賢妻薰怡

丈夫在跟莉莉閒聊之前,先把自己的身份介紹了一下,然後又介紹到身邊帶著的薰怡。莉莉看到薰怡時,眼神裡閃過一絲不快,但很快又恢復了常態。也許是處於女人常有的嫉妒形態,原本豔光照人的莉莉,站在薰怡身邊時倒顯得有點兒普通了。薰怡注意到這個細微的變化,不過她盡力使自己不要表現出什麼異樣。

品酒會繼續進行,薰怡的丈夫跟莉莉和幾個有名的豪商一起聊了起來,他趁機跟莉莉提到了合作的事,但莉莉還是有點不太在乎。沒有辦法,事情似乎難有進展,薰怡的丈夫回到家時有點垂頭喪氣。

薰怡幫丈夫捶背解壓,多年的經驗讓她知道這個時候的丈夫最需要時間和空間,而最好的幫助就是讓他一個人思考一下。薰怡借機提出要去相間的別墅住幾天,丈夫點點頭同意了,新項目開拓受阻讓他有點苦惱,這個時候也無暇顧及妻子。

薰怡名義上去了鄉間的別墅,但實際上偷偷重返了莉莉的莊園。有一件事讓薰怡十分在意,這是只有薰怡這種玩過性虐遊戲的人才會注意到的。莉莉的舉手投足有一個女王的氣質,她看著薰怡時的目光裡面除了妒火之外還有一種貪婪的神色,而且薰怡在酒會的隔壁大廳裡看到一個放在牆角的塞口球。莉莉很有可能是個SM愛好者,如果能利用起來,沒准會是個突破口。

薰怡帶著這樣的想法,悄悄上門拜訪了莉莉。聽說薰怡來訪,莉莉也是滿腹疑問,不過出於禮貌友好,她還是讓薰怡進來坐下細聊。

薰怡跟莉莉坐在待客室裡,旁邊有兩個女傭拿著飲料等候。薰怡開門見山地要求私下交談,莉莉皺了皺眉頭,但還是同意了這一要求。畢竟,薰怡看上去沒有多大的威脅。

「莉莉小姐,我想給你介紹一個適合玩SM的玩偶。」薰怡低聲道。

莉莉大吃一驚,她也低聲回應道:「你怎麼知道?嗯ooo 我不太感興趣ooo 」莉莉的反應讓薰怡大喜,她緊接著說:「莉莉小姐,我們這些人平時都有點小愛好是不方便說出去的,我有辦法讓你能玩到合適的,而且不會有洩露的危險。」莉莉憋紅了臉,她沒有辦法扮無辜了,莉莉先把房門反鎖上,然後低聲道:「薰怡夫人,你有好介紹?難道夫人也喜歡這個?」莉莉的樣子就好像一隻找到了食物的惡狼一般,原始的本能驅使她做出反應。

薰怡壓抑住心裡的狂喜,輕輕點點頭,按著胸口說道:「當然了,我覺得莉莉小姐可以一起玩,所以才介紹給你,絕對安全的。」她望著莉莉的眼睛,充滿了誠意。

莉莉果然被打動了,她的俏臉泛出微紅,說話都略帶顫抖。「薰怡夫人,你介紹的是你玩過的?為什麼介紹給我啊?」看著莉莉急切的樣子,薰怡笑呵呵道:「因為我也怕別人知道啊,能跟莉莉小姐這樣的美人分享最好不過。莉莉小姐喜歡玩女人還是男人呢?」莉莉道:「當然是女人!我有試過尋找,但很難找到合適的,特別是找個合眼緣又聽話的。」「我給莉莉小姐介紹的保證完全聽話,而且不會到外面亂說。」薰怡給出了保證。

