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醫師–惠儀

李惠儀是個漂亮的女人,她的鼻樑挺直秀麗,嘴唇唇型很美,屬於小巧而非常有性格的那種,薄薄的唇膏塗在上面,越發顯得性感。她的眼睛很明亮,長長的睫毛下,目光敏銳,她的頭髮上班時總是用發卡高高的別起,顯得非常乾淨利索。筆直纖長的秀腿總是那麼富有彈性,每一次擺動,無不顯示她的青春活力。她在病房走路很快,每次從背後看她輕輕擺動挺翹的雙臀走路,都讓男人心情激動不已。

這樣的一個美人在醫院裡卻很少有男人招惹,因為她是那種冷美人,而且已經結了婚。最近,李惠儀的心情很糟,因為她的家庭出現了危機。自從丈夫下海經商後,家裡經濟條件越來越好,而丈夫也越來越開放,經常在床上做一些讓惠儀難以啟齒的事情,李惠儀是個傳統女性,對床弟之間的事情不是很熱衷,她很鄭重的向丈夫提出警告,丈夫嫌她沒有風情,從此很少和她做愛了。

女性的直覺告訴李惠儀,丈夫在外面有了女人。這讓她感到很苦惱,自己的愛情竟然如此不堪一擊,她還能相信婚姻嗎?她呆呆的坐在椅子上,望著牆面發愣,丈夫三天沒有回家了,他們已經兩個多月沒有作愛了,這樣發展下去會有什麼結果呢?她煩躁的搖搖頭。

「怎麼啦?我的大美人!好像情緒不太好呀!」內科醫生張衛華是醫院裡唯一敢和李惠儀調侃的男性,關於這個風流男子的緋聞人人皆知,他平時愛和年輕的女護士打情罵俏,還動手動腳,他敢和醫院裡任何一位女性說些葷話,奇怪的是他竟很受年輕女護士的歡迎。傳聞在他值夜班的時候,經常有年輕漂亮的女護士出沒他的房間,後來他老婆到醫院鬧過幾次,緋聞才少了些。

「今晚你值班呀!」張衛華看著牆上的值班表,「正好也是我值班,晚上我來陪你聊聊!」

「誰要你陪?不知羞的傢伙!」李惠儀冷冷的說。

「呵呵!好不容易和你這個大美女一起輪值,我怎麼會放過這個機會。晚上見!」張衛華嬉皮笑臉的說著走開了。惠儀舒了一口氣,她倒非常希望自己經常值夜班,一個人冷冷清清的呆在家裡的滋味真的不好受。

晚上,惠儀一個人呆在注射室裡無聊的翻著雜誌。門一開,張衛華笑呵呵的走進來,「我到處找你,原來你一個人躲在這。」

「找我幹什麼?」

「閒著沒事,聊聊天!」

惠儀沒有言語,張衛華開始海闊天空的聊侃起來。惠儀有一句沒一句的應付著,心理越來越煩躁,眉頭漸漸皺了起來。

「你和丈夫鬧矛盾了?」張衛華笑著問。惠儀吃了一驚。

「應該是你丈夫有了外遇吧?」

「你……」惠儀驚訝的看著張衛華。

「我想這不全怪你丈夫,你也有責任。」惠儀默默無語。

「我知道,你現在心裡一定很苦。」惠儀被觸動心事,鼻子發酸,眼睛濕潤起來。【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張衛華繼續娓娓的說著,惠儀第一次發現張衛華是個很細心的男人,他很瞭解女人的心事,分析的和實際情況一樣。她漸漸被張衛華低沉的體貼話語所感動,對自己如何解決婚姻的現狀陷入了沉思。

張衛華從後面把手按在她的肩頭輕撫著,惠儀沒有拒絕。他的手又輕輕的撫摩著惠儀的臉頰,「看到你這個樣子,真的讓人心疼。」張衛華俯身擁住惠儀,柔聲的說。惠儀感到心中一熱,她穩定了一下情緒,站起來推開張衛華,「別胡鬧了!我不是那種開玩笑的對象,浪子!」惠儀沉聲道,她走出注射室,心裡卻有一種奇異的感覺。

