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嬌妻愛3P

我的妻溫柔、賢慧、聰明、懂禮,尤其重要的是她漂亮,身材高挑、氣質高貴,屬於內外兼修的那種女人。正是她具有這些優點,使我在學校用功苦讀的時候就從心裡給霸佔了,並且不惜一切代價,過五關斬六將,打退了九路諸侯的圍追堵截,終於將其收入麾下,可想這種戰果哪有不珍惜的道理。

我的美妻當然也愛我勝過她自己,感情隨著時間的堆積越來越厚,妻也從性盲少女被我調教成了享樂性愛的性福少婦。(戀愛初期她竟然不知道除了方便的洞以外,下面還有更美妙的洞洞,哈哈……當時就把我給樂暈了——事實證明當初確實不是裝給我看的。爽!)

妻是那種較內向的女人,可是在我們做愛的時候她就完全變了,不但姿勢和配合程度較佳,而且叫床的聲音實在是大(我不得不又裝修了房子,目的是要隔音)。

我事後問她:「你聲音那麼大,不怕被鄰居聽到嗎?」

妻曰:「那怎麼辦?高潮來了,我也控制不住,太舒服了。我不能把自己給憋壞了,叫出來是高潮的延續,特舒服,不信你也試一下,哈哈……再說了,我在自己家裡叫,就是被他們聽到又有什麼關係?聽了乾著急,他們也可以叫出來讓我聽呀!」看著妻俏皮的樣子,我心裡被愛充滿著,感覺好幸福。

那一年春夏之交,一次我們在客廳的沙發上做愛,我抱著她,愛撫著她雪白豐腴的酥胸,看著這美奐絕倫的胴體,不由得說道:「真是一個漂亮的天使飄落人間,愛死你了,寶貝。」

妻說:「我更甚之,你能感覺得到嗎?」說著翻轉身體俯到我胯間,抬頭說道:「現在就讓你感覺一下。」說著張開小嘴,一下就把小弟弟給吞沒了。

看著她貪婪地上下吮吸著我的陰莖,雞巴在她嘴裡極度地膨脹,我舒服地閉上眼睛享受著她的口交的技術。(妻很聰明,我跟她說過兩次怎麼進行口交,怎樣才舒服,加上A片的輔導,技術上進步得挺快,當然效果也特別棒。)

過了一會兒,我側身想去吻她的小騷穴,因為我是坐姿,所以沒能吻到。妻說:「你別親了,儘管舒服吧,要不然兩個人就都不爽了。」略帶遺憾的我又坐回了原樣。

低下頭看著妻依然賣力地給我做著口交,我心裡說:「多麼可人的寶貝啊!【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應該讓她多享受才對。」想著想著,忽然一個念頭冒了出來:這時要是再有一個男人來舔吻她的洞穴該多好啊!肯定刺激,她也會更舒服。

這時的感覺一受刺激,不由得腰部向上一挺,陰莖直向她的喉嚨插去,妻一下子被頂得上不來氣,仰起頭,嘴唇離開了陰莖,埋怨著我:「你幹什麼?用那麼大的力,人家上不來氣了。」

我笑了笑:「小騷女,再給你聯繫一個情人怎麼樣?我和他一起伺候你。」妻以為我和她開玩笑,就痛快地說:「好呀,我同意。什麼時候找?」

我起身點了一支煙,又坐了回去把妻抱在懷裡,一隻手揉著妻飽滿的乳房,依舊笑著對妻說:「我是說真的,你別認為開玩笑。」妻的表情僵直了一下,正經地說:「你發什麼神經!是不是A片看多了,也想效仿?」

我說:「你別急嘛!來,讓我摟著你,慢慢地跟你說好嗎?」妻邊挨過來邊說:「慢慢說你也別神經,片裡的和我們現實中差距很大的,你別胡思亂想。」

我含情脈脈地注視著妻子的面龐--那迷人的臉龐、潤滑的肌膚、淡黑的眼瞼,這一切都令人銷魂。她的面孔上,揚起的長長的睫毛一動一動甚是可愛。我手從她高聳的胸滑過平柔的腹,揉搓著她迷人的黑色三角區,輕聲說:

「寶貝,不是我發神經,咱們這麼多年夫妻,我最希望的也就是你快樂、幸福。你這麼美,如果一輩子就和我一個男人結合,沒有享受到更多的快樂,豈不是太對不起自己了?要是有另一個男人能和我一起或你們一起做愛,那該多好!當然了,前提肯定是不能影響我們的感情,這點我很有自信,就是想影響也影響不了啊!對不對?」

