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的夜空

1.瘋狂的夜空(亂倫、人獸、高H)

郭成是個中年商人,妻子在去年因車禍去世了。

郭成和妻子青梅竹馬般長大,而後喜結連理,結婚十八年,生下兩女一兒,郭成在外面日夜奔波做生意,妻子在家照顧兒女,打理一日三餐,夫唱婦隨,生活頗為幸福美滿。

可未料,這次突來橫禍毀了他的幸福,妻子去世後,郭成的精神一度萎靡不振,但後來看三個兒女尚未成人,尤其是一雙小兒女,小女兒十四歲,兒子剛滿十歲,他才強打起來精神,重新挑起家庭重擔。

妻子死後,郭成常常借酒澆愁,而喝酒過量的他更加思念妻子,常常在酒後獨自灑淚。

這天傍晚,小女兒春燕因為住校沒有回來,正在上高二的大女兒春娟因為母親突然去世,改住校為走讀,這樣每晚能回來和父親以及小弟一起吃飯,也能聊以安慰父親受傷的心靈。

晚飯是春娟做的,父女三人坐下來用過晚飯,【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春娟就早早帶弟弟去了他房間,輔導他做功課,而後哄著弟弟睡下,自從母親去世,懂事的春娟就自然擔負起長姐如母的職責,照顧起最小的弟弟的生活起居。

等把弟弟哄睡了,春娟本想回自己房間溫習功課,卻看到飯廳的燈仍然亮著,父親孤獨一人坐在那裡,獨斟獨飲,甚是落寞。

春娟思慮片刻,走到父親身旁,輕輕勸導父親:「爸,您少喝點吧,早點休息。」

沒想到,已有幾分醉意的父親嘴中含糊不清地對女兒一揮手:「你別管我!去睡你的吧!」

心疼父親的乖巧女兒怎麼能忍心讓父親帶著傷感暴飲,那樣是最傷身的,於是春娟走到父親身邊,好言相勸道:「爸爸,明天再喝吧,今天太晚了,喝多了對胃不好,來,我扶你回房休息。」

女兒溫軟的話語似乎緩解了郭成心底的傷痛,他聽話地任由女兒架起他的胳膊,踉踉蹌蹌地跟隨女兒回了他的房間。

因酒醉,父親的巨大體重幾乎有一半壓在自己身上,春娟費了好大血氣才將他攙扶到床上躺下,放下父親後,氣喘吁吁的春娟幫他脫去鞋子,同時,看到滿臉油光的父親,細心的春娟又去浴室投了條熱毛巾,給他擦臉。

大女兒嬌嫩的面龐近在咫尺,春娟和妻子長得非常相象,那一剎那,半醉半醒的郭成有種錯覺,覺得妻子又回來了,他們又回到二十年前初戀的美好時光!

郭成嘴中噴出帶著濃重酒味的熱氣,他眼神火辣辣地凝視著女兒的面頰,情竇初開的女兒被父親火熱的目光弄得臉紅心跳,慢慢地放下毛巾,正欲告別父親回自己房間,卻沒想到,猛地被父親撲倒在床上!

2.瘋狂的夜空(亂倫、人獸、高H)

「啊!爸爸!你要做什麼?」春娟驚恐的喊道。

借酒發瘋的郭成,只感覺下體一陣陣熱辣的灼熱之感,一股說著,不顧春娟的拼命反抗,郭成大力撕掉女兒帶著動物圖案的睡衣、睡褲,又把魔爪伸向了她可愛的文胸,以及那貼身的小內褲。

「啊!」春娟的掙扎聲更加慘烈,她拼命扭動著充滿誘惑的青春胴體,但這樣一來,卻讓試圖剝下她全身衣服的父親更加亢奮,她的掙扎,似乎也配合了父親的動作,不消片刻,她的所有衣物就都被父親悉數剝下,只剩下一個雪嫩光滑的胴體,徹底暴露在父親眼皮底下。

「啊!不要啊……」充滿羞澀的春娟拼命保護著自己的胸部,卻未料,這樣一來,讓自己的下體徹底呈現在父親眼中。

自己從未被開墾過的誘人處女地,此刻正驚恐地顫慄著,但卻無法掩蓋它的誘人之處,黑亮的陰毛性感地盤曲著,粉嫩的陰道口溢出少量的透明液體。

郭成貪婪地注視著女兒美麗的下體,目光象一頭饑餓的野獸!

