賢妻薰怡

山哥哈哈大笑,他把匕首收回去,語氣也緩和了下來。「好,就信你這一回了。」他把腳隨意地架到熏怡的肩膀,「那麼,你覺得怎樣才能讓我消氣呢?」熏怡紅著臉,自己鼓著乳房貼了上去,「山哥,我會好好服侍你,希望你們能原諒我老公。」「嘿嘿,雖然你是他老婆,但送一個女人就能讓我消氣,傳出去我豈不是要被人笑死。」山哥一腳推開了熏怡,不過他又補充道,「除非,你能讓我的幾個兄弟都看到,你跟你老公在一起時,讓我們稍微暴力一會兒,哈哈哈。」熏怡想了一下,揚起頭答道:「那也好,我想想辦法,過幾天再通知山哥好不好。」山哥贊同地點點頭,腳也收了回來。熏怡站起來想要離開,但這時山哥又讓人攔住了她。「慢,我怎麼知道你會守信用?」熏怡停止腳步,笑著道:「那麼山哥覺得,應該留下什麼保證呢?」山哥跟身邊的玉仙耳語了幾句,玉仙臉上露出笑容,她站起來說:「有兩個選擇,拍一段你做愛的片留下來當把柄,或者在你身上留個記號什麼的。」玉仙在熏怡的胸前做了個切下的動作,意思是不拍片就要切了熏怡的乳房。

熏怡心內明白,山哥這種人可不是金老闆那種富人,如果把做愛的短片留給他,恐怕自己會後患無窮。但此時熏怡也沒有太多的選擇,事情已經發展到這一步,要想幫丈夫撐過這次就必須搞定山哥。熏怡體內的欲火在熊熊燃燒,她很有衝動去答應山哥,她渴望被陌生人的肉棒插入,在眾目睽睽之下嬌喘連連,俏美的臉龐被噴上白乎乎的粘液。但熏怡知道這是不能輕易答應的,一段完整的視頻能說明她是自願而非被逼,這在丈夫那兒可過不了關。

熏怡輕輕一笑,她挽起玉仙的手,說道:「那樣多麻煩啊,不如玉仙妹妹把我好好教訓一頓就好了。」聽了熏怡的話,山哥首先大笑起來:「你可別小看玉仙,她可是我的女人。上次玉仙把一個女人弄了一晚,結果那女人就瘋了,我都佩服玉仙的玩法。」熏怡驚訝地說:「這麼厲害啊?」玉仙冷笑著點點頭道:「把你囚禁在廁所裡,大便跟瀉藥混合在一起給你吃,然後叫大家來看美女吃屎。這樣讓你吃一個晚上,你要還能清醒都走出這裡,我就算你有誠意,怎麼樣?」玉仙攔住了熏怡的去路,她和山哥都看著熏怡壞笑,似乎對熏怡的膽怯有了明確的預期。

「吃不完的是不是都喂給我的小穴吃啊?」熏怡渾身燥熱,臉紅紅地問。

「哈!?」玉仙和山哥對這個反應都是大吃一驚,玉仙頓時發現自己打算看熏怡害怕的樣子是個天真的想法。

熏怡在原地坐了下來,「那,是不是現在就要把我抓進去了啊。」她雙手擺在胸前,胸口激烈的起伏掩蓋不住的是她那興奮且緊張的心理。作為一個富商的妻子,被關在骯髒的廁所裡,讓一群陌生人把自己當垃圾看,還要當眾餵食糞便,這是多麼屈辱的事,熏怡的理智被她自己摧毀了。

玉仙話已至此,不做也不好辦。她讓山哥的兩個手下把熏怡帶到酒吧後面的一個公廁所裡,由於目標人物沒有反抗的意願,他們連綁住熏怡都省了。

熏怡脫下衣服,她把隨身帶著的東西都交給了玉仙,自己赤裸裸地站在公廁裡,乳房上還能看到精液的痕跡。熏怡的周圍都是惡臭沖天的廁所污垢,她看了看周圍,最後選擇了一個蹲坑的邊緣坐下。