莉莉已經急不可耐了,她催促道:「薰怡夫人,那就請她來看看吧!」「可以啊,已經在你眼前了。」「啊,什麼意思?」薰怡笑呵呵地看著莉莉,做了個手勢指著自己,同時說:「我就是那個玩偶啊,我會完全聽話的,而且莉莉小姐可以拍下我的照片,這樣也不用擔心我會亂說話是吧,畢竟我們都是有身份地位的人。」「你?薰怡夫人你是說,你自己給我玩?」莉莉大吃一驚,這次她驚訝得嘴都合不上了,紅潤的臉色也消褪不少。

「是啊,我自己也很喜歡呢,能讓莉莉小姐這樣的美人折騰,想一想就好興奮哦。」薰怡站起來走向莉莉,然後在莉莉的跟前蹲下,親吻了一下莉莉的鞋面。「請主人狠狠教訓我吧。」事情的變化之快讓莉莉有段時間都沒反應過來,她冷靜下來想了想覺得不對勁,問道:「薰怡夫人,像你這樣的人想找個女主人也不是很難的吧,為什麼要找我?」薰怡笑眯眯道:「主人,首先你是個很有地位的人,我被你教訓的事不容易說出去吧,那樣對我們都不好。其次,我就直說了,我想讓主人跟我丈夫達成一筆生意,大概意思我老公也有給你說過的。」「生意?噢,我大概想起來了ooo 」莉莉回想起了薰怡丈夫提過的租約,她思索了一下,理清了薰怡的條件,終於明白了薰怡為何這麼做。她輕鬆道:「薰怡夫人還真是大膽,要談生意可以,不過我的要求可是很嚴格的哦,如果夫人能做到的話,我倒是可以,嘿嘿,考慮考慮。」薰怡開心地雙手合十道:「那太好了,相信我吧,主人想做什麼都可以。」「呵呵,是麼,讓主人我看看你有多聽話吧。」莉莉來了興致,她坐正了身子,抬起一隻腳到薰怡面前,「舔乾淨我的鞋底,母狗薰怡。」薰怡沒有接住莉莉伸過來的腳,她趴在地上紅著臉說:「主人,你想把薰怡變成小母狗,要先用暴力讓薰怡學學乖才行。其實從第一次見到主人開始,薰怡就很想很想被主人的腳踩一踩。」「你竟然不聽話,看來要跟那些鑽入錢眼的女孩一樣,打一打才能認清現實?主人的腳是你可以隨便碰的嗎?」莉莉興奮得臉蛋都紅了,「看來要把你帶到懲罰室去,好好教育教育。」莉莉把薰怡帶到了莊園外面一個隱秘的地下室裡,走過層層環繞的樓梯,一個潮濕黑暗的地下空間出現在眼前。薰怡沒想到的是,莉莉的私人SM場所竟然如此豪華,各種設備應有盡有,但囚禁女奴的籠子裡一個人都沒。

薰怡看著滿牆壁掛著的道具,驚歎道:「莉莉小姐,你可真是專業啊,這麼多的道具,薰怡都開始興奮了,嘻嘻。」莉莉歎了口氣道:「像我們這種人,想玩一下SM哪有這樣容易,身邊多少人看著你。嗯,薰怡夫人看來是經驗老到的?」薰怡背著手轉過身來,笑道:「沒有啊,我對於專業的SM沒有玩過,也不是很向往,我只是純粹的想讓別人好好欺負而已。莉莉小姐,你以前很遺憾做不了的事,現在都可以在我身上試試啊,我會好好滿足你的要求的。」「真的?那好,我去叫一個人過來。」莉莉露出神秘的笑容,她按下牆上的通話設備,叫了一個名為「素姨」的人下來。素姨是一個老女傭,她看上去已有五十歲上下,看著莉莉的目光十分溫和。