惠儀走進自己的值班室,坐在椅子上平息一下自己的情緒,張衛華緊跟著走進來。他只在門口適應了一下視線,就徑直走向惠儀,伸手摟住她,壓上她的嘴唇,輕柔的親吻起來。惠儀被他的大膽驚呆了,身子動了動,卻沒有反抗。張衛華的吻由輕柔漸漸轉為狂熱,惠儀被他帶動的呼吸也漸漸急促起來,她閉上眼睛,默默的承受著。

張衛華伸手解開白制服,將羊毛衫連同內衣向上掀起,一片耀眼的白色肌膚露了出來,惠儀此時也顯現出一絲羞澀,白皙的雙頰像酒醉般的潮紅,鮮紅性感的嘴唇動了動,最終什麼也沒說。張衛華伸手解開了胸罩,脫離了束縛的胸乳跳脫而出,細瓷般細膩的胸乳形狀太完美了,淡淡的微微發紅的乳暈襯托下,兩粒紅豆挺立尖端,惠儀的乳頭比較小,嬌媚可愛,張衛華捏弄可愛的乳頭,惠儀的乳頭在他的捏弄下變硬膨脹了,豐滿的腰身輕輕扭動,似拒還迎。張衛華的舌頭不失時機的含住了它們,舔弄把玩,高聳的胸乳被壓扁了。

在張衛華技巧的愛撫和溫柔的挑逗中,惠儀身上的遮擋被一一清除乾淨,她放棄了想抵抗的念頭,任由張衛華為所欲為。張衛華的口舌舔遍了惠儀全身的每一個部位,惠儀身體內壓抑已久的慾望被撩撥起來。她喘息著,身子不停的輕輕扭動。張衛華拉起惠儀摟在懷裡,雙手在她柔滑的肌膚上游動撫摩著。惠儀從身體的接觸感覺到了他的興奮,同時從自己下身的反應也感覺到自己的興奮。

張衛華深吸了一口氣,馬上就要佔有嚮往已久的惠儀美麗的肉體,讓他興奮不已。壓住心頭的激動,他把惠儀按伏在辦公桌上,解開褲鏈掏出膨脹已久的物件,堅挺的下身緊貼在惠儀美麗的臀部上。惠儀感到火熱的陽具在自己的臀溝摩擦著,心中一陣燥熱,雖然她覺得這種姿勢讓她感到很羞恥,但此時她更希望張衛華快點填補她下身的空虛。張衛華用手扶著自己的東西,調整了一下,找正目標,挺動腰部,慢慢插了進去。

全部沒進,兩人同時舒服得輕「啊」一聲。張衛華享受了一會惠儀緊束他的感覺,然後得意的開始了有規律的衝刺。世界如此美好,身下的女人如此完美,他要征服她,她是屬於他的,男人的征服慾望支配著張衛華,他狠狠的、粗野的抽插著。惠儀閉著眼,默默感受著男人快速進出身體帶給她的快感,偷情般的感覺讓她感到格外刺激。

惠儀以為很快就可以結束,丈夫用這種姿勢通常只有三分鐘就達到高潮。然而十分鐘過去了,張衛華依然勇猛的衝刺著,惠儀下身的分泌越來越多,聯體處發出令人臉紅的密集的撞擊聲,惠儀有些害怕了,這畢竟是在值班室,如果被人發現可不得了。她悄悄用力收縮自己下體肉壁,希望使張衛華早點射出。果然,一會工夫,張衛華的呼吸變的急促起來,他放慢了進攻的速度。惠儀不容他喘息的機會,主動向後快速挺動,同時加緊收縮,兩人很快都變的臉色赤紅,喘息急促。「哦!」終於,張衛華在一陣急速的顫抖後,在惠儀體內噴發。