玉仙也算是對這種刑罰了然一胸,她讓山哥的兩個手下找來電動水泵,他們打開公廁外面的下水道,很輕鬆就抽到了塞著下水道的一大通糞便。這是酒吧裡的客人剩下的,而且還多半是昨晚的產物。玉仙戴上口罩,她厭惡地指揮著兩個悲劇的手下把這桶糞便抬到熏怡面前,然後又端來一個小水桶,往廁所裡抽了半桶尿水。

玉仙把準備好的強效瀉藥一股腦地倒進糞便裡面,她用一根木棍把這桶糞水攪拌成糊狀物質,然後指著熏怡喊道:「先喂給她吃半桶,我倒要看她還敢不敢繼續表演下去!」山哥這時也饒有興致地走來觀看,兩個皺著眉頭的少年手拿大勺子和這個小桶,盛了一大勺糞水喂到熏怡嘴裡。熏怡張大嘴巴,從容地讓他們把這一大勺子的糞水倒了進去,這過程看得山哥他們目瞪口呆。

熏怡秀麗的臉龐粘上不少汙物,她連續吞了好幾口,當著眾人的面把這堆粘呼呼的物質吞了下去,在眾人目光的注視下做出這種下賤的行為,熏怡幾乎要達到高潮了。

瀉藥很快就發揮了作用,熏怡吞完玉仙指定的分量之後,她的肚子很快就痛了起來,一股強大的壓力迫切需要在後門釋放。玉仙當然不會阻止這種事,她讓兩個少年把熏怡的屁股抬起來一點,這樣大家可以清楚地看到她的菊花門。

熏怡的臉紅了,她的下體迸發出一股洪流,大量的排泄物沖著廁所噴了進去,自己的糞便和剛才吞進去的東西混合在一起,變成了恥辱的潮水。熏怡當著玉仙的面排放了一陣之後,玉仙很興奮地扇了她一個耳光,「賤貨,等會還有得你吃的!」山哥的酒吧尚未營業,第一批前來看戲的是玉仙的幾個朋友,都是年輕的女人。她們聚在門口,由山哥的兩個小兵把裸體的熏怡牽出來,然後讓她跪在地上。熏怡抬起頭,她的美貌和身材上的魅力讓這群女人發出驚歎,沒人相信這樣的一個女人竟然會幹出母豬都不肯的事。

一個打扮時髦的少女盯著熏怡的臉看了一陣,她嘻嘻笑道:「這位漂亮姐姐,你怎麼會喜歡吃屎呀?如果我拉一泡尿,你是不是也喝?」熏怡紅著臉道:「姐姐的奶子是不是比你大啊,為了給這對奶子喂東西,姐姐要吃好多屎才夠哦。」她的解釋讓少女笑得前仰後合,她還用手指狠狠捏了熏怡的乳房一把,順便還摸了摸熏怡的下體,已經濕透了。

少女當即就去廁所裡用小桶撒了一泡尿,跟糊狀的糞便混在一起之後,熏怡當著眾人的面一口一口地把這些糞便吞了下去。強效的瀉藥再次發揮作用,熏怡讓眾人詫異了一陣之後,又當眾泄出一大攤糞便。熏怡那美豔的形象瞬間就崩潰了,她被玉仙當做糞便篩檢程式的樣子既難看又搞笑,一對晃動不已的乳房還被觀眾當做洩憤的對象,她們臨走之前都狠狠打了熏怡的乳房一巴掌。

玉仙看得哈哈大笑,之前面對熏怡時的自卑感一掃而光。熏怡在開始一兩次還能保持著那副淫蕩的模樣,但很快就跟普通的女人一樣,變成一隻痛苦的肉畜,在灌與排泄之間不斷輪回。

