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西的美母教師——長樂山莊後記

作者:frodo678

(一)

從渡假山莊裡頭提前結束短暫的假期後,身為學生的我跟秦樹不得不面對堆積如山的作業,在我霸佔了房間裡的書桌之後,秦樹便不得不將他的功課拿出去寫,看他那受委屈的神情簡直只有一個爽字可以形容。

「紀姨,我可以進來嗎?」秦樹拿著他的作業敲了敲媽媽的門。

「啊!秦樹你要寫作業啊?你姨媽在裡面看書,你去找她吧!姨父要出門去找個朋友。」爸爸幫秦樹開了門,並走了出來。

目送爸爸離開房間的秦樹,轉頭看著坐在書桌前的媽媽,嘴角揚起了一絲邪笑,輕聲慢步走到了專心看書的媽媽身後。

「紀姨,姨父出門去了呢!」此時爸爸離家關上大門的聲音剛好響起。

「秦樹!你什麼時候進來的?」媽媽轉過頭來剛好與秦樹的視線相對,像是頭受驚的小鹿般驚慌失措。

「剛剛進來的。紀姨你忘記你答應我什麼了嗎?」扶著媽媽肩膀的雙手順勢滑下,撫上了媽媽堅挺嬌嫩的胸部。

「快把你的手拿開,你姨父還在家!」

「紀姨看書看得太專心了,姨父剛剛出門去找朋友了。」

秦樹看著慌張撥開自己狼手的媽媽,心中一陣好笑,媽媽的神情像透了做壞事怕被發現的小女孩般那樣的可愛迷人,低頭靠近媽媽的耳邊吹了口氣,輕聲的說:「紀姨說過,我什麼時候想操你就什麼時候給我操的呢!」

「哪有……啊~~」

「現在,先來幫我舔舔我這又粗又長的寶貝!」

不等媽媽把話說完,秦樹霸道地把椅子轉了過來,【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一把脫下自己的短褲,一根又粗又長的大肉棒就赫然出現在媽媽眼前,尚未完全勃起的肉棒微微的一顫一顫,像是在向害羞的媽媽問好。

「紀姨可不許賴皮喔,明明說好姨父不在就隨便我操的。」

「可是小西跟……唔……啊!唔……」媽媽話才講到一半,嘴巴就被秦樹用右手握著的半勃起肉棒堵住了嘴,粗大的肉冠刮著口腔裡的嫩肉。

插在嘴裡的大肉棒開始充血變大,一寸一寸地將媽媽狹小的口腔漸漸塞滿,濃濃的雄性生殖器特有的味道迎面撲來,媽媽的眼神逐漸迷離,不自覺地就將可能刮到大肉棒頂端碩大肉冠的牙齒盡力地分開,舌頭食隨之味地覆上龜頭中間的馬眼來回地輕掃。

「騷姨媽的淫蕩小嘴實在是太舒服了!舌頭多舔一點,上下來回。嗯……」放開肉棒的右手摩挲著媽媽的後腦,左手下探將媽媽的上衣拉起,滑入素色胸罩內揉捏著媽媽堅挺的美乳。

秦樹前後地在媽媽的小嘴中挺動,嘴中指導著媽媽舌頭的動作,一面要求又一面輕聲讚美著媽媽的口技,雙手不忘揉捏著媽媽豐滿挺拔的美乳,在那乳峰上的兩粒嬌柔慢慢摩挲成硬挺。

嘴中的大肉棒愈發堅硬,後腦上的手下探至雙乳後,媽媽的腦袋更加自由地前後吞吐,一吸一吐間,晶瑩的唾液慢慢地佈滿秦樹下身的大肉棒,媽媽雙手自然地扶在秦樹粗壯的大腿上,嘴中的唾液漸漸匯聚成一條小小的水流,從龜頭的肉冠中間一路下滑,浸濕了掛在粗壯肉柱底下兩粒渾圓飽滿的睪丸。

秦樹訝異地看著口技愈發熟練的媽媽,雙手不再滿足於媽媽雙乳上的嬌柔,開始幫媽媽寬衣解帶。

「啵~~」上衣拉至脖子,媽媽的雙手自然地抬起配合著脫衣,嘴中含著的肉棒卻像捨不得分離般,發出了「啵」的一聲。素色的胸罩被隨意地拋在書桌的右側,貼身的短褲與包覆著媽媽嬌嫩小穴的內褲也滑落在腳邊。