他粗暴的大手顫抖著滑過女兒嫩滑的肉體,略微猶豫,就再也顧不得女兒的感受,雙手大力分開女兒的玉腿,將自己的肉棒蠻橫地頂了上去!

「啊!爸爸!不要啊!」春娟還在做著無力的反抗,她的眼中,此刻已經充滿了痛苦而驚恐的淚水。

郭成一邊安撫著女兒:「寶貝兒別哭,別害怕,爸爸的大肉棒一插進去,你就舒服了!你的身體本來就是爸爸的一部分,現在爸爸插你,就是在促進咱們父女感情啊,別掙扎了,寶貝兒,乖……」

一邊鎮定著女兒的情緒,郭成一邊將自己的肉棒在女兒的陰道口摩擦著,感覺女兒越來越多的密汁溢了出來,順著這股潤滑,郭成一個挺進,棒子進入了女兒的花穴!

「啊……嗚……痛啊……」春娟痛苦地嗚咽著。

「乖寶貝別叫,一會兒就好!你小聲點,爸爸就溫柔點,你要是喊,爸爸就用力頂你,直頂到你的小逼成了鬆鬆垮垮的大面袋,你願意嗎?」郭成淫蕩地語無倫次著。

「嗯……啊……我不要做大面袋!爸爸,輕點啊!」

「寶貝兒爸爸會輕點的,你要讓爸爸把大肉棒全插進你的小逼,爸爸才會輕點啊!」

「啊……那你就……插吧……只是……別讓我那麼痛了……」尚顯稚嫩的春娟在無奈之下只好這樣央求父親,來減少身體的痛苦。

「嗯,那爸爸就全進去了?你的小逼張開點,讓爸爸的大肉棒完全進來!」郭成命令著女兒。

春娟被迫地大張開雙腿,陰道口張開得更大了,父親十八釐米的大肉棒,此刻完整地插入了她處女地的花穴之中,鏡頭定格在此處,那情景分外誘人!

少女粉嫩的花穴被迫張開著,中年父親紫紅堅硬的大肉棒完全插入到花穴之中,兩個人的肉體顏色有著鮮明差別,少女的肌膚雪白滑嫩,中年男人的肌膚剛健有力,閃著麥色的光芒。

兩人身體相連的部位,顏色對比十分強烈,並且充溢著少女花穴中溢出的透明液體。

3.瘋狂的夜空(亂倫、人獸、高H)

郭成緊緊環繞著女兒嬌弱的身軀,在她耳邊誘哄著:「寶貝兒別亂動啊,讓爸爸抽動幾下吧……」

少女怨惱地嗚咽著:「可是……好痛……你真壞……嗚嗚嗚……連自己女兒都不放過……如果讓人知道……我和自己爸爸性交……我還怎麼去見人啊?嗚嗚嗚……」

郭成此時酒勁是醒了幾分,但性欲地更加高漲,現在他的巨大陽器插在女兒鮮嫩的花穴內,他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啊!

於是,郭成溫和地勸導著女兒:「娟兒寶貝兒,爸爸承認剛才不應該一時衝動,破了你的身,可是現在事實已經這樣了,爸爸的肉棍在你體內呢,你已經不是處女了,咱們爺倆就玩個痛快吧!」

少女仍然小聲啜泣著,無奈的沉默表示了默許。

郭成不禁開心地把身體正了正,以便於接下來的抽插,準備抽插前,他關切地告知女兒:「娟兒,爸爸動了啊?」

少女無奈地點了點頭。

郭成一鼓作氣,握住娟兒纖弱的腰身,抽動起來!

「嗯……啊……嗚……爸爸……慢點啊……」娟兒的身體被父親弄得起起伏伏的同時,禁不住小聲哀求著。

「啊……噢……好的……爸爸……會輕點的……」郭成臉紅脖子粗地一邊大力抽動著,一邊安慰著女兒,但動作和力度卻不見減小。

「啊……啊……啊……好……難受……熱啊……」少女的臉開始發燙,細密的汗珠泌了出來,雖然她嘴上說難受,但其實她已經意亂情迷,進入狀態了,陰道深處既癢又熱,此時,如果爸爸停下動作,才是要了她的命了。

郭成看著女兒這個樣子,真是喜從中來,他忍不住加大了抽插力度,雙人紅木床被他震動得吱吱作響。

「啊……啊……啊……熱啊……」娟兒的聲音開始放肆起來,她的手不由自主地抓住了爸爸的後背,以利於他插得更深、更用力!

