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四哥的性愛往事

在我十三四歲的那些年,我每天都做著同樣的一個夢,夢見一個巨大的肉棍在使勁的插著我的身體,讓我欲罷不能,很痛但是很舒服,總是在一陣陣的刺激中驚醒。

我叫小芳,家裡三姐妹,排行老大。由於以前農村的傳統思想是重男輕女,農村需要的就是勞力,女人就是在家洗衣服生孩子。這種傳統的觀念至今都存在。所以啊,如果家裡沒生到男娃的家庭就使勁的生,非得生到男娃為止。老媽也是一個挺能生的女人,肥肥的屁股,一看就是一個能生的女人。但是事與願違,加上流掉的起碼懷過七個,都是女娃,最後父親認命了,母親的身體也吃不消了,最後家裡就有了現在的我們三姐妹,母親以及父親。在這個陰盛陽衰的家裡,父親在村裡覺得倍沒面子。於是,對我們姊妹三個特別的嚴,動不動就開罵,母親也不敢管,母親知道自己沒為家裡生個男娃很內疚。

隨著慢慢的長大,我們姊妹三個都長得水靈靈的,亭亭玉立,剔透的身材流露出少女的魅力,在鄉親們的眼裡,我們三姐妹是村裡有名的三支花。好多村裡村外的人都來我們家裡訂娃娃親,但是都被父親回絕了,說:「娃子們還是小,等她們長大了自己選吧,現在做主了到老了怕她們怪,嘿嘿!」父親總是這樣傻笑著回應那些來「談婚論嫁」的人。

家裡孩子多,家境不好,加上小孩子本來長身體就快,不大幾年,我們三姊妹都長個了,但是二個妹妹比我小的多,她兩都是穿我落下的衣服,還看的不明顯,但是我的衣服就開始包不住身體了,玲瓏剔透的身體就顯出來了。常常吸引村上的一些男人的渴望的眼球,經常聽人議論說,這娃就是個美人胚子,這麼小就長的這麼好,誰家男娃娶到就有福了。這些話,對於當時只有十三四歲的我,似乎只是一個玩笑話,但是,對於父親而言,那就是一個精神折磨,因為我漸漸的感覺父親看我的眼神就有些不同了。

平時父親管的我們比較嚴,所以我都不敢看他的眼睛。有時候晚上母親在房間給我們幾姊妹洗澡的時候,父親有意沒意的進來看我們洗澡,母親讓他出去,孩子洗澡呢,他說找點東西,找好就出去。我發現父親偷偷的在瞟我們三姊妹裸露的身體。

又一次晚上,睡到半夜,我聽見父親母親小聲的對父親說,「你個沒出息的,【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老盯著孩子幹什麼,老娘的身體喂不飽你啊。」

「嘿嘿,哪裡看,那是我在看你,」

說著,聽著父親一聲猛「哼」

「啊,太大了,輕點。」

「啊,啊,啊,我的親人啊,你的雞巴太大了,插的太舒服了。」!

「老子挺死你,讓你說我,讓你說我。」父親猛幹著母親,在後面房間的我,儘管隔了一堵牆,還是聽的很清楚,那種撞肉的聲音,那種水汪汪的聲音,讓人一陣迷茫和心動。

「來,翻過聲來,讓老子從後面幹你」

「使勁的幹老娘,老娘就是被你幹的,快上來」!

「啊,我的老娘啊,太舒服了,插深點,對,快點,再快點,啊,啊,啊啊啊……」

一陣淫雨從目前的口中爆出,一會痛苦,一會哭泣,一會低吟,一會大叫。性吧首發我以為那是母親被父親在瘋狂的折磨,對於身體強壯的父親,更加的敬畏了。

有一天,父親對母親說:「讓小芳不要上學了,上完小學就算了,反正以後也是別家的人,再加上還有二個小的也要上學和這麼多人吃飯,受不起!」母親聽了含淚的點點頭。母親是個文盲,父親上過初中,在父親面前,母親總覺得低他一等。其實她心裡明白,女人也需要有本事,只有認字漲本事了才能活腰板挺直的。拿村裡來的那幾個讀過初中的婦女來說,吵起架來聲音都比別人響亮,在家裡對男人都可以指手畫腳。母親知道,這大女兒以後也是一個苦命的孩子。