「素姨,這是我新找到的玩具,麻煩你先給檢查一下。」莉莉坐到椅子上,口吻溫和。

素姨點點頭,顯然她跟莉莉的關係很不一般,兩人早已有默契。素姨讓薰怡走到一盞燈前面,讓她脫下衣服檢查。「脫光衣服,一件都不能留。」薰怡聽話地把自己的衣服全部脫光,連內衣都沒有留下,她那羞澀的身體在燈光下顯得極為誘人,豔光四射。薰怡產後恢復很好,在醫學專家的精心照料下,她的乳頭甚至還是淺色的,肚子上也沒留下妊娠紋。

莉莉對於薰怡這樣的一副美妙軀體感到惱火和興奮,她的臉頰發燒,說話也更加激動。「素姨,檢查一下她的乳房,看看是不是真的?」素姨雙手捏住薰怡豐滿的乳房,狠狠一捏,軟綿綿的肉團在素姨手裡變成了一個氣球,幾顆乳汁從淡紅的乳尖溢出。素姨疑惑地用手指抹了抹乳汁,伸進嘴裡嘗了嘗,「少主人,這個玩具還會分泌乳汁啊!?」「哦,這倒是罕見,薰怡你已經生過孩子了?」薰怡點點頭,把自己生了孩子的事說了,她拍拍自己那豐滿的乳房,不好意思地說:「還沒完全斷奶呢,現在用力捏還是會有奶水的哦,主人。」「我就說嘛,你這麼苗條的身材竟然能有這麼大的乳房,看著就讓人窩火,原來是生了孩子的。你說,你是不是故意穿成那個樣子刺激我的?」莉莉有點惱火,薰怡的乳房竟然如此誘人,完全看不出生過孩子的痕跡,乳汁更是為她的美豔增添了幾分妖氣。

素姨緊接著從薰怡的胸部捏到了腳底,她給出的評價是特級品,最高分。素姨望著莉莉,「少主人,還要老婦人做什麼嗎?」莉莉輕鬆地靠著椅背,說道:「這個玩具現在還不承認是我的小母狗,素姨你抽她屁股,直到她同意為止。」素姨點點頭,她從牆上的鞭子處挑了一條大小適中的,浸了油的鞭子。這時,薰怡抗議道:「莉莉小姐,我雖然是個富太太,但你別看我嬌貴的樣子,我喜歡最粗最毒的鞭子哦,要狠狠打才能讓我服呢。」「好,你這個賤母狗,素姨你換一把。」素姨依言換了牆上最粗的鞭子,然後把薰怡安置在一個鐵架子上面。這個架子的形狀恰好能讓薰怡保持翹高屁股的姿勢,她的四肢都被緊緊扣住,就好像一隻待宰的小豬,露出光滑無暇的屁股。

「著!」素姨冷不防大喝一聲,鞭子狠狠抽在薰怡的屁股上,巨大的聲音響起,薰怡發出一聲哭叫。緊接著是第二,第三,素姨是個技巧純熟的老手,她每一鞭都能打在薰怡高高翹起的屁股上,每一下都打得薰怡全身發抖,一對豐滿的乳房在空中抖個不停。

莉莉看著身材撓人的薰怡被打得大聲哭叫,興奮的她大聲叫好,甚至讓素姨要加大力氣施虐,鞭打次數很快就超過了二十次。素姨一邊打一邊大聲喊:「服不服?小母狗,你服不服?」薰怡的嘴角流出口水,她滿臉通紅,說不出是興奮還是疼痛,屁股上火辣辣一邊,陰戶也被殃及,幾乎都快失禁了。她終於大喊道:「服了,我服了,莉莉主人!」「真是不聽話的母狗!」素姨把薰怡卸下來,推到莉莉面前趴下。