媽媽紅著臉全裸地站在秦樹面前,被秦樹炙熱的目光掃視著,眼睛不自覺的盯在秦樹已經完全勃起的巨大肉棒上,下體一陣濕潤。

秦樹看出了媽媽的渴望,迅速地脫去了上衣,一把抱起了還在發愣的媽媽,往身後的床上一拋,雙手拉起媽媽纖細的長腿,等不及的大肉棒直直地插進了媽媽的蜜穴之中。

「啊……」媽媽發出了暢快的呻吟。

「啪啪啪……啪啪啪……」秦樹快速的前後操幹,雙手從腳踝滑上媽媽的美乳。

「等……等……你讓……我……套件裙子。」瞬間被秦樹的大肉棒充滿的舒服滋味讓媽媽回過了神,但秦樹一上來狂風暴雨般的抽插卻將媽媽的一句話衝擊得支離破碎。

「等我先射一發出來滿足騷姨媽的小穴,再穿也不遲啊!喔……」秦樹低頭貼近媽媽的耳邊,下身不忘奮力頂弄,皺緊眉頭享受著媽媽緊緻的蜜穴,不斷狠狠地衝撞媽媽嬌柔的花心。

巨大的肉棒被媽媽的蜜穴包覆著,陰道內層層的肉褶死死地箍著肉冠下的深溝,好似害怕失去這美妙滋味般,只准進不准出。小穴口被秦樹的大肉棒撐成了個正圓,緊密地結合沒有一絲空隙。

短時間內大量的抽插讓媽媽忘卻了隨時被發現的危險,食隨之味的下體緩緩地上挺迎合著入侵者的來犯,左手死死地摀住了嘴巴,「唔……嗯……」淫蕩的呻吟低聲地從嘴角流出。

挺動暫緩,秦樹饒有興趣地喘著氣,看著極力忍耐的媽媽,大肉棒每往前一頂,媽媽嘴中的淫語就是一聲。

停止了下身的挺動,秦樹緩緩地抬起了上半身。舒爽的刺激暫時停止,媽媽緊閉的雙眼微微張開,慾求不滿的露出疑惑的眼神,像是在詢問秦樹為什麼突然停了下來。

「紀姨,我們換個姿勢。」巨大的肉棒依戀地深深插在媽媽的蜜穴之中,秦樹的雙手扶上了媽媽的美腿。

「喔~~」一下猛然深入讓媽媽剛解放出來的小嘴發出了一聲像是答腔又像是呻吟的囈語,雙手右撐配合著腰部的扭動,媽媽順從地趴在床上,擺出了昨晚在長樂山莊飯店裡羞恥的小牝犬的姿勢,豐滿的臀部用力地抬高,微微地向後挺動,像是在提醒秦樹應該要重新開始下一輪的衝擊了。

「嘶……」肉棒深深地插在緊緻的蜜穴之中,隨著媽媽腰部旋轉的同時,秦樹的下體傳來一陣劇烈的快感,巨大的衝擊襲擊腦部,差點令秦樹直接繳械。咬緊牙關看著媽媽順從地擺出了羞恥的姿勢,秦樹深吸了一口氣,抵著花心的大肉棒像是重新上緊發條的機械般,再次開始反覆的活塞運動。

媽媽承受著秦樹前後的操幹,小穴中傳來的美妙滋味,舒服得讓媽媽四肢發軟,翹挺的臀部追尋著大肉棒的抽插前後左右配合,完全地陷入了慾望的囚籠。

『天啊~~小西應該還在房間裡做作業吧,我卻跟秦樹不知羞恥的在這裡交媾,身體居然還這麼配合。』腦中被快感強暴,媽媽的心中卻仍有一絲清明。

『太舒服了,好深啊!這麼舒服的事應該要好好享受才是啊!』媽媽的腦中突然閃過這樣的念頭,像是被春風吹拂的雜草般迅速地佔滿了整個腦中的想法。

『嗯……先好好享受吧,等等再教訓他這麼不尊重我的事。』說服了自己的媽媽將自己的腦袋放空,除了摀住嘴巴的手之外,身體與心理幾乎已經完全的被秦樹的大肉棒給俘虜了。

近二十分鐘的操幹下來,享受著媽媽緊湊陰道的秦樹也忍耐到了極限,肉棒上傳來的舒爽感迅速累積,知道自己撐不了多久的秦樹俯下身子,雙手從媽媽纖細的腰肢滑上肩膀,不讓媽媽在自己的衝擊下往前逃離,大開大合的開始了最後的進攻。