到了夏天,學校放暑假了。父親告訴我,不要讀書了。當時我聽了就哭了。我知道我以後就像村裡的那些女人一樣過一輩子了。我問他為什麼,一句話,家裡困難,沒錢讀書。

在這個窮鄉僻壤的地方,女人的人生軌跡似乎是多麼的相同。

既然不讀書了,我把讀書用過的鉛筆和本子,還有課本都整理包了起來,放在自己的床底下,希望哪天父親又能讓我去學校讀書。

「小芳啊,你就在家幫你媽媽做點家務,晚上就把老牛牽到河邊去放放!」

「好的,爸爸」!

下午三四點的樣子,陰天,起風了。我穿著小花裙子,帶著草帽,穿著小涼鞋,牽著老牛就出去河邊放牛了。

夏天的杏河顯得特別的平靜,河面上的野鴨成群結對的嬉戲著,划船的老漢對著河對岸吆喝著「等一哈,我來了」。河兩岸的粗壯的楊柳樹綠綠蔥蔥,儘管已經很蒼老了,但是還是顯得很有活力。河坡上的野花遍地開放,覺得一切都是那麼靜謐清新。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我第一次感覺到家鄉還有這樣的美。

老牛很聽話,是頭母牛,為我們家耕耘一輩子,生過幾個仔,算是我們家的一個功臣,所以,得專門有人來侍候她。此時的她,也慢悠悠的啃著那短淺的嫩草,真是應了一副景,「老牛吃嫩草」。

過了一會,村裡的四哥也來放牛了,他是村書記的兒子,在外面讀高中,知書達理,勤勞孝順,絲毫沒有官家子弟的腐敗氣。每當放寒暑假,他都幫他家裡幹活,我們村裡數一數二的有為青年啊。他家生了四個兒子,是村裡有名的「兒子戶」,這是他老爸最為津津樂道的成就了,由於他排行老四,所以比他小的都叫他四哥。對於情竇初開的我,也對四哥很有好感。

「四哥,你也來放牛啦,來這樹蔭地方坐坐,讓你們家牛自己去吃,跑不了。」

「嘿嘿,好啊!」四哥是個老實娃。

「四哥啊,你們高中都學什麼啊?」

「沒什麼,就是一些科學的知識,還有……」

我們就這樣聊到了黃昏,老牛也吃飽了,我們依依不捨的分開各回各家了。

第二天,還是同樣的地方,我兩又坐在了一起。

「四哥,我不能上學了」我說完沉默了。

「啊?為什麼啊?你爸不讓你上了?」

我很嚮往四哥說的那種高中 生活。

「恩」我低頭哭了起來。

四哥一時不知所措,「別哭了」四哥把我抱在了懷裡,也許是一個男人的林香惜玉的本能吧。

我第一次感覺到一個男人的有力和氣息。

我的心開始普通的加速跳了起來,臉開始泛紅,但是我有一種莫名的安全感。

可能我身體的飽滿,我發現四哥的褲襠突然頂了起來,我愣愣的看著,很是好奇。

「四哥,你褲子裡裝著什麼東西,頂這麼高!」

四哥臉通紅通紅的,支支吾吾,「沒什麼,沒什麼。」說著就用手捂。!

