賢妻薰怡

作者:隱居士

第一章 賢妻力助家業興

薰怡是一個標緻的大美人,她的相貌身材屬於很多男人心目中所幻想的那個類型,凹凸有致,笑起來能迷死人。熏怡的丈夫是一個普通的小老闆,長得也算能見人,最重要的是他非常信任熏怡,也愛她,兩人的婚後生活十分美滿。

熏怡不太懂這些生意方面的事,因此她的丈夫也沒想著要她幫忙,熏怡基本只需要在家做點家務,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每天還能自己出去逛逛。在熏怡心裡,一直覺得自己幫不上忙是一件挺丟臉的事。

這天傍晚,丈夫回家時約了一個新結識的張老闆,張老闆還帶著自己的秘書,一共兩人來熏怡家吃飯。熏怡做菜的手藝還是相當不錯的,張老闆邊吃邊誇,不過他望向熏怡的目光總是有點異樣。

飽餐一頓之後,熏怡的丈夫提議打麻將,因為恰好有四人,張老闆自身也是賭徒,這麼一聽馬上就答應了。熏怡搓點麻將還是會的,不過她主要還是跟著湊個數。

張老闆打麻將時還要喝酒,熏怡的丈夫也屢屢舉杯,四個人除了熏怡外都喝了個大醉。熏怡以自己不會喝為藉口,只是幫著倒酒,她見丈夫被兩個人圍著勸酒,有點心急但也無可奈何。

幾輪麻將下來,三個男人的酒也喝多了,張老闆的話漸漸帶上腥氣。他大力把剛摸到的牌摔在桌上,【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大叫:「碰!嘿嘿,輸了吧,輸了的人要把老婆貢獻出來玩玩哦。」熏怡的丈夫滿眼血絲,他已經神志不清,最後一杯倒進嘴裡之後,他含含糊糊地笑道:「碰,嘻,輸了的賠老婆,嘻」他說完胡話就一頭栽倒在桌子上呼呼大睡。張老闆這時也有點迷糊了,他一手摟著自己的秘書,另外一手就要去摸熏怡。

熏怡縮了回去,她扶起自己丈夫回房休息,然後再出來照料張老闆這兩人。張老闆喝得沒有熏怡的丈夫多,酒量也更勝一籌,竟然借著酒勁就要非禮熏怡。熏怡躲開張老闆的手,她把醉醺醺的秘書先推到沙發上,秘書馬上倒頭便睡。張老闆精神卻好得很,沒有一點想睡的意思。

熏怡想了想,乾脆拉著張老闆去浴室,打開噴頭用冷水潑了張老闆一臉。冷冰冰的感覺讓張老闆清醒了些,他抹去臉上的水珠,看著熏怡道:「夫人,你!?」「張老闆,你剛才說,想要我哦。」熏怡提醒道。

「啊,我確實有點暈頭了。」張老闆拍拍腦袋,又清醒了不少。

這時,熏怡卻主動貼了過來,她那傲人的胸部頂著張老闆,嘴裡輕輕說:「可以哦。我老公輸了,我把自己賠給你吧。」「夫人,你是說真的?」張老闆有點不敢相信。

「是啊,但如果我讓你玩的話,你可不可以答應跟我老公簽合同啊?」熏怡問。

張老闆要冒出火的眼睛頂著熏怡,「這是一筆交易?」他舔了舔嘴唇,笑著繼續道:「沒問題,不過我可得玩個夠,要去你房間嗎?」「我老公在房間裡睡著呢」聽到張老闆同意,熏怡有點難為情,她搖搖頭否認,「就在浴室吧,張老板,這可是我們的秘密,誰都不准說出去哦。」熏怡用手指做了一個安靜的手勢,然後輕輕關上房門。

這時,浴室裡面只剩下張老闆跟熏怡兩個人,渾身酒氣的張老闆面對誘惑已經毫無抵抗的能力。熏怡打開花灑和熱水器,讓熱水嘩嘩地灑在地板上,她轉身面向張老闆,緩緩脫去外面的衣服。

「張老闆,你想要我嗎?」熏怡身上只剩下性感的胸罩和內褲,她的長髮被熱水打濕之後貼在後背,騰騰升起的熱氣讓她的臉看上去更紅了一些。張老闆吞咽了幾下,他一步步走近熏怡,臉上露出壞壞的笑容。

