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欲處理護士

曉婷痛苦的眉頭皺在一起,拚命地咬著床單,背後的雙手像瀕臨死亡一樣地亂抓著。

「喂!」少年終於發覺曉玉們正停下來看著他們。

「哥,大嫂也應該好好地繼續下去吧!」

「好拉!」

少年開始繼續運動,而曉玉也一直在品嚐著肉棒的滋味,開始發出近似高潮的聲音。

「啊…老公…好棒!快受不了…」

「我也快不行了…」

少年的雙手緊緊握著乳房,並使勁地在曉玉的屁股上沖刺,不久曉玉的口中發出高潮的呻吟聲。

「曉婷你很快就會習慣的。」

少年用一只手摸著乳房,另一只手則玩弄著曉婷的陰蒂。

「……」

曉婷的喘息聲愈來愈穩定,有時發出的呻吟聲還蓋過曉玉的聲音呢!

少年開始慢慢抽送。

「啊…」

曉婷在刺激之下,汗水不停地流下來。

「感覺如何?」

「……」

不停地抽送使得曉婷的氣息愈來愈急促,有時也會忍耐不住地搖著頭。

「啊…覺得怪怪的…」

曉婷邊哭邊說道。

「這是前戲,等一下肛門夾得緊緊的滋味更棒。」

「啊…怎麼有這種事。」

曉玉這時不停地飲泣著,早已經達到最高潮,全身不停地顫抖著。

「啊…高潮了…」

曉玉一邊狂叫,但是少年並未將動作停了下來,依舊是猛烈地抽送著。

「曉婷你可別輸給你姊姊,腰部用力搖。」

曉婷不知為何開始有了爭取勝利的欲望,而且在瞭解不會再痛的情況下更是大膽地搖動腰部。而口中也禁不住地發出呻吟聲。

「啊…怎麼回事,好可怕哦姊姊…」

顫抖的聲音變成哭泣聲,不久身體更加狂亂,少年也加快抽送的速度。

「不行高潮了…」

喉嚨發出絞痛的聲音,曉婷達到異常快感,全身激烈地痙攣著。少年也在這時射了出來曉婷體驗到有生以來第一次有男人將精液射在直腸中,她為那股灼熱感到震驚。

而曉玉則看到經過曉婷的菊門在充分摩擦之後,像破瓜般流出鮮血及精液的姿態,心中充滿滿足的感覺,這樣對於他妹妹的調教正好告一個段落。

「現在馬上來第二次」

曉玉開始在曉婷的肛門上涂軟膏,而曉婷則彷如大夢初醒一般。

「不要…我不想再要了…」

「我們一個晚上可不只幫一位病患解決問題喔。」

「但是屁股好像在燃燒一般。」

「所以要用軟膏讓它冷卻下來呀!」

「啊…姊…還有姊夫…放了我吧…」

曉婷開始飲泣著,想逃離這種惡運,已被另一名的肉棒開發過的肛門,少年很容易地就擠入二指,只有二根手指,仍是被緊緊地夾住,而她也忍不住地發出呻吟聲來。

「你好像學得很快。」

「好痛哦…」

「小穴早已濕了吧?」

「……」

少年在涂上厚厚的軟膏之後,雙手緊緊抱住屁股,並打開第二性器官——肛門的鮮紅大門。

他用一只手去玩弄肉芽,然後龜頭試探地往上面壓,然後再把整個身體壓了上去。

「啊…啊…」

曉婷扭動柳腰,發出痛苦的呻吟。但是這一次她不再叫痛。

肛門的皺壁伸了開來,在苦苦的喘息中,將肉棒上的龜頭給完全吸入裡面。

「啊…」

曉婷發出呻吟聲的同時,也重新品嚐那愉悅的感覺。那括約肌在痛苦中,慢慢體會著自己姊夫那根肉棒的特別滋味。

當曉婷慢慢貫穿時,曉婷的呻吟聲,彷彿笛子般,發出嫋嫋的音色。有時是難以忍耐的呻吟聲。

於是少年緊緊地去抓住她的波霸,而那呻吟聲也愈來愈激烈。

曉玉走過來審視著曉玉的表情。那充滿汗水的美貌,有著痛苦的表情,也含著獲得新生般的愉悅感。

「曉婷,感覺很好吧?」

