賢妻薰怡

今晚,莉莉和薰怡都帶著面罩,因為今晚會所裡除了會有十幾個貴賓前來參觀之外,全程還會通過網路視頻直播,傳達全世界。莉莉高舉一支精巧的小軟鞭,高聲向觀眾問好,台下的人也都戴著面罩,他們都是有名的調教師。

「紅蜘蛛,這個名字已經沉寂了兩年,今晚她要為我們帶來複出的盛典!」一個戴面罩的中年男人大聲介紹莉莉,他的手指瞄向了吊在半空中的薰怡,全場掌聲雷動!

薰怡今天除了一個巴掌大的面罩之外,什麼衣服都沒穿,她的乳房沉甸甸地垂在胸前,有經驗的人可以看出她處於哺乳期中,乳暈鼓脹,顯然已經漲奶。薰怡一頭長髮披在背後,她整個人向前傾斜,雙腳和雙手,脖子都被鐵制的鏈條拴住,長腿和雙乳在空氣中微微顫抖,眾人的目光注視著她的乳尖,這讓她提前進入了興奮狀態。

莉莉輕輕捏了一下薰怡的乳尖,濃郁的乳汁噴了出來,弄濕了莉莉的手指。「看啊,這奶牛正在產奶,告訴我,你那下賤的奶子裡裝著的是什麼奶水?」莉莉把話筒湊到薰怡臉前。

薰怡搖搖頭,紅著臉道:「主人,母狗的奶子裡裝的都是洗廁所的臭水,不是什麼奶水哦。」「賤狗!」莉莉狠狠一鞭打在薰怡的屁股上,清脆的聲音響起,薰怡悶哼一聲。她的身體原本就性感至極,現在吊在空中稍一晃動,豐滿的乳房在半空中晃蕩,修長的雙腿無助地掙扎,春色無邊。

莉莉捏著薰怡的乳頭說:「今天,紅蜘蛛要在大家面前,把這個淫蕩的母狗廢掉,讓她的這對奶子當場壞掉,再也不能噴出洗腳水!」莉莉用力甩了薰怡的乳房兩個耳光,打得她那對沉甸甸的乳房左右晃動。

莉莉的這種懲罰在SM圈子裡尚沒有出現,現場和收看網路直播的人們都在安靜而專注地看著,難道莉莉要在這麼多人面前對這個女人做出血腥的舉動嗎?作為一個沉寂已久的調教師紅蜘蛛,莉莉今晚能吸引到這麼多人關注,靠的全都是這個「斷奶」的噱頭。

莉莉再次用手指按壓薰怡的乳頭,的確富含奶水。她首先拿出一捆浸油的皮鞭,大聲說道:「對於母狗的奶,用皮鞭抽能不能打壞呢?」莉莉話剛說完,鞭子就夾帶著風聲,犀利地撲到薰怡的乳房上,「呀!」粗糙的鞭子劃過她那嬌嫩的乳頭,柔軟的肉球狠狠晃了幾下。

莉莉接二連三地抽了幾下,然後繼續用手指擠壓她的乳頭,濃郁的奶汁再次噴了她一手。「看啊,鞭子的抽打不能讓這騷母狗斷奶!」莉莉把鞭子丟在一邊,換了一條電擊棍。

薰怡驚恐地扭動身體,這電擊棍看上去就是非常難受的。莉莉把電擊棍在觀眾面前晃了晃,這棍子的頂端閃爍著幽暗的藍色光芒。莉莉猛地把棍子的頂部直接按壓到薰怡的乳暈上,耀眼的電流好似毒蛇般扭曲著鑽入嬌嫩的乳頭,「滋滋!!」巨大的電流瞬間從乳頭鑽入體內,薰怡失去控制地發出大聲慘叫,她的身體劇烈抽搐,但是在暈過去之前,電擊停止。

莉莉按壓薰怡的乳頭,濃郁的乳香再次散發到空氣中,「看來電擊也沒用呢」莉莉聳聳肩表示沒有起效,不過沒有關係,鞭打和電擊棒算不上什麼。

下一個工具,是一把塗成鮮紅色的大鉗子,那尺寸應該是修理大型機械用的。莉莉雙手並用拿起鉗子,一下子就把薰怡的乳暈連同乳頭夾住。「騷母狗這對奶,扭成麻花後還能不能用呢?哈哈哈!」莉莉用力把薰怡的乳暈轉了三百六十度,扭成圈圈的乳暈努力把連接著的乳房也一起拖成麻花形狀。「呀噢噢!」薰怡再次大叫,但莉莉下手毫不留情,她繼續用力把薰怡的乳房扭成一圈一圈的肥肉,那嬌嫩的乳頭就好像要被扭斷了似的。