玉仙安排了三批人來看熏怡,等這三批人都看過之後,山哥的酒吧開始營運了。山哥把酒吧裡的熟客組織起來,分批去觀看熏怡表演,熏怡在一群又一群陌生人面前,跪在公廁裡吞下大量的糞便,然後又以極其屈辱的姿勢噴了出來。甚至到後來,玉仙還在她的肉穴裡塞了一根電動棒,這讓熏怡更加羞辱,一邊排泄還一邊達到高潮。

玉仙想通過不間斷的羞辱讓熏怡崩潰,連續不斷的排泄讓熏怡的體力迅速透支,到下半夜她已經站不起來了。但熏怡每次面對顧客時都能露出笑容,她濕潤的下體也沒有任何變化,這讓玉仙大失所望。

快到天亮,熏怡已經不記得排泄了多少次,她覺得整個下水道的東西都經過她的肚子轉了一圈,最重要的還是被這麼多人欣賞了她屈辱的表演,她覺得自己在別人眼裡已經是一團垃圾了。

玉仙原本想把熏怡折磨到崩潰,但她逐漸發現熏怡沉溺於其中的歡樂,甚至還能享受這種屈辱,她自己也覺得十分開心,竟然也變得有點愛看熏怡的自我作踐。天亮時,熏怡躺在公廁裡暈了過去,兩個少年把熏怡裝在她已經吃空的裝糞桶裡,抬到外面。

山哥讓人把渾身疲軟的熏怡倒到地上,然後拍了好幾張照片。熏怡雖然精疲力竭,但性感的身體並不會因為這一晚的折磨而發生明顯變化,她看上去就是一個被活生生折磨到脫力的性感美人,一對豪乳躺在胸前,隨著呼吸不斷起伏。

「好了,看到你這麼努力的份上,先讓你回去。記得機會只有一次,去通知你老公吧。」山哥讓熏怡把衣服穿上,然後把渾身髒兮兮的她像垃圾一樣推到外面大街上,他可不管熏怡得用什麼方法回去。

數天之後,恢復體力的熏怡回到丈夫身邊,而且把自己想好的方案偷偷告訴給了山哥。山哥依著熏怡的說法,用幫玉仙慶祝生日的藉口,邀請熏怡的丈夫一同前往。熏怡的丈夫在苦海中見到一絲曙光,自然是緊緊抓住。他完全被蒙在鼓裡,甚至於熏怡說有她陪著前往會更有誠意,他也沒多想。

熏怡夫婦來到山哥舉辦生日會的酒店豪華專房裡面,作為特邀的嘉賓坐了下來。前來參加的除了熏怡夫婦外,還有他們此行所要合作的本地商家,其餘的多數都是山哥在江湖上的朋友,大家看上去都很和氣。

酒過三巡,山哥開始大聲開玩笑,而熏怡的丈夫也非常適時地給玉仙送上生日禮物,趁著這個機會他也把想在本地收購一塊地方開工廠的說法提了出來,山哥連連點頭,態度較之前軟化了很多。

玉仙看了禮物很開心,她突然站起來邀請熏怡一起去外面看看,還說自己不擅長喝酒。山哥點頭同意,熏怡的丈夫更是沒有異議,只是他沒注意到,飯桌上已有幾個人提前離席。熏怡才是這次聚會的目標,玉仙脫身之後,迅速把熏怡帶到酒店上層開好的房間裡面。

「好了,這才是今晚的重點,大老闆的夫人願意親自向我們賠禮,而她的丈夫就可以在朋友面前裝出一派風度。現在我們聽聽夫人怎麼說吧。」玉仙指著熏怡說,她身邊已經跟上了三個男人和一個女人,都是山哥重要的朋友。

熏怡露出狐媚的微笑,她今晚打扮得十分漂亮,完美的曲線幾乎可以吞噬一切目光。熏怡把自己的衣服一件接一件脫了下來,她完美的身體在眾人面前呈現出來,幾天前那次貫穿整晚的酷刑似乎沒給她帶來任何後遺症。