過了會兒,妻還是瞇著眼睛不說話,我繼續揉著她:「比方說,這會兒另一位男人坐在那邊親吻著你下面,我親吻你的上面,那多舒服!」妻仍然不說話,不過面頰上已經紅雲朵朵,嬌喘聲從她的喉嚨裡傳了出來。我伸手摸了摸她的小穴,已經鮑汁蕩漾了。接下來我們自然轟轟烈烈地大幹了一場,十分痛快。

以後我們在做愛的時候經常幻想著這樣的場景,進入情緒也就很快,效果很是不錯,但是一直沒有真正地實施,很遺憾。我內心真的是想讓我的美嬌妻多享受些性愛,也不枉世上走一回,不枉做一回女人。

在愛的使然下,一次飯局讓我多次的思想動員成為了現實。

一個不經常見面、但很對脾氣的朋友打電話來約我們夫婦吃飯,說有段時間沒見,聊一聊。他和我從小一起長大的,現在在我們週邊的市裡工作,日子過得也不錯,夫妻恩愛,孩子和我們的一樣也五歲了。身高體健的他很有女人緣,我們聊起女人和家庭的事情時真的很投契。他平日裡比較穩重,只是在朋友聚會的時候較活潑,也是個很有責任感的人。

安排好孩子後我們便欣然赴約,在去餐館的路上我調侃妻說:「要不,我把阿黃(我的那位朋友)給你說說怎麼樣,你看得上他嗎?」妻答:「說笑罷了,你還當真了。」但是聲音卻比平時要小許多。

我看看她略帶嬌羞的臉,沒有說話,妻可能用餘光看到了我盯著她,便大聲說:「你看前面那台車多漂亮,要是開起來……」

阿黃的妻子要加班,沒有一起來,孩子去爺爺家玩去了,一個人單槍匹馬準時赴約。飯菜還算可口,席間我們談網路、談家庭、談工作,乘著酒興我們還談到了夫妻生活。說到這個話題的時候,阿黃扭頭對我妻子說:「嫂子可別以為我們兄弟兩個下流什麼的,我一點也不胡說,大哥很同意我的看法,這點大哥可以證明。是吧?大哥。」

「是啊,生活離不開快樂,笑也是要生活,哭也是要生活,幹嘛跟自己過不去?」我附和著。

妻張了張嘴欲說還休,稍頓後不輕不重地發言道:「我管你們說些什麼,有工夫我還喝口湯呢!你們也別光聊,喝點湯,味道不錯,真的。」我和阿黃對視一笑,拿起湯匙品起湯來。

阿黃喝得有滋有味,可是我卻無暇品嚐湯是否鮮美,心裡盤算著怎麼和阿黃把話說明白,並且一直權衡著得失和利弊。他要是不同意怎麼辦?他要是笑我怎麼辦?唉,真是萬事開頭難啊!這腳邁出去還真難,這可是開弓沒有回頭箭的事情,怎樣辦才火候適中呀?鬱悶。

「愣什麼神呢!你那杯酒什麼時候喝完呀?我等你好一會兒了。快!」阿黃吵著要和我乾杯。我端起杯子,下意識地看了看妻,她也正看我呢!我沖她笑了笑,妻也笑了,只是嫣然一笑便慢慢低下了頭。

餐館門前分手時已是十點半了,說著客氣的道別話,各自回家。看著阿黃逐漸遠去的身影,我輕聲問妻:「怎麼樣,你同意嗎?」妻瞟了我一眼,目光移向遠方,沒有發出聲息。

我心裡想:「這該是默許了吧!」迅速轉身朝著阿黃即將消失的背影大聲呼喊……和阿黃面對面地站著,點上煙後對他說:「有個事忘了跟你說了。」說著扭頭望了眼十米外的妻。

「什麼事?說。」

「改日咱們兄弟倆找一個良家婦女搞個3P或什麼的也活躍一下生活,你說呢?」我說完,覺察到阿黃的眼睛裡閃著光芒,真的,一點也不誇張。

阿黃興奮地說:「大哥,沒問題,我也尋思著這樣的事吶,還說怎麼跟你開口呢!剛才還準備回去就給你打電話,正好,對脾氣。哈哈……」

「好,回家吧,具體事情改日再聊。」我說。

阿黃朝著妻的方向揚了揚手,轉向我:「走了大哥,改天聊。」

轉眼一星期過去了,我精心地安排著使妻快樂的時間。週五下午給阿黃打電話,說安排了星期六晚,阿黃問:「這麼快就聯繫好了?大哥,良家婦女這麼好找?長得漂亮嗎?騷不騷?」