薰怡的兩隻乳房都遭受了如此酷刑,莉莉粗暴地把她的乳頭弄成了紅腫漲大的摸樣。但是酷刑過後,紅蜘蛛驚喜地發現,薰怡的奶水依然可以從乳頭噴出。「看來,有必要毀掉這個胖乎乎的肉球啊。」她拍了怕薰怡那豐滿的乳房,發出清脆的聲響。

「今天,我向各位推薦一個有趣的懲罰,漲奶!」莉莉搬出預備好的機器,這長得像鼓風機的小機器上面連著兩條透明的塑膠管,管子的末端還有一個帶扣子的吸盤。「用了這個東西,騷母狗的奶子可就要漲爆了,刺激吧?」莉莉伸出舌頭舔了舔薰怡的乳尖,她撩人的姿態把薰怡的欲火徹底激發出來,然後兩個吸盤就緊緊貼在薰怡的身上,兩條扣帶在薰怡的背後連接,就好像給薰怡戴了一個胸罩似的。

「灌什麼好呢?主人想一下,嘿。」莉莉好像想到了什麼,她打開機器上面的蓋子,自己輕輕拉開褲子,就在大家面前朝機器裡撒了好大的一泡尿。難道,這些尿要倒灌進薰怡的乳房裡面!?

答案馬上就揭曉了,莉莉打開塑膠管末端的一個小孔,然後踩下開關,轟鳴的機器把莉莉的尿液順著塑膠管送過去。黃燦燦的尿液充滿吸盤的時候,紅蜘蛛馬上關上了小孔,這樣留在管子裡面的就只有尿液了。

薰怡的乳尖馬上就感受到巨大的壓力,就好像數十米深的海水壓在乳暈這一塊地方似的,整個乳房都好像要被推開。但是僅僅扣住的束帶和薰怡自己的豐滿的乳肉把吸盤貼得緊緊的,巨大的壓力持續在乳頭上面增大。

紅蜘蛛這個玩法獲得了全場的驚歎,薰怡自己更是驚訝地看著自己的乳房。壓力在一點一點增大,她能感到自己的乳尖好像要被壓回胸腔裡似的,巨大的壓力環繞著嬌嫩的乳頭。溫熱的尿液籠罩著淡紅的乳尖,薰怡驚恐地感到那些溫熱的液體正在逐漸入侵自己的身體,它們入侵的路徑正是自己奶水噴出的小孔。

「啊哦哦,進,進去了,人家的奶子會壞掉的,呀!」轟鳴的機器工作了好一陣,看不出有多少尿液灌進了乳房裡面,莉莉扒開薰怡乳房上的吸盤時,可以看到薰怡的乳暈都被壓得塌了進去,隔了好一會兒才慢慢復原。

莉莉用力甩了薰怡的乳房兩個耳光,「好啦,現在主人來看看,不聽話的騷母狗到底喝了尿沒有?」她用一瓶乾淨的水把薰怡的乳尖洗乾淨,然後用一個紙杯子擠了薰怡小半杯奶水,這些奶水的顏色比較淡,黃色的成分要多一些。

莉莉把杯子湊到鼻子近處一聞,「哇,好臭,這母狗的奶子裡裝的全是臭水!」莉莉捏著鼻子把杯子遞給了台下的觀眾,薰怡這杯惡臭的奶水馬上就被全場傳閱了個遍,這對吊在空中的美人薰怡構成巨大的羞辱,人人都會覺得她那對巨乳裡面已經滿是惡臭的尿液。

莉莉毫不介意她的尿液讓薰怡的奶子變成這種味道,她樂哈哈地打了薰怡幾個巴掌,「還能噴奶,這騷母狗,看來主人要請點幫手咯。」莉莉拍了拍手,四個戴著面具的壯小夥沖到薰怡面前,手腳麻利地把她放了下來。

「不要留情,打狠點,知道嗎?」莉莉淡然丟下這句話,她自己找了張椅子坐下,輕鬆地休息起來。「下麵的節目,四個惡霸毒打美少婦,致少婦爆奶!」薰怡的雙手被壯小夥一左一右架著,她跪在地上,嘴裡塞著小夥子拿來的一團白色布團,胸前挺著那對雪白的大奶。四個小夥子的雙手都戴著厚厚的皮手套,他們握緊拳頭,用錘子般的拳頭狠狠往薰怡的乳房上面砸砸。薰怡的乳房富有彈性,小夥的拳頭打到上面之後,薰怡的乳房先是變成一片攤開的軟肉,然後迅猛反彈起來,晃出一片波浪,十分誘惑。