「我要看嘛,真小氣.」說完,我就開始用手去伸進四哥口袋掏。

突然我愣住了,一個肉肉的硬肉棍,被我抓住了。我下意識的明白,以前我看到過我隔壁家小屁孩的小雞雞,知道自己撞到了槍桿上。

我臉一陣火熱通紅,不知所措,我趕忙把手往回縮。但是一雙有力的打手從褲子外面握住了我的小手。

「芳芳,四哥受不了,幫哥止止癢,四哥現在很難受!」

「我……」,我縮成一團,不敢動,只感覺四哥開始按著我的小手在他的肉棍上來回的磨蹭著。

我的呼吸變的急促起來,四哥開始閉著眼,輕輕的哼吟著,「芳,我的好芳芳,好舒服,你太好了,我喜歡你……」

聽到四哥的胡言亂語,我也陷入了迷糊狀態。我以前晚上聽過父親和母親性愛的聲音,但是只覺得很吵,吵的人睡不著覺,現在才知道,原來這是男女之事做愛的聲音。

我的心開始悸動,四哥的一直手開始摸我的胸,我的乳房和下面開始變得漲漲的,我也變得很渴望。

「四哥,我癢」我也開始呻吟起來,原來男女之事這麼舒服,難怪每晚母親都叫的那麼大聲,那麼淫蕩。

四哥放開握著的我的手,把手伸進我的裙子裡,開始觸摸我的下體。我的陰道開始分泌淫水了,加上四哥的摩擦,我一陣陣酥麻。只是緊緊的抱著四哥,輕輕的呻吟著。

突然,四哥翻起身來。

「芳芳,哥對不起你」

四哥魯莽的分開我的雙腿,把我的小褲衩分到一邊,拿起他的小肉棍對準我的花心,用力的捅了進去。

「啊」我一陣疼痛,我緊緊的咬著牙,使勁的摟著四哥,我感覺自己突然掉進了無底深淵。

四哥開始痛快的使勁抽插起來,一次,二次,估計來回抽送了幾百下,我感覺到我下體一陣酸痛,慢慢的有疼痛變得很想要。

「四哥,下麵癢,快幫我弄弄」

「好妹子,哥哥幫你止癢」

於是,四哥又開始加速的抽送起來,我胸前的兩隻小肉球在四哥的手裡使勁的擠壓揉搓著,真的很舒服。

「啊,啊,哥哥,你快點,妹子好像要……啊。啊……」

我瘋狂的扭擺著屁股,往上使勁的湊,恨不得要和四哥的身體黏在一塊。

四哥也很賣力,每次的進進出出都是整根插入。我感覺到四哥插的很深,快頂到肚子了。

「妹,哥哥喜歡你,哥哥今天就要你,快說你喜歡哥哥插你」

「我的好哥哥,妹子想你,快插我,插我」

一陣猛烈的攻擊後,突然感覺陰道一陣空虛,然後聽到四哥「喔。喔」兩聲叫喚,一股股白色的液體射到了我的乳房上。我一陣空虛,感覺到前所未有的饑渴,看到四哥開始舔起我的小穴穴來。

沾滿乳白液體的小肉穴,充滿噁心的腥味,但是四哥舔的津津有味。還不停的吞咽著。

由於我還小,陰阜上一點毛毛都沒,小肉穴被插的一陣通紅通紅的。白色透明的液體,不停的往外湧出,四哥把它們全吸進嘴裡咽了下去。

我沉浸在亢奮的享受中,四哥把我的小肉穴舔的是在太舒服了。

「啊,嗯,啊啊啊,親哥哥,啊,妹妹受不了了,啊,啊……」我終於控制不住自己的興奮勁,我徹底的泄了。我人生第一次這麼興奮到極點,我的下體還是猛烈的抖動,四哥把我抱在懷裡,開始輕輕的吻我。

那個傍晚特別的美。我和四哥溫存了半會,四哥說「妹啊,哥哥一定以後娶你」。

我使勁的點了點頭,你說話算話啊,不許騙我。我知道我成了四哥的女人。

那晚回去,我撒謊我太累了,急忙洗澡就睡了。中途兩個妹妹喊我吃飯,我沒理他們,母親說肯定能放牛曬著了,讓我睡,留了一個涼麵在桌上,怕我晚上餓著。第二天,我感覺下面腫脹的厲害,我知道肯定是昨天四哥插的,所以強忍著。

中午的時候,母親過來偷偷的問我,褲子上有血,是不是女孩子大了,開始來月經了。我急忙忙的說,是吧。十三四歲的女孩來月經很正常。母親相信了。其實上次第一次來月經的時候母親不在家,去老娘家去了,過後我沒跟她說,這次剛好圓了謊。母親叮囑幾句,叫我不要著涼水,就走了,我終於輸了一口氣。

有了那次的性經歷,我天天做夢都想著四哥在吻我,撫摸我。我覺得我整個人開始變的膨脹起來。很可惜,再也沒有那樣的機會了。我感覺現在四哥開始處處躲著我了,我很傷心。

轉眼四哥去了高中,同齡的孩子都去上學了,就我一個孤零零在家呆著,還是一如既往的下午去河邊放牛,老牛成了我經常自言自語的夥伴,我希望它能理解我情感,理解我的心聲,我渴望四哥那樣的生活,渴望四哥給我的那種性福的感覺。但這一切的一切,似乎變得不可能了。