熏怡的乳房仍然朝氣十足,她摸了摸自己敏感的乳尖,竟然已經硬了。熏怡坐到沙發上,她緩緩道:「我作為我丈夫的替身,他應該受到什麼樣的教訓,請全部施加在我身上吧,把我怎麼樣都可以。」玉仙從隨身的袋子裡掏出兩條皮鞭,她把皮鞭交給兩位男士,笑著道:「無禮的外地人,一般都要鞭打一番以示教育。夫人雖然是個美女,但這鞭抽也是免不了的哦。」玉仙手裡的鞭子相互碰撞,發出清脆的聲音,看來熏怡的皮膚都要被打裂才能過關。

可熏怡並沒有如預期般接受,她搖搖頭,笑道:「我老公讓我來給你們解氣,就做好了我要被你們毀容的準備啦。難道山哥不打算把無禮外地人的老婆打到毀容嗎?」「毀容?」玉仙的眼睛裡放出亮光,山哥的朋友聽到眼前這個大美人講出這樣的話也是大跌眼鏡,他們都驚訝地張大了嘴。

熏怡從自己隨身帶的包裡拿出兩個帆布製造的袋子,這兩個袋子的口部都附帶著可以勒緊的小麻繩,看樣子就知道是專門套住女人的乳房的。熏怡解釋道:「女人的奶子如果拉傷的話就會變得下垂哦,玉仙妹妹不要對我客氣,把我弄得越慘,山哥才越有面子,我們夫婦是非常有誠意來道歉的。」「哈哈,有意思!」玉仙把這兩個袋子分別套在熏怡的乳房上,恰好能從根部勒住熏怡的一對乳房。玉仙讓兩個男士幫忙,他們用自己的大手捏住袋子的另外一端,然後剩下的一男一女就跟玉仙一起從背後拉住熏怡,讓她的身體不會被拉過去。

「注意了,你們拉著的可是夫人的奶子,注意用最大的力氣啊,夫人的奶子拉斷了就拿去喂狗吧。」玉仙興奮得滿臉通紅。

熏怡咽了咽口水,她的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後點點頭表示可以開始了。兩個男人一起用力往後拉,熏怡的乳房頓時被拉長了好幾公分,乳房的根部連帶著胸部都被扯了出來,柔軟的乳房變成扁扁的形狀。熏怡咬緊了牙不發出聲音,她感到乳房上傳來的力道大得異乎尋常,似乎都要斷開了。

「拿拳頭打,打袋子,打!」玉仙興奮地說著,兩個拉扯熏怡乳房的人揮起拳頭,他們用力砸著裝在袋子裡的乳房。可能是從未如此粗暴地對待過女人的乳房,這兩個男人邊打邊笑,手裡的勁道倒是越來越大,每一下都好像棒槌一樣把熏怡的乳房砸扁。

「我也來!」玉仙讓別人拉緊熏怡,她自己舉起腳,高跟鞋的前半部分狠狠踩在袋子上,熏怡發出一聲大叫,似乎乳房真的要被玉仙踩裂了。玉仙繼續用力踐踏,熏怡軟綿綿的乳肉在袋子裡被踩得鼓起來。很快,背後拉扯著熏怡的人也輪換著加入戰鬥,眾人輪流暴打熏怡的乳房,美貌人妻的奶子在袋子裡變得不成人樣!

玉仙踩到腳都累了,她終於讓別人也停下手。這時,熏怡的乳房上面還套著袋子,她面朝下趴在地上,口水從嘴角流出來,差點就暈倒過去。玉仙趕快把熏怡的袋子解開,一看,全部人都笑趴了。

熏怡的乳房由於被暴力拉扯和毆打,現在整只乳房都泛著淤青色,而且被明顯拉傷,豐滿的乳房垂了下來,軟趴趴地貼在胸前,跟剛才想比簡直判若兩人。玉仙把熏怡拉過來仔細觀看的時候,另一位女賓客發現了熏怡胯下的秘密。

