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

我的爸爸是一個好人,但卻是一個糟糕的丈夫,他過早地撇下媽媽匆匆地一個人先去了。

在爸爸死後那年,媽媽十分苦悶,於是開始酗酒,整日沉溺於酒精的麻醉之中,有時一喝就是一整天。我很不願意看到媽媽喝酒的樣子,尤其是她喝醉的時候,總是又摔又打的,把身邊的人統統趕走,但她惟獨願意我留下來陪她,也許是因為我是她兒子的緣故吧。

但不管怎麼說,爸爸去之後的那年,是我和媽媽最困難的時刻。

後來,媽媽漸漸變得越來越粗心大意和隨便起來,完全不把我當男人看待,一點也避嫌,須知那時我也已經十三歲了,已經算是半個大人了,知道男女之間有許多不便之處。

由於我們家裡的房間都沒有鎖,說起來還是因為以前的房客走的時候把鎖都帶走了,我們又懶得換,反正一家人嘛,幹嘛防賊似的把門鎖起來呢。但這麼一來,媽媽或我幹什麼彼此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她常常在我換衣服或洗澡的時候大搖大擺地走進我的房間,溜達一會後一句道歉的話也不說就又離開了。像這樣的事經常發生,弄得我很尷尬,我不喜歡媽媽這樣隨便。

有時候我忍不住說上媽媽幾句,你猜她怎麼說?她總是說:「什麼嘛?在自己的媽媽面前也會害羞?【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你身上哪一塊肉不是媽媽身上掉下來的?」這麼一來我也無話可說了。

當然,她也太不注意自己作為一個母親所應有的形象了,尤其是她喝醉酒的時候。她常常衣衫不整地在房子裡走來走去,有時還會當著我的面換內衣內褲,動作還特別地舒展大方。只要在家裡,她就不喜歡好好穿衣服,完全無視我這個大男人的存在,挺著高聳的胸脯在房間裡來回走動。特別過分的是,當我在衛生間洗澡、刷牙或是梳頭的時候,媽媽總是『砰』地一腳把門踢開,走進來,然後旁若無人地往馬桶上那麼一坐,小便起來,一點也不在乎我就站在她的旁邊。

有一天下午,我正躺在浴缸裡洗澡,媽媽又闖了進來,我已經見慣不怪了,像往常一樣,我們聊了一會。媽媽突然說她想和我一起洗澡,我吃了一驚,看了媽媽一眼,只見她睜著烏黑發亮的眼睛緊緊地盯著我,眼睛裡有一些我看不懂的東西在閃爍,但是表情十分嚴肅,我覺得有些好笑,但又有些不好意思。

我伸出手,試圖遮掩我的身體。

「寶貝,」媽媽忽然嘆息一聲,「你也已經長大了。」

她坐在浴缸的邊上,喝了口手裡的酒。

「如果你爸爸還在這的話,他一定會告訴你一些──一些男孩子長大後都應該知道的事。」

我有些窘迫,說:「我都知道了,媽媽。」

我想岔開這個尷尬的話題,但媽媽卻笑瞇瞇地繼續問我:「你知道什麼?」

媽媽的問話真是問到點子上了,事實上我對於性一知半解,所有有關性的知識都是從學校裡和同學們聊一些男生們都喜歡的話題時得到的,對於性,我只有模糊的認識。所以,要我說出個所以然來,我做不到。

「你看見過女孩子的身體嗎?」媽媽以嘲笑的口吻繼續問我,彷彿是要給我難堪似的。

事實上,媽媽是我唯一看到過的裸體的女人,當然我不能這樣對媽媽說,我只能老老實實地說我沒有看到過。

「你知道小寶寶從哪裡出來的嗎?」

媽媽的問題越來越露骨,我感到十分地難堪和窘迫,囁嚅著答不出話來,心裡只希望媽媽趕快離開,好結束這種尷尬的對話。但媽媽完全沒有離開的意思,反而是有些得意地站在那裡,看著我窘迫的樣子,似乎覺得這樣很有趣。

她把手裡的酒瓶放在一邊,把浴室裡做擺設用的盆景從安放的凳子上拿下來,擱在地上,然後把凳子拖到浴盆邊,在我的身邊面對著我坐了下來。

媽媽像往常一樣顯得十分隨便,兩腿張開。

媽媽不像一般女人坐下來時會用裙裾遮住重要部位,她喜歡故意露出下體,喜歡我盯著她的秘處看的神情。媽媽的裡面沒有穿內褲,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兩腿之間那一塊黑色的地帶。

媽媽繼續做著令我吃驚的事,她解開了皮帶,把身上的袍子敞了開來。媽媽的裡面自然也沒有乳罩這樣多餘的東西,我可以盡情欣賞媽媽微微鼓起的小腹和胸前那一對碩大無朋的乳房。

