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寂寞少婦誘姦的瘋狂性愛

那是在我初中的最後一個暑假。我和我談了一年的女朋友在過完那個暑假後,就要各奔東西了。正處於激情中的我們在面對人生的第一次離別時有點不知所措。在她的家中,我們激烈的相互擁抱,親吻,以削減對分離的恐懼。我第一次脫光了她的衣服,那天下午的陽光特別的辣,從窗外直射進來,照得她皮膚雪白發亮。我用我那因極度興奮而發顫的雙手從她的乳房摸到大腿,從大腿摸到臀部。

她已經濕了,那是我第一次知道女人會濕;我也早已經脹的不行了,我學著A片裏的傳統姿勢,嘗試著想要進入!可我稍一用力她就喊痛,我再一用力,她痛的眼淚都流出來了。我心疼她,停了下來。過一會壓抑不住心頭的欲火,再一次努力試圖進入。她的洞是那麼小,只有幾根針的直徑粗。我多次的努力都宣告失敗。她一直緊咬著嘴唇,卻壓抑不住的發出痛苦的呻吟,五官早已因疼痛而扭曲,腦門上滾著成片的冷汗珠。我越忙越緊張,越緊張越失敗,窗外的知了吱吱的叫著,聲音越來越多,越來越大,叫的我心頭越來越煩。我弄的滿身大汗,前後共試了近十回,花了兩個小時,一直沒成功。她已經痛的連呻吟的力氣都沒了,我也感覺自己筋疲力盡,最後只好就此收場。

這算是我的第一次做愛,失敗了。這次失敗帶給我的影響是一輩子的,那就是我的處女情節的終結。我發現破處竟然是這麼的麻煩,甚至是痛苦的一件事,從此我對處女再也沒有一點興趣,甚至發展到今天的堅決不和處女做愛。從此,我青春期的暗戀及性幻想對象就很自然的轉移到了比我年長的女性身上。直到今天,我依然是對比我大的女性更有興趣。

而我的性生活史,也確實是按照這條路前進的。

我第一次成功的做愛是我大二那年。那晚我的同學都去鐵醫電影院看電影了,全是周星馳的片子。我都看過了,沒去,一個人百無聊賴,跑到奧傑酒吧喝酒。說是喝酒,實際上也就買了一瓶嘉世伯,權做能坐下來聽唱歌的資本。聽唱歌其實也是幌子,實際上我是想看美女。那時的奧傑美女還是很多的。奧傑我來過好幾次,都是和一幫色狼舍友一起,一個人來,這是第一次。

我一個人坐張桌子,腦袋晃來晃去的,毫不掩飾的向身邊眾多的美女投去色咪咪的眼光。奧傑的生意一向不錯,所以一會兒就擠滿了人,沒有了空桌子。這時一個約 30歲的女子走到我身邊,穿著無袖的襯衫,很顯腰身的牛仔褲,燙著筆直的長髮,臉上的妝很濃。問我這桌子還有沒有別人,我搖了搖頭,她就自己坐了下來。要了瓶酒,吸起了煙。我們兩先是互相不說話,沉默了幾分鐘。她先打破了沉默,問我多大。我回答22 ,她笑了,就這樣我們漸漸地聊起來了。我知道了她今年正好30,離異,孩子給老公了,自己一個人住。瓶裏的酒慢慢的少了,缸裏的煙灰漸漸的多了,我們的話題越來越曖昧,她的眼神漸漸地迷離。

時間很快到 11點了,我提出要回宿舍了,【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不然宿舍就關門了。她說:“你再陪我聊一會吧,晚上就住我那”。刹那間我心狂跳不已,我知道,我多年的幻想今晚要成真了。

我們打車到她在下關的家。家不大,但收拾的很整潔,很溫馨,和我的宿舍有天壤之別。房間的燈光暗紅暗紅的,我坐在她的床上,有點不知所措。她很主動的捧起我的臉,吻了我。我感覺到我身體興奮起來了,忽然我想起了初三那次的失敗,緊張起來。我把那次的經歷告訴了她,她笑了,笑的很厲害,然後主動的脫去自己的衣服。

她很溫柔的引導我,直到今天我依然感謝她的溫柔,正是她的溫柔和寬容使我擺脫了以前的陰影。我在她的引導下慢慢的進入,我第一次感覺到女人竟然是如此的溫暖,緊密,濕潤,我從沒想像過這麼美好的感覺。沒幾下我就泄了,她溫柔的告訴我這是正常的,年輕的體現。20多分鐘後,我再次進入她的身體,又感覺到了那被緊密包圍的快感,這次我堅持了十幾分鐘。她微笑著拿來毛巾,幫我擦拭渾身的汗水和射出的液體。