「騷姨媽,我要射了,通通射給妳!啊……」緊緊地拉著媽媽的肩膀,腹部貼著媽媽的翹臀,秦樹的龜頭死死地抵著媽媽的子宮口,將濃稠無比的精液毫不保留的全部灌注在媽媽的子宮當中。

「啊……」劇烈的快感撬開了媽媽捂實了的嘴,淫蕩的聲響從嘴角中流出,媽媽的雙眼失焦,下體小穴傳來的快感擊潰了媽媽的神智,緊貼著龜頭的子宮口一吸一吸的像是要把肉棒中的精液全部吸出。

「啵~~」秦樹抬起身子,下身依然堅硬的大肉棒從小穴口中拔出,吹著愉快的口哨朝著主臥中的廁所走去,身後的牆上時針正對著數字2的方向。

(二)

「淅淅……淅淅……」憋了一陣子尿的秦樹爽快地在媽媽主臥廁所中回憶著剛剛舒爽的操幹,半軟半硬的大肉棒一抖一抖的射出陣陣強而有力的水流,紅紅的龜頭顯示著媽媽蜜穴內的小嘴那無窮的吸力,肉柱下垂墜著兩顆剛剛清倉的圓蛋。

『小西那個傻逼還在隔壁苦命的寫作業,今天下午還長,應該還可以再操紀姨幾回吧!』秦樹想到這裡,再回頭看著廁所門外床舖上彷彿還在回憶著剛剛激戰而保持著屁股後翹姿勢的媽媽,腦中強烈的征服感化為滿滿的精力充滿了下身的大肉棒。

媽媽簡直不敢相信秦樹的大膽,顫抖的大腿顯示著尚未離身的快感依然佔據著媽媽的大腦,彎曲的背部尾端是那翹挺的臀部,女人最私密的部位大喇喇地就暴露在顯眼的位置,剛剛張大嘴吃著秦樹大肉棒的蜜穴彷彿吃飽似的恢復成了緊湊的小口,熱呼呼的精液在子宮裡歡快的翻騰著,穴內的小嘴像是捨不得肚裡的寶貝般緊閉著,只有絲絲過量的白流從陰道口裡緩緩流出。

『我居然在小西跟小琪還在家的時候,跟秦樹在房間裡做著這種不知羞恥的事情!』劇烈的快感所帶來的高潮慢慢地將媽媽腦袋的自主權還了回去,刺激之後的羞恥感卻再次攻上媽媽的大腦,有點氣惱的媽媽想要撐起身子教訓秦樹,沒想到雙手一撐,痠軟的下半身瞬間將所有的怒火吞噬。

下身解放完的秦樹從廁所裡走了出來,胯下的大肉棒一晃一晃的,來到了仍然四肢無力的媽媽身後,望著翹挺的肉臀中間流出汩汩自己千萬的子孫,心中一片火熱。

「啪!」抬手一個巴掌,在媽媽白皙的臀部上留下了一個淺淺的手印。

「喔!秦樹你……」吃痛的媽媽轉頭看來,眼神裡帶著忿怒卻嬌羞的神情,痠軟的雙手再度嘗試撐起身子,秦樹見狀知道機不可失,雙手扶著媽媽的臀,左右膝蓋再度與媽媽的雙腳平行,決心讓媽媽徹底的沉淪在自己的大肉棒底下,腰桿往前一頂,雄赳赳的巨龍又一次的重回緊緻的水潭。

「秦……樹……你先讓姨媽……休息……休息一下……套件衣服……嗯……唔……」蜜穴內傳來瞬間的快感沖垮了媽媽的理智,在家隨時被發現的危機更增加了媽媽陰道內淫水分泌的速度,快感再次佔領腦袋,憤怒的話語變成了求饒的嬌嗔。

聽著媽媽求饒的話語,秦樹戲謔的持續挺動下身,低聲說道:「紀姨,妳求我,我就讓妳休息一下。」

「啪啪……啪啪……啪啪……」秦樹的聲音傳進媽媽的腦袋裡,配合著蜜穴內大肉棒的均速抽插,像是催眠般降低著媽媽的智商,淺而緩的持續抽插漸漸地讓蜜穴深處的小嘴吶喊著:「快進到我這來!」

媽媽嬌紅的臉發燙得像是夏天的火爐,性感的雙唇欲言又止,像是不願屈服的鬥士,忍耐著體內火燒般快感的灼烤,纖細的脖子滑動著汗珠。

秦樹在等著媽媽求饒,看著下身的媽媽極力地忍耐,一股巨大的征服感湧上心頭,瞭解到自己的調教之路還十分漫長,秦樹決定先放過媽媽,反正下午有大把時間與媽媽的理智搏鬥,先活絡一下沉悶的氣氛。

