賢妻薰怡

小柔挽著老周的胳膊,略帶童音的嗓子低聲道:「老公,這個女人我們見過,她真的是收錢做那個的啊?她這樣的女人為何要賺這點錢?」老周摸了摸小柔的頭髮,笑道:「小寶貝,薰怡夫人就是那樣的人,她需要些額外收入,我已經付了錢了,你可以讓她做任何事。」「這樣啊,那好。」小柔瞪著薰怡,叫道:「你,脫掉衣服!」薰怡沒有遲疑,她順從地把衣服一件一件脫下,連胸罩和內褲都沒有留下,火辣性感的肉體完全呈現在小柔面前。薰怡陰核上吊著的紅蜘蛛也晃動著出現在小柔面前,這特殊的部件立刻引起了小柔的注意。

「老公,這個不要臉的女人,她她,她怎麼可以在那個地方穿孔啊,噁心死了!」小柔看到薰怡這種性奴的標記,一臉的厭惡。

「寶貝,我不是跟你說過了嘛,這種看上去光鮮的女人,骨子裡骯髒得很。你看,我今天讓她來,就是給你看看,她有多麼不堪。」老周安撫著小柔,他指著薰怡道,「薰怡夫人,麻煩你走近點,讓小柔看看你的身體。」薰怡點點頭,走近了一點。小柔看著她的身體,臉都紅了。她伸出手去摸了摸薰怡吊在陰蒂上的飾品,輕輕拉了拉,突然問:「你,這裡可以拉嗎?你不痛嗎?」薰怡搖搖頭,柔聲道:「可以拉的,我不介意。」小柔猛地一拉,薰怡的陰核立刻被拖出來一截指頭長,血珠從穿孔的地方滲出來,薰怡疼得咬嘴唇。「痛不痛?還能拉?」小柔鬆開了手,她看到薰怡那被拉得凸起的陰核,一臉的厭惡。「這女人怎麼這樣賤!」薰怡渾身酥軟,小柔這種鄙夷的目光讓她渾身發熱,私處幾乎要噴出水來,毛髮上面都凝集著愛液。小柔轉頭問老周道:「老公,這個女人是不是做什麼都可以?你請她來做什麼呀?」老周摸摸小柔的頭,然後板著臉對薰怡說道:「夫人,我付錢的項目是當奴隸,你的主人是我的小柔,你自己看看該怎麼做?」薰怡點點頭,她在小柔面前跪下來,雙手撐地,紅著臉對小柔說:「主人,薰怡是你的奴隸,請主人施捨一點食物吧。」她微微張開小口,淚汪汪地看著小柔。

小柔疑惑地望著老周,「老公,她這是要幹什麼?」「呵呵。」老周輕鬆地翹起二郎腿,「薰怡這是要幫你舔腳呢,聽說主人的腳底對她來說是最美好的食物。」「呸,人家的腳底怎麼可以舔,口水髒死了!」小柔穿著高跟鞋的腳抬起來,一下子踩在薰怡的臉上,「你這個臭女人,什麼都可以是吧,那你就吃外面的狗屎,在這裡吃給我們看!」小柔原本只是想難倒薰怡,但薰怡卻愈發興奮,她從屋外自己拿了一個廢棄的大瓷碗,簡單倒乾淨裡面的泥土之後,裝了外面的三截狗屎,然後用自己的尿液泡軟,蹲在小柔面前一塊一塊地吃了下去。

小柔捏起了鼻子,厭惡道:「老公,這種變態的臭女人,我好想打她!」老周哈哈大笑,他對薰怡說:「我記得買的是高級服務,打你算不算在裡面?嘿,你能想辦法表演幾個刺激的嗎?」薰怡雙手盤在胸前托住雙乳,她也笑眯眯道:「薰怡的可以擠奶水,打屁股,吃髒東西,打奶子的話加錢也可以哦。」薰怡的乳房因為哺乳的關係膨脹了不少,如此耀眼的巨乳捧在手上無疑非常壯觀,但這也讓小柔覺得十分礙眼。