惠儀擺脫張衛華的身體,走到抽屜旁,拿出紙巾抽出兩張輕輕擦拭自己的下體,餘下的拋給張衛華。

「你敢使壞!看我休息一會再怎麼收拾你。」張衛華親暱的從後面摟住惠儀。惠儀輕輕推開他,坐在椅子上,神情變的很冷漠。

「你快走吧!我要休息了。」

「怎麼啦?」張衛華有些莫名其妙。

「這是我們之間唯一的一次,以後不會再發生這種事了,明白嗎?」

「為什麼?」張衛華失落的看著惠儀。惠儀眉頭輕皺,咬了咬嘴唇。

「我想我已經說的很明白了,你快走吧!不然會被人發現的。」張衛華注視了她很久,終於失望的默默走出值班室。鎖上房門,穿好衣服,惠儀疲倦的倒在床上,腦中一片紊亂,理不出絲毫頭緒。下體漸漸有東西流出,是張衛華留在她體內的。她已懶得清理,眼睛望著天棚,心中想著:「我是怎麼啦?……」

************

惠儀回到家裡,洗完澡後倒在床上,看著裝修豪華的家,心裡卻空落落的。丈夫意外的回來了,惠儀問過知道他吃過後,倒在床上沒有動。丈夫顯然喝了酒,換上睡衣後坐在沙發上喝著水。漸漸的,他的視線落在惠儀身上,眼中開始有火焰在跳動,惠儀發覺了,知道丈夫動了念頭,很久沒有和丈夫做了,她也感到一陣心動。丈夫走過來,把手伸進惠儀的睡衣,握住她的乳房使勁揉搓起來。

惠儀心中感到一種負罪感,她主動解開丈夫的睡衣,伸手抓住丈夫的寶貝把玩著,丈夫揭開她的衣服,吻著她白嫩的胸部。丈夫終於壓上惠儀的身體,惠儀忽然從丈夫的身上聞到了別的女人的氣味,她的情緒一下子低落下來,用力推開丈夫,把頭扭到一旁。

丈夫被激怒了,拉過惠儀的身子,用力分開她的雙腿,把自己的勃起之物猛的插進惠儀的身體,開始猛烈的挺動。

「你是我老婆,我想幹就干!裝什麼?」

「在外面上完別的女人,回來還能上我,你好厲害呀!!」惠儀冷冷的看著丈夫。

受到惠儀眼神的刺激,丈夫拚命的大力抽插,彷彿要把惠儀刺死在身下方能甘心。兩分鐘後,他頹然的倒在惠儀身上,不一會傳來了打呼聲。惠儀靜靜的躺在那裡,忽然心中升起一種被強姦的恥辱感,她厭惡的推開身上的丈夫,眼淚止不住的從眼中流淌出來……

惠儀在心情鬱悶的情況下,終於禁受不住張衛華的再三邀請,在休息日和他來到鄉間的綠湖遊玩。青山綠水,景色怡人,呼吸著大自然的清新空氣,惠儀心緒感覺舒服了好多。張衛華建議下湖去游泳,惠儀搖頭拒絕,「我沒有帶泳衣。」「我給你準備好了!去換上吧。」張衛華笑著說,然後迅速脫去衣褲,原來他早換好了泳褲。張衛華歡呼著,衝進了綠波蕩漾的湖水中。

惠儀看著湖中劈波斬浪的張衛華,心中忽然對這個男人產生了好感。看著他在水中怡然自得的神情,忍不住誘惑,在僻靜處換了泳衣,慢慢的下到湖中。看著張衛華盯著她發亮的眼睛,惠儀心中暗笑,這就是男人,一看到女人的身體就要流鼻血了。很快,她就如魚得水,興致昂昂的游了起來。他們在水中嬉戲著,歡樂佔居了惠儀的內心,讓她暫時忘去了所有煩惱。

