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上了老闆的小三

第二天一大早,葉楓就來到了碧水家園,其他的暫且不說,至少先向林雪把手機要回來,那可是iPhone6啊,買的時候葉楓還肉疼了好一陣。

時間還早,天還是濛濛亮,社區裡分外安靜。

葉楓又是翻牆進去的,一來可以抄近道,二來避免從大門進去要經過保安的詢查。

剛翻過圍牆沒走幾步,葉楓就看見不遠處走來一個男人,穿著一身棕色運動服,戴著一頂鴨舌帽,最奇怪的是天才剛亮就戴了一副墨鏡,整個臉完全被遮住。那人看見葉楓走了過來,停了一下,隨後又繼續低頭走了過去。

這麼怪異的裝扮葉楓不禁多看了兩眼,那人手上的紋身引起了他的注意。那人左手上紋著一條栩栩如生的青龍,形神兼備,看起來十分酷。如果不是急著去找林雪,葉楓都想停下來問問對方到底是在哪家店紋的。

走到別墅門口,葉楓突然想到,昨天晚上完事之後都差不多淩晨兩點了,說不定林雪自己都沒發現兩人手機拿錯了,如果林雪現在還沒睡醒,那他只要偷偷把手機換過來就萬事大吉了。

葉楓悄悄爬上別墅二樓,發現二樓陽臺的玻璃門敞開著。走進屋子,林雪的臥室的門也敞開著,葉楓往開著門的臥室裡面望去……一陣踉蹌,心跳仿佛刹那間都停止了。

臥室裡空氣傳來淡淡的血腥味,房間右邊的角落上,穿著睡衣的林雪垂頭倒在那裡,左手手腕處一片血肉模糊,房間角落血流了滿地。單從出血量判斷,葉楓就知道林雪已經不存在搶救的可能性了。

看到這個情景,葉楓第一反應就是跑,但剛往回跨出一步,想起他的目的是來找手機的,又走了回來,開始在房間內尋找。因為這種情況下,不管林雪是自殺還是他殺,如果在現場發現了葉楓的手機,都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

葉楓找了一圈,沒有任何發現,倒是看見床頭櫃上放著一張信簽紙,上面寫道:「再大的房子也填補不了內心的空虛,除了錢,你還能給我什麼……」

這下葉楓肯定林雪是他殺了。林雪雖然是趙天龍的小三,住著趙天龍的別墅,卻敢帶著其他男人到別墅偷情,這樣的女人怎麼可能會為情自殺。

這時,葉楓突然發現,林雪的右手附近,赫然寫著一行血字:TIAN5413548。

不過此時葉楓卻沒時間研究血字的含義,他又在別墅內找了一遍,沒有發現自己的手機,只好作罷,偷偷溜出了社區。

回到家後,林雪寫的那一行血字仍在葉楓腦中不斷地浮現,讓他寢食難安。

TIAN,這如果是中文拼音,會是什麼字呢?天、田、恬……

星期一來到趙氏集團,葉楓沒有看到趙天龍。看來林雪的屍體肯定被警方發現了,趙天龍作為別墅的所有者,自然會被警方帶去協助調查。葉楓估計,很快就輪到他了。

果然,十點的時候,公安局打電話到天龍公司給葉楓,通知他立即往公安局協助調查。

十一點,葉楓準時來到了公安局刑警隊,不過讓他意外的是,負責詢問他的員警居然是沈冰和一個姓徐的男警官。徐警官負責詢問,沈冰則負責記錄。

數年不見,沈冰依舊明豔照人,雖然穿著警服,卻更顯出五官精緻,英姿颯爽。

葉楓望著對面的沈冰,腦海中往事一幕幕浮現在眼前,不由得竟癡了,直到徐警官提醒了葉楓幾次,葉楓才回過神來,開始回答問題。

葉楓只是簡要的交待了那天晚上去修車的情況,之後的事情當然是隻字未提。他在部隊當過偵察兵,反偵查意識極強,兩次潛入林雪住的別墅都避開了社區內的攝像頭,刑警隊絕對找不到他潛入別墅的證據。

徐警官盤問了十幾分鐘之後,感覺再問不出什麼有用的線索,就讓葉楓回去了。整個盤問過程中,沈冰一直低著頭記錄,一句話也沒有說。

六年前葉楓還在上大學的時候邂逅了沈冰,兩人很快墜入愛河。不過兩人的戀情卻遭到了沈冰父母的強烈反對,沈冰拗不過父母,只好選擇與葉楓分手,之後再沒有聯絡。想不到六年過去,兩人竟然在公安局內再見,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相逢卻是陌路人。