熏怡動手幫張老闆脫去衣服,趁著這個機會,張老闆雙手伸向熏怡的乳房,十指切入胸罩裡面,用力扣住了白皙的乳房。熏怡渾身僵硬,但發燙的熱流又迅速把自己融化,她把已經脫去衣服的張老闆順勢拖進熱水裡面,豐滿的胸部頂住了對方的雙手。

熱水灑在身上,熏怡笑著讓張老闆解開自己最後的束縛,她一對大乳房在熱氣中露出真容,熱騰騰的水擊打在嬌嫩的乳頭上,熏怡更加害臊了。她自己用腳把脫下的內褲踢到一邊,然後拖著張老闆一起在熱水的旁邊坐下,地板也是熱的。

張老闆佈滿血絲的眼睛都看直了,他直接用手握住了熏怡的一對豪乳,狠狠一捏,乳肉從指縫迸出,說不出的美妙。張老闆這時就想著如何把自己的身體盡可能緊地貼住眼前這個美人兒,他能從掌心感到對方凸起變硬的乳頭,以及那開始變得火熱的下體。

熏怡一手拉著張老闆的手往自己的下身摸過去,一手輕輕摸著張老闆的陽具,她紅著臉道:「張老闆,對於我這種已為人婦的女人,要不要先洗乾淨再使用呀。」熏怡見張老闆不太明白,自己拿了熱水管塞到張老闆的手裡,還指了指自己的下體。

張老闆淫笑著,這個美麗的女人竟然是要他用熱水去清理下身,這可是很好玩的事。張老闆在熏怡下體的毛髮裡摸到那兩片嬌嫩的肉唇,他用力分開這緊窄的小穴,然後把手裡拿著的熱水管插了進去。

熱水很快就充滿了嬌嫩的腔道,熏怡感到下身好像要熔化似的,她嬌喘著用腳盤住了張老闆的腳,小腹急速膨脹,似乎連子宮都給灌滿了水。張老闆一下子放開水管,水流從小穴裡面噴湧出來,場面極為淫蕩。

熏怡的淫蕩表現徹底激發了張老闆的性趣,他甚至趴在地上舔了好幾口水,熏怡也用她那修長的美腿搓弄張老闆全身。張老闆胯下的陽具已經膨脹到極致,他用力抓著熏怡的乳房,然後對準那剛剛清理過的小穴插了進去,一下子插進去大半根。

張老闆雙手握著熏怡的玉足,胯下用力推動肉棒進行抽插運動,野蠻的力道搞得熏怡嬌喘連連,性感的肉體在熱氣中變得更加火熱。不過抽插幾下之後,張老闆始終覺得有些不盡如人意,熏怡這麼性感的女人,小穴卻顯得有些冷淡,穴道深處還是有些發澀。

熏怡也發現了這個問題,她雙手在地上推動,讓自己的身體從肉棒上離開。熏怡撿起張老闆剛才脫下的拖鞋,塞到對方手裡,害羞著道:「張老闆,我的身體有點遲鈍,要這樣刺激一下才能好好玩哦。」她的意思是,讓張老闆用拖鞋拍打她的小穴,然後才能好好做愛。

張老闆驚訝地張大嘴巴,不過他很快就樂著同意了,誰會介意打一個美人的下體呢。張老闆一手壓著熏怡的雙腳,一手舉高了拖鞋,對著熏怡嬌嫩的下體狠狠抽打過去。響亮的聲音夾雜著水珠的飛濺,熏怡悶哼一聲,全身都是一抖,但下體竟然抬得更高了。

「好你個淫娃,要這樣玩才能興奮是吧!」張老闆來了興致,他用手裡的拖鞋狠狠抽打了十下,打得熏怡嬌喘連連,小穴也迅速變紅,連乳房都好像精神了些。

拖鞋的抽打有明顯效果,張老闆再次把自己的肉棒插進去時,發現這個誘人的地方已經充滿愛液,肉棒的抽插再無任何阻礙。張老闆興奮地狂笑,他乾脆用雙手抓住熏怡的乳房,用這個誘人的地方作為固定點,狠狠撞擊她的下身。

