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液戀妹

我該怎麼辦?把妹妹身上的我的精液擦干淨嗎?那如果擦到一半她醒來怎麼辦?如果不擦,妹妹早上醒來發現精液怎麼辦?

太多的怎麼辦,以及罪惡感,迫使我逃離了妹妹的房間。

我什麼也不敢想,躲進了自已的房間,躲在棉被里。怎麼辦與罪惡感不斷地在我的腦內旋回著……旋回著……旋回著……

所謂『正常的兄妹』,應該要是怎麼樣的關系?會在怎麼樣的生活下互動?

第二章 愛情&親情

某個天氣晴朗的天空下,在個一望無際的草原上,有一間歐式教堂,教堂那純白色的油漆,有如白玫瑰般的美麗,似乎正傾訴著這兒的純潔,成千上萬的人群,一場酷似王族盛事的婚禮正展開,我突然發現自已身在其中。

「公主與王子的婚禮,好浪漫唷~」摟著我手臂的女友說著。

「嗯。」口中若無其事的回答,我發現自已竟然流了冷汗。

我帶著女友一路擠啊擠的,努力的往教堂入口處前進,天吶!人真多!現在到底是怎樣啊?突然跑到童話世界里啦?靠,就算是天使與惡魔的婚禮,人也不應該那麼多吧= ="

正當我很努力地向教堂內望去,發現公主與王子走出來的時候,突然之間,一朵鮮花從空中以美麗的拋物線飛了過來,我靠,這不就是那種"撿到的人就可以變成下一場婚禮的主角"的那種花嗎?(讀者︰啥啊?)

突然間,我發現身邊的人,都變成了灌籃高手中的人物,天吶?搶籃板啊!我當然是不管三七二十一,使出舞空術,搶到了這朵"撿到的人就可以變成下一場婚禮的主角"的花。

哇哈哈!我果然是最強的啊哈哈哈哈!(白癡!你笨過頭啦?)

我搶到花以後,我轉頭就獻給我心愛的女友,雅芬,當雅芬一臉幸福的接受我的鮮花,仿佛是接受了我的求婚,眾人立即鼓掌了起來,就像是為我們這一對幸福的小情侶祝賀。

正當眾人為我們祝福之際,婚禮主角,公主與王子也走了過來。

「恭喜你們」王子以浪漫的語氣說著。 (天吶,真的是童話故事啊)

我高興的笑著,雅芬也是。

「恭喜你們………哥……」

當我聽到第二句恭喜的時候,我再也笑不出來了,那句恭喜你們,正像一把利刃般的插進我心中,雖然,我感覺不到心痛。

那是小緣的聲音,沒錯,就是我的妹妹,小緣。

突然間,我整個傻掉,沒錯,就像突然中風了一樣,完全傻掉了。

天空愈來愈黑暗…我的眼前也愈來愈黑暗,眾人們瘋狂的搖我,好像我就要死去一般,我的眼前已經是一片黑暗了,在我黑暗的眼里成對比的,就是光亮的二人……………女友雅芬以及妹妹小緣。

不知不覺間,我消失了?

當我發現的時候,我感到眼前一片剌眼,原來太陽早已經由窗戶,照進了我的房間內,這時我才知道原來剛剛全是一場夢。

看了看鬧鐘,時間標著早上6點多,天啊,我睡不到五個小時也……

「……哇咧……什麼怪夢啊,真的有夠莫明奇妙的…」半夢半醒間,我揉著眼晴說。

「春夢ㄚ………白癡」雅芬從我眠被里鑽出頭來說著。

「哇靠!你嚇死人喔!你什麼時候在我床上的啊?」我好像被鬼嚇到一樣的大聲說著。

「你才嚇死人咧,晚上講了一堆夢話,好像被鬼嚇到,剛剛又突然爬起來講一些怪話」雅芬也揉揉眼晴說。

「不是,我是說你怎麼進來的啊?」我說。

「喔,昨晚眉眉(妹妹)開門讓我進來的啊,我下班後,本來想找你聊天的,誰知道進來才發現你已經睡了,就沒吵你了」雅芬呆呆的回答著。

「喔~~~~~這真的是太神奇了~~杰克~~」我也呆呆的回答著。

「對啊~~~真神奇呢~~~珍尼佛」雅芬呆呆的應著我。

「噗~小白癡,你好可愛唷」我突然覺得雅芬超~~可愛的,忍不住就冒出了這句話,順便撲了上去抱住她,裝出一附變態的臉,然後抓住她的雙手。

「啊~~>"<~~色狼,你想干嘛」雅芬一附楚楚可憐的樣子說。

「嘿嘿……不想干嘛………」說完我就轉身下床,走向浴室。

「AA~你…該不會……」雅芬見我這樣便說。

「我想洗澡阿~」我邊脫衣服放在浴室前,邊說。

突然,雅芬翻開眠被,跳下床向我跑過來,這時候我才發現,雅芬穿著一件淡紫色的小可愛,配上淡藍色的百折裙,嗯!超可愛!