葉楓看著近在咫尺的沈冰,很想上前和她說些什麼,但終究還是克制住了自己,搖頭歎了一口氣,離開了公安局。

出了公安局,葉楓習慣性地想從口袋裡掏出手機看時間,才想起自己手機落在林雪家裡後已經不知所蹤,只好到附近的手機店去買個新手機。

葉楓隨便挑了個便宜的手機,又補辦了張電話卡,開始調試新手機,就在設置手機解鎖密碼的時候,一個念頭突然從腦海裡冒了出來,林雪死前寫的那行血字,難道就是她手機的解鎖密碼。

想到這裡,葉楓連忙在路邊攔了一輛計程車,飛速趕回了家裡。

葉楓找出了林雪的手機,試了一下,果然解鎖了。

隨即開始查看手機裡的內容。很快葉楓在手機裡找到了一個加密的資料夾,又試了試同樣的密碼,也解鎖了。 

然而資料夾裡面的內容,卻讓葉楓震驚了,好半天才緩過勁來。資料夾裡面,赫然竟是趙天龍這一年來賄賂各級官員,從事非法商業活動的罪證。

葉楓長吸一口氣,好半天才平伏住自己波動的情緒,他清楚的意識到一件事情,他攤上事了,他攤上大事了。他居然得到了趙天龍的犯罪證據,這可是個超級重磅炸彈,裡面涉及的高官之多,一旦扔出去,全國都得震三震啊。

就在這時,葉天突然聞到一股略甜的特殊刺激氣味。

「糟了,是催眠瓦斯!」

葉楓想站起來打開窗戶,卻是頭暈目眩、手腳無力,一個沒站穩,摔倒在了地上。

這時,開門的聲音傳來,葉楓家的防盜門居然被人從外面撬開了。

葉楓努力睜著眼睛望向門口,可他的意識已經開始模糊,他看不清來人的長相,只看到來人的左手上,紋著一條栩栩如生的青龍……

當葉楓再次恢復意識的時候,他卻發現自己所處的情況非常糟糕。鼻腔、口腔、耳道、眼睛都充滿了液體,葉楓就像個海綿一樣,被壓入深處。

葉楓驚覺自己落入水中了,他想掙扎,卻發現雙手雙腳都被綁得死死的,根本無法活動,只能眼睜睜地任憑身體往下沈。

就在葉楓快要絕望的時候,他突然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被托了起來,開始往上升。

不一會兒,葉楓終於被托出了水面,張開嘴貪婪地大口大口地呼吸著空氣,連他怎麼被人弄到岸邊都不知道。

過了好一會兒,葉楓終於恢復了意識,他擡頭望向救自己的人,竟然是沈冰。

葉楓愣了好半天,才開口說道:「沈冰,怎麼會是你?」

沈冰解開葉楓身上的繩子,說道:「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帶你先找個地方換身衣服吧。」

沈冰帶著葉楓上了自己的白色捷達,開車回到了住所。

葉楓渾身都濕透了,沈冰那給了他一件衣服換上。

葉楓換上衣服後愣住了,這是他以前的衣服,沈冰居然一直留著。

沈冰倒了一杯白酒,遞給葉楓說道:「先喝點酒去去寒吧。」

葉楓接過酒杯一飲而盡,感激地說道:「沈冰,謝謝你救了我的命。你怎麼會這麼巧在那裡?」

沈冰說道:「當然不是湊巧。林雪被殺當晚你也去過別墅,也是嫌疑人之一,所以我奉命監視你。葉楓,你知道是誰要殺你麼?」

葉楓搖了搖頭,說道:「我沒有看清楚對方的長相,只看到對方左手有紋身,是一條青龍。」

「就這些?」沈冰道。

葉楓低頭思索片刻,心想事已至此,再隱瞞下去也沒用,於是將自己知道的事情向沈冰和盤托出,只是隱去了他和林雪上床的事情。

沈冰聽完之後,也是沈默了好一陣,才說道:「一年前公安局開始調查趙天龍,林雪是我們的線人。林雪是個孤兒,她的養父叫秦天,有一個女兒叫秦瑤。林雪和秦瑤兩人感情很好。秦瑤原本也是天龍公司的員工,一年前突然跳樓自殺。林雪懷疑這事跟趙天龍有關,所以做了我們的線人,幫助我們調查趙天龍的犯罪證據。可惜……」

這下葉楓終於弄清楚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了,林雪進入天龍公司蓄意接近趙天龍,掌握了趙天龍的罪證,卻沒有交給警方,很可能林雪是想用手中的證據親手報仇。