有一次,父親說去城裡買東西,東西比較多,讓我跟著一塊去,好照看東西,我欣然的答應了,我知道,四哥的高中就那鎮上。我跟著父親去了,出門前母親特意讓我們小心點。到了縣城,父親很快就把東西置辦好了。我跟父親講我去四哥學校找他要幾本書看,故意說跟四哥暑假約好的。父親說好吧,他說她去糧站找個熟人去問問糧食的價格,完了去學校找我。我很高興的答應了。然後撒腿就往四哥的學校跑,我心裡突然特想四哥,想念他那溫柔的嘴唇,有力的胳膊以及那衝擊我身體的快感。

四哥的學校真大,我在每個教室的門口探頭探腦的張望,希望從那學生中發現四哥熟悉的身影。找了半天,還是沒有找到四哥,我很難過,感覺沒希望,似乎大海撈針般迷茫。我坐在他們學校教室門前的一個粗壯的百合樹下,這百合樹就在教室門前,我希望四哥能發現我。

坐了許久,也不見四哥出現,我有些失落,轉身想離開。

忽然,感覺有人再叫我,「芳芳妹子」。

是四哥,我認得四哥的聲音。我興奮的轉過身,果然是四哥。我歡快的跑過去,撲在四哥的懷裡。

「四哥我想你,真的好想你」。

四哥可能感覺在這光天化日下抱著一個女孩,突然緊張的不得了,推開我問道,「芳芳,你怎麼來學校來了?」

「我跟我爸一起來的,他去糧站了,我跟他說我來找你借書的,其實我騙他,我想你了,我來看看你。」

四哥的眼神裡流露出疼惜的眼光,隱隱有一種渴望。

「妹子,你等我會,我一會就來。」後面才知道,四哥還有兩節課才下課,他是去請假的。

一會,四哥氣呼呼的跑來,拉著我的手就往他的宿舍跑去。

快到宿舍門口的時候,一個背著手的老頭出現了,四哥說她是宿管員。

宿管員問道,「這位同學,這女孩是誰,不許帶進宿舍。」

「爺爺,她是我親妹妹,今天跟老爸來學校看我的,老爸去糧站了,她沒地方去,來我這看看我的,一會就出來。」

老頭聽到又人喊他爺爺,笑開了顏,正好對面食堂突然有人喊他去打紙牌。他打了打褲腳上的塵土說,「不要待的太久啊,學校有規定。」

「好的,謝謝爺爺」!

「謝謝爺爺!」我也附和道。

來到四哥的宿舍,特別的安靜。四哥說他們都去上課去了,這個時候沒人。我跟在四哥的後面上了樓梯,一路上看到各種顏色男生的內褲,我的臉羞得通紅。

轉過幾個彎,到了四哥的宿舍,這是一個八人的宿舍,宿舍裡一股男人的汗味。

四哥指著室內一個靠窗戶邊的上鋪說,「芳芳,那個是我的床位」

「太高了,看不到。」

「來我舉你上去,說完,四哥抱起我的腰,往上一送,我趁勢翻了上去。四哥的膀子還是那麼的有力。」

「四哥,你也上來吧」

四哥遲疑了半天,跑到門口看了看,關上宿舍的門,也跳了上來。

「四哥,你關門幹什麼?」

還來不及問明白,四哥就把我撲倒在床上,他強壯的身板直接就把我壓得嚴嚴的。

「妹子,哥也想你」

說完,瘋狂的吻我,我被吻得喘不過氣來。只感覺全身軟綿綿的,一點使不上勁。

四哥三下五去二就去掉了我的衣服,開始全身的親我的每一寸肌膚,我也控制不住自己,低低的呻吟起來,但又怕別人看見。

「啊,啊,嗯,哥,下麵,舔舔,好舒服」

「是下麵的小口口嗎,都流水了,芳,你好騷啊,都流這麼多水」 「還不是你弄的,哥,我的親哥哥,你弄的人家好舒服,我都受不了了」「那怎麼辦」「親親她,親親妹子的小騷逼」