小柔環視周圍,尋找可以狠狠羞辱薰怡的點子,她不想照著薰怡說的那樣做。老周呵呵笑著,他讓薰怡轉了幾個圈看看,薰怡這性感的美妙身段讓他的下身很不老實地撐起一個帳篷。老周心裡明白薰怡是什麼都可以接受的,但為了配合莉莉演戲,他還不能下達太過於荒唐的命令。

小柔終於想出了一個法子,她直接問道:「薰怡,你能接受用冰水泡乳房嗎?」老周翹起大拇指,「寶貝,冰水這想法秒啊,薰怡你開個價,我們就玩這個了。」薰怡搖搖頭道:「不用加錢,但要用小柔腳上穿著的絲襪,罩住我的奶子,一併放進去泡水。」「原來如此,被小柔的絲襪裹住胸部,會讓你很興奮嗎?真是個淫蕩的女人啊,薰怡夫人。」老周努力說服了小柔,她把自己穿著的黑絲襪脫下,然後丟給了薰怡。

薰怡拿起這兩團帶著體溫的絲襪,她先是當著小柔的面用力嗅了一下絲襪,感受小柔腳底的味道。然後薰怡在小柔鄙夷的目光注視下,把兩隻絲襪戴在自己的乳房上面,變成了一對「黑絲奶」。

小柔從屋裡的冰箱拿出兩大桶刨冰,這些碎冰末原本是用來消暑解渴的,不過現在也可以用來折磨薰怡。薰怡自己用手握著乳房,對準了兩桶刨冰,垂直向下插了進去,碎冰一直淹沒到她的乳房根部。老周讓小柔坐在薰怡的後背,這樣她就沒法站起來,乳房必須一直呆在冰下。

一開始淹沒到碎冰裡是時候,薰怡渾身一抖,冰涼的感覺透過豐滿的乳房,胸部好像失去溫度似的。她以雙乳插入桶中的姿勢被小柔坐在身上,這種羞辱的姿勢讓她的下身火熱得要融化,全身一冷一熱,快感連續衝擊腦殼,她都要呻吟起來了。

小柔坐在薰怡的身上無所事事,倒是老周拿了一根假陽具開始玩弄薰怡的陰戶,粘滿愛液的膠棒每次抽出來都能逗得小柔嘻嘻發笑。薰怡的小穴這個時候還是體現了優良的彈性,柔嫩的穴肉緊緊吸著橡膠棒,溢出的愛液弄濕了老周的手。

在老周和小柔心裡,薰怡這般淫亂下賤的樣子,無疑與酒會當晚的高貴夫人形成了明顯的對比。老周試著用假陽具去插薰怡的屁眼,他驚奇的發現薰怡連屁眼都開發得很好,一用力就塞了進去。

薰怡忍受著胸前逐漸變得疼痛的冰涼感覺,她哼哼幾聲,叫道:「主人,你現在把腳伸到前面,讓母狗薰怡舔一下好不好?」小柔皺起眉頭,她拍了薰怡的屁股一巴掌,罵道:「你這臭女人的口水,才不想給你舔腳!真想狠狠刮你耳光,太賤了!」小柔生氣了,不過她沒有真的打薰怡,因為老周拿出一盒事先藏著的長針遞給了她。「薰怡夫人說了可以用這個道具,寶貝要不要試試?可以紮她的屁股!」小柔接過針,在老周的鼓勵下,她掏出一根長針紮進了薰怡的屁股肉裡,薰怡馬上發出舒服的呻吟。小柔嚇了一跳,「這都可以?」她接二連三把長針紮進薰怡的屁股,一會兒就把薰怡的屁股變成了一顆刺球,潔白的屁股變得千瘡百孔。小柔手裡還剩下幾根針,在老周的引導下,她把這些針刺進了薰怡那修長的美腿上。

