼粗壯。」「不止那裡粗壯吧?」「哎呀你真討厭!別亂說話!」「開玩笑嘛!」「你的體毛也太旺了吧,我可沒刮過這麼密的汗毛。」「是沒給這麼年輕力壯的小伙子刮過吧?所以才那麼緊張,對吧?」「哎呀,你太壞了!」不一會,她做完了活,我心想:「再不上就來不及了。」這時她把刮胡刀收好,說:「我把刮胡刀涮一下,然後洗個毛巾給你擦一擦吧。」說完就去門口的洗面池了。

等她要回來時,我已經光著下身蹲在床上挨著床簾邊了。她剛走過來,我右手一下從後面捂住她的小嘴,示意她別出聲;左手已經從她的上衣領子伸了進去,抓住了她的一個奶子。靠,真是極品!真有彈性,真堅挺!

見她沒有掙扎,我便放開右手,從後面撩起她的連體護士服,進攻她的下體。

「不行,這裡有人!」她擋住我的手。

我心想:「有人?當然有人了,這裡是醫院,不是賓館。醫院還能去什麼地方搞?當然病房最好了。」於是我說:「那個床的老頭睡午覺呢,他不光心髒有問題,還有點老年痴呆,他還打鼾呢,沒人聽得見!」話一落,那邊那個老頭還真響起了如雷的鼾聲!

我又摸向她的下體,她不再反抗。靠,裝什麼裝,這小騷貨下面早就濕漉漉了!老子的興致一下子上來了——直接干!

這根本都不需要任何前戲,這小娘子一定內騷的要命!我把她一下推到窗台前,把她的連體護士服往上掀了起來,露出了她雪白的屁股和淡紫色的內褲。剛要褪下她的內褲,發現原來是旁邊系蝴蝶結的那種。

哈哈,正和我意!左手一拉,右手一拉,整個小內褲就落進了我的手裡,我順手就塞進了我的上衣口袋裡。她乳白色半透明的絲襪實在太和我的口味了,一雙玉腿修長苗條,屁股又大小適中,但臀跟上翹!

閑話不說,提槍上馬!找准了穴口,「噗——」地插了進去。也許我插的太猛了,她回過頭痛苦的看著我,但她忍住了叫聲,似乎在乞求愛憐,可這下正激起了我的興致。這眼神太致命了,我也實在缺乏憐香惜玉的情致,這眼神只能激勵我我用盡全力操她!

我報住她的纖細的腰,狠命地搖,小腹猛烈地撞擊她的屁股,撞得「啪啪」響。她的淫水可真多啊,我的大雞巴插到裡面發出「噗嘰、噗嘰」的聲音,她又回頭看我,似乎要我雞巴留情,不要操的太猛。

不過她的小穴也真緊,也很軟,讓我實在很受用。我騰出手來,把她護士服上面的紐扣解開,扒掉了她的奶罩。把她的連體護士服上扒下翻都褪到了腰部以上,露出了她的兩個奶子。我盡情的蹂躪她的乳房,真的很有彈性,雖然不是很大,但怎麼也有35D了吧,而且她的乳頭很精致,經我一揉搓,竟然漲大了一倍!

「哥哥,我要,快給我!」你要我快,我偏慢慢折磨你!我把她橫放在床上,我站在地上把她那雙玉腿扛了起來,再次插進她的小穴。我撫摩她的美腿,這精致的頎長的美腿啊,還穿著乳白色絲襪,越發把她的勾魂美腿勾勒得迷人了。

我抱緊雙腿,搖動下身,玩起了「九淺一深」的看家本事,她被撩撥得魂不守舍。見她消受得很,我趁她不注意,猛得壓了上去,腳已經離地,我全部重量都壓在了她身上,大雞巴深深插了進去,她的雙腿幾乎與身體平行!

她好像要高潮了,陰道開始一陣一陣的痙攣,正夾得我好爽,幾乎射出來了。

我不喜歡這個體位射精,我要從後面干!大多數強奸都這樣的,令人有一種征服感。

把她抱起推到牆邊,她雙手扶牆,我從後面插了進去,一輪快似一輪的攻擊讓她快吃不消了,她居然開始用力縮陰逼我射精。但她已經嬌喘連連,估計支持不了多久了,我便抱住她的腰往後退了幾步,讓她手扶地板,我發動了總攻!

她終於把持不住叫了出來:「啊……啊……哥哥快,快使勁操我啊!」「操誰?」「操我啊!」「你是誰?」「操你的好妹妹曹璐啊!」我抱著她的大屁股用力地向我的小腹撞擊,她的恥骨都紅的發紫了,由於頭朝下,臉通紅通紅的。

「我要射了!」「啊,別射在裡面啊!」「不行,就射裡面。」「別,我求你!」我用勁所有力氣做活塞運動。她失聲叫了出來:「啊!」一股滾燙的精液射向了她的子宮,擊得她猛的仰起頭,一頭長發甩在了空中。

我把住她的屁股不讓她離開,把我的億萬子孫都給她灌了個滿滿當當!我拔出男根迅速擦干淨穿上了褲子。而曹璐則毫無力氣,癱在地板上。

「老公我回來了,排了好長時間隊呢!」「等一下,你別進來,這裡檢查病人呢!」曹璐慌忙衝外面喊。

之後馬上站起穿上胸罩,整理好護士服,我看得出來她的腿還在抖,手也不太利索,可是她就沒找到自己的內褲。怎麼可能找到?在我這呢!

她好像意識到了,壓低聲音說:「快給我!」「不行,我留做紀念了!」「你太壞了!」「老婆,進來吧,沒事了!」我衝外面喊。

曹璐見狀慌忙收拾好東西離開了。看著她的背影,沒穿內褲的屁股被汗水和淫液浸濕了,從護士服裡隱約透了出來,再望下看,哈哈!我的精液混著她的淫水正從她的絲襪上往下流呢!

那天女友沒在醫院陪我,而曹璐正好值夜班,半夜我便去走廊盡頭的護士站和她搭訕。這騷貨居然沒穿胸罩和內褲!她說她在單位沒別的內褲,被我拿走了就沒穿的了,我問她為什麼不穿胸罩,她就沒話說了。靠,免不了被我好一番折磨!

就在深夜的醫院走廊,我還讓她吞下了我的精液,她差點惡心的吐出來,不過我要到了她的電話,出院後就經常聯系她了,而現在她居然沒有男朋友,怪不得那麼騷。

不過我發現她有輕度被虐傾向,於是前天我約她出來,她來我的住處,我就在後面尾行,趁她不注意,我跑上前一把把她推到黑暗的居民樓道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