雅芬不算高,矮矮的,大概163公分左右吧,臉蛋是那種"清純學生"的那一種型,剪著稍長的學生頭,淡紅色的發稍,有點嬰兒肥的身材,天吶!這一型真是令我無法抗拒,加上她那有點危險的聰明及脫線……我愛死她了!

啊…又離題了。

當我發現的時候,疑?我怎麼看到白色的內褲?啊!!!雅芬一記飛踢,正中我的右臉頰,噗咧!!!我馬上應聲倒地。

「你以為惹火了我,可以平安的脫身嗎?」雅芬左手叉著腰,右手指著我的鼻尖說著。

「啊啊………格格,我錯了………原諒我吧Q_Q」我裝的楚楚可憐的說。

「不~~行~~給我回去!」雅芬別過頭去,有點生氣的說。

「小的遵命……」我像條聽話的狗一樣的,慢慢的走回床上。

「嗯嗯~這樣才乖……」雅芬很高興的跳回床上。

我們小倆口,屈膝面對面坐下,倆人用敵對的眼光對望,喔喔!就在那麼的一瞬之間,喝!說時遲那時快!我們倆人同時喊︰

「剪刀、石頭、布!」

結果……我輸了……

「喔耶~~耶~~~~~我贏了~~」雅芬好像中樂透一樣的高興。

「………………」我搖著頭,無言以對。

這是我們小倆口想出的小遊戲,誰一旦猜拳輸了,就得先幫對方達到高潮,當然,不管用什麼方式,但是我們一般都是用手居多,下次考慮弄個電動按摩棒來玩玩。

「小徹小徹!加油唷……」雅芬像個小孩子一樣的躺在床上說。

「是是是~我的小格格」我無奈的說。

于是,我爬到雅芬旁邊,手指來回劃弄著她的肩膀,一邊給雅芬來一個超級法式深吻,一邊把我的舌頭放在雅芬的唇前,慢慢的探入口中,雅芬也慢慢地將她的舌頭探出,與我的相踫,在一連串的逗弄之後,我開始隔著小可愛撫摸起她的乳房。

雅芬的乳房不算大,大概是B cup再大一點吧,但是剛剛好適合我的手形,剛好是我可以"一手掌握"的大小,我慢慢地將小可愛往下方退去,此時正好我與雅芬的舌頭剛交換完唾液,我便將舌頭抽離她的口中,順勢拉出了一條由唾液形成的"我與雅芬的連接"。

「我要"品嘗"了唷~」我笑了笑,看著雅芬說。

「嗯………請用…」臉頰紅的像隻果的雅芬,喘息似的吐出幾個字。

我偷偷的抓住雅芬的雙腳,當雅芬發現的時候,嚇了一跳。

「疑?」原本以為我目標是乳房的雅芬嚇了一跳。

「嘿嘿…這是一點小懲罰」我馬上就把雅芬的雙腳擡高,讓她的下半身擡高至我的腰部,順勢我就壓低身體,將臉靠近雅芬的下體。

「阿……不行…!!」雅芬突然失去重心往後倒向了枕頭。

說時遲那時快,突然之間,我發現雅芬的純白內褲竟然就是我最愛的那一種"旗袍材質,滑滑地,而且是兩邊綁細帶子"的我的最愛。

我便快速的拉著右邊的線,瞬間就將內褲一邊解開,純白色的內褲隨即往旁邊掉落而去。

我突然就以我的魔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開始進攻雅芬的肉洞,瞬間以舌頭在小陰唇邊繞圓,突然又收起舌頭,用嘴唇將陰道口封住,開始快速的吸吮,不時又用舌頭點弄她的陰核。

「嗯啊……不行……不要……啊!!…不行~嗯啊啊啊啊~」雅芬對我這招完全沒有招架之力,所以,她愛死我的舌頭了。

「啊啊啊……………啊………」雅芬開始進入高潮的時候,原本高亢的叫聲,會慢慢開始消失,雙眼緊閉,但嘴唇依然張開,好像想要叫出什麼聲音來但是聲帶卻失去了效用,接著開始失神。

正當我的吸吮聲愈來愈大,雅芬已經完全叫不出聲音了,剩下的是一付好像快要失神死去的那張臉,突然之間,我感到嘴口沖進了少許炙熱的液體!

「雅芬,來了唷!!」我馬上將嘴巴抽離她的下體,馬上以中指插進雅芬那正射出液體來的陰道,立刻以高速的手部震動抽插她的陰道。

「……………」已經快要進入失神狀態的雅芬,似乎發現了什麼,嘴巴張的愈大,卻依然叫不出聲音來。

天吶!我愛死她這種表情了,真是我的小蕩婦!