原來,熏怡在乳房被暴打的時候已經高潮了,一大攤潮水弄濕了地毯,看上去真是極為淫蕩。「賤人,打爆奶子也會高潮,我看你這對奶子可以割掉了,拿回去讓你老公好好欣賞吧。」玉仙輕蔑地捏了熏怡的乳暈一把。

熏怡緩了幾口氣,她回過神後,又自己拿著玉仙帶來的鞭子,塞到玉仙的手裡。「玉仙妹妹,你想不想知道我的下垂奶子如果被抽開花的話,會變成什麼難看的樣子呀?」熏怡的建議這次立刻就讓玉仙接納了,她讓熏怡跪在沙發上,另外的那女賓從背後把熏怡的胸部頂得凸出來一些。熏怡的一對乳房掛在胸前,這樣豐滿的兇器明顯還有繼續折磨的餘地,兩個男士這次拿起鞭子,對準了熏怡的乳房狠狠抽打。

清脆的鞭打聲在房間裡響起,兩位男士手下毫不留情,他們狠狠抽了三十下之後,把鞭子交給另外的人,也就是說每人都抽三十下。玉仙拿過鞭子的時候,熏怡的乳房上已佈滿了縱橫交錯的紅色鞭痕,她揮起鞭子就打,嘴裡還罵著:「臭婊子,你以為自己的奶子打不爛啊,打爆了裡面也都是屎,你這個臭貨!」鞭子抽在柔嫩的乳房上,迸發出結實的撞擊聲,細膩的皮膚被掀開,裡面嬌嫩的填充物好似要擠出來似的。玉仙一鞭接一鞭地狠狠抽打,熏怡起初還能咬牙忍住,後來只能張大嘴巴吐氣。仔細一看,熏怡的乳房似乎被打得開裂,鮮血湧出之後幾乎可以看到脂肪的顏色,這樣一對尤物變得如此悲慘,更顯淫蕩。

熏怡這次被打得暈過去,不過她的乳房也的確被毀容了,變得慘不忍睹,傷痕累累。

玉仙把熏怡拖到洗手間裡用冷水澆醒,熏怡醒過來的第一句話是:「玉仙妹妹,像我這樣的女人,如果不把我下面跟男人做愛用的穴摳出來踩爛,是不算毀容的哦。」玉仙也玩上癮了,她把熏怡拖回到沙發上,用繩子把熏怡的雙腳分開綁在茶几上,然後徒手插進了熏怡的小穴裡面。熏怡的小穴屬於較為緊窄的那種,她的小穴裡突然插進玉仙的一隻手,嬌嫩的穴肉緊緊包圍著這個異物,看上去就好像要裂開了似的。

玉仙摸索著如何把女人陰道這種佈滿粘液的組織掏出來,她費了好大勁兒也只是把熏怡的小穴撐開了一些。這時,那個女賓說:「來!我們乾脆把這賤貨的穴撕爛,讓她掛著一對爛奶和破穴回去見她老公!」兩個女人說到做到,她們合力用手扳住熏怡的陰道口,狠狠拉開,直到熏怡慘叫為止。熏怡佈滿褶皺的陰道壁現在可以在燈光下清晰看到,她的小穴被拉扯成一個拳頭大的洞,而且裡面的肉壁還被玉仙用一個鐵鉗子夾住後愣是拖了出來,嫩紅的肉有一截掛在體外。

熏怡被玉仙的暴虐再次弄暈,她的小便都漏了一地,但她的穴口不斷滴下的愛液表明,她在暴虐裡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

半個小時後,玉仙帶著熏怡和剛才的幾位賓客回到飯桌。這次只是坐了五分鐘,熏怡就藉口說要帶賓客去看酒店裡的名畫展覽,再次帶著幾個賓客離開了座位。這時,熏怡的丈夫正在跟山哥拼酒,他們喝得熱火朝天,自然也沒去顧及這邊。