我們躺在床上,聊起了彼此的過去。她說她和她的老公是在中山樂園認識的,那時中山樂園的老薩曲總是那麼的蠱惑人。但老公兩年前變了心,和另一個女人好上了,她做了很多努力,沒用,還是離了婚。從此一個人住,習慣了,也覺得沒什麼不好,偶爾去看看孩子。有時候寂寞了,就去酒吧勾引男人,已婚的未婚都勾引,但一直沒有固定的性伴侶,“都有自己的事,誰有耐心一直陪我啊。”她笑了,“但你這樣的處男我還是第一次遇到,算不算誘姦啊?”我也笑了,“當然算啦,你要給我破身費啊”。她說沒有,我就和她嬉鬧起來,鬧鬧玩玩了一個多小時,我又一次的勃起了,輕車駕熟的我這一回一直努力了半個多小時,我看到了她因高潮而興奮扭曲的面孔。那晚,我沒有回宿舍。

在接下來的一個學期裏,我們共約會了十幾次,奧傑酒吧自然是我們常去的地方,山西路上的樣樣紅酒吧,悠仙美地咖啡館也是她所愛去的,而她的家則成了我們的天堂。年輕的我難抑衝動,難免有魯莽的動作,有時會弄疼她,她總是很溫柔的對待我。我漸漸迷戀上了她成熟的肉體,可更讓我害怕的是,我開始感覺幾天不見她就想她,看著她,我的內心慢慢滋生出異樣的情愫,我知道,我喜歡上她了。

在日後經歷了許多事後我才知道,我並不是個能把肉體和感情分得很清的男人。許多男人能和女人保持長時間的性關係而毫不動情,我不能。偶爾一次的性關係我還能把持住,但只要超過兩,三次,我就會不由自主的對那個女人動情,即使開始對她一點感覺都沒有。有專家說,親昵的肉體關係能促進感情的加深,這句話對我而言是句千真萬確的真理。我一直試圖弄清肉體和感情的關係,對我而言,沒有感情的性關係味同嚼臘,這是我現在看不上一夜情的原因。只有和我喜歡的女人做愛,我才能感覺到全身心的歡愉,如果開始我並不喜歡一個女子,只要和她有了關係後,我會自然的分出一部分感情到她身上,做愛的次數越多,感情越重,直到我們分手,我的感情才能收回。

我告訴自己這種感情是不允許的,可感情根本不買我帳。我的理智和感情經常打仗,我怕同學老師知道這一切,這是一段不能放在陽光下的不倫之戀,會招來別人的恥笑,成為我終身的污點。但我在一次又一次的交歡後已經不能自拔,雖然現在想來即使別人知道了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但那段時間我的心理壓力之大是別人所不能想像的。我過著矛盾的生活,直到大三認識了我現在的女朋友麗。

我的女友麗是同校同屆的學生,各方面都很好,我和麗熱戀起來。我開始疏遠那女人,不再主動聯繫她,她的CALL機我儘量不回,CALL的急了,才回,匆匆幾句話就掛掉電話。她敏感的察覺出了問題,問我發生了什麼事。我開始有點厭惡她,竟然自私的想像她在知道實情後會鬧到我學校去,讓我以後做不了人。我沒有說出真相,只是推說學習很忙。直到今天,我一想到當時我那卑鄙自私的想法,我就覺得無地自容。我們從幾天一見,到半個月一見,又到一個月一見。後來,她有快兩個月沒見到我人了。

在那年12月的一個晚上,我和一幫同學在南京郵電學院旁的一家網吧打星際。我叼著煙,喝著可樂,和同學們大呼小叫的沉浸於星際爭霸的快樂之中。腰上的CALL機忽然振動了,我低頭看了看,是她的,我繼續打我的星際。一會兒,CALL機又振動了,還是她的,我還是繼續我的星際。就這樣CALL機振動了五,六回,我都無動於衷。後來就不振了,在我看來,這只是我眾多不回CALL機中的一次,我沒放在心上,繼續我的星際。

