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欲處理護士

病人感覺到曉婷的熱情,也盡力配合。在曉婷吮吸的同時也開始有規律的在曉婷的口中抽插。

曉婷也開始張大嘴盡量能夠容納下更多的肉棒。

龜頭已經頂到了曉婷的喉嚨,曉婷時不時因為被嗆住發出反胃的聲音,但病人卻越來越舒服,一副爽死了的感覺。

慢慢的病人的肉棒居然全部被曉婷包在口中。

看著曉婷的鼻子埋在自己的陰毛中,看到自己的肉棒在一個護士的口中進出,病人實在是忍不住了。

最後一次從曉婷喉嚨中抽出來,濃濃的精液噴在了曉婷的口中。好像用了很長的時間才看到病人最後的抽搐。

曉婷仔細的把每一滴精液吞下去。病人又在曉婷的口中抽插了幾分鐘,才依依不舍的拔了出來。

口水和精液順著曉婷的嘴角流下來,曉婷也不停的喘著氣,爭取多呼吸一會。

另一個病人坐到椅子上看著曉婷喘息一下子已後。站起來走到曉婷的後面。

曉婷看上去已經平靜了許多。病人抱起曉婷,然後讓她雙膝雙手著地。

「你還好吧。」

曉玉問到曉婷正想回答曉玉,突然覺得病人的手已經繞過自己的胳膊,罩住了自己的乳房。

病人把曉婷抱的更緊了,曉婷也很容易就感覺到病人已經赤裸了。

他的肉棒直挺挺的靠在她的臀部,隨時准備進攻。

病人揉著豐滿且富有彈性的乳房,就覺得自己下體一陣陣的抽搐,又把手指移向曉婷的乳頭。

病人的手慢慢往下移,伸到了曉婷的內褲中,一只手挑逗著陰蒂,一只手在順著陰唇上下滑動。

曉婷不由自主的閉上眼睛,身子向後靠到病人身上,腰部隨著病人的手有節奏的擺動。

病人覺得玩夠了,猛的提起曉婷,把她放到床上。他粗暴的把曉婷的臀部拉到床邊,扯掉她的內褲。

曉婷一下從幻想中醒來。

「阿…不能插那邊…」

病人把他的肉棒插入曉婷。曉婷她那已經充分濕潤的蜜部,一下就讓病人的肉棒進去了一大半,曉婷也同樣的吃驚。

再兩下病人的睾丸就已經在和曉婷的陰唇接吻了。

病人的手也不閒著,在曉婷的身上游走。曉婷已經大汗淋漓全身看起來像涂了一層橄欖油。

病人喜歡這種感覺,也喜歡曉婷隨著他的插入發出的陣陣嬌喘。

曉婷的蜜穴已經淫水四溢,病人覺得自己的肉棒好像被一塊絨布包著,上下套動。

他更猛烈的沖刺,床也隨著前前後後的搖動。

曉婷意識到病人就要射了,急忙大叫道「不要射在裡頭,我會懷孕的。」

但似乎已經來不及了病人就這樣子射在曉婷體內,過了一會,才把肉棒抽出來,上面沾滿了曉婷的愛液。

另一個病人立刻撲過來摟住曉婷的腰,把她雙手別到背後,用大肉棒在曉婷的肚子上磨來磨去。

病人奸笑道:「原來你不想要小孩。沒問題,幫我乳交吧。」

曉婷聽到後一下輕松了好多。

看著病人的肉棒慢慢的靠近她發現自己越來越興奮,好像在期待著那碩大的肉棒在她的乳溝中進出。

病人用雙手把曉婷的乳房向中間推,豐乳緊緊包住自己的肉棒,病人在這細小的乳縫中抽插了幾分鐘,不再用手把曉婷的乳房向中間推,而用手一邊揉搓著曉婷的乳頭,一邊向中間拉。