四個小夥子當真好像街頭的流氓那樣,毫不留情地猛揍薰怡的雙乳,她的雙乳在胸前甩個不停,白色的乳尖噴出老遠,充滿誘惑的悶響在房子裡傳播,薰怡乳房上的汗水似乎能濺射到場下觀眾的臉上。

「嗯嗯!!」薰怡的身體不斷抖動,每一下擊打都好像一個錘子那樣砸在她身上,無情地把她那對軟軟的肉球砸成肉餅,錘成肉渣,輾成碎末。激烈的毆打行為持續了足足二十分鐘,四個小夥把自己的力氣都傾瀉在薰怡身上,打完後,他們把翻了白眼的薰怡丟在莉莉面前。

薰怡的乳房整個變成了紅色,上面還有不少淤青的地方,柔軟的乳房被這樣毒打之後似乎已經不能保持堅挺的形狀。難道,薰怡的乳房真的被打壞了?莉莉捏著薰怡的乳尖,狠狠一捏,白色的液體仍然能塗滿乳尖,「這個母狗,還真是耐打啊,這對奶子都已經這樣了,還能產奶呢!」莉莉笑眯眯地抬起腳,喊道:「騷母狗,主人看你這麼有誠意,就送你一個禮物,你可以用主人的腳踩爆你這對丟人的肉球哦。」莉莉的腳上穿著黑絲襪,她的腳在薰怡面前晃來晃去,薰怡乖巧地伸出舌頭舔了幾下。

薰怡再次展示了她作為乖巧女奴的特性,她自己用手捧著傷痕累累的雙乳,平放在一張矮凳子上。「請主人踩壞狗奴的奶子,狗奴這樣低賤的生物不配擁有這種器官。」她渾身發熱,雖然身體跪在地上,但止不住的愛液不斷順著大腿根流下,不知道高潮了幾次。

莉莉用一條帶子栓到天花板上的滑輪,這個房間裡各種設備都很齊全。她脫去自己的紅色高跟鞋,雙手拉著帶子把自己的身體拉高,雙腳筆直地從空中對準了薰怡的雙乳。「主人踩下去啦,你扶好主人,賤狗!」莉莉的身子從半空中急墜而下,雙腳分別狠狠踩在薰怡的雙乳上,豐滿的乳房被莉莉穿著黑絲襪的腳壓成了肉餅。

薰怡咬緊牙關悶哼了一聲,她依然保持著那個姿勢。第二下,三下,四下接連來到,莉莉不斷跳起來踩薰怡的乳房,那毫不憐惜的力氣把薰怡的乳房變成了一塊彈簧墊。莉莉的黑絲腳把薰怡的乳房踩得猛吐奶水,這刺激的一幕激起全場雷鳴般的掌聲。

莉莉得意地跳到更高然後踩下,她好久好久沒在圈子裡的人面前威風過了,現在這種暴虐的調教顯然已經把她的名氣散佈開去,全球不知道多少人看著視頻直播,不知道多少人在等待薰怡的乳房裂開後的慘狀。

「啊!!!啊!!!啊!!!」薰怡的乳房被激烈的踐踏踩得不成樣子,不斷鼓起的乳尖噴出大量的乳汁,雪白的乳體在黑絲腳之下變成一團淤黑的肉球,才一會兒工夫就已經樣子大變。

莉莉喘著氣結束了踐踏,她用腳尖讓薰怡抬起頭。這時,全場都驚歎起來,薰怡的乳房就像軟掉的雪糕一樣貼在胸前,軟趴趴的再也沒有之前的堅挺。

「大夫,檢查一下!」莉莉大聲喊了現場一個貌似是醫生的人過來,那人趕緊給薰怡檢查了乳房。

「紅蜘蛛大人,您的奴隸情況不妙,她乳房裡面的懸韌帶可能斷了,另外還有不少乳腺組織裂傷。」大夫檢查後如實回答。

「懸韌帶?女人沒了那個東西,是不是奶子就不會堅挺了?」莉莉問。

「是的,這位元女士的乳房,在人工修復之前都不能恢復挺立的狀態了。」「這麼說,壞掉咯?」莉莉開心地大笑,「看啊,各位,我這乖女奴真的玩壞了耶!看吧!」薰怡這個時候忍受著乳房的劇痛,她能感到自己破損的身體在這麼多人面前展示的羞辱,這要比單純的赤裸刺激得多。薰怡把自己的乳房扶上來,手放開的時候,乳房再次垂了下去。一想到自己的乳房是活生生讓莉莉踩爛的,她感到身體一陣發熱。