「小騷貨!插死你?讓你叫!讓你叫!爽了吧?」郭成已經完全不顧及兩人父女的身份,把對於性伴才說的辣語全放了出來,來刺激女兒的性欲。

「噢……啊……」娟兒此時眼色迷離,聲音也變得含糊起來,片刻後,她只感覺花穴深入一陣暖流湧入,爸爸射了!

郭成把女兒抱得更緊,微微顫動著身體,讓自己射得淋漓盡致。

這一對剛剛交歡完的父女二人氣喘吁吁地相擁躺在床上,互相對望著,剛剛經歷過性事的少女此時眼神迷離,神態不甚清醒,郭成此酒意已經醒了大半,神智是清醒的,他看著嬌嫩如花苞的女兒,知道從這一天起,他們父女的關係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女兒于自己的身份,已經不僅是女兒那麼單純,更多了另一重身份,性伴。

郭成射過後,他的陽具還插在女兒體內,保持著一定硬度,他不準備拿出來,想這樣抱著女兒睡到第二天清晨。

只是,這一對不知廉恥的父女根本不知道中,門外,有一雙深褐色的眼睛正在一直窺視著這個房間裡的一舉一動。

它,就是娟兒最心愛的寵物──金毛狗麥迪。

────────────────────

求票票,求收藏,謝謝了!迷夢一定會努力更新的!

4.瘋狂的夜空(亂倫、人獸、高H)

父女二人相擁著躺下,郭成憐愛地把女兒攬在懷裡,娟兒的眼睛半睜半合,漸漸進入夢鄉,她實在是太累了。

嬌嫩的小女,初經人事,無論是纖弱的身體,還是鮮嫩的小穴,都要有個適應過程。

可是,貪婪的父親卻不想就此放過女兒,還要把自己壯碩的陽具放在女兒花穴一晚,此刻,少女輕輕撥動了下身體,嘴中發出委屈似的「嗯嗯」聲,這一動,差點讓父親的陽具從自己花穴中滑落出來。

郭成看著女兒可愛到至極的睡相,心中不禁又喜又愛,止不住把她的身體抱得更緊,也讓自己仍然堅挺的陽具插得更牢靠。

娟兒細嫩的兩支胳膊下意識地抱緊了父親的腰,嘴中還含糊不清地嘟囔著:「真壞……你真壞……」

郭成笑著,憐惜地親了親女兒粉嫩的面頰,陽具感覺比剛才又大了一圈兒!越來越熱!

不行!受不了了!懷抱著這麼個美麗的尤物,棒子還在她體內插著,不硬才怪呢!

不忍心打擾女兒的好夢,但下身的器物實在是火燒火燎的難受至極!

郭成猶豫片刻,最終欲望戰勝了理智,他再次伏起身來,就著這個側姿,棒子在女兒體內動了起來!

「啊……啊……啊……」少女在睡夢中,惶恐地睜開雙眼,自己又被人襲擊了!

郭成固定著女兒的身體,在她耳畔輕聲說:「你睡你的,爸爸就是動一動,就當給你按摩了……」

娟兒睡意未全醒來,被父親哄騙著,又合上雙眼,睡去了。

只是在睡夢中,她還忍不住發出「啊……嗯……嗚……啊……」的聲音,想來是舒服至極。

看女兒很受用,郭成加大了抽插力度,棒子捅進女兒花穴內部,啊!好象捅到子宮口了!十七年前,他就是這樣捅娟兒的母親,讓她受孕生下面前這個如花少女。

現在他要使勁捅!捅到女兒子宮口,把這十七年對她的撫育之恩全捅回來!最好讓她懷孕,為自己再添個兒子!

郭成讓欲望襲擊,已經全然不顧什麼親生父女之情了。

他只知道,面前的是個女人,一個小處女,一個讓他破了身的小處女。

一個逼口鮮嫩,讓他忍不住時時想操的小騷貨!

他今夜佔有了女兒的處女身,一處未被任何人開墾過的處女地,從此,他就要守護這片領地,不允許任何人侵犯!