薰怡一邊經受針刺,另外一邊胸部已經痛得麻木,刺骨的寒冷透過厚實的脂肪直達心窩,她開始求饒了。小柔也不想真的把薰怡弄成殘廢,她和老周兩人把薰怡從冰桶裡拖了起來。薰怡的樣子立刻就讓老周和小柔笑抽了,她的一對豐滿白皙的乳房在碎冰裡面凍得泛出紫色,乳頭更是變成了一顆紫葡萄。

「主人,現在擠薰怡的奶子,可能會有凍奶喝哦。」薰怡的乳房雖然凍得發抖,但這般羞辱的場面卻是讓她極為興奮,立刻就建議小柔拿她去擠奶。

小柔和老周把薰怡面朝下放在桌子上,然後兩人一起笑著捏住了薰怡的乳房,就好像給奶牛擠奶似的,開始用很大的力氣擠壓薰怡的乳房。薰怡的輸乳管裡殘留的乳汁首先被擠了出來,過度冰凍的乳房果然把乳汁也變成了冰鎮的口味,奶水冰涼冰涼的。但或許乳房被凍得麻痹了,乳汁的分泌很快就停止,無論小柔和老周怎麼擠都無法從這對乳房裡取出乳汁來。

老周哈哈笑著喝光了冰奶水,他把薰怡推給小柔,吩咐道:「夫人的奶子凍壞了,快給她燙一下。」這次小柔領會了老周的意思,她也高興了,立刻就要把薰怡拉過去燙熱水。

這個時候,薰怡害羞地建議道:「主人,能不能狠狠打我的奶子兩下啊,這個時候打最好不過了。」「你喜歡在凍紫了的情況下打奶子?你這個變態女人!」小柔罵道。

「是啊,因為這個時候薰怡不會感到痛,狠狠打了之後,待會泡熱水的時候會慢慢浮現出手印子,好刺激哦。」薰怡的建議這次讓小柔採納了,她揚起手,用最大的力氣狠狠打過去,巨大的撞擊之下讓她的手掌都疼得厲害。小柔的手屬於那種柔軟小巧型的,力氣不是很大,相比之下薰怡的乳房只是狠狠甩動了一會,沒有多少痛楚。薰怡看著自己敏感的乳房被狠狠打了一巴掌,但又沒有什麼明顯的感覺,這種感覺讓她更為興奮。於是她請求老周來打第二巴掌。

老周這次也想了個點子,他不想自己打,於是讓小柔脫去鞋襪,用光腳狠狠踩一下。「寶貝,想不想狠狠踩這女人的胸部,讓她的奶子上印下你的腳印。」小柔紅著臉同意了,她脫下鞋襪,露出一隻白皙丰韻的玉足,嘴裡罵道:「薰怡,把你的乳房貼著椅子,讓我踩死你!」薰怡聽話地做了,她看著自己的乳房被小柔狠狠一腳踩得像一塊麵團,大量的乳肉包圍住小柔的腳,濃郁的乳汁從乳頭噴出,劇烈的疼痛讓她雙腳發軟,乳房就好像要被踩裂了的樣子。「哇,真的能踩,其實很早就想教訓教訓你這個露出狂,挺著一對大胸部就目中無人的母豬!」小柔踩完這一腳,自己也興奮了不少。

薰怡的叫聲未停就被小柔拉過去燙熱水,兩桶冒著熱氣的清水,一下子淹沒了她的乳房。薰怡很清楚地感到熱量從乳房上透進身體,乳頭似乎被熱水燙熟了一樣,劇烈的痛感迅速襲來。這熱水很快就把她那冰冷的乳房變得火熱,而後熱量繼續湧入,乳房變成了一塊燙手的紅肉。

「啊!啊!啊!好燙好燙!人家的奶子,要爛了啦~ 」薰怡大聲叫著,她的屁股左右搖晃,別人可以清楚看到她的雙腿之間流下了晶瑩的愛液。小柔一手按著薰怡的頭,看著她在熱水中掙扎,這種折磨比冰凍來得更快更凶,薰怡沒一會就受不了了。