「主人,狗奴請求閹割雙乳,讓狗奴的奶子永遠不能噴出奶水吧。」薰怡誠懇地請求道。

「你說的?可不要後悔哦!」莉莉大力捏著薰怡的乳尖,這對被踩到無法堅挺的乳房果真沒有奶水了,也許輸乳管都已經破裂了吧。即使如此,當場把一個女人的乳房閹割掉也是一個創舉,這個懲罰的嚴重程度讓圈內精英都不敢輕易觸及,但現在薰怡自己請求,莉莉獲得了嘗試的權利。

莉莉讓薰怡在自願的免責保證書上按了指摸,然後她叫了剛才那個醫生上來。「大夫,我的騷母狗會告訴你應該怎麼做的,你照做就可以了!」醫生帶了全套的手術器材,他看著薰怡。薰怡坐在地上,雙乳貼著矮凳子,她說道:「醫生,請把我的乳頭切下來吧,連同我的乳暈一起切掉,這樣可以讓我的奶子在主人面前成為一個純粹的玩具肉球。」她自己用手指尖拉著漲大的乳頭,做了一個切下的手勢。

當場切掉乳頭?這可真是SM界的一大盛事,從未有人看過這樣的表演。而且還是薰怡這樣性感的美人,網路和現場同時沸騰了。

醫生要給薰怡打麻藥,但薰怡搖搖手拒絕了,她表示非常想體驗乳頭被割下的感覺。「主人,請欣賞狗奴的乳頭割下來的樣子。」她激動地說。

醫生搖搖頭,他只能照做。醫生拿著手術用的小鐵鉗,夾住了薰怡的乳頭,然後用力拉長。薰怡的乳暈被乳頭連帶著拉長,淡色的乳暈跟乳房的接縫有點模糊,不過沒關係,醫生用消毒水清洗了她的乳暈。

全場都屏住了氣息,醫生換了一把特殊的電動切刀,這精巧的工具可以讓小範圍的切口平整。醫生的刀具上下夾住薰怡的乳暈根部,所有人都等著看薰怡的乳房斷開的樣子。薰怡自己也極為緊張,乳暈被切下來的感覺會是什麼樣的呢,會不會導致自己失禁?那可就太丟臉了,不過好刺激啊,她這樣想著。

醫生等著莉莉一聲示下,他按動刀具的開關,麻利的寒光閃過,薰怡感到原本痛得厲害的乳尖突然變得空蕩蕩的。她看著自己嬌嫩的乳尖齊刷刷從乳房上斷開,切口剛整,但能看到裡面嬌嫩的肉。薰怡的乳房馬上流出鮮血,她這時才感到刺骨的疼痛,斷開的乳頭好像一口氣把積蓄下來的欲火一股腦地燃燒起來,她雙腿一軟坐到地上,渾身的力氣好像都流出去了似的,豐滿的乳房頂部出現了一個硬幣大小的切口。

「啊!!好痛,大家看到了嗎,狗奴乳頭斷掉的樣子•••」薰怡感到自己已經被羞辱的目光包圍,下體不聽話地濕了,比剛才被毒打時還要濕,「主人,請摸摸狗奴的奶子。」「哼,髒肉一團!」莉莉不屑地用穿著黑絲襪的腳趾插了進來,薰怡的乳房裡的軟肉被莉莉的腳趾摳出去一點,這種用腳趾摳乳房的場面再次讓現場沸騰,薰怡感到自己要暈過去了。

「噢!看到了沒,好像真的能看到那些管道,女人產奶用的管子啊!」現場喧嘩不止,薰怡斷開的乳頭成為一幕刺激的春宮圖,所有人都看得情不自已。莉莉高興地把薰怡斷開的乳暈撿起來,她拿在手裡捏了幾下,這顆堅硬的小肉粒現在已經沒有辦法凸起了,捏上去軟綿綿的,還有不少殘留液體從裡面擠出來。

醫生趕快用針線縫合了薰怡的乳房,他縫合的速度雖然快,但是這種不打麻藥就用針線縫合奶子的做法,無異於數十次的穿刺,薰怡大口喘氣,下體的淫水流得滿地都是,大腿都變得光亮起來。

醫生把薰怡的乳房當成變成了一個沒有乳頭的肉球,這種縫合之後的滑稽樣子惹得莉莉哈哈大笑。薰怡渾身燥熱起來,她禁不住把另外一顆乳房抽了上去,「請繼續,切下我的另一顆乳頭吧•••」「啊!!呃呃!!!」醫生依然用這套工具切下了薰怡的乳頭,徹底把她的雙乳變成了兩顆沒有乳頭的肉球,看上去十分滑稽。薰怡這次慘叫了出來,她的乳房就好像洩氣的皮球一樣掛在胸前,聯想到剛才她那完美的乳球,真的是看都看不出來。

沒有了,我的乳頭,都沒有了,這對奶子變得好醜,而且大家都看到,老公他,他會不會看到•••薰怡想到了她曾經得罪過的那些女性同學,如果讓她們看到薰怡這種樣子,是不是好刺激呢?

