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腐妹

清晨是好多人睡醒覺準備返工的時刻,但對祖光來講,卻是收工回家睡覺的時間,因為他是個夜更的士司機。

祖光本來已經結婚,但因為他的太太忍受不了他那種日夜顛倒的生活,結婚後沒幾年就離婚了,從此他就和獨生女美惠相依為命,過著平淡的生活。祖光因為工作時間關係,平時難得和美惠見面,不過他卻是個二十四孝的爸爸,每日都會替美惠弄好晚餐才去上工,而早晨放工時又會買定早餐給女兒。

雖然美惠已經長大成人,已經懂得照顧自己,但祖光對這個習慣還是風雨不改。

有一次,美惠吃過早餐後便如常外出去上工。而祖光開了一個晚上的車之後,雖然已經好疲倦,但他還不想睡,因為他記起好久都沒有洗過床單,他打算換上新床單才睡覺,他先進女兒的睡房,把床單拆出來。

這時他發現床褥下收藏了一本相簿。祖光隨手把它打開,裡面第一幅相是一個年約二十歲左右少女的裸照。她雖然用手掩著下體的三角地帶,但可以肯定她有好多恥毛,因為從她手掌邊以及手指縫鑽出來的恥毛比起手掌所遮著的還要多。

祖光自從離婚後一直沒有碰過其他女人,如今單是看著裸照中的三角地帶,他已感到褲子裡面的肉腸一直要衝動膨漲起來。 祖光把視線向上移,看見那少女用另一邊手捂在胸前,一對乳房被纖幼的手臂遮得七七八八,可想而知她的乳房的大小有限,而相中的少女又用遮著乳房的手拿著一隻剝了皮的香蕉伸向嘴邊,扮出一臉極之淫穢的好像在含陽具的表情。

這時祖光認真注意到相中人的樣貌,他望了一眼後,就嚇得雙手發震,連本來已經衝動了的肉腸也即時軟下來,原來相中的少女並非誰人,正是他的寶貝女兒美惠! 相信任何一個為人父母者,如果發現女兒拍攝過裸照,心裡面第一個想法就是女兒已經被男人騙了,祖光也不例外,他為了查出這個男人是誰,於是繼續翻開相簿,希望從中可以查出一點蛛絲馬跡,但他越看就越覺得心痛,因為最初的幾幅裸照雖然都是全裸,但三點部位始終是遮遮掩掩,但後來的裸照卻越來越大膽,先是露乳,然後連三角地帶也影出來,當中還有幾張是手淫時用手指挖開陰唇時的大特寫,當祖光翻看了大半本相簿後,他首次看到一幅雙人合照,當他看到女兒身邊的人時,他真是不知應該放心還是擔心了。

原來相中另一個女仔是美惠由小玩到大的好朋友曉肜,祖光也認識了她好多年,知道她並非壞女孩,可能兩個女孩子因為一時貪玩所以一齊影一輯裸照,以現時的社會風氣來講,好多女孩子都想趁青春影輯裸照做紀念。而祖光也不是食古不化的人,他見女兒既然把這輯裸照收藏得這麼密實,相信也不會有其他人看過這些相,況且這些相是她們互相影的,由此可以估計美惠沒有被男人欺騙,祖光總算可以放心了。

但令他擔心的是那些台照中除了有普通裸照之外,還有些接吻、互相摸捏乳房,甚至是替對方口交的相片,由此可知兩個女孩子是同性戀的「豆腐妹」。

本來美惠和曉肜磨豆腐,【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祖光起碼不用擔心女兒會被被弄大個肚子,但他只得美惠一個寶貝女,他的願望就是想女兒快些找個男朋友,然後結婚生孩子,過著平淡而幸福的生活,如今發現女兒竟是豆腐妹,他不禁為女兒的將來而擔心,他堅決要拆散這對豆腐鴛鴦。