惠儀閉上眼睛,靜靜的享受大自然的萬物生息,心境漸漸平靜下來,她感覺自己的心一下開闊起來,身心脫離了紅塵的喧囂,感覺真的好美……

張衛華悄悄游到惠儀的身後,突然緊緊的把她抱住。惠儀一下清醒過來,感覺張衛華的大手握住自己豐滿的胸部,使勁揉捏著。「別胡鬧!你要幹什麼?」惠儀吃驚道,「和我作愛!!」張衛華在惠儀耳根不斷吹著熱氣,手上繼續動作著。「放手!這裡很危險的!」惠儀滿面通紅,用力掙扎著。「你答應我!我就放手!」「不行!」惠儀語氣堅定的說。

「那好吧!我們就在這裡做!」張衛華的右手撫摩著惠儀圓潤的屁股,漸漸遷移,從泳衣的邊隙探入,在穴口輕柔細捏,一根手指探入穴內不住攪動。「不要!……住手!會出危險的!」惠儀顫聲說。她已經感到張衛華的亢奮緊緊頂在自己的臀溝上,這裡是深水區,如果這傢伙真的胡來的話,很容易溺水的,惠儀真的感到很恐懼。「好吧!……我答應你,快放手!」無奈之下,惠儀只好屈服……

惠儀坐在張衛華的懷裡上下聳動著,看著他得意舒服的表情,心中不由得好笑,這是她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細看男人作愛的表情,「男人真是天生的性機器,天天想的就是佔據女人的洞穴,永不滿足!不可思議!」「趴下!讓我來!」張衛華要求道,惠儀順服的趴下,抬高臀部。張衛華端著自己的武器,尋到目標猛的刺了進去,然後閉目享受了一會,開始了勇猛的衝鋒。

「真想不到我會像蕩婦一樣在鄉間野地和別的男人媾和!我真的墮落了嗎?我怎麼會……」惠儀的身體被頂的一聳一聳的,雙乳蕩來蕩去,但她的思緒並未放在作愛上,只是應付性的間歇發出一兩聲呻吟。張衛華伸手握住一隻晃動的乳房,另一隻手在惠儀的外陰揉搓著。「恩……啊……」惠儀發出呻吟,「這樣讓一個男人玩弄,我是不是很賤?算了!到這種地步,由他作踐吧……嗚……」

惠儀望著身上大汗淋漓,卻依然勇猛馳騁的男人心中暗歎,「這麼辛苦,何必呢?」張衛華的汗水象下雨一樣滴在惠儀的身上,惠儀的身子早被汗水濕透,渾身亮晶晶的。已經是第六個姿勢了,恢復了正常體位已經干了很久了。惠儀的下身感覺幾乎麻木,估計差不多已經做了一個小時左右,惠儀漸漸感到不耐煩了,張開的雙腿感覺好酸好酸,快受不了了。

她忍不住要把身上的男人推下去,突然,下身傳來一陣陣尿意,一種奇怪的感覺越來越強烈。惠儀的身體不由得顫抖起來,呻吟的聲音也越來越高亢,猛然間,那種快意達到頂峰,惠儀忍不住緊緊抱住張衛華,雙腿夾緊他的腰部,渾身產生一陣陣的痙攣。張衛華拚命用手摀住惠儀的小口,壓抑她高潮時發出的尖叫,如果被人發現了,準會以為是強姦呢!同時屁股用力衝刺,插送惠儀到歡樂的頂峰……

「呼!你剛才的樣子好嚇人!你從來沒有高潮過?」一切結束後,張衛華摟著惠儀喘息著。惠儀溫順的把頭貼在他的胸膛,手輕柔的撫著張衛華的臉。這個給她帶來高潮的男人從此在她心中已經有了不可替代的位置…………

************

在惠儀的辦公間裡,惠儀呆呆的望著時鐘出神。綠湖之行回來後,她和張衛華的關係越來越密切,她感覺自己好像已經愛上他了,越來越離不開他,有時心中湧出永遠和他在一起的念頭。這樣下去婚姻會破裂的,惠儀為自己的前景擔憂。

門被推開,張衛華悄悄的溜了進來,回手把門鎖好。惠儀微微一笑,走到櫃子前,拿出包裹好的飯盒。「中午看你忙的很,沒時間吃飯,我替你買的,趁熱吃吧!!」張衛華走到惠儀身前抱住她,「你好體貼!」