薰怡雙乳頭皆失,她痛得在地上呻吟,修長的雙腳蜷曲,乳房現場被處刑的羞辱樣子已經傳向全世界,莉莉得意地用腳踩住她的臉。「好你個騷母狗,還蠻聽話的,要不要喝喝主人的尿啊?」「嗯~ 」薰怡掙扎著搖搖頭,她望著一臉怒容的莉莉,翹高了自己的屁股,羞澀地說:「主人,狗奴的奶子已經被廢掉了,請把狗奴會興奮的地方也割掉吧。」薰怡的私處濕透了,可以猜到她在割去乳頭的刑罰中高潮了數次。薰怡那纖白的手指從自己的兩片大陰唇中拉出了一個小肉粒,那是她的陰核,女人最為敏感的核心。

「這樣也可以割掉?」莉莉大聲問。

「可以呀,狗奴只要有個肉穴可以裝主人的便便,然後有一對肉球可以讓主人的腳踩著玩就可以啦,請主人在這麼多人面前,把狗奴作為女人的權利奪去吧,狗奴想讓大家看看割這裡會是什麼反應嘛。」「哈哈,好!醫生,這次請用普通的刀具。」醫生答應了,他換上普通的手術刀,然後一手捏住薰怡那又濕又硬的小肉豆,他用刀對準了肉豆的根部,開始慢悠悠地做拉鋸動作。薰怡的陰核這次可不是迅速切斷,醫生的切割動作讓薰怡痛得不斷慘叫,渾身都顫抖起來,兩顆沒有乳頭的肉球也緊緊貼著地面。

呃!!毀了我吧,把我的陰唇全部割掉,就給我留下兩個孔,讓薰怡變成一個沒有下身的女人,被老公丟到垃圾堆去•••好在陰核本身不大,薰怡的陰核沒多久就轉移到醫生的手裡,她的私處鮮血直流,劇烈的痛感讓她的下體幾乎抽搐,尿液也非常丟臉地噴出來。薰怡身上最為敏感的三個點先後割下,她終於痛暈了過去,在眼睛翻白之前,她看到了台下觀眾集體起立向她鼓掌••••••薰怡的處刑到此為止,她已經成了圈子裡的名人,有關於她的處刑視頻將會傳遍全世界,許多人會開始猜測這張面具下面的臉。

薰怡這次賣力的行動讓莉莉十分滿意,一周後,薰怡的丈夫得到了合約談妥的驚天大喜事。只不過他不知道的是,薰怡此時並不在鄉下度假,她躺在莉莉的私人醫院裡,胸部和下身纏滿繃帶。

薰怡的配合誕生了非常大的成功,莉莉的醫生朋友給薰怡接續了乳頭和陰核。那天晚上,乳頭是用特殊工具切下的,醫生很順利地把她的乳頭修復,同時還幫她接上了斷裂的懸韌帶和輸乳管,雖然說哺乳能力能否恢復還是個未知數。但用手術刀切下的陰核是她自己的額外內容,這個地方的修復不是很順利。

薰怡的陰核第一次接續之後沒有成功,雖然器官可以存活,但是斷開的神經沒有癒合,她那敏感的小肉豆不再敏感了。莉莉的醫生朋友提出了一個方案,雖然耗資比較厲害,但莉莉還是一口答應。

一大群醫學專家在薰怡的下體搞弄半天之後,總算用最新的納米級科技把她的神經修復,整個敏感的下體完全恢復。但也因為這件事,薰怡留下了一個債務,她承諾給莉莉,當她生育第二個孩子之後,將把自己的身體貢獻給莉莉,任由對方把自己改造成廁所享用一段時間,而且還能錄製視頻。

到了那個時候,自己可以嘗試扮演低賤的廁所奴隸的快感,同時還可以幫助自己丈夫實現工程的二期建設,薰怡又不禁為自己的才能感到高興起來。薰怡尤其高興的是,生育完第二個孩子的她,將可以出售“生育能力的剝奪”!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