我有些害羞,畢竟直視媽媽的身體感情上有些說不過去,我試圖轉移視線,但是眼睛卻不由自主地在媽媽的雪白豐滿的乳房和小腹下面的黑色地帶上來回打轉。

「你應該知道這些東西,媽媽也有責任讓你知道女人是怎麼回事。」

我的目光仍然不老實地在媽媽的身上打轉,聽到媽媽的話,我才戀戀不舍地抬起頭來,與媽媽面對面。

「很好,」媽媽很滿意我的反應,微笑著說,「我希望你仔細看看媽媽,這樣你就可以明白女人的身體是怎麼回事了。」

說著,她跪下來,挺起下身,把身子湊到我的面前,讓我可以看得更加清楚。

媽媽的皮膚十分的潔白,事實上,我們從來沒有去過海灘享受陽光,媽媽過去又常常穿著汗衫和長裙,上街的時候又時常帶著帽子,所以肌膚特別的細膩和白皙。

媽媽的小腹下面滿是黑油油烏亮的細密的陰毛,但是不夠厚,圍繞在豐腴的陰戶周圍,一直向下延伸到肛門的附近。媽媽的陰門很大,這一點我很清楚,因為我時常看一些色情雜志,上面有不少裸體女人的照片,通過對比,我知道媽媽的陰唇相當肥大,陰門很開。

「這是媽媽的陰毛,」她說著,用手指捋了捋下體上的黑毛,搓起一小縷,向我展示它們的美妙之處,「當然,你的也可以這麼叫,還有,你看,這是媽媽的陰戶。」

她的手輕輕地來回撫著下體那一處微微鼓起的美妙的所在,那是我從來沒有接觸過卻又極端渴望接觸的神秘場所,以前只是在錄映帶和色情刊物上有過初步印象,現在卻真真切切地展現在我的面前。

「這兒,這兒,看哪,看這裡,」媽媽一點點地給我詳細解釋自己身體的秘密,「這是陰唇,很好看,是吧?上面還長著毛呢。」

媽媽把兩腿盡量張大,生怕我看不清楚她的陰部似的,同時還用手撐開自己肥大的陰唇,露出陰戶內紅艷艷的世界。

「看到裡面的那塊小東西了嗎,那是小陰唇,大多數人叫它內陰或內唇,有些女人的內唇會很大,有時候還會突出來呢。」

我好奇地看著媽媽的陰戶,這一切對我來說既熟悉又陌生,以前只有對著圖片的想像,現在一切都是那麼的真實。

但我心裡有些怕怕,偷偷向門口看了一眼,擔心會有人突然闖進來,把我們母子倆當場抓獲。

不過,坦白地說,我現在內心十分的興奮,不僅只是生理上的興奮,但我又很恐懼我自己居然會產生這樣不潔的齷齪想法。

媽媽的下體離我很近,我幾乎可以嗅到那裡散發出的淡淡的氣味,感覺相當古怪的氣味,不是很強烈,也不難聞,有點像蘑菇的味道,但很令人興奮。

媽媽繼續向我展示她的內部構造,特別指出了陰蒂的位置。

「這兒,看見了嗎?在這兒,裡面點。」媽媽指指點點著,但我真不希望媽媽把女性生殖器的秘密這麼清楚明白地告訴我,這樣的話,我以後的日子就很難過了,我也許會每天都想這裡想得發狂的。

「男人總是喜歡把他們的陰莖插到這裡面,這就叫陰道。男人把陰莖插進來,然後播散愛的種子,如果受孕成功,一個小寶寶就誕生了,然後小寶寶就從這裡面來到這世上。」

我哈哈大笑起來,感覺相當滑稽,我不相信那麼大的一個嬰兒竟然能從這麼小的一個洞裡出來,但媽媽向我肯定這是真的,我就是從這裡出來的。

「把你的手指插進來試試看。」媽媽鼓勵我說。

她引導我的手指進入她的陰戶,讓我感覺那裡的溫熱和潮濕。

我無法形容手指插在媽媽的陰戶裡的感覺,那已經超出了我的詞匯范圍。我只能粗略地說,我的手指彷彿擠進一個棉花堆裡一樣,但溫暖濕潤的感覺又如同泡在蓄滿熱水的浴盆裡,暖洋洋的,十分的不可思議,使人陶醉。

媽媽沒有讓我一直陶醉下去,又引導我的手撫摸遍下體的每個部位,讓我充分感覺女性身體的秘密。

我對媽媽的陰戶為什麼會不斷往外滲水十分好奇,媽媽講解得很有耐心,她把陰唇撐得很開,向我展示陰道內的秘密。

「看見了吧?在裡面有許多皺折,那叫陰唇帶,但也有些女人沒有這些東西。怎麼樣,感覺相當有趣吧?」

觀看媽媽的性器有一種別樣的刺激,和看雜志是完全不同的兩種感覺,後者僅僅是好奇,但前者卻有著十足的性的誘惑力。

我的生殖器不知不覺中已經完全勃起,雖然我年紀還很小,小弟弟也還沒有完全長成,但是直楞楞的陰莖卻還是倔強地挺出了水面。

媽媽一眼瞧見,嘴角挂起一抹難以辨認笑意,她伸出手,輕輕地握住我的小弟弟。

媽媽的手指輕柔地撫摸著我的小弟弟,還不時地擺弄一下我的陰囊。

「你知道它為什麼會變硬嗎?這很自然,這是人類的本能,當男人興奮的時候,他的生殖器就會像這樣變大,變硬,因為它想鑽進女人的陰道裡──唔,那感覺真是很不錯喔。」

最初媽媽接觸到我的小弟弟時,我有些退縮,但媽媽的手撫弄我的陰莖時的感覺是那樣的棒,我很快就心安理得了。

「你以前變硬的時候是不是也像媽媽這樣做過呢?」媽媽問。

我點了點頭,事實上我經常手淫,而且幻想的對像還往往就是媽媽。

「你不必這樣做的,這對你的身體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