曉婷閤上雙眼點點頭。

那被貫穿時恍惚的表情,很快地讓曉婷達到高潮,而發出嬌嗔聲。

剛才被另一少年粗暴地對待的相當敏感的直腸,現在被自己姊夫強韌的的龜頭用力摩擦時,曉婷發出銷魂的聲音。

那極度快活的呻吟聲再加上扭動的柳腰,以及將賁張的肉棒夾得緊緊的括約肌,這一切的一切均是如此令人快活。

「曉婷很棒吧!」

少年在到達最高潮時,拍著曉婷的屁股問道。

「啊…不行了!高潮了…」

曉婷的舌頭發顫似地叫了出聲,但是少年依然猛力地抽送著。

在她第一次痙攣時,少年緊緊地抱住她,讓她迎接第二次的高潮。

「啊…又高潮了…啊…」

在無理的要求下,幾乎達到絕望的曉婷,滿身是汗地緊接著接二連三的高潮。

雖然是無止境地痙攣。曉婷在不停地高潮中幾乎快昏了過去,她任由身體去呻吟。

第四天晚上曉玉跟曉婷又到無人的病房裡把裙子掀起來給我檢查看看曉婷羞紅著臉慢慢地把裙子掀了起來只見曉婷的蜜部早已讓整件內褲濕透而在菊門似乎有一點東西突出。

「曉婷你今天帶著這上班想必一定很舒服吧?居然會濕成這樣…」

「曉玉姊才沒有這會事…難過死了…而且我一值都很擔心會被人發現…」

曉婷對曉玉的話提出反駁。

「算了…今天開始進行第一次實習…先把插在後面的肛門插拿出來把這穿上吧」

曉玉拿給曉婷的是一件皮制內褲,這件內褲只能將曉婷的蜜穴遮閉但卻讓菊穴完全暴露在外曉婷穿上後,曉玉帶曉婷到了病房後,曉玉先走到病人身邊多病人說「很抱歉今天負責協助你解決性欲問題的是我的妹妹現在還是實習生如果等等無法滿足你的話會由我來解決」

接著曉玉要曉婷拉下病人的褲頭為病人服務、口交。不過曉婷的技術還真是遜斃了,病人似乎沒有任何感覺的樣子。

曉玉看了這總情形搖搖頭說到曉婷你先到旁邊看好…

曉玉脫下了身上的衣服只保留了吊帶襪跟護士帽然後趴到病人身上輕聲說「很抱歉造成你的不便…為了彌補你…今天我就讓你在處在危險日且處於哺乳期的人妻也就是我的體內直接把精液射出來…」

接著曉玉就將病人的肉棒放進自己的蜜穴裡「嗚…放進來了…你的肉棒還真大…接下來就隨你高興用力的干我吧」

病人開始先慢慢抽插了幾下接下來便越來越快大力的干著曉玉。

「阿…真爽…護士小姐你今天真的是在危險期嗎…是在安全日吧…不然你怎麼敢讓我射在裡面」

「我…我可沒…開玩笑…今天…真的是在危險期…而且還是…在最危險的一天…如果…射在裡面…懷孕的機會…會很高…如何?在別人妻子的…危險日…射在裡面…很刺激吧…」

曉玉回答完後便配合病人抽插的更快速「護士小姐我要射了…」

「沒關系…我答應你說要讓你射在裡面的…」

 曉玉接著在病人射出的同時將身體壓到底好讓病人的精液全部射在體內…

「先生舒服嗎…」

病人滿意的點點頭「那我有個請求,可以再給我妹妹一個機會嗎?」

病人毫不猶豫地答應了曉玉將肉棒抽出體外走到曉婷聲旁附耳說到「看樣子你回家似乎沒有作功課…用我昨天教你的那招吧…」

曉婷聽到後轉身趴在地上將裙子掀起讓整各菊穴呈現在病人面前害羞的說「請讓我用後面的穴來滿足你…」

看到這戶情景加上曉婷的那句挑逗的話立刻熱血沸騰,肉棒硬挺地彈跳著。

病人把肉棒握著,然後使力將腫脹龜頭整只地猛塞入了曉婷的後門,瘋狂似地拼命抽插著,好像想要戳穿她的腸子一般。

曉婷和病人共同沉醉在狂歡的肛交之中…

曉婷覺得病人干得自己的腰部幾乎軟化掉,身體也好像整個飄浮起來一般,全身幾乎要溶化似的強烈顫抖呢!