莉莉伸手握住薰怡的大乳房,用力一捏果然冒出了幾滴乳汁。她聲音裡帶著妒火:「薰怡小母狗,你這身體還真是會勾引人啊,你說這對乳房長這麼大,你配嗎?」薰怡紅著臉笑了:「主人,薰怡的奶子再大,也跟主人的沒法比呀。薰怡的奶子只不過是主人擦腳用的工具而已啊,如果主人覺得薰怡的奶子太大了,那就把薰怡的奶子割開,掏空裡面裝著的臭肉肉吧。」莉莉興奮之下竟然光著腳踩在薰怡的頭上,大聲道:「薰怡母狗,現在主人要你把身體的一部分奉獻出來當見面禮,你選哪個?」薰怡轉過身去翹高了屁股,手指扒開了自己的陰戶,淫淫說道:「主人,這裡好不好?」她的陰戶濕得一塌糊塗,顯然剛才挨打時已經高潮過了。

「陰唇?」「嗯,不是呀。」薰怡搖搖頭,「主人,子宮是薰怡最重要的地方,主人取走薰怡最重要的東西,讓薰怡連個女人都做不成吧。」薰怡已經生過孩子,她的言下之意就是自己的子宮已經成為可以拋棄的東西,任由莉莉處置。

「真的?」莉莉直接把手插進薰怡的陰道,她用蠻力碰到了薰怡的子宮頸,然後用食指插了進去,弄得薰怡慘叫幾聲。「不錯不錯,主人先留著你這地方,你這個賤母狗,你的子宮已經是主人的物品了懂嗎,主人要怎麼處置,你無權反對。」莉莉抽出手,粘滿了一手的愛液。

「現在主人賞你舔主人的腳,以後你做得好才能舔,知道嗎!」莉莉伸出自己脫去鞋襪的腳丫,薰怡如獲至寶地含在嘴裡仔細吮吸,那模樣就好像獲得了獎勵的小孩子似的,兩個美人的臉都紅了。

薰怡仔細地用舌頭幫莉莉清潔腳底,包括腳趾縫裡的垢汙都毫不遲疑地吞下,莉莉這種高貴大小姐的腳底氣息讓她既屈辱又興奮,幾乎不能自已。莉莉享受著久違了的爽快體驗,酒會上目光焦點的大美人薰怡此時完全成為她的玩物,玩弄這樣的女人要比一些素不相識的低賤女人快樂得多。

「素姨,拿我的小包過來,準備拍照!」莉莉從自己的小包裡拿出一隻特製的金屬吊飾,形狀像一隻豔紅的蜘蛛,金屬環尖利無比。莉莉拿起金屬吊飾在薰怡面前晃了晃,得意道:「你想當主人的寵物,得戴上這個標記,主人特許你自己選個地方戴上,以前的小母狗都愛戴在乳頭上面。」薰怡接過這個金屬吊飾,這小蜘蛛大概有硬幣大小,倒不是很重,但穿刺身體是很痛的。她把金屬吊飾交給素姨,說道:「素姨,能不能幫我戴在這個地方呀,我自己很難戴上。」她背靠地面,雙腳叉開,手指捏著自己那鼓脹的陰蒂。

莉莉讚賞道:「有意思,刺穿這個地方,你以後發騷的時候就會痛哦。」薰怡回道:「主人,薰怡的奶子還要留著給主人產奶,所以才選這個地方,以後主人不需要薰怡的奶水的話,就把薰怡的乳頭全都穿上環吧。薰怡只要能讓主人使用就好,自己是否會高潮是不重要的。」莉莉開心地大笑,她讓素姨照著辦。素姨也不含糊,她拿著吊飾,一手捏住了薰怡的陰蒂,這顆性感的小肉粒已經變得堅硬,顯然薰怡自己極為興奮。素姨把圓環的尖利一端對準了薰怡的陰蒂正中間,嬌嫩的血珠從薰怡的陰蒂處擠出,雷擊似的衝擊貫穿薰怡全身。

「喔!」薰怡咬牙悶哼,她的雙手緊緊抓著自己的大腿根,最為敏感的部位被刺穿的感覺就好像一下子從天堂掉進了地獄,然後劇烈的刺激又再次把自己升至半空,浪湧般的快感把自己燃燒殆盡,大量的愛液因而湧出。