曉婷祇覺得一陣陣熱浪從全身各處湧來,不由自主的閉上雙眼,身子靠在床上。

曉婷的愛液已經隨著乳頭的刺激順著大腿流下來,陰唇開始卷曲,陰蒂開始突出。

下一個病人忍不住沖了過來。

他用兩個手指在曉婷的陰道中探索,又用大拇指緊壓著曉婷的陰核。

病人覺得精液在體內沸騰,他知道快支持不住了,就問曉婷「護士小姐,我快不行了,射在你嘴裡好嗎?」

可是曉婷正因為強烈的高潮而說不出話來。

曉婷的喘息實在是強烈的催化劑,病人再也受不了了。

他挺起身來,套動自己的肉棒,濃濃的精液噴灑在曉婷的臉上。

第一射落在了曉婷鼻子的左側,曉婷這時已經從高潮中恢復了一些,感覺到病人正在用精液給她洗澡。

曉婷抓住病人的肉棒,用自己的臉摩擦著這個大肉棒。臉上的精液被肉棒沾了不少,曉婷細細地品味著每一滴的味道。

最後,對著病人說:「病人,你的味道好極了。現在我想該輪到其他病人了,你不會吃醋吧?」

病人笑著搖頭走開。

接著曉婷又對正在對她蜜穴用手指抽插的病人說「只用手指就滿足了嗎?來…插進來吧…我也想要…」

病人一聽立刻迫不及待把自己脫光了。

當病人進入時,曉婷一臉滿足的表情。

病人的尺寸平時絕對不是曉婷緊緊的陰道所能承受的,但是經過先前病人的抽插,使病人粗大的生殖工具一下就進入了一大截,再幾下努力,病人就盡根而入了。

這病人不僅長,而且不可思議的粗,每進入一寸,曉婷都不由自主的大聲呻吟著,最後才總算用曉婷的愛液把病人整個給潤滑了。

病人慢慢的就開始用力了。抽出時見到龜頭,插入時雞蛋大的睾丸敲擊著曉婷的陰唇,甚至菊門。

一會兒,又有其他病人也加入,從曉婷的豐乳開始攻擊,他輪流吸著曉婷的乳頭,之前的病人就在下面努力大工作。

在下面抽插的病人依然是那老一套,盡根而入,盡根而出,卻因為她那粗大的肉棒,變的很管用了。

曉婷的身體隨著每一下的抽插而顫抖,她的陰唇已經發紅了。

在吸收了五分鐘病人的肉棒後,又一次高潮席卷了曉婷的全身。

她抽搐了大約三十秒,愛液噴滿了病人的下體。

病人依然是雄風依舊,大概十分鐘後,他把曉婷的腿抬起來,讓她把腿蜷縮在胸前。

曉婷的陰部整個暴露在外面,病人可以更深入了。

病人一直在回想曉婷對病人說的話,那是不是意味著他可以射在她體內呢?於是便問道「護士小姐,剛剛一見到你,我的精液就開始准備出發了。現在你想怎樣利用呢?」

曉婷睜開雙眼,曉玉對她點點頭,曉婷她下了決心。

「射在我裡面」

曉婷告訴病人「如果是我讓你的精子想跑出來,我想全部給我就是最正確的。」

又大聲加了一句「我願意為各位生孩子。」

這是病人所能接受的極限了,最後努力一下,深深的插入曉婷的子宮中。

曉婷緊緊閉上雙眼,感受著精液射沖擊子宮,感受著精液在子宮中流動。

過了一會兒,她睜開眼睛,輕輕的說了聲「謝謝」。

當病人確定每一滴精液都射入了曉婷的體內,才依依不舍的拔出來,坐回病床上。

下一個病人已經忙著脫衣服了。

病人一喘過氣來,就站起身走到曉婷面前,曉婷飢渴的伸出舌頭為這個沾滿了精液和自己的愛液的肉棒做清潔。

下一個病人給了曉婷幾分鐘恢復一下,然後調整了一下曉婷的姿勢。

現在曉婷是雙手雙腿貼在病床上。

由於陰道裡滿是各種液體,又被病人們給擴展了許多,使的這病人毫不費力的就把自己的肉棒插了進去,但是感覺空蕩蕩的,沒什麼刺激。

曉婷也注意到了,便回頭對病人說「你就先用我的另一個穴吧」

病人聽到後先把手指伸到陰道中轉了幾下,充分潤滑後在曉婷的屁眼摩擦起來。

之後將他的肉棒直接插入曉婷的肛門中。

剛進入時曉婷覺得一陣劇痛,痛苦的哼哼了幾下。

但是痛苦的很快就過去了,病人在肛門插了幾下後,他較小的肉棒已經全部埋在了曉婷的肛門內。

曉婷開始放松了,感覺著菊門處帶來的快感,感受著全身一陣陣熱浪。

曉婷這時覺得肉棒插在肛門中會和插在陰道中一樣的舒服,甚至更好!