他看著睡夢中的女兒,親吻著她的面頰,微笑著對女兒喃喃道,「娟兒,以後你就是爸爸的人了,你的逼,只有爸爸能操,爸爸要天天操你,一晚上操你三到五回,把這些年的本全贖回來,什麼時候,等你的逼被爸爸操寬了,操松了,操黑了,你也年齡老大了,爸爸再放你走,讓你追求新生活去……」

郭成得意地淫笑著,也沉沉地進入了夢鄉。

5.瘋狂的夜空(亂倫、人獸、高H)

第二天清晨五點鐘,從沉沉睡夢中漸漸轉醒的娟兒疲倦地試圖翻翻身,她保持一個睡姿一整晚,渾身已經是酸脹無力,但是,她卻發現自己動彈不得。

睜開雙眼仔細查看,卻發現父親的雙手緊緊環抱住自己的腰身,他的性器還留在自己體內,而且還保持著一定硬度。

北方的天亮得早,這對父女昨夜忙著苟合,連窗簾都沒有拉上,所以現在屋內的情景一目了然。

見到自己粉嫩的裸身和父親古銅色的裸體緊緊相貼,私密部位還融合貫通著,少女的臉騰地一下紅到耳朵根,一股又羞又恥的罪惡感油然而生!

昨晚因為夜的迷離,加之毫無心理準備,所以在父親的強大攻勢下半推半就遂了他的願,讓他粗大的性器插入了自己叢未被開墾過的處女地,可是此刻,已經完全清醒的娟兒,看到自己原本緊緊閉合的粉嫩小逼被父親粗壯的性器侵佔著,才感覺這一切是多麼荒誕不經、不可饒恕!

自己他日怎麼臉去地下見那早早逝去的母親?

想到這裡,少女嚶嚶啼哭起來。

女兒細微的哭聲吵醒了郭成,他慢慢睜開眼,看到滿臉淚痕委屈至極的女兒,再看看兩人性器相連的淫蕩模樣,不禁理解了女兒為什麼這麼痛苦。

他禁不住緩緩摟住女兒的肩頭,試圖安慰她,但卻被娟兒躲開,娟兒憤怒地看著他,低吼道:「別碰我!」

郭成看著女兒生氣的模樣,也是那麼惹人疼愛,禁不住調戲她道:「怎麼可能不碰你?不讓碰也碰了,再說,現在……咱們還連著呢!」

少女方才醒悟兩人此刻的姿勢,又羞又惱的她急急地試圖將父親的肉棒撥出,但卻被父親有力的大手制止,郭成趁勢將女兒壓到床上,就著這個硬度又抽插了幾下,少女又羞又氣,兩條纖細的玉腿下意識地踢騰著,郭成發洩了清晨的欲火,才淫笑著放開女兒。

這下,娟兒更加委屈,眼淚象斷了線的珠子般滾落下來。

郭成看此情景,淫笑的表情也變得認真起來,他嚴肅地扶住女兒的肩頭,輕聲說:「娟兒,你別哭,聽爸爸說,爸爸承認自己……混帳,不是人,可是爸爸實在是難以忍受對你的……渴望了,因為你長得太象你媽年輕時的樣子了,就連性格也象,自從你媽去世後,爸爸知道,再也找不到象她那麼善解人意,那麼疼愛咱們爺幾個的好女人了,爸爸也決定不再娶了,因為娶一個外人進來,怎麼也達不到你媽的標準,可是……你看咱們這家……」

說著,郭成環視著他們寬敞的住宅,繼續說道:「可咱們這大一家子,得有個女主人啊,所以,現在……不正好嘛?由你做這個家庭的主人,總比外人要來得好啊?你說是嗎?」

娟兒抽抽答答地哽咽著回道:「可是……我……是你親生女兒啊?」

郭成溫和地摟過女兒的臂膀,輕聲安慰她道:「這有什麼呢?只是道義上不允許罷了,只要咱們在外人面前不流露出來,在外面咱們仍然是一對情深意重的好父女,只有回到家裡,咱們是一對好夫妻,你是兩個弟妹的新母親,這不是很好嗎?」

娟兒淚眼朦朧地看著父親,抽泣著問:「這能行嗎?」

郭成目光堅定地看著女兒:「當然可以!人家埃及法老還專門娶自己女兒呢,生的孩子全正常,相信爸爸,咱們父女在一起,完全可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