莉莉很滿意地看著薰怡,她讓素姨拿起相機給薰怡的下體拍了個特寫,然後這張照片就以匿名的方式傳到了網路上。原來,莉莉在網路上有個匿名的女王身份,外號就叫紅蜘蛛,薰怡下體戴著吊墜的照片瞬間就傳到了全世界。

薰怡花了好一會才冷靜下來,這段時間裡,莉莉又想到一個新點子。莉莉讓素姨從一堆舊物裡找出一條狗尾巴,這尾巴的另外一端是一個巨大的橡膠棒。薰怡主動抬高屁股,讓素姨手拿著橡膠棒很大力地塞進她的屁眼,這樣就徹底像一只小母狗了。莉莉讓薰怡暫時呆在籠子裡,嘴裡塞著塞口球,然後把她自己的那對紅色高跟鞋丟給了她。

「賤狗,用你的奶水裝滿主人的鞋子,如果主人下次來的時候發現還沒裝滿,你這對沒用的乳房就得挨打,明白嗎?」莉莉留下薰怡呆在這個地下室裡,素姨把她的手腳都系上鐵扣,讓她不能離開這個地方。薰怡望著莉莉離開,然後她開始用力擠壓自己的乳房,往高跟鞋裡面擠乳汁,這可是主人給的任務呢。

時間一晃就過去了半天,估算一下差不多已經入夜,莉莉再次帶著素姨來到地下室。黑暗的地下室裡,薰怡一個人在籠子裡玩了半天自己的乳房,她豐滿的雙乳上面印著不少自己弄出來的紅痕,雖然她的奶水分泌已經逐步減少,但這樣持續的刺激之下還是擠出不少奶水,一對紅色的高跟鞋已經裝滿了一隻,另外一只也接近裝滿。曾經套著莉莉一對玉足的地方,現在盛滿了薰怡產出的濃郁奶汁,不由得讓人遐想。

「哼哼,沒有裝滿,你自己知道該怎麼辦吧?」素姨把薰怡放出籠子,然後手裡重新拿上那根粗大的鞭子。薰怡也知道自己失敗了,她雙手伏地,雙乳也貼著地面,翹高了屁股對莉莉說:「主人對不起。」莉莉大步邁過去,一腳踩在薰怡的臉上,把她那張美麗的臉蛋踩在地板上,然後還狠狠揉了幾下。莉莉這個時候連高跟鞋都沒穿,她只穿了一雙室內的拖鞋,軟軟的鞋底不至於讓薰怡毀容,但也足夠讓她的臉變得很髒。莉莉大聲斥駡道:「賤母狗,罰你一百鞭子!」她一腳把薰怡踢得翻轉過來。

薰怡爬起來,在莉莉面前像一隻小狗那樣趴下,輕輕說道:「主人,薰怡在這裡仔細觀察過,除了鞭打之外,還有一個刑具十分適合教育薰怡這種母狗。」莉莉眯起眼睛道:「嗯?你這只母狗又有什麼怪主意?主人說打,你聽不聽話?」薰怡搖搖頭,堅決道:「薰怡不聽話,因為不聽話的奴隸才能被主人施以數倍的懲罰哦。」她臉蛋紅撲撲的,渾身潤澤靚麗的媚肉似乎都在渴望毒打。

莉莉點點頭,笑道:「哈哈,那就先記著,主人聽聽你的建議吧。」薰怡指著角落裡的一台機器說,這個刑具用在薰怡這種生過孩子的女人身上最好,萬一薰怡的乳頭壞掉了也沒所謂,主人可以放心狠狠教訓薰怡。她指著的是一台懲罰乳頭的機器,可以夾住女人的乳頭把女人吊起來,另外還有一些扣住女人私處的夾子用以輔助。