熏怡帶著這幾位賓客來到酒店上門的房間裡,她在賓客面前脫下衣服。賓客一看熏怡的身體就驚呼道:「這怎麼可能!夫人你這被玩得可真慘!」熏怡給賓客看了她的裸體,她的一對乳房被打得皮肉開爛,而且還變得下垂。她的下體情況更糟,陰戶被拉扯成一個大洞,陰道都有一部分被拉了出來,整個陰戶都腫得厲害。如果不看她的裸體的話,熏怡依然是個美貌動人的女人,但誰也想不到她的衣服底下已經被打成這樣難看的樣子。

熏怡朝客人露出陰戶,紅著臉說:「我的陰戶是被山哥的女人撕爛的,為了保證我老公最愛的小穴會爛掉,請各位往我的陰戶裡面撒尿吧。」她迎接的是熱騰騰的尿液和嘲笑的目光,熏怡作為一個妻子,在別人眼裡已經是一個無法進行性愛的殘廢女人。

第二批賓客看完回去,第三批賓客就來看了,不止是山哥邀請一起吃飯的人,還有事先在酒店裡等候的,甚至有酒店裡幹活的侍應生,他們分批來房間裡觀賞熏怡這個被弄爛了的女人,末了就往她的小穴裡面撒尿,保證她撕裂了的小穴會將尿的味道滲透進去。

當然,玉仙最恨的是熏怡的一對大乳房,她在最後安排了一個額外的人物,酒店裡搞衛生的大嫂。大嫂拿了玉仙的錢,也不敢多問,她用廁所裡收集到的糞水,放在一個桶裡熬熱了,然後讓山哥的手下架著熏怡,把熏怡的一對乳房泡在糞水裡面燙到發紅,讓糞水的味道鑽進去。

熏怡的丈夫酒足飯飽之後,他的妻子終於穿得整整齊齊地回到飯桌。儘管熏怡的頭部沒有任何傷痕,但在場的所有人,除了熏怡丈夫和當地的合作商之外,全部人都看過了熏怡那下賤的破爛身體。熏怡的丈夫非常高興山哥的和善,問題順利解決,比想像中輕鬆得多。

當然,山哥的手下知道真正發生了什麼事,皆大歡喜。

第三章 排憂解難

山哥的事件中,薰怡的協助讓自己的丈夫在事業上有了長足的發展,她的丈夫把這種一帆風順的發展稱之為運氣。時間一晃過去一年多,薰怡已經成了一個富家太太,每天只需要好好保養自己就行。

在這段時間裡面,薰怡完成了另外一個重任,生了一個胖小子,然後又把自己的身材恢復到原來那樣。薰怡的丈夫十分愛惜她,為了讓妻子不承擔過重的負荷,他請了好幾個傭人來替她照料小孩。

薰怡完成哺乳工作之後,無聊的日子開始讓她膩煩了,在薰怡的請求下,她丈夫答應重新帶她出去見見世面。因此,這一個風和日麗的週末,薰怡跟著丈夫一同參加了女富豪莉莉在自己莊園裡舉辦的品酒會。

莉莉是一個非常年輕的女人,她剛通過繼承的方式獲得了大片的土地資產,這個突然崛起的新秀想通過品酒會的方式讓自己融入高端社交圈子。

薰怡的丈夫參加品酒會帶著另外的一個目的,他想租下莉莉名下的一塊土地作為新專案的開發用地。莉莉初涉商界,很多商界通行的打交道途徑對她來說行不通,而且她也不缺錢,所以她對很多投資專案都抱著不屑的態度。

參加品酒會的人不乏社會名流,薰怡換上晚禮服,挽著丈夫的手在這裡慢慢踱步。薰怡今天在品酒會上可算是最耀眼的一顆星,火辣的身材和甜美的笑容吸引了大量的目光,她那經過刻意訓練的儀態為自己丈夫賺足了面子。

莉莉出現了,她也算得上是個美豔的女人,高挑的身材搭配上紅色的高跟鞋,讓她看上去有點豔光四射的味道。薰怡的丈夫趁機端起酒杯前去問候,莉莉禮貌地舉起酒杯回敬,她帶著笑容的眼神看上去十分溫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