說完就吻上了惠儀的小口。他們親密的吻著,兩條舌頭互相逗弄,交纏在一起。張衛華的手隔著白制服玩弄著惠儀的乳房,漸漸的手向下滑去……

「不!」惠儀臉色紅潤,喘息著按住張衛華不安分的手,「大白天的!別胡鬧!」「可是我想幹你!現在就想!不信你摸!」張衛華喘著粗氣,抓住惠儀的手按在自己的下身。惠儀感到硬的厲害,還很燙人,心裡開始發慌。「不行!這裡是醫院!絕對不可以!」惠儀急切的擺脫著。「那它怎麼辦?」張衛華拉開褲鏈,醜陋的傢伙一躍而出,紅頭漲臉,青筋暴露。

惠儀盯著男人的物件,感覺自己渾身熱了起來。張衛華按住她的雙肩,用力下按,惠儀被迫蹲下身子,如此近視男人的生殖器還是頭一次,不禁滿面羞紅,癡迷的說:「好大……」張衛華把住惠儀的頭按向挺起的傢伙,惠儀猶豫了一下,終於張開紅唇,把它慢慢含了進去……

「嗚……」張衛華舒服的哼了一聲,惠儀前後擺動著頭部,用嘴套弄著棒身。張衛華忍不住挺動臀部,讓堅挺插的更深,惠儀感到接近喉部有嘔吐的感覺,很噁心,就吐出肉棒,抬眼看了張衛華一下,又重新審視眼前的大傢伙。隔了一會,雙手握住棒身,用舌尖舔弄尖端處,尤其是細眼之處格外關照。

「啊……」很快,張衛華就堅持不住了,他的身體不住輕顫,頭向後仰,不斷發出愉悅的聲音。惠儀知道命中要害,舌尖更加賣力。張衛華突然用手將惠儀的頭部把住,用力將下身全部插入,然後瘋狂的抽插起來。惠儀感覺每一下都深入喉部,難受的要命,可是頭卻被牢牢的控制住,絲毫無法抵抗,只能任其發洩。

幾分鐘後,張衛華終於用力一挺,在惠儀口中發洩出來,大量的精液嗆的惠儀劇烈的咳嗽。正在這時,有人用力的砸房門,「張衛華!開門!!」一個女人的聲音。「啊!是我老婆!」張衛華的臉色一下變的蒼白起來,急忙抽出自己的東西放回原處,拉好褲鏈,整理著衣服。惠儀心中一驚,忙將口中的東西全部嚥下,站起身來整理了一下。

張衛華使了個眼色,然後打開房門。一個橫眉立目的女人衝了進來,「大白天的鎖門,你們幹什麼好事?」「沒什麼!我們在研究一個病歷。你……你怎麼來了?」張衛華緊張的說。惠儀冷冷的看著眼前的女人沒有說話。那女人上下打量著惠儀,突然看到惠儀口邊殘留的精液痕跡,激怒的衝上去就是一記耳光,「不要臉的婊子!大白天就勾引別人的老公。那麼喜歡被男人干,讓全院的男人都來干你好了!」

惠儀用力推開女人,大聲說:「先管好你的老公吧!如果你是個好妻子,他才不會去找別的女人呢!」「李大夫,不要亂說話呀!」張衛華一臉急相。「張衛華!告訴你老婆我們是什麼關係!」惠儀冷靜的對張衛華說,「我們……我們沒什麼關係呀!是你勾引我……」張衛華滿臉乞求的望著惠儀,惠儀楞楞的看著眼前的男人,好久……然後她笑了,聲音越來越大。惠儀快步走出房間,身後傳來女人的聲音:「沒見過這麼賤的女人!簡直是花癡!短操的貨!」

惠儀步伐堅定的走著,臉上火辣辣的疼痛,但是更深的傷痛已經烙在她的內心深處去了。看著街上形形色色的人流,惠儀的心中狂笑:「男人!讓男人全都見鬼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