大概過了約兩個小時,忽然有人拍我的肩膀,我回頭一看,當時真的嚇的魂都出來了。是她,竟然是她。

我馬上站了起來,拉著她向門外走去,我怕同學們看到她。一出網吧門,她就生氣的質問我為什麼不回CALL. 我說沒空,她說你打遊戲就有空。我無語。她一再問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心一橫,把我有了女朋友的真相告訴了她我馬上站了起來,拉著她向門外走去,我怕同學們看到她。一出網吧門,她就生氣的質問我為什麼不回CALL. 我說沒空,她說你打遊戲就有空。我無語。她一再問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心一橫,把我有了女朋友的真相告訴了她。她笑了,和那晚消除我內心陰影的笑一模一樣。她說要恭喜我有了女朋友,並說現在是她該消失的時候了。

我楞楞的望著她,我沒想到她會這麼大度,我已經做好一場暴風驟雨的準備了。我當時對她其實還是有點戀戀不捨的,但一想到能這麼容易的掙脫這段感情,也是件幸運的事。我再一次卑鄙的理解成她只是把我當做普通的性伴侶,我離開了只意味著再換一個而已,我甚至更齷齪的想她一定除了我之外同時還有別的男人。

我們又說了幾句客套話,和一般的戀人分手時說的客套話沒什麼分別。最後她說:“我走了,祝你們幸福。”說完深深的望了我一眼,轉身就走了。

我當時腦袋空白一片,總覺得不該這樣結束,“等等,”我大聲喊道,她迅速的轉了身,看著我,“你,你怎麼找到我在這的?”“你說過你晚上經常在網吧打遊戲,不在丁家橋就在南郵旁。我晚上CALL你你不回,我想你想的不行了,就出來找你。找遍了丁家橋的網吧,你不在,就來這找了。以後不能老泡網吧,學習要緊啊。”說完就轉身走了,我一直呆呆地望著她的背影,她走的很堅定,沒有一絲遲疑,漸漸的走遠了,在隱身拐彎走上模範馬路的一刹那,我看見她用手拭了拭眼角,我知道,她流淚了。

我當時就感到我的心痛了起來。外國人常笑我們中國人說“心想”,“心痛”,其實應該是“腦袋想”,“腦袋痛”,因為人的心是沒有思維能力的。可我當時確實很明顯的感覺到我的心在痛,這種痛千真萬確的來自於我的心臟。我想追上去,但沒有。我呆呆的就這樣站了一個小時,直到同學們打完遊戲從網吧出來。我感覺我心裏面空空的,以往和她在一起的情景一幕一幕的在我腦裏浮現。我想去奧傑,到我們第一次認識的地方喝點酒,又怕在那兒碰到她,因為她一定也會這麼想。我渾身的氣力仿佛被抽幹一樣,手腳乏力,我從模範馬路走到山西路,又從山西路走到三牌樓,內心深處渴望能在路上偶遇她,就這樣一直走到淩晨兩點多,什麼也沒發生,什麼也沒遇到。

從此我就再也沒見過她,她沒有打過我CALL機,我也不再撥打她的電話。後來我換了手機,有次鬼使神差的走到她家門口,想告訴她我的號碼,驚訝的發現房子換了主人,新房東說,她早就搬走了。我們從此失去了聯繫。

自那以後的兩年多來,我數次夢到她臨別前的那一眼。那眼神複雜,哀怨,痛苦,充滿了依依不捨。她知道我們的感情註定是不會長久的,她一定早已想到了這一天的到來。離開是她唯一的選擇,雖然她的感情是那麼的不情願。

可她是個堅強的女人,有閱歷的女人,經歷過滄桑的女人。她不會妨礙我的前途的,這一切的難過,痛苦,不情願,全夾在那滴眼淚裏,被她一把拭掉了。

她是個多麼溫柔,大度的女子,自己遇到婚姻的不幸,把痛苦埋在心底,對我充滿了寬容。我卻還數次以我卑鄙的內心去揣測她,誤會她,簡直不是人。我多想能有機會再次站在她面前,告訴她其實我喜歡過她,一切都是我的錯。可我連她人到了哪里都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有這個機會呢?

這是我心中永遠的一塊痛,我覺得心裏壓了塊石頭,想喊,喊不出。奧傑的外觀破舊了,我已經很久沒去了,樣樣紅的生意不知是不是還是那麼的好,山西路原來的小花園也改成了市民廣場,那曾是我們談心的地方。失去的一切,再也回不來了,只是我還是想大聲的喊,我多麼希望能再遇到她,抱著她,安慰她那顆歷經滄桑挫折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