「好啦好啦,別真的燙熟了哦。」老周打著哈哈把薰怡拉了起來,這個時候她的雙乳已經變成了一對散發著蒸汽的紅肉球,乳房裡的血液高速流動,皮膚表面變得通紅。有趣的是,剛才小柔打的那巴掌和踩的那一腳變成了兩個模糊的紅印子貼在表面,那些地方的皮膚要比其他地方更紅一些。

小柔用手指捏住薰怡的兩塊乳房肉塊,狠狠擰了一圈,痛得薰怡直咬牙。

「還真是有趣呢,怎麼捏都可以。」小柔輕蔑地彈了一下薰怡的乳頭,「萬一捏壞了,你不怕?」「怎麼會呢,薰怡這對奶子長出來就是給主人這樣高貴的人捏的,只要主人高興,要薰怡怎樣都可以呀。」小柔的笑容逐漸綻開,她在羞辱薰怡的過程中也變得頗為興奮,老周摸了摸她的頭髮,打趣道:「寶貝,我就說薰怡夫人那樣的女人,絕對是一個下賤的婊子,你一開始還不相信呢,對吧。你還有什麼想做的,薰怡夫人都可以滿足你。」「嗯•••」小柔思索了一下,突然靈光一閃,「我要給這壞女人做婦科檢查!看看她的身體有什麼特殊的地方。

對於小柔這個要求,薰怡顯得有點為難的樣子,她說:「主人,老周跟我說好的是擠奶水,玩弄乳房還有羞辱,擴下身這個可不可以加點錢哦?」薰怡越是提到錢,她在小柔的眼中就越是低賤。果然,小柔沒等老周回答,直接發問:「加錢,可以啊,你開個價。」「嗯,原價加多一成的話,可以用擴陰器看一看,如果加多兩成,可以看一看子宮裡面。」薰怡吞吞吐吐繼續道,「其實,我想要雙倍的報酬,這樣的話,我可以破例讓主人在我的陰戶裡面,刻一個,名字。」小柔和老周對望了一下,老周點點頭表示同意,於是小柔立刻拍板要了雙倍的方案。可以在薰怡這種女人的陰戶裡留下痕跡,沒有比這樣更羞辱的方式了。

薰怡高興得滿臉通紅,她自己帶了擴陰器過來,另外還有一條細長的金屬杆,尾端帶著一個黃豆大小的章。其實這些工具都是莉莉讓她帶來的,她要讓薰怡想方設法弄壞自己的身體,光是看著這樣的放蕩表演,莉莉就會覺得很刺激。

小柔接過擴陰器,她讓老周幫忙把薰怡的雙手綁在桌腿上,她的身體面朝下躺在桌面,雙腿各用一條繩子綁在屋裡的傢俱裡,這樣薰怡的雙腿就無法合攏。薰怡擺出這樣一個待宰的姿勢面對小柔,對方當然不會客氣,她直接就把擴陰器塞進了薰怡的陰道裡,然後把擴陰器打開調到最大。

「啊!好大~ 裡面都滿了~ 」薰怡發出舒服的呻吟,陰戶被粗暴打開的感覺讓她十分受用。

小柔籍著手電筒的光線,好好欣賞了一下薰怡的陰道裡面,這是一條粘滿了愛液的粉紅肉壁,即使被粗魯打開,仍然不甘寂寞地蠕動著,充滿褶皺的肉吮吸著擴陰器。小柔很快就看到了薰怡那紅紅的子宮頸,「老公,這個地方也能打開的嗎?」「行的。」老周把一根造型獨特的棒子遞給小柔,「寶貝,這叫做擴宮器,你試試看。」小柔拿過擴宮器,按著老周指導的操作,棒子非常粗暴地開了薰怡那窄小的子宮頸。小柔看到了薰怡子宮裡那些蠕動的粉色絨毛,粘稠的液體從子宮裡流出來,這奇特的場景讓小柔大呼過癮。「哇,原來是身體裡藏著這麼一個淫蕩的器官,連生孩子的地方都佈滿了液體,真是一個爛洞!」薰怡聽著小柔和老週一起欣賞和評價自己的肉洞,她羞得滿臉通紅,子宮受到粗魯的刺激又讓她幾乎高潮,愛液從陰唇上不斷流出,這淫蕩的樣子讓小柔看了個清清楚楚。小柔沒有馬上用印章去折磨薰怡,她先是大著膽子用手指碰了碰,女人的子宮可不容易摸到。