不過林雪暗中調查趙天龍的事情被人發現,對方派出殺手殺了林雪,拿走了搜集證據的手機。不過因為星期六那晚葉楓去了林雪的別墅,拿錯了手機。隨後對方發現手機居然是葉楓的,立即襲擊葉楓搶走了帶有罪證的手機,並且殺人滅口。如果不是沈冰恰好在監視葉楓,此刻葉楓已經是個淹死鬼了。

不過葉楓也知道,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如果對方發現他沒死,一定還會再派殺手。葉楓只有儘快拿回林雪的手機交給警方,才能保證自己的安全。

這時,沈冰開口說道:「葉楓,你有沒有辦法能找回林雪的手機?」

葉楓思索片刻後說道:「紋身,殺林雪和襲擊我的人左手上都有青龍紋身,而且紋得非常好,市裡面有這樣好手藝的人絕對不超過十個,很快就能找出來。」

沈冰說道:「現在只能祈禱對方找到趙天龍的犯罪證據後沒有銷毀手機了。」

葉楓說道:「放心,林雪的手機經過特殊加密,手機被搶走還不到一天,絕對沒那麼快破解,我們一定要在這兩天內把手機搶回來。」

隨後,林雪開車載著葉楓在市裡面的紋身店裡一家一家的找尋。

葉楓有一個戰友退伍後開了家紋身店,葉楓經常過去找他喝幾杯,對紋身也有一定的瞭解,一般紋身店裡都會擺出紋的特別好的作品照片吸引顧客。葉楓一家家的找過去,不到半天就找到了。