「我不親,我就不親」四哥挑逗得我欲罷不能。

「親哥哥,你幫妹妹親親嘛,我也幫你親」

「這還差不多」四哥大笑起來。

我們開始了「六九式」的口交。四哥的雞巴真是粗大,他每一次插入我口中,直接深到喉嚨。我都被四哥的大肉棍弄的憋不過氣來,但是我還是很喜歡,因為它能讓我空前的快樂。那頭的四哥,把我的小肉穴撐的開開的,四哥的技術非常的好,一口就含住了我的小陰蒂,另外的手指探入我的陰道裡,快速的抽送著。淫淫的精液從我的小肉穴裡嘩嘩的流出,不一會,四哥的床上就濕了一大塊。

「啊,四哥不要,啊,啊,太舒服了,親哥哥,別插了,啊,啊,再快點,再插深點……」我被四哥弄的語無倫次起來,那種跌入深淵的感覺又來了。感覺到我聲音太大,我用枕頭索性捂住了頭,任由四哥在我稚嫩的身體上暢遊。

「妹子,我想進了」

「快進來,妹妹受不了了,哥,快插我,妹妹我是個騷貨,想要哥哥的大雞巴。」冥冥之中,我感覺到一個堅挺的硬物碰到了我的小肉穴門口,摩擦了幾下,強行的攻進了我的身體裡。

「啊,真好,四哥的雞巴真大,插的妹妹好舒服啊」「四哥,妹妹是你的,你讓妹妹死吧,你插死妹妹吧」「小騷逼,不急,哥哥插死你,讓你騷,哈哈,好舒服,喔,喔……」四哥也開始喘著粗氣叫喚起來。

整個宿舍傳來木床吱吱呀呀的聲音,同時夾雜著我們倆淫蕩的嬌喘聲。

四哥的手很大,一把抓住我的兩個飽滿的肉球,瘋狂的揉搓著。我的身體隨著床的晃蕩而搖擺起來。四哥一邊用力的用他的大肉棍衝擊著我的身體,一邊用手擠壓著我的飽滿的乳房。

大約抽插了幾百下,四哥把我翻過身來,從屁股後面又插了進去。肉與肉的撞擊聲越來越響,四哥插送的頻率越來越快。我嬌喘綿綿,全身沉浸在興奮與酥麻中。我已經徹底的喪失了理智,意識開始變的模糊,任由四哥在的我身體裡發泄。

「想要,我還要,親哥哥,給我,快,給我多,多點,我的水流了好多,哥哥,快射進來。」聽到這裡,四哥越來越亢奮,我感覺到四哥的雞巴越來越大,把我的肉穴漲的鼓鼓的,而且越來越燙。

「四哥,我受不了了,快,幹死妹妹我,快,插深點,啊,啊,我受不了了,我要射……啊,啊,我射了,哥,啊,啊,我不要了,別幹我了,妹妹受不了,妹丟了」我近乎哭泣的聲音呻吟著,哀求著四哥。

四哥像瘋了似的,不管我的哀求,拼命的頂著我的花心,抽送的速度越來越快。

「啊,啊,喔……舒服啊」我感覺到下體裡一陣暖流沖入,滾燙滾燙的,是在太舒服了,我興奮過頭昏了過去。

不知道過了過久,等我醒來,四哥已經我的衣服和他的衣服都穿好了。濕漉漉的床單已經被他用臉盆泡上了。我身體下面墊著四哥的冬天的棉襖。

「四哥!」一睜開眼,我就撲倒四哥的懷裡。我像一隻小貓依偎在他的懷裡。

「我的親妹子,我想好了,讀完高中我就去外面打工掙錢,然後回村娶你!」聽到四哥的這席話,眼淚已經早已模糊了我的視野。

最後,我拿著四哥給我的幾本言情小說,和老爸回到了村裡。

一段時間裡,每次在河邊放牛,和四哥交歡的一幕幕就湧現在我的腦海裡,而小肉穴裡的淫水總在這個時候不邀而來。我覺得自己就是一個淫娃蕩婦,期待四哥早點寒假歸來,再次投入他的懷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