病人根在曉婷的肛門抽插的時候,門開了,一個人走了進來。

曉婷沉迷在肛交的高潮中沒有注意到,然而那個人看到了曉婷。

「嘿,曉玉,就是這個小姐嗎?她正在讓病人走後門?」曉玉點了點頭。

門又打開了又進來一個人,後面又跟著一個,後面還有,又擠進來十個人之後,門才關上。

病人在後庭的不停踫撞,曉婷感到不斷的高潮。

在一次極度的高潮後,曉婷睜開了眼睛,發現滿房間擠滿了男病人。

這麼多男病人同時盯著她的裸體,肛門處還插著一根肉棒,讓她感到很不自然,她也明白這會是一個漫長的晚上,但是並不緊張。

曉玉站起來,望著曉婷說:「你還受的了嗎?」

曉婷點點頭,說道:「我的考試不是到太陽一升起來才結束嗎?沒關系的。」

這時抽插了半天的病人已經開始射精了,他匆忙的拔出來,整根插入曉婷的喉嚨中。

曉婷還沒有反應過來,病人的精液已經順著喉嚨直沖入她胃裡。

曉婷想也不想,也根本顧不上剛才摩根的肉棒插在什麼地方,曉婷馬上用嘴含住肉棒,用舌頭繞著這個稍微疲軟的工具打轉。

當病人最後拔出來時,本來粘滿了各種分泌物的肉棒已經乾乾淨淨了,就剩下曉婷的口水讓它顯得發光。

病人一離開,馬上就有一個病人取代他的位置。在場的每一個人都急著想干曉婷一下,有的已經忍不住,自己開始自慰了。

很快,曉婷就變成了洩欲工具,每次她至少有兩個或更多的洞裡插著一根肉棒。

有時嘴裡還要同時含住兩根,每只手上還要套動一根。有的人實在是等不急了,就直接把精液射在曉婷的身上。

曉玉看到自己的妹妹居然喜歡同時被這麼多的男人干,不禁有點驚訝。

但曉婷卻不時笑著看著曉玉。她不斷的要求這些病人把精液射在自己的子宮中,不斷的對這些人說:「我願意懷你的孩子。」

曉玉意識到曉婷已經徹底改變成為一個超越她想像的性欲處理護士了。今晚有無數的精液落在她的身上,有無數的精液射入她的子宮,要不是今天是她的安全日,她肯定會懷孕的。

凌晨的時候,又來了十個人。曉婷看到了,一點都沒有受不了地感覺,祇露出一種期待的目光。

病房太小,人太多,干過曉婷的人不得不出去等待下一輪。

當太陽升起的時候,仍然有不少的人在輪候,還有病人也正插在曉婷的肛門中。

這時曉玉大聲一喊「各位…時間到了先暫停一下」

曉婷坍在床上濃濃的精液灑滿了全身,還有精液不斷的從陰道和肛門中流出來。

病人散開站到房間的角落「曉玉姊…我…及格了嗎?」

「曉婷,恭喜你…你及格了」

曉玉笑著對曉婷說到,接著將一個裝滿濃稠精液的高腳杯遞給曉婷然後說「這是大家給你的合格證明,喝下它然後跟我附頌宣示詞…」

曉婷點點頭然後一口氣一滴不留的全部喝下「我從現在開始,開始擔任處理病人性欲一職。不論病人美丑、胖瘦、年紀,只要有需要的我都會用我的身體,滿足病人的需要,即使是再變態再噁心的事只要能滿足病人,我都會去做。」

曉婷跟曉玉附頌了一次「曉婷,歡迎你加入性欲處理護士的行列」

曉婷一臉狂喜大聲的對在場所有人說「謝謝大家,不好意思剛剛各位給我的祝福我不小心流了一點出來,所以請在給我多一點祝福吧」

病人聽到立刻一湧而上在一旁的曉玉也脫下衣服對病人們說「謝謝各位幫助我的妹妹讓她通過考試,我給各位的禮物就是我自己…快來干我吧…」

這間病房就這樣又陷入了一片混戰……

曉婷…成為了正式的性欲處理護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