熏怡不斷發出嬌喘,她第一次讓陌生的男人侵犯自己的身體,而且還玩了自己夢想中的淩辱遊戲,下身不斷傳來欲仙欲死的快感,全身都在興奮中。張老闆發力抽插了幾百下,肉棒好幾次都把熏怡的子宮撞到高潮的懸崖上去,手裡握著的乳房不斷用乳頭反抗手掌的壓迫。

張老闆差不多到了高潮的邊緣,熏怡用雙腳盤住張老闆的腰,嘴裡哼著:「直接射在人家的裡面,我要•••」張老闆這時也興奮得不得了,他直接就頂著熏怡的子宮頸,把一大泡精液灌進了熏怡的子宮頸裡面,徹底污染了熏怡作為人妻的純潔。

張老闆完事之後背靠著牆壁休息,熏怡則爬過來主動喊住他的肉棒,舔乾淨剛才的大戰痕跡。張老闆摸著熏怡的長髮,突然笑道:「夫人可真夠騷的啊,張某還是第一次見到主動要求被打陰戶的女人。」熏怡抬起頭來笑笑道:「是啊,但我沒忘記張老闆的承諾哦,你跟我老公的合約也要簽了呢。」「哈哈,合同這事我記得,明天就跟你老公說清楚。不過,如果你還有什麼表示的話,我可以把價格給優惠一點點呢,嗯?」張老闆意猶未盡地打起了熏怡的主意,他的眼睛不斷掃視熏怡性感的肉體。

熏怡再次把胸部貼了過去,她嗲聲道:「喲,張老闆還不滿意嗎,今晚想玩多少次都可以啊。」張老闆這次沒有接住她的身體,他搖搖手大笑道:「女人這種玩具,我一天就玩一次,再來一次味道就淡了。這樣吧,我們簽約時你可得跟過去,到時現場商量商量看,嘿嘿。」他的臉上露出略帶惡意的笑容,似乎想把熏怡給吞了似的。

熏怡微笑著點了點頭,還親了親張老闆的小弟弟,儼然一副蕩婦的表現。

天亮之後,張老闆和秘書都走了,熏怡洗乾淨身子之後撲到剛睡醒的老公懷裡,她笑得很開心,但這原因可不能說。

張老闆果然信守承諾,這晚之後,熏怡的丈夫就收到了張老闆的簽約邀請,時間定在兩天之後,當地一所豪華酒店裡面。熏怡一般情況下是不會跟著去的,但張老闆悄悄通知了她,因此熏怡也悄悄來到酒店裡,沒有告訴她的丈夫。

簽約前的協商很順利,張老闆開出可以優惠的空間,然後雙方暫時休會,回房間休息。這時,熏怡遵照張老闆說的,悄悄來到張老闆額外開的小房間。

張老闆身邊還有一個黑絲美女陪著他,這人是張老闆手下的一個女職員,暗地裡是張老闆的情人。打開房門的就是這位黑絲美女,她把熏怡帶進來後,順手反鎖了房門,一副警惕的樣子。熏怡今天是悄悄來的,穿著也保守,但依然不掩她的美妙身材。當面一對比,張老闆那小情人就給熏怡比下去了。

張老闆見面就哈哈大笑:「夫人,你看到我的秘密,可要有點誠意,讓我的小美人放心啊。」熏怡的臉紅撲撲的,她站在兩人面前,親手在這兩人面前脫去自己的衣物,而後光脫脫地走到小情人的面前道:「妹妹看到我脫光的樣子,可以放心了啦。」熏怡一對豐滿圓潤的乳房掛在胸前,每走一步都會抖一抖,乳尖凸起變大,看上去十分誘人。

小情人歪著頭端詳了熏怡一小會,又轉頭對張老闆說:「老公,這個女人是不是真的可以做任何事啊,我讓她做什麼都可以?」張老闆摸著小情人的頭髮,得意道:「那當然,你想讓她做什麼呢,親愛的。」小情人翹起一隻腳,嬉笑著說:「那好啊,先舔一舔,叫聲主人吧。」她的腳上還穿著黑絲襪,在空中朝熏怡晃了晃,十分囂張。

熏怡在小情人面前跪下來,她雙手捧住小情人的腳,放在鼻子邊上聞了聞,害羞地叫了一聲主人,然後張開櫻桃小口含住襪尖,露出一臉幸福的樣子。熏怡的表現讓小情人笑得很歡樂,她用腳尖不斷挑逗熏怡的身體,從她的乳尖到下體,逐一摩擦,熏怡也配合地發出淫叫。