我笑了笑說:「你這鳥人,準備好你那活就行了,哪那麼多廢話!記著把他們娘倆安排好了啊!」

「得勒,您放心吧!尊重女性的美德我們哥們還是有的,熱心為女士服務是我的職責。呵呵……」

接下來給妻電話聯繫(我感覺還是電話通知她好些,這也是為她考慮的),妻接了電話說了些「不好意思」、「還沒想好」之類的廢話後,便說:「我還沒洗澡呢!」

我答道:「小浪穴,裝吧!哈哈……今天晚上不能洗嗎?」妻無語。接下來電話裡傳出來最後的話是:「親愛的,我心裡好緊張。」

週六,安排好了孩子後,動手弄了幾個菜。六點十分,妻和阿黃先後進了家門。妻心裡明白,進了臥室換衣服,一直沒出來,可阿黃卻是一頭霧水,小聲問道:「大哥,怎麼嫂子在家?那女的沒來?是不是嫂子一會兒就出去了?」

我遞給阿黃支煙,正色說:「不好意思,我沒直接告訴你,請你原諒,那女人就是她。我也是太愛你嫂子了,就是想讓她享受女人的更多樂趣。沒辦法,你要是不同意就算了,我們今天只喝不做,怎麼樣?」

阿黃眉開眼笑地說:「願意,願意,太願意了!不過,確實沒想到,我就是沒你這樣的境界。真的,不是誇,改日你弟妹的工作我也得做一下,省得說哥們光說不練,讓她也舒服舒服,咱們來4P、5P什麼的,爽它個黑天白日的,哈哈哈……」

畢竟是第一次,我們三個多少都有點緊張,不過,人說「酒是色媒」,幾杯酒下去之後便好了許多,妻的座位也從邊上挪到了我們中間,阿黃調侃說:「嫂子現在就著急了,想讓我們夾擊呀?」

妻說:「你好討厭,怎麼這麼……」邊說邊舉手向阿黃打過去,阿黃順勢拉過妻嬌巧的小手,隔著褲子按在了他的雞巴上,妻往後抽了幾次沒抽動,便作罷了,放在原地輕輕地揉搓了起來。不知是酒還是其它原因,妻俊俏的臉蛋紅了起來,煞是好看。

我明白妻的動作能做出來也是十分不容易的,雖然她很喜歡性愛,但是畢竟當著丈夫的面啊!看來她是徹底想通了。我心裡特別為她感到高興,可到底還是覺得有點什麼味道,於是站起來說:「不要急,我去放音樂,增加點氣氛。」

隨著理查‧克萊德曼的《獻給愛麗絲》鋼琴曲輕柔地響起,我走回了客廳,這時妻和阿黃已經熱吻在一起了,妻的喉嚨裡「嗚嗚」的發出輕輕的響聲。

我揶揄道:「小騷屄,這麼快就進入狀態了?」妻聽後和阿黃分開了,說:「什麼呀,我讓他喝酒,他非讓我喝進嘴裡,然後餵他,沒辦法,我只有……」聽了妻的話,我的陰莖不由得立起了,「突、突、突」地跳動起來。

阿黃說:「嫂子,我的小弟弟也想喝點酒,行不行啊?」妻扭捏了一下,小聲說:「行啊,你們男人都是壞蛋。」說著解開阿黃褲子的拉鏈,掏出他早已勃起的陽具把玩搓弄了起來……不一會就張開小嘴,把阿黃長長的陰莖含到了嘴裡用力舔吸,一臉的投入。

看著妻的騷浪模樣,我底下的陰莖也興奮到不得了,走過去把手伸到妻的內褲裡,天哪!淫水把妻濃密的陰毛全給弄濕了。我的手感覺到妻的小陰唇向外微微的翹著,像是在急切地迎接著男性寶貝的插入。

妻被我揉搓得不由自主地把性感的屁股撅了起來,並且左右輕輕地搖擺著,我在她屁股上不輕不重的打了一下說:「行了,小騷貨,去床上浪吧,那裡舒服一些。」

妻讓阿黃把她抱過去,阿黃欣然從命,抱起妻向臥室走去。我突然發現妻的手依然抓著阿黃的陰莖,毫無放手的意思,不由得嘀咕了句:「真是個標準的蕩婦,思想一通,變得這麼厲害!」

妻一上床便把衣服脫了個精光,晃著她的兩個美乳問我們倆說:「你們誰先來呀?」阿黃說:「別著急,有你享受的,先讓我品嚐一下你小妹妹的滋味。」一邊說著一邊把嘴和妻的小屄緊緊地貼在了一起。