我的右手中指以"我自已都不知道可以那麼快"的速度震動著,來回進出雅芬那一直噴出淫液的肉洞,沒錯,我的女友就是會潮吹,而且……量還不是普通的多,我看等等又要換床單下來洗了。

當右手高速震動的時候,我的左手當然也沒閑著,也在高速套弄著我的肉棒看著我的女友達到高潮,一邊幫自已打手槍,真的是人生一大享受啊!!

突然之間,我發現雅芬的身體開始抖動,,當我的手指還在快速進出的時候我發現淫水已經停止噴出了,雅芬的身體就像病人的身體一樣,開始用力的抖動雅芬的眼晴緊閉著,用牙齒咬著下嘴唇,整個臉潮紅的跟什麼一樣,似乎怕自已會飛上天似的,雙手更緊抓著兩邊的床單不放,我知道,雅芬已經達到高潮了。

我便將我的手停止動作,抽離雅芬的陰道,天吶!我的右手好像泡進水里再抽出來一樣的濕,我便把右手沾到的淫水抹在自已那漲紅的肉棒上繼續套弄著。

看著雅芬的陰道口維維的張合著,不時還噴出少許的淫液,我的情欲也跟著水漲船高。

「雅芬,換我了喔~~?」我用沾滿雅芬淫液的右手,抓著我的肉棒。

「……………」已經失神而且發不出聲的雅芬,當然沒辦法回應我的話。

竟然雅芬已經高潮了,剩下的任務,當然就是讓自已高潮啦,所以,我也不需要忍耐了,幫雅芬把她的百折裙邊旁退去,用我的龜頭在雅芬的大陰唇磨了磨雅芬感覺到我要來了,眉頭稍為皺了一下我就抓住雅芬的腰部,用我的雙腳分開她的腳,讓下體頂著雅芬的陰核,抖動我的腰部磨擦。

「…嗯…嗯…」雅芬發現被我頂著後,身體持繼地震動,發出微弱的嬌喘。

突然雅芬的陰道又縮緊,又擠射出少許的淫水。

就是現在!我使盡吃奶的力氣,把肉棒用力的撞進雅芬的體內,「啪!!」我存滿精液而漲大的睪丸撞擊雅芬的股間所發出的聲音,好像甩巴掌一樣大聲。

「啊~~!」因為我的強制插入,雅芬瞬間張開了眼晴看著我。

雅芬的陰道一直很小,雖然我已經開發了不知道幾次,但是雅芬的陰道始終保持著這種緊度,就跟第一次開苞的時候差不多,所以我在插入的時候,總是得花特別多的力氣來深入。

「徹……你……沒戴…」雅芬經由她的肉洞包覆的感覺,知道了我並沒有戴著保險套就生生地插入了她的陰道中。

不理會雅芬說的話,我吐了氣~~深呼吸…喝!!開始了我的致命沖剌!

「啊啊啊!!」因為才剛高潮,下體還很敏感的雅芬開始尖叫著。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隨著我速度愈來愈快的抽插,雅芬被我一直用下體撞擊著而發出淫穢的聲響,並且一路由床尾一直抽插,快速的撞擊使我們倆的身體一直移動到床頭,直至把雅芬頂到床頭的小櫃子,我讓雅芬的背弓了起來,再度瘋狂抽插著。

「啊啊啊!!徹!!不要!!你沒戴啦~啊啊啊~~」雅芬一邊想掙扎地推擠著我的身體,卻因為我快速的撞擊著她敏感的陰部而無力。

「喝!喝!喝!沒戴!就是!要!懲罰你剛剛!踢我啊!我的!小公主!」我一邊使勁的撞擊著雅芬的肉洞,快速的抽插著一邊說。

「不…啊啊啊!不行啦…這樣會……啊啊啊~」雅芬說著說著,眼晴又開始微閉,看來雅芬即將達到第二次高潮了。

「對!就是會!!小公主!我要在你的子宮內注入我大量的精液唷!」我一面強烈撞擊,一面把雅芬拉往後,使她躺平在床上,將雙腳擡高至我的雙肩上靠著,一面說著。

「啊!不行!不可以!啊啊!今天危險啦~~啊啊~」雅芬已經緊閉雙眼,用力的擠出這幾句話。

「我知道!你今天危險期嘛!就是要讓你懷孕!」我一邊亢奮無比的喊著,一邊更加用力的撞擊著雅芬的下體,每一下都用力的插到底部。

「啊啊~~鳴……人家…不…要…懷孕啦…………」在我持繼加速的撞擊中漸漸失去聲音的雅芬,在嬌喘中努力的說出這幾個字。

當我發現雅芬已經開始再度噴出含有大量卵子的淫水,我便把雅芬的雙腳往下壓,壓到頂著她的乳房為止,順手抓了個枕頭放在雅芬的屁股下方,好讓雅芬的整個下體水平高過頭部,我也微跪的配合雅芬下體的高度,一樣猛烈地由上方往她的下體撞擊,這樣的姿勢,剛好是最能深入,又最容易受孕的。