「真有趣,這女人還真是聽話啊。」小情人邊笑邊抱住張老闆,讓張老闆對她上下其手,趁機侵犯她的身體。她把熏怡弄得面紅耳赤之後,又提出進一步的要求:讓熏怡把臉側過來給她一腳踩住。

熏怡有點為難地說:「踩臉啊,這樣可能不舒服,熏怡建議換一個舒服的地方踩。」她雙手捧著自己的雙乳,示意可以折磨這個地方。

小情人一看就樂了,張老闆也豎起大拇指,不過現在問題是如何踩住這個地方,乳房可不像臉那樣容易貼到地上去。熏怡見張老闆也同意,她主動用肢體上的主動性為兩人提出建議。熏怡手捧著自己豐滿的雙乳,平躺著貼到小情人眼前的桌子上去。

小情人笑著伸出一隻腳,緩緩平放在熏怡的一隻乳房上,她的腳掌居然有大半個踩在了熏怡的乳房上面。小情人加大力氣踩壓熏怡的乳房,她的腳把熏怡的乳房踩成一片扁扁的肉餅,這幅淫蕩的場面真是妙不可言。

「原來用腳踩踩奶子這麼過癮啊,我能加大力氣不?」小情人來了興致,她的腳不斷按壓著這富有彈性的肉球,腳底不斷摩擦著熏怡那嬌嫩細膩的肌膚。熏怡的情欲也被慢慢勾出來,她回應道:「可以啊,主人可以直接站在賤母狗的奶子上面。」「賤母狗?這名字很適合你嘛。」小情人蹦起來站在桌子上,她果真嘗試直接站在熏怡的乳房上面,利用自己的體重完全壓垮熏怡的乳房。熏怡這對堅挺的乳房在巨大的壓力之下變得很薄,而且裡面的脂肪不斷被排擠出腳底貼著的位置,這一變化竟然導致乳房的支撐力有些不穩定。

「呀啊!」小情人尖叫一聲,差點從桌子上摔倒,她踉蹌地退後兩步,張老板從後面扶住了她。小情人跺腳道:「這個壞女人,故意要我摔倒!」熏怡趕緊跪到小情人的身前,她雙臂夾住雙峰,可憐兮兮地說:「是賤母狗奶子太軟的錯,請主人打賤母狗的奶子解氣。」熏怡越是興奮就說得越是淫蕩,她面孔紅潤,下體早已濕透,乳尖也是秀拔挺立。

小情人原本就對熏怡這種老是強調乳房的做法沒好感,她自己的乳房偏小,比起熏怡來確實有點羞愧。小情人聽熏怡說可以打奶子,當即就揚起手狠狠刮了兩下,響亮的聲音配搭上熏怡雙乳的亂甩,張老闆看得大聲叫好。

張老闆趁著熏怡的乳房被小情人亂打的時候,沖到熏怡背後,把自己早就蠢蠢欲動的陽具塞進了熏怡的陰道裡面。熏怡一聲驚呼,屁股緊緊貼住張老闆的下半身,乳房卻是挺得更加挺拔。小情人對於張老闆在自己面前跟另外一個女人做愛顯然感到不爽,她打起熏怡的乳房來更是不留情面,簡直像是要把熏怡的乳房打爆似的。

熏怡接受著這種截然不同的待遇,她的乳房疼痛抵消不了下身的快感,淫水大量分泌,叫聲也顯得更加淫蕩。張老闆腰部猛地一挺,大量的精液灌進了熏怡的肉穴深處,再次侵犯讓雙方都頗為愉悅,尤其是熏怡,她被那打了幾十下的乳房都露出極為妖豔的顏色。

熏怡把自己含著大量精液的下身翹高了給小情人看,她嗲道:「主人,狠狠踢賤母狗這種不聽話的地方吧。」小情人穿著黑絲襪的腳狠狠就朝熏怡的下身踢出去,第一下就狠狠踢在陰核上,熏怡差點都以為自己要高潮了,接踵而來的是劇痛,她抓著大腿根部,但絲毫沒有掩蓋住整個陰戶。小情人咬咬牙,繼續用腳踢熏怡的下身,就好像一場異常淫蕩的虐待派對似的。

