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

妹妹對於我的放肆似乎無動於衷,只是把頭深深地埋在手臂裡,我看不見她的表情,但她的呼吸已經開始急促起來,我幾乎可以聽到她的心跳也和我一樣越來越劇烈。

我按耐不住心底的欲火,頭腦一熱,就把手伸到了妹妹的私處,隔著薄薄的內褲把手掌貼在了內褲下綿軟溫熱的墳起的部位。

妹妹的身子一顫,但是卻沒有阻止我的突然襲擊。

我用另一只手解開自己的褲子,一把掏出早就按耐不住的小弟弟,然後把它抵在妹妹的屁股上。

妹妹一下子驚覺過來,慌慌張張地睜開眼睛,一眼看到我那青筋爆露的小弟弟,頓時眼裡充滿了恐懼。

「哦,不,不,哥哥,不要!停下來──你不能──我們是兄妹,不能──」

她喘著氣,極力想擺脫我的控制。

我沒有理會妹妹的抗議,把身子壓在她身上,然後伸出手指,撫到她的私處,把內褲撩開,然後小心地撥開攔路的茅草,尋找應該的插入點。

「不,不要,不要!」她差點哭了出來,用力撐起身子,試圖把我推開。

我繼續尋找手指的入口,妹妹在我的身下掙扎、蠕動著,使我很難摸到她的洞口,但我最終還是找到了那可以帶給我們快樂的幸福之門,然後我就老實不客氣地把手指插了進去。

和她的表現不一致的是,妹妹的那裡已經完全濕透了。

「我簡直不能相信你會這樣做,哥哥。」她邊說邊掙扎。

「別擔心,哥哥不會傷害妳的,」我安慰她,「妳還是那麼漂亮,我愛妳,妹妹。」

聽了我的話,她一下子就不再說什麼了。

「妳明白了嗎?我非常非常愛妳,妹妹。」

她白了我一眼,用嘲諷的語氣道:「說得真是冠冕堂皇,也不知道臉紅,如果你不是我哥哥,我早就叫警察了。」

太好了,有這句話,我就放心了。

她躺在我的身下,雖然嘴裡冷嘲熱諷,但兩腿依然打開,似乎並沒有把裸露的部分遮住的意思。

我呆呆地看著她赤裸的身體,說真的,自從她長大以來,我就從來沒有見過妹妹不穿衣服的時候,她看起來簡直和媽媽一模一樣。她的乳房只比媽媽的略小一點,但形狀要美得多,我迅速地又硬了起來。

「我們還要繼續嗎?」我問。

妹妹看了我一會,突然笑了起來,笑得眼淚都出來了,彷彿聽到了這個世界上最滑稽可笑的問話一樣。。

「至少我還對你現在的作為感到羞恥。」

她沒有明確表示同意我的要求,但也沒有明確地拒絕我。

於是我立刻迅速脫下自己的衣服,然後,在妹妹的注視下,我脫下了她的內褲。

於是,妹妹的私處完全地暴露在我的面前,她的那裡黑白分明,豐腴的小丘上布滿了濃密的黑棕色的陰毛,看起來格外醒目。

我們的動作都很小心,彼此留意對方的反應。

我深情地凝視著她的雙眼,她的眼裡流露出熾熱的火焰,嘴裡不說,但是眼睛卻在鼓勵我繼續自己的使命。

我移到她的上方,扶正自己的小弟弟,輕輕地抵在她的陰門口,那裡傳來的溫熱濕潤的感覺告訴我是時候了,我輕輕向前一挺,小弟弟齊根盡沒,完全埋進了妹妹溫暖的小穴裡。

妹妹微微地喘息了一下,扭動了一下身子,讓我的肉棒處於最佳位置,然後我便開始用力地抽插起來。

妹妹的小穴和媽媽一樣,都不是很緊,但是卻能帶給我最大的樂趣,生理和心理上的樂趣,我只要能把小弟弟插進去,然後在裡面射精就滿足了。

我一下一下地努力進出妹妹的肉穴,想像著每一次的沖擊都能震撼她的心靈,把她推到極樂的顛峰。

在我們肉體的交流中,我感到我越發愛我的妹妹了,不僅僅是因為她身上有媽媽的影子,還因為她是我的妹妹,我的女兒。

我奮力支持了好長時間,等到妹妹的身體開始劇烈震顫的時候,我也支持不住了,於是便暢快地在妹妹的體內射了出來。

完事之後,我滿足地躺在她身邊,溫柔地撫摸著她的柔軟的胸部。

我問:「妳不後悔嗎?」

「當然不,」她回答,「我從來沒有想到過要背叛我的丈夫和孩子,也不想傷害的你妻子,但我真的不後悔我們的這一次。」

她靜了一會,忽然笑了:「對於其他人,只要沒人發現──哦,看我們做了多麼可怕的事,我們在亂倫呢。」

「世上的規則都是人定的,我們有我們的規則。」我吃吃地笑著,心裡卻在想,「如果她知道這不僅是兄妹之愛,而且還是父女之愛會怎樣呢?」

妹妹起來去洗澡,我也跟著進去了。

那一天,我們都在一起,在浴室裡,在廚房裡,在大廳裡等等幾乎房裡的每個地方,都留下了我們愛的痕跡。我有時用舌頭舔她的私處,對於原本十分保守的妹妹來說,開始很難接受,但很快就被隨之而來的快感征服了。