莉莉滿意地點點頭,但她又問道:「萬一你的乳頭真的斷掉了,沒法給主人產奶,怎麼辦?」薰怡雙手捧起自己的雙乳,色色地說:「那樣的話,主人就把薰怡的乳頭挖掉,直接把裡面的肉挖出來熬湯當奶水吧。」「表現不錯,你還有其他要求嗎?」「薰怡的陰戶是專門給主人尋樂子的道具,主人可以往裡面塞一根電擊棒子,隔一會就電一下,這樣薰怡的下面就會壞掉,成為主人的一隻賤賤的奶牛呀。」「好你個母狗,剛才的兩百鞭沒忘記吧?素姨,鞭子一樣抽她奶子上,能不能做到?」「沒問題,少主。」素姨握緊了手裡一直拿著的粗鞭子。

薰怡雖然說得很風騷,但她的乳頭被拉扯到原先兩倍長度時,她依然發出了痛苦的呻吟。薰怡的乳房原本就有傲人的體型,現在承擔上身體的一半重量,渾圓的乳房變成了長條的茄子狀,顯得有些滑稽。但更為誘人的是,薰怡的兩片陰唇也被拉成了長長的樣子,素姨不失時機的鞭打讓她的陰唇裡面積蓄了大量的愛液,就好像一口源源不斷的活泉。

這是薰怡作為莉莉的女奴第一天,這天晚上她吃了一種非常特殊的奶粥。那是用了薰怡擠在莉莉鞋子裡的奶水,以及莉莉兩隻高跟鞋還有幾隻汗濕的絲襪一起熬的特殊晚飯,薰怡特地要求素姨一腳踩在她的臉上,然後用勺子喂給她吃,這樣可以一邊吃一邊讓莉莉用巨大的橡膠棒玩弄她那已經不用生育的陰道。

「嗯~ 嗯~ 哦~ 主人,請在睡前打我的奶子,讓薰怡用奶子發出的叫聲給主人唱歌。」薰怡和莉莉都非常興奮,身體交易進入正式商談環節!

第三天,莉莉玩膩了薰怡的擠奶遊戲,決定帶她出去玩些更加刺激的,以前難以實現的。雖然說,這兩天裡面,薰怡注射催乳激素之後,在莉莉的手底下已經分泌出了一頭奶牛一天能生產的量。但這樣單純把薰怡作為地下室奶牛的折磨方法,莉莉感到有些膩了。

莉莉帶著薰怡來到一間陌生鄉間別墅裡,她今天準備了一個重要人物來羞辱薰怡。薰怡成為莉莉地下室裡的奶牛時,莉莉就開始秘密聯繫一個叫老周的富豪,在薰怡出席酒會的時候,老周也一起參加了,他知道那個光彩奪人的薰怡。

老周參加酒會的時候,帶著他的年輕老婆小柔。小柔是一個長髮美女,她的身材不如薰怡那樣風騷,但也有一股年輕的活力,可說是牢牢迷住了老周。莉莉跟老周私交甚深,她悄悄把搞到薰怡的消息告訴他時,老周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個絕色的夫人?哇哇,這可真是奇聞!」他這樣驚歎著。

莉莉提出可以把薰怡讓老周借去玩耍,她替老周想出了一個點子,讓小柔羞辱薰怡。同為漂亮女人,小柔對於薰怡這種高調的風騷女子,可是不會有什麼好感的。老周按著莉莉所教的,編了個故事給小柔聽,讓她以為薰怡是一個花錢就可以任意亂來的淫蕩女人。小柔驚訝的神情難以言表,她馬上要求親眼目睹。

薰怡在別墅裡看到了老周,彼此都認出對方來,薰怡的臉馬上紅到了脖子根。這天的薰怡穿著平時那得體的衣服,莉莉刻意讓她偽裝成一個正常的女人。當然,薰怡陰核上戴著的紅蜘蛛標誌沒有拿下來。另外,今天莉莉並沒有跟著,她通過老周屋裡臨時架設的攝像頭看著這一切,莉莉可不想在小柔面前暴露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