祖光一邊想辦法,一邊繼續翻看相簿,它的後半部大多數都是曉肜的單人裸照,祖光由小看到她大,但從來沒有留意過她的身材,她和美惠雖然同年,但身材卻好過美惠 好得多,一對堅挺的乳房大到一隻手都遮不住,上面的乳頭鮮紅如血,祖光忍不住拿著她的裸照吻了兩吻。至於她下體的恥毛並不多,可以看到她的兩片大陰唇生在稀疏的恥毛下,當中卻有一小片小陰唇從夾縫之中鑽出來。

祖光不禁對曉肜起了興趣,他在相簿中偷偷拿了一幅曉肜的裸照,然後把相簿放回原位,再把舊床單蓋回床墊上,使女兒不會發覺他曾經看過這相簿。

這晚,美惠以為爸爸要開工,放工後就約了曉肜回家,打算先食飯然後磨豆腐,誰知她們連飯都未吃完,祖光就返回家裡,他說是計程車的收費表壞了不能開工,兩個女孩子感到好掃興,曉肜只好告辭回家,而祖光就自動說要開車送她。

「曉肜,我一向都當你是親生女似的看待,我有話要問你,你要老實回答我。」在僻靜的停車場內,當她坐上祖光那部計程車時,祖光並沒有立即開車,他拿出曉肜的裸照問道︰「你是不是和我個女兒磨豆腐?」

「不關我事的!」曉肜見祖光拿著她的裸照,她就好像覺得自己現在是赤裸裸的被他望著,她在害羞之餘知道這件事已無法隱瞞,於是照實回答道︰「最初是美惠要我和她這樣的!其實我都想過識男孩子的,但又怕美惠不高興,所以就一直和她這樣。」

「換句話講,你都有想過和男人享受真正的性愛吧!」祖光講到這裡,突然撫摸著曉肜大腿說道︰「不如等我給你見識一下真正男人吧!」

「我們在這裡?」曉肜剛想說什麼,祖光已經打斷她的話,他笑著說︰「你和美惠磨豆腐是有違天理的事,當然要偷偷摸模的做。但我和你就不同了,男人和女人做愛是天經地義的事,在什麼地方都做得!」

他一邊講一邊順著曉肜大腿摸入她的連身裙內,初時她也有點反抗,但漸漸就變得半推半就,最後更放鬆全身讓祖光為所欲為,所以祖光輕易就解開她的腰帶,然後抽著裙腳把連身裙拉高至心口,祖光再把她的內褲扯下來,同時又揭起她的胸圍,曉肜身體的重要部位便赤裸裸的盡現祖光眼前。 祖光雖然看過她的裸照,但如今赤裸的曉肜就在他眼前,不單止有得看,又可以摸 玩,還可以聞到她身上散發出來的淡淡的少女體香,摸她之時,又欣賞到她斷斷續續地發出的呻吟聲,祖光的肉腸在這種刺激影響下變得又熱又硬,這時的停車場裡一個人影也沒有,於是他把曉光抱到後排的座位上,急不及待地向她的陰戶進攻了。

曉肜雖然是第一次嘗試到男人的肉腸,但她的處女膜早在幾年前在磨豆腐時被美惠的手指挖穿了,因此祖光的肉腸可以全無阻滯的插入,不過曉肜磨豆腐時,美惠只會用一兩支手指插進去,而祖光的肉腸當然比兩隻手指粗得多,所以曉肜還是覺得陰戶好似被撕開了的。但同時她又感到一份比磨豆腐更刺激的快感,她把一切痛楚都拋於腦後,盡情享受每一下抽插,直至祖光把精液射進她子宮裡後,她還用雙腳纏著他屁股,不準他把肉腸抽出。

及至他們的肉體分開之後,曉肜用紙巾揩抹她的陰戶,竟發現落紅片片。祖光心裡覺得過意不去,於是說道︰「曉肜,很對不起,我不知你還是處女,我見到那些像片,以為你和我女兒玩的時候就已經破身了。」

曉肜把頭鑽到祖光的懷裡,說道︰「不要緊的,其實我和美惠玩的時候,早就弄破處女膜的了,只不過你的東西又粗又長,所以才徹底地將我開苞了嘛!」

祖光滿懷歉意地說道︰「真不好意思,剛才弄痛你了吧!」 曉肜依偎著祖光,說道︰「雖然有些疼,但是我也嘗試到和美惠玩的時候更刺激、更痛快的享受,可惜地方太擠迫了,要不一定更加過癮。