「啊……唔……」

「啪……啪……啪……啪……啪……啪……」

慢而淺的抽插讓媽媽的下身的搔癢越來越重,腦中的慾望讓媽媽心中默默地祈求秦樹的深入,才剛想完,秦樹就發動了下體的馬達,強而有力的次次深入,突如其來的劇烈快感讓媽媽的嘴角瞬間失守,媽媽的左手摀住小嘴,右手死死地抓著床單,下身的翹臀高高抬起,迎接著身後大肉棒的征伐。下體的快感席捲腦中的理智,媽媽不由自主的迎合,看在秦樹的眼裡就是媽媽慢慢沉淪於它所帶來的肉慾的最好徵兆。

秦樹腦中與媽媽放浪形骸的生活正要展開,腰間抽送的頻率漸緩,彎下身去一把將媽媽嬌柔的肉體抱起,一步一插的往衣櫃移動,失神中的媽媽享受著股間傳來的快感,任憑秦樹的擺佈,不知不覺的就走到了衣櫃的落地鏡前。

在秦樹的腳步停下來的同時,媽媽才發現自己已經走到了衣櫃前面。

「紀姨,我來幫妳選件裙子吧!」

鏡子裡頭的美婦眼裡透露著滿足與害羞,雙手撐在落地鏡的兩旁,纖腰尾端的翹臀死死地頂著身後大男孩的下體,胸前的美乳挺立在空氣之中,嬌嫩的乳蒂充血勃起著,男孩那雙具有魔力的大手肆意地搓揉著美婦豐滿的乳房。鏡中的景象令媽媽害羞地閉上了眼睛,身下的淫水卻隨著視覺的黑暗而愈發清晰。

秦樹的雙手在肆虐完媽媽胸前的蓓蕾之後,緩緩地將媽媽的纖腰下壓,媽媽順從地彎下腰形成了下身翹著屁股、上身扶著鏡子的屈辱姿勢。秦樹一手壓著媽媽的後腰,另一手前伸將衣櫃的拉門向右拉。頓時,媽媽的上身失去了支撐,小手胡亂地向前伸的同時,被身後的秦樹一把往後壓在媽媽自個兒的後腰。

「啊,不要……」隨著姿勢的改變,媽媽全身的重量頓時集中到了股間那巨大的肉棒上頭,秦樹順勢一個前頂,將留在蜜穴外面剩下來幾公分的肉柱一口氣頂到了媽媽的子宮當中,巨大的龜頭「噗」的一聲進入了一個新的天地,子宮口的嫩肉在連連小高潮的摧殘之下變得鬆軟,令秦樹的肉棒進入到了一個只有我和姊姊待過的地方。

深度的改變所伴隨的是幾何式的快感累加,突如其來的刺激讓媽媽陷入了短暫的失神,腦中的思緒完全被秦樹肉棒所帶來的感受給霸佔,加上這突如其來的意外,讓媽媽張著嘴,喉嚨像是被掐住似的發不出聲音來。

秦樹龜頭後的肉冠被媽媽的子宮頸死死地咬著,陰道內的肉褶反應著主人的感受,八爪章魚般的啜住巨大的入侵者。秦樹緊鎖著眉頭忍耐著肉棒上傳來的陣陣快感,下體的精關牢牢地鎖住,夾緊的屁股微微地顫抖,好不容易把整根肉棒填滿了媽媽的小穴,為了以後可以肆意地進出媽媽最深處的密室,秦樹忍著射精的衝動,靜靜地等著媽媽的適應。

時間像是靜止了一般,除了秦樹偶爾的微微抖動,媽媽的兩眼無神,表情卻像是上了天堂般的露出了一臉癡迷的表情。秦樹的肉棒在蟄伏了一小段時間後,又開始在媽媽的子宮之中大拓疆土,龜頭不斷地進出,讓小嘴般的子宮頸慢慢地適應吞吐肉棒,深入但是微幅的抽插刺激著媽媽最敏感的神經,小穴口的肉唇連續地緊收箍住肉棒,讓秦樹好不快活。

感覺到時間差不多了,秦樹隨手拉了一件媽媽的連身裙,往媽媽的頭上隨意地一套,再俐落地把裙襬在媽媽纖細的腰峰上打了個結固定,一走一走的往床上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