曉婷濤濤的淫穢液水已經從皮褲裡流了出來滴到地上去。

病人持續粗暴地強干戳著曉婷的屁眼兒,潮濕的潤穴,淫水如花語般滋滋的響聲,終於病人射了出來;曉婷是蜷曲身體,睡倒在床上,滑嫩的屁股內則是染滿著汗水和精液。

第五天曉玉將曉婷叫到護士站裡「曉婷恭喜你,你男朋友剛剛醒了」

「真的!」

「我什麼時候騙過你?你今天就去幫他解決性欲問題當作今天的研習吧…我會偷偷躲在旁邊看的…」

「曉玉姊………我……謝謝你…我一定會達成任務的」

因為很突然,使曉婷猶豫了一下旦很快就答應了。

曉婷走到他男友的病房裡到了床前「曉婷…」

「你終於醒了…太好了」

曉婷高興的抱住他的男友過了幾分鐘後才松手往後退了幾步…然後說「你忍了哪麼久很辛苦吧…我現在就讓你輕松一點」

曉婷一邊說一邊除去身上所有衣物接著脫下男友的褲子羞澀的伸出舌頭,舔著男友的肉棒。

「曉婷你怎麼……啊……太好了……太舒服……」

舌頭從龜頭向下游動,然後又回來。曉婷的舌頭靈巧的將整個肉棒用唾液潤濕,令男友像失魂落魄的發出哼聲。

「啊……唔………」

曉婷的嘴突然把肉棒含進去,吞入到根部。

「啾啾………啾啾………」

發出濕潤的淫猥的聲音,曉婷的嘴吸吮男友的肉棒,開始活塞運動。

「啊……唔………」

曉婷的雙頰凹下去吸吮,用嘴唇夾緊移動時,就好像全身被吸引,男友的身體彎成弓形。

用力向前挺,深深的插入時,龜頭碰到曉婷火熱的喉嚨。

「唔……受不了啦……」

整個陰莖被含在曉婷嘴裡吸吮,感動和興奮和戰栗,使得男友的肉棒很快就投降。

「啊……要出來了……」

男友的屁股向後退,可是曉婷的不但沒有離開,反而更用力的吸吮開始脈動的肉棒。

「啊………噢……」

向左右扭動屁股,男友酒這樣在曉婷的口腔裡以爆炸的力量開始噴射精液。

「啊………啊………」

積存已久的精液一次被放出火熱甜美而充滿戰栗感的快感,使男友的全身顫抖,嚐受到強烈性高潮。

「唔………」

全身都失去力量,男友的身體躺平在床上。

「嘻………」

曉婷在胯下抬起頭向上看,這才從嘴裡吐出陰莖,帶著笑容把嘴裡的精液咕嚕一聲吞下去了。

「怎麼樣~滿足了嗎?」

「我想舔你……」

曉婷聽到男友的話就跨坐在男友面前,將蜜穴暴露在男友面前…。

「來…舔吧…………」

男友似乎有點嚇到,但不久後就拼命舔和吸吮曉婷的蜜穴「啊……唔………」

火熱的舌頭有粗糙感,蜜穴產生被舔的感觸時,曉婷不由得發出尖叫聲,全身開始抽搐。

「姐姐這裡真淫邪,倒開口的陰戶,濕淋的陰戶!」由雄雙手抓緊屁股的肉丘,把陰戶分開到最大極限,不顧一切的在那裡舔起來,想到剛尿尿的陰戶,倒錯性的感覺,使由雄激動的用力吸吮。

「親愛的,差不多了吧…我要將我的處女…獻給你……」

曉婷移動屁股,將蜜穴對准男友的肉棒「要插進去了……要好好感受喔……這可是我這輩子只有一次處女……啊……」

曉婷的身體抽搐,嗚咽的聲音顫抖。

「噢!…」

男友全身用力挺出下腹部。

「啊……唔……」

火熱粗大肉棒,噗吱一聲消失在蜜穴裡。

「唔…………」

肉棒完全被夾,緊根部幾乎被咬斷的感覺,使得男友不由得發出哼聲聲。

「痛………痛啊………」從大腿根刺入身體由火燒般的痛感,曉婷的全身緊張、扭動、顫抖。

「曉婷…進去了………進去了…我的肉棒進入你的體內裡。」

不用男友這麼說,曉婷就能感受到,肉棒插入後的一切反應。

「啊……唔……」

曉婷很清楚的感受到,除了火熱的痛感以外參雜著無比美妙的快感。

「好…好舒服啊………」

兩人就這樣相擁直至天亮。

第六天殘酷的沖擊再次侵襲曉婷就在曉婷男友清醒的隔天,他的病情突然惡化…

在醫生努力的搶救後宣告不治「曉婷今天是你接受最後一次實習,也是考試你准備好了嗎?」

曉婷點頭「曉婷你男友今天下午死了…你原本的目的也消失了,而且你的心情沒問題嗎?即使你現在說不作了也可以…你真的還要作下去嗎?」

曉玉再次跟曉婷確認「曉玉姊,我已經決定了…他已經不在了所以我更要振作…我希望能在我的能力范圍幫助更多的人,讓少一點的人不要跟我一樣有著這種回憶…所以我想和你一樣最少我能減輕病人的負擔…」

曉婷堅決的回答曉玉曉玉帶著曉婷到了綜合病房,向病人們宣告「各位…我今天帶了我妹妹來為各位解決性欲問題,同時對他作最終試驗,請大家幫忙。」

「護士小姐真的嗎?」

一為病人質疑的問到曉婷點頭,馬上接著解開扣子,露出粉紅色的乳罩。曉婷豐滿的乳房被乳罩擠出一道深深的乳溝,乳頭祇被遮住了一半。

接著,曉婷脫掉她的裙子,露出粉紅色的內褲。

曉婷走到其中一個病人面前跪下,脫下病人的褲子拉到膝蓋處,眼前就被一個巨大的凸起遮住了。

然後,曉婷怕自己的指甲弄痛了病人,小心翼翼的把病人的內褲拉下來。

迎接曉婷的是一跟粗肉棒直沖著曉婷的面前。曉婷身子往後仰了一些,直盯著眼前這個家伙。

然後閉上雙眼,一口咬住病人的龜頭。

一陣暖流從下體直沖入病人的大腦。那濕濕暖暖的女性的嘴包住他的肉棒,他不由自主的發出呻吟聲。

他感覺睾丸在收縮,精液不斷的湧出。

好久沒有和女人做愛了,更不用說是一個這麼性感的護士。

他盯著自己的肉棒在護士的嘴中進進出出,病人覺得自己越來越興奮,特別是想到要讓自己的精液填滿曉婷的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