妻先是小聲地呻吟著,沒過一會兒身子就像蟒蛇一樣扭曲了,呻吟的聲音也跟著大了起來。我看著阿黃親著妻的小屄,就把陰莖放到了她的嘴邊,妻好像發現了獵物一樣一口就吞了下去,嘴裡嗚咽著,上下用力地套弄著我的陰莖。

阿黃的口技還算不錯,不一會兒妻就受不了了,嚷著要陰莖,我就讓阿黃先上,阿黃飛快地戴上了套子,瞄也沒瞄,碩大的陰莖隨著他屁股一頂,立即就全軍盡沒,我感覺到妻身子明顯地顫動了一下。

阿黃開始用力地抽動著他的陰莖,聽著「啪!啪!啪!」的撞擊聲音,看著妻面部複雜的表情,畢竟這是第一次做,我不由得愛憐地把妻抱在了懷裡,心裡有一種害怕被阿黃給弄痛、弄壞的感覺。妻也緊緊地抱住我的手臂,但嘴裡的哼聲卻一直沒減小。

我俯在妻耳邊悄聲問:「寶貝,沒有不舒服吧?」妻只是「嗯」了一聲就接著叫床。知道妻並無不爽,我心裡就徹底解放了,沖著阿黃說:「咱們倆給她做個三明治怎麼樣?」阿黃大聲說:「好啊!就是不知道嫂子願意不願意?」

我心裡有數,就說:「你放心吧!沒問題。」(我原來就有打算,之所以經常出入妻的菊花洞,就是為3P做的基礎。)

妻略帶緊張地說:「你們倆的陰莖都那麼大,插進去會不會把我弄痛了?」

「放心吧,我們幫你多弄些淫水進洞不就行了嗎?你的浪水流了那麼多,不就是讓後門用的嘛,反正前面也用不完。」

我說完,阿黃就躺在下面,讓妻騎在他身上套入陰莖,我待妻把她的騷穴套在阿黃的陰莖上以後,便將妻的上身推伏在阿黃胸口,然後用龜頭沾上妻流出來的淫水,慢慢地把陰莖插入到她的肛門裡。

陰莖剛插入一半,妻便用顫抖的聲音說:「先別動,我感覺前後兩個洞洞都被填滿了,好漲,讓我先適應一下,然後你們再插好嗎?」我們當然聽她的指揮了。

妻上下左右輕輕地搖動著臀部,感受著兩根陰莖在她體內的存在,我低頭看了看下面阿黃插在妻陰道裡的陰莖,說實話,還從沒這麼近距離地看過一個男人的陰莖呢!尤其這根是插在我心愛妻子陰道裡的男人陰莖,真是有夠刺激的!

妻的不適應慢慢退卻了,淫性大了起來,開始主動前後用力地晃動著身體,叫床的聲音比任何時候都大。我和阿黃見狀當然馬上發動進攻,兩根雞巴在妻的前後兩個肉洞出入穿插,幹得她死去活來、嬌喘不停。

我雙手繞到前面握住妻一對乳房緊緊捏著,用力得使奶頭都凸高了起來,阿黃會意地昂起頭把兩粒奶頭輪流含進嘴裡吮啜一番,把妻弄得像瘋了一樣狂喊亂叫、渾身打顫,不到一刻就洩了出來。

終於我和阿黃在妻高潮來臨時的陣陣緊縮中雙雙交了精,全部射到她身體裡面。妻用毛巾摀住自己的下體,讓兩根雞巴慢慢退出來,然後叫我們兩個交叉躺在一起,一手握一根陰莖,把上面殘餘的精液輪流舔舐乾淨,一邊舔還一邊說:「被你們兩個幹得太舒服了,心裡一直不想到高潮,想讓你們不停幹下去。你們知道嗎?我真的想就這樣被兩根東西不停地插著。」

看著妻愉快的笑容和充份滿足後的身體,我心裡的感覺棒極了,覺得比妻還要舒服,還要滿意。

阿黃喘息了一陣後說道:「你們真的比我們幸福,雖然我們過得也不錯,感情也挺好,但還是好像欠缺了點什麼。我準備讓你弟妹和嫂子一樣享受到更多舒服,一樣感受到更多的愛,享受到全方位的性愛。」

妻為我們各人點上一支香煙,阿黃吸了口煙繼續說:「我想以後我們兩家多聯繫,向4P發展一下如何?我也想感覺一下看著老婆被別人插到底怎麼刺激,好嗎?」妻看了看我,笑了:「哈,那你大哥可一定高興壞了,他早就說看上了你愛人,這樣一來……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