熏怡的陰戶被踢了十幾腳之後,色欲漸消的張老闆終於制止道:「不錯不錯,夫人的確很好玩,不過我可沒時間這樣一直看下去。這麼說吧,現在我正在跟你的丈夫談一個大合同,我給出的讓步範圍是三十萬,但如果就這樣同意這麼大的優惠,我在合夥人金老闆那邊也很難解釋。我給夫人你提一個解決方案,你現在去找金老闆,現場脫衣服給她看,如果金老闆確認看到,我就同意合同,怎樣?」張老闆的方案剛一說出口,熏怡就表示贊成,她笑容滿面地合起雙掌,「太好了,能幫我老公做點事,要我做什麼都可以。」張老闆繼續他的生意談判,帶熏怡去見金老闆這件事就由張老闆的小情人負責了。這咬牙切齒的小情人恨不得把黑絲襪塞在熏怡嘴裡,然後再把她拖出來見人。但這些,張老闆都不再親自跟著,他只是給金老闆打了個電話:老金啊,我們公司正在談的那個合作,對方說如何能降低30萬工程費,就把自己的老婆送到你那兒脫衣服隨便玩,你可看著辦了哈哈。

張老闆跟金老闆說完這件事後,下午的會議正式開始,他也就坐回到會議桌上。小情人很快就把熏怡帶到了金老闆那兒,沒過多久就給張老闆發來一張照片,那是熏怡赤裸著坐在金老闆面前的照片,看來這金老闆對於美人也是沒抵禦力的。

張老闆看了看照片,暗地裡樂著,他瞟了一眼會議現場,熏怡丈夫還在自以為是地大講特講,絲毫不知道自己老婆的貢獻。

小情人很快給發來第二張照片,熏怡這次是坐在金老闆身上,潮濕的肉穴套著金老闆粗大的肉莖,豐滿的雙乳被金老闆握在手裡,顯然雙方都極為享受。哈,這下應該沒問題了,張老闆逐步放開防線,把優惠點一一同意,熏怡的丈夫簡直高興得發狂。

張老闆接近同意整體三十萬的優惠時,金老闆親自發來了資訊,大意是已經跟熏怡達成協議,除了原先的三十萬之外,額外提供三十萬的貨免息借給熏怡的丈夫。張老闆嚇了一大跳,他弄不清楚這金老闆是怎麼回事,跟熏怡能達成什麼新的協議。但做生意最講究信用,既然金老闆不經商量地同意了新協議,那他也只好照著給熏怡的丈夫傳達,這下可把對方高興得發瘋,就差跪下喊爹了。

合同簽訂之後,張老闆抱著滿腹的疑惑直接飛奔到金老闆的住所,他一推開門就問到底怎麼回事。金老闆這時正坐在沙發上喝茶,熏怡並不在身邊,倒是小情人還在這兒等著張老闆。金老闆一見張老闆就樂了,他大笑道:「老張啊,我跟那個漂亮女人叫熏怡搞了個合約,可好玩了。」「什麼合約,這合同可夠便宜的了。」「吼吼,這女人真好玩,身材又好,侍候得我很舒服呢。她跟我商量能不能再提高優惠額度,我拒絕了,她就提出要賒帳一點貨物,還提出了很有趣的抵押,哈哈,你猜猜是什麼?」張老闆跺腳道:「我哪能知道!」「呵呵,那個女人說,在她丈夫還沒還貨款的期間,她本人,也就是欠款人的妻子作為抵押物,囚禁在我這裡。」張老闆瞪大眼睛:「這麼說,可以把她關起來玩段時間?你確認她會赴約?」金老闆這時發出一陣爆笑,他笑道:「沒關係,她剛才讓我拍了好多裸照,不認帳也不可能了。明天,明天下午她就會過來。」張老闆這時已經瞭解了事情的經過,他捧腹大笑道:「喔呵呵,有意思有意思,還真是夠賤的,丈夫去做生意,把老婆抵押在這裡,哈哈哈。」張老闆望望小情人,對方也做著手勢沖他笑,似乎是報了什麼深仇大恨似的,她的手掌看上去紅撲撲的。

當晚,熏怡和丈夫舉行了床上慶功宴,張老闆與小情人來了個感情修復工程,金老闆則親自去打點一切,準備好迎接熏怡的肉欲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