薰怡喘著氣道:「主人,你可以把手指,放到,放到薰怡的子宮裡去,反正薰怡是個生過孩子的女人,子宮就算是玩壞了也沒所謂。」薰怡的說法提振了小柔的膽子,她果真把手掌插進了薰怡的陰道,兩根手指順利伸進了薰怡的子宮裡面,摸到了那神奇的地方。薰怡下半身不斷發抖,她的陰道想要夾緊,但這些都是徒勞的。小柔用手插進了她的私處,而且還在摸著她的子宮內壁,這就好像做刮宮手術似的。

小柔輕輕一抓,薰怡馬上疼得直叫,「嘻嘻,真好玩。」小柔拔出了她的手臂,薰怡透明的愛液粘滿了她的手臂,這讓小柔感到很不舒服。

「用奶水給主人洗乾淨!」小柔這下懂得玩弄薰怡了,她用一塊坐墊墊高了薰怡,然後一手用力擠壓薰怡的乳房。薰怡發出淫蕩的叫聲,她的奶水噴湧而出,乳白的液體灑在小柔的手臂上,洗乾淨了她手上的愛液。

「還挺有用的喲,這女人。」小柔愈發興奮,她把薰怡的一隻乳房擠到完全沒奶水,然後把她像垃圾似的摔到桌上,雙乳狠狠撞在木質的桌面,發出沉悶的聲響。小柔開始拿起燒紅了的印章,薰怡可以感到最終的懲罰逐漸臨近。

薰怡的看不到自己身後的小柔,她的雙腳微微顫抖,被擴陰器打開的陰戶感受到逐漸靠近的熱源。真的要被印上恥辱了嗎?薰怡不禁想到以後的日子,她的丈夫仍會帶她出席各種場合,免不了再與老周和小柔碰面。如果這種碰面再度發生,小柔看她的目光將會是怎樣的呢,老周為了保護莉莉的秘密應該不會說出去,但小柔會不會私底下告訴她的閨蜜呢?這種想法太刺激了,薰怡覺得自己的小穴裡充滿了溢出來的愛液,晾在空氣中的陰唇比高潮了還要興奮。

嫩白的肌膚,微微顫抖的性感身體,小柔手拿著印章,逐漸伸進了薰怡的陰道裡面。老周在一旁端起了相機,他不斷記錄下這恥辱的畫面,同為貴婦人的薰怡現在要被小柔活生生燙爛陰道裡的某個地方,薰怡在小柔的面前再也無法抬起頭來。

薰怡感到火熱的感覺逐漸深入小穴中,一團火在自己的體內燃燒起來,她不禁渾身一抖。

「滋!」「啊噢噢!!!」薰怡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痛楚,她那敏感的子宮直接被鐵塊燒焦了一塊,肉體與鐵塊之間發出的聲音幾乎充斥著自己的身體各處,薰怡無法抑制地繃緊身體,發出了撕裂的吼叫。她的全身猛烈晃動,隨著痛感不斷湧來,她竟然暈了過去。

••••••

過了許久,薰怡醒過來的時候,她已經躺在莉莉的地下室裡了。素姨站在她旁邊,一看到薰怡醒過來,她馬上把莉莉叫了下來。

莉莉摸了摸薰怡的額頭,笑道:「好奴兒,你這表現不錯啊。」薰怡臉一紅,嘟起嘴道:「薰怡沒出醜吧?」「呵呵,你留下了非常精彩的回憶啊,素姨,把她的照片給她看看。」素姨拿了幾張照片放在薰怡眼前,第一張,薰怡暈過去後,她的私處不斷冒出黃燦燦的尿液,一道依稀可見的青煙從她的陰道口鑽了出來。薰怡看到她這樣狼狽的樣子,驚訝道:「那我的陰道裡呢,裡面,怎麼樣啦?」別急。