我鼓勵她和我一起嘗試她從來沒有機會體驗的各種做愛方式,妹妹簡直被迷住了。

我們瘋狂地做愛,妹妹身體的每個部位對我都有著無比的吸引力,我愿意把自己所有的一切都奉獻給她。

那一天,我們都很快樂,我告訴她這些年來我是如何地想念她,渴望和她做愛。妹妹有些吃驚我竟然這麼早就在打她的主意,顯然她一直把我當成一個溫文爾雅的正派的好哥哥。

她說,她一直都很尊敬我,愛我,但只是把我當成一個可以保護她,愛護她的大哥,以前她從來沒有把我們的關係往歪裡想。

我想她一定也在驚訝自己居然沒有拒絕我的求歡,而且在我們做愛時會表現出有別往日的激情。

此後的日子真是愜意無比,我天天到她這裡來,她的臥室,是我們的兩人世界,她的床鋪,就是我們的愛巢。

有時,妻子忽然來了興致想和我行房,但是我總是推脫身體不舒服,我還要保持體力和精力來安慰我的妹妹,怎麼還有餘力去滿足妻子的要求呢?

匆匆兩個星期的時間就過去了,妹妹的孩子們也回來了,我和妹妹只好暫時打住了明目張膽宣淫的樂趣,好在房間很大,白天孩子們也不常常在家,我們還有的是地方和時間做愛。

我發現我已經深深地被這種亂倫的性愛迷住了,以前是媽媽,現在是妹妹,只有在與妹妹激烈的性交中,我才會獲得真正的高潮,我知道這樣的情況同樣也發生在妹妹身上。

在以後的幾個月裡,我們常常談論起我們之間的關係,我們都喜歡稱呼對方為「妹妹」或「哥哥」(而在以前,我們之間通常是直呼姓名的),尤其在周圍還有其他人的時候,我們感到這樣的稱呼更刺激。

有一天,我提醒她她的兒子已經長大成人,還是一個不錯的漂亮小伙。我開玩笑似的問她是不是有意把自己的兒子也勾上手,她為我的傻話笑了起來著,當然地拒絕了。

「為什麼不呢?」我問。

「別犯傻了,」她說,「他是我兒子,我不認為他會這樣。」

「也許妳應該主動點,妳會發現其中的樂趣的。」

「你會願意我離開你嗎?」

「當然不,但我可以以這樣的方式分享妳。」

「但我不能。」

「妳應該試試。」我說,「這對他有好處,妳也一樣。」

「哥哥,你在跟我開玩笑吧。」

「不是。」

「坦白點,你到底想說什麼?」

「不。」

「為什麼?你想想,我們做出了這樣的事,我怎麼還能引誘自己的兒子呢?」

「但──」

「這是不同的,完全不同,我們是成年人,但我兒子不是。雖然我們是兄妹,但是兒子和母親之間的關係要複雜得多,這會把他今後的生活弄糟的。」

「不會的。」我不以為然道。

「但確實有這可能。」

「我有先例,媽媽和我就是這樣過來的。」

「不可能。」

「是真的。」

「說謊。」

「我沒有說謊,媽媽教我怎樣做愛的時候,我還沒有妳兒子大呢,但我們已經做了好多次了,也許有幾百次,幾千次,我不記得了,反正很多次,就像一對夫妻一樣。」

妹妹抓住我的手,把臉湊過來。

「你是認真的?」她問。

「當然是。」我肯定地說。

「哦,我的上帝,」她一下子坐倒在床上,沉默不語。

「這使妳困擾嗎?」

「不,不是,但──」她有些猶豫,「太突然了。」

接著她想知道這是怎麼發生的,她需要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

於是我把一切都告訴給她聽,她聽完後哈哈大笑起來。

「媽媽真是這樣的嗎?」她笑著問我,我做了肯定的回答。

我們又談論了一會,我告訴她我和媽媽第一次的感受,以及我們倆是如何地喜歡上這樣倒錯的關係的。

「那麼說,你的第一次是在十三歲的時候?」

「是的。」

「那麼爸爸不理你們嗎?」

「那時候爸爸已經死了。」

「但──但──」她一下子結巴起來,因為我和媽媽告訴她爸爸的死訊時曾把日期往後推遲了兩年。

「那時候爸爸已經死了有一年了。」

我接著告訴她我就是她的父親,她看起來很吃驚,臉一下子變得煞白。

「你──你──你讓媽媽懷孕了?!」她又結巴起來,「懷的是我?」

她沉默了一會,好像才明白過來一樣:「你是我的爸爸。」

「同時也是妳的哥哥。」我補充道。

「哦,見鬼,」她聳了聳肩,「怪不得我對你老有一種女兒一樣的感覺,原來你就是我的爸爸。」

「是的。」我說著,手掌輕輕地撫在她的大腿上。

她忽然把身子靠了過來,對我耳語道:「你已經和你的女兒做過好多次了,可我還沒有和自己的父親做過呢,這不公平。」

說著,她的雙腿纏上了我,嘴裡喃喃道:「爸爸,爸爸,爸爸,我的好爸爸,親爸爸。」

然後我們再度纏綿,當然比妹妹也以前更熱烈了。

完事後,我們又談了很久,在我回家前又來了兩次。

「那麼,妳兒子怎麼辦呢?」

臨走前我舊事重提。

「還是算了吧。」

她吃吃地笑著,目送我離開。

「不要輕易下結論啊,也許──」

我笑著搖了搖頭,出了房間。

是啊,未來的事誰能打百分之百的包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