這樣的姿式,即使完事時男方不將精液射入女性的陰道里,只要男方的陽具長度有一定長度,在性交時還是會有少量的精液經由龜頭的馬眼流出,順著姿式的關系,地心引力以及性交時的活塞運動也會將少量的精液帶進女性的子宮內,進而使精液進入子宮與卵子結合。

更何況,雅芬天生的體質就是會使卵子像男性一樣地噴出,連這樣的姿式也不例外,而且,可能因為身高差距的關系,我的陽具長度經由這個姿式,插到底的時候,剛好就可以頂到雅芬的子宮口。

「小公主~~你看!你看唷~你的卵子一直射出,我想不讓你懷孕很也難!放棄吧!我會用濃郁的精液把你的子宮灌的滿滿的,讓你受精的唷!」我依然使盡我最大的吃奶力氣,用力的用龜頭撞擊著雅芬的子宮口,一邊吶喊著!

「鳴鳴……鳴………………」雅芬被我長達十分鐘的快速抽插著,已經完全失神,全身無力地發抖著,只能以呻吟來應答我所說的話。

「喝!喝!喝!喝!喝喝喝!!」我大聲的吶喊著。

『啪啪啪』淫穢的肉體撞擊聲,似乎要讓整個社區的人都聽到我正要把精液注入雅芬的子宮內。

我知道自已的精液已經要從睪丸沖出來了,我便更努力的加速沖剌,因為我快速的沖剌,雅芬已經全身無力的發抖,一邊失神地噴出含有大量卵子的淫水,我只能壓著雅芬的大腿,讓我的上半身擡高,利用這種杠桿原理,來達到最用力的抽插。

「啊啊啊………………!!!!!!!!」就在我精關失守,開始射出的那一瞬間,我開始狂喊著,並且將身體弓起,讓陽具插到雅芬的最底部,並且微微撐開子宮口,開始對著雅芬的子宮注入我濃濃的精液。

『……哥……?……怎麼了嗎?』

正在享受經由高潮而灌注精液到雅芬子宮內的快感中,我緊閉雙眼,享受這種淫穢又舒服的氣氛與感覺,竟然沒有發現到妹妹已經睡醒,走到房間門口。

『………!』妹妹本來還在半夢半醒之間,突然之間,發現自已看到了不該看的一幕,但是卻卡在這讓她震撼的一幕。

射精大約6秒後雅芬的子宮已經被我的精液灌滿,多余的精液經由雅芬陰道與我肉棒的空隙間擠出,從旁濺出,當我發現了以後,我隨即睜開眼晴,並且將身體擡高,瞬間將陽具從雅芬的陰道抽離。

「好了!小公主!授精完畢嚕~剩下的就……」當我正一邊用右手在快速的套弄那還在持續射出濃郁精液的肉棒時,我發現了呆站在我房門口,呆呆地看著我射精在雅芬陰部的妹妹。

「鳴………里面……好燙……」雅芬因為高潮失神,一直閉著雙眼,呻吟地嬌喘出這幾個字。

我跪起來發現妹妹後,我也整個人呆住了,完全動彈不得,但是生理是不會呆住的,我那高高舉起的陰睫,就好像在宣告它的勝利似的,持繼地對著雅芬的大、小陰唇以及雙腿間射出精液,射滿了整個雅芬的下體,就像被整罐的牛奶澆下去一樣。

那一瞬間,時間就像靜止的,我與妹妹四目相接,隨後妹妹發現了……看著自已下體、小腹以及大腿上,那些半干半濕的液體,又轉移視線,看看哥哥那只一直在射出牛奶的大肉棒,再看看雅芬姐下體布滿的大量精液。

說時遲、那時快,雅芬因為高潮的關系,陰道突然又大力收縮了一下,因為陰道壓力的關系,壓縮將精液與卵子擠射了出來,在空中劃出一條美麗的拋物線最遠的,就射到了地板上,與雅芬的肉洞口連成一條線,濃郁的精液與卵子味道讓整個房間的空氣充滿了一種淫穢的氣味。

「阿………那個………妹……」我吞吞吐吐地,說不出完整的話語。

妹妹的眉頭突然皺了一下,隨即將雙眼閉起,轉身馬上拔腿就跑,離開了我的房門口。

留下了不知所措的我,以及被我灌滿精液,依然失神的雅芬。

所謂『正常的兄妹』,應該要是怎麼樣的關系?會在怎麼樣的生活下互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