素姨拿了第二張照片,這照片上的是薰怡的子宮頸特寫,滿是愛液的陰道深處,她那紅紅的子宮頸邊上,印著一個黃豆大小的疤痕,薰怡知道那是兩個字「母狗」。這樣恥辱的印記留在了自己的陰道深處,薰怡的臉紅了。

「還有呐。」素姨拿出第三張照片,這次的薰怡不再是趴在桌上暈倒的樣子,她雙腳朝上吊在一個瓜棚裡面,披頭散髮的樣子十分狼狽,雙眼緊閉,乳頭夾著木夾子,木夾子上還連著一個小盤。小柔坐在下麵,她把一隻雞放在盤子上,這只雞的重量由薰怡的雙乳承擔。

「他們把你吊在那兒吹了半天風,晚上才把你送回來的,現在半夜了。」素姨解釋了一切。

薰怡羞愧難堪,她看著莉莉的臉,後者正在偷笑。

「主人,我的身體讓你滿意了嗎,現在是不是可以談談合作的事啦?」薰怡岔開話題。

莉莉雙手叉腰,滿不在乎地說:「合作的事?你有什麼好提議嗎?」「這樣吧,我想過了。」薰怡認真地說,「我把一樣東西賣給你,你拿走後就把土地租給我老公,好不好?」「那,這個東西想必相當貴重吧,你說說。」莉莉來了興趣,她對於那塊土地顯然不是很在乎,她在乎的是薰怡這性感的女人還能提出什麼新的玩法。

薰怡指了指自己的乳房,紅著臉說道:「我的產奶能力,作為交易條件送給主人。主人可以用任何方法,讓我失去產奶的能力,暴力手段也可以哦。」「呵呵,聽起來就是非常刺激的遊戲,不過你這奶水本來就是沒用了吧,主人還想要點更實質性的。」莉莉露出神秘的笑容,仿佛想把薰怡玩弄到死似的,她繼續道,「主人我認識一夥搞科研的,他們研發出了一個新的整容技術,可以實現無痕跡的傷口縫合。現在他們正在尋找志願者,主人帶你過去當個實驗體吧?」薰怡渾身熱滾滾地冒出汗來,她的臉頰飛上兩片昏紅,言語裡也帶著興奮的勁兒。「主人,你準備把薰怡的什麼地方切開啊?」「主人是這麼想的,你的乳房先被主人打到殘廢,然後乾脆就給他們試試切開後掏空,把你變成大平胸。當然,你沒有胸部的時候,可得好好當主人的小奴隸,主人會說你是自願被切掉雙乳服侍主人的,哦呵呵呵!」「這•••雖然薰怡完全願意被主人切斷兩隻臭奶,可是這樣的話薰怡的丈夫就會發現了哦。」「哼哼,那起碼也得帶上主人的印記,你想單純這樣把奶水停住可不行!」「主人,不如這樣吧,薰怡早就想試試啦。」「好,好!你這個騷母狗!」薰怡在莉莉那兒休息了兩天,當然這兩天主要是為了讓她的乳房恢復產奶能力,越是美麗的女人摧毀起來就越是驚豔,莉莉想把完好的薰怡當眾摧毀。

重要的日子終於來了,莉莉帶著薰怡前往一個地下室改裝的小會所,這是SM圈子裡一個重要的展示台,莉莉也是其中的會員。今晚的莉莉穿得很火辣,她一襲緊身紅衣搭配點點黑色飾邊,腰上還掛著一隻紅豔的金屬制蜘蛛。這個會所的牆壁上到處都掛著精英成員們的作品,各種各樣的女人被捆綁,滴蠟,穿刺的屈辱照片就這樣掛在牆上,這個地方堪稱女人的魔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