祖光道︰「自從美惠的媽媽離開我之後,我就未接近過女人,所以我一見到你迷人的肉體,就忍不住把你輕薄,剛才我實在太失態了吧!」 曉肜柔聲地說道︰「你弄我的時候,起初我心裡也不很願意。但是當你進入的肉體之後,我就默認自己是你的女人了。現在我們已經不再陌生了,也就不要說客氣話了。今晚我本來就不準備回家,不如我們找過地方過夜好嗎?」

祖光道︰「當然好啦!平時我載偷情男女到九龍塘時,就已經對那些別墅的地點很 熟悉,不過我從來沒有涉足風塵,所以並不知內裡乾坤。不如我們現在就去試試吧!」

曉肜道︰「會不會很貴呢?」

祖光笑著說道︰「難得有這樣的機會,再貴一點也應該去一去呀!」

祖光說完就立即開車,把曉肜帶到九龍塘的一家別墅。

進了別墅的房間裡,曉肜顯得非常的嬌羞。祖光替她寬衣解帶後,她就躲進浴室裡去了。祖光把自己脫得精赤溜光後,也跟著走進浴室。在柔和的燈光下,他見到的全身赤裸的曉肜此刻更加迷人。她那白嫩的乳房既飽滿又尖挺,稀疏的陰毛下就是那漲卜卜的肉桃裂縫。祖光上前想替曉肜沖洗,曉肜卻被他弄得又羞又癢地彎下了腰。

祖光細心地幫曉肜擦洗身體的每一部份。他對這個嬌嫩的女孩子已經愛之入骨,這個正處在壯年階段的男人也使曉肜芳心暗許。她小鳥依人地偎在他懷裡,任他摸玩捏弄著她豐滿白嫩的乳房,也任他再次把粗硬的大陽具插入她的陰戶。

祖光問道︰「現在還會疼嗎?」 曉肜低聲回答道︰「不很疼了,剛才在車上弄時,開始倒有些疼,後來你繼續抽插時,我全身都酥麻,我和美惠搞時,從來也沒有這麼興奮過。」

祖光愛撫著曉肜的肉體,深情地說道︰「曉肜,你真迷人,可惜我和你的年齡差得太多了,否則我一定要娶你做太太。」

曉肜笑著說道︰「你還很精壯呀!我自小沒有父母,只跟著我姨媽生活,我倒很樂意嫁給你,因為我覺得和你在一起很快樂。我想,你一定也會好疼愛我的。」

「真的嗎?」祖光激動得渾身顫抖,他把曉肜緊緊地摟住,興奮地說道︰「我如果待你不好,定遭天遣。我們到床上去吧!我要好好地和你再玩一次。」

曉肜讓自己的肉體和祖光脫離,她溫柔地替他抹乾身上的水漬。倆人攜手走出浴室門口,祖光把曉肜的粉嫩嬌軀輕輕抱起來,慢慢地放在床上。他捧起她一對小巧玲瓏的小肉腳又吻又舔,還用舌頭去鑽她的腳趾縫。逗得曉肜吃吃地笑。接著,他又順著她的小腿,大腿,一直吻到她的陰戶。他把舌頭伸入陰道裡攪弄, 曉肜肉緊地把一雙雪白的嫩腿夾住祖光的頭。

曉肜很感激祖光愛她入骨,也投桃報李,表示也要替他口交,於是祖光上床,趴到曉肜身上,倆人玩起「69」花式來。 曉肜的口技並不熟練,然而祖光已經很滿足,因為他還是第一次讓女人銜著他的陰莖又吮又吸。他幾乎把持不住,要在曉肜嘴裡發洩。

自從這晚之後,曉肜就愛上祖光那條令她欲仙欲死的肉腸,雖然她在年齡上簡直可以做祖光的女兒,但他們後來竟然結了婚,她已變為美惠的後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