葉楓見過的殺手左手上的青龍紋身的照片,就掛在紋身店最顯眼的位置,看來應該是老闆相當滿意的作品。

葉楓看到照片右下角的日期,是半個月之前拍攝的。他還注意到紋身店內有一個攝像頭,一般的監控設備錄影都能保存一個月左右。

葉楓問道:「老闆,你們店的監控錄影能保存多久?」

「一個月,咋了?」老闆奇怪地看著葉楓。

葉楓從錢包裡拿出五百元放在老闆面前的桌子上,說道:「老闆,麻煩你把最近一個月的監控視頻給我看一下。」

老闆是個東北人,脾氣爆得很,拍桌子指著葉楓說道:「俺憑啥給你看我家監控啊,你誰啊,就在這裡瞎得瑟?」

葉楓也知道自己的要求有點過份,但實在沒工夫跟老闆解釋,從背後摸出一把匕首,狠狠地紮在了桌子上。

正所謂愣的怕橫的,橫的怕不要命的,老闆一看葉楓這架勢立馬就熊了,說道:「大哥,你要幹啥啊?有話好說,有話好說。」

葉楓又從錢包裡掏出五百塊放在桌上,說道:「老闆,我就找個朋友,麻煩幫幫忙。」

老闆被葉楓嚇得不輕,哪敢不同意,連忙按照葉楓的要求把監控錄影調了出來。

通過監控錄影,葉楓很快就找出了那個險些將他置於死地的殺手,赫然竟是趙天龍老婆袁靜的司機,吳強。

萬象社區,H市最高檔的社區之一,聚集了整個城市大量的富商巨賈,高官政要,趙天龍就住在這裡。

葉楓悄悄潛入了趙天龍的別墅,找到了臥室,敲開門進去做了些手腳,然後鑽進了衣櫃裡躲了起來。

葉楓在衣櫃裡靜靜等了將近一個鐘頭,終於聽到門外傳來了腳步聲,聽聲音,葉楓判斷是兩個人,不禁有些奇怪。

根據葉楓對趙天龍的瞭解,趙天龍每個月在袁靜這裡住的時間,絕不會超過一個星期,不是袁靜不漂亮,而是趙天龍身邊的女人實在太多。

這時開門的聲音傳來,葉楓將衣櫃的門拉開一條米粒般的小縫,向外看去。只見袁靜和司機吳強一起進了臥室,隨即關上門,將窗簾拉了起來。

這時袁靜說道:「那個賤人的手機解鎖了沒有?」

吳強說道:「那個手機很難搞,找了好幾個人,都破解不了。不過我有個信得過的朋友,他一定有辦法,不過他現在人在國外,估計兩三天以後才能回來。」

袁靜笑了笑說道:「別急,我們有的是時間,把手機收好,絕對不能丟了。」

「我辦事你還不放心麼?」

吳強走到袁靜的身後,從後面抱住袁靜纖細的腰肢,大膽地用手握住袁靜豐滿挺拔的乳房,並且搓揉起來,同時下體腫脹的陽具放肆的頂著袁靜渾圓的屁股。

「討厭,昨天還沒夠麼?」

袁靜淫蕩地扭動了幾下屁股,用豐滿的臀部摩擦著吳強的肉棒,感覺到吳強火熱的陽具膨脹到極點。

吳強雙手用力揉搓著袁靜豐滿的雙乳說道:「誰叫你都穿得這麼性感,每次看到你的身體,下面就硬了起來!」

「討厭!」袁靜嬌嗔的說。右手向後伸了過來,隔著褲子握住吳強堅硬的雞巴,上下套弄著。

吳強毫不客氣地把手插入袁靜的三角褲內,摸著了豐滿的陰戶,摩擦著細細柔柔的陰毛,順手再往下摸陰戶口,已是濕淋淋的,再捏揉陰核一陣,潮水順流而出。

袁靜被吳強搓摸得全身顫抖,由吳強硬挺、粗大的陽具上面傳來那年輕剛陽的熱,由吳強揉捏乳房,尤其是那敏感的乳頭傳來的快感,以及由揉搓陰戶傳來的電流,都匯在她全身,真使她麻透了、癢透了、也趐透了。

袁靜現在真是心神俱蕩,欲火上升,是又饑渴、又滿足、又空虛、又舒暢,嬌聲浪語的道:「阿強!別再逗了……快……現在難受死了,快!……快用你的大雞巴……狠狠的插幹人家的淫穴吧!……」

吳強抱著袁靜來到床上,立刻擁抱在一起,熱情地接吻。兩人互相抱得緊緊的,嘴唇重重地壓了下去,口對口的密合在一起,用力地吸吮著,空氣中彌漫著淫亂靡猥的氣息!他們互相舔著唇,舌頭交纏在一起,唾液互相交換著。

他們的嘴巴粘在一起,互相脫掉對方的衣服,兩人全裸地互相愛撫對方的性器官,同時熱情地親吻著。

袁靜呼吸急促,臀部頻頻扭動,眼睛放出那媚人的異彩,嘴唇火熱,穴兒自動張開,春水氾濫,好想讓人猛幹一番。於是,她嬌淫的說:「幹我,快點!」

於是,吳強迫不及待地一手摟著袁靜的纖腰,一手握住粗硬的大雞巴,頂住那濕淋淋的穴口用力一挺,整跟粗大的肉棒吱的一聲,盡根刺入袁靜的淫蜜的腔內。

袁靜擡舉雙腿,纏繞到吳強的腰際,開始上下擺動著屁股。

「喔……好美……你的大雞巴太棒了……啊……好漲……好充實……喔……啊……」

吳強屁股則狠勁的前挺。力道過猛,使得大龜頭一下子重重的頂撞在花心上,頂得袁靜悶哼出聲音!雞巴插入肥穴中,屁股開始左右搖動前挺後挑,恣意的狂插狠抽著!

袁靜可謂騷勁透骨,天生淫蕩,被粗長巨大的雞巴得淫水狂流,肥臀猛烈搖擺:「啊……真是爽死了……啊……好……好舒服……好舒服啊……喔……爽……爽死了……啊……我……我不……不成了啊……我……要丟了……」

袁靜猛的大叫一聲,達到了高潮。她的陰戶仍吸著吳強的肉棒,大聲地呻吟著,雙腿緊緊地纏住他的腰。

吳強覺得袁靜的子宮正一夾一夾的咬著自己的雞巴,忽然用力地收縮一下,一股泡沫似的熱潮直沖向自己的龜頭。

吳強又奮力地衝刺了幾下,然後將大肉棒頂著袁靜的花心,同樣呻吟著,雞巴被啜了幾下後,他再也忍不住了,全身一哆嗦,用力地把龜頭抵住袁靜的子宮口,然後將一股又濃又厚的陽精射入了袁靜的子宮深處……

高潮過後,躺在床上的兩人漸漸的感到疲倦,頭有點昏昏沈沈的,隨即眼皮也沈重了起來,雙眼幾乎睜不開來,不知不覺就睡了過去。

這時,葉楓慢慢走了出來,打開窗戶,關閉了空調。原來葉楓在臥室空調內裝了微型空氣麻醉機,乘著兩人即將達到高潮的時候開啟,麻醉氣體隨著空調被袁靜和吳強吸入,兩人很快就昏迷了。

葉楓找來繩子將吳強結結實實的綁了起來,正準備把袁靜也綁起來,然而當他望向袁靜的時候,下身的肉棒不由自主地立了起來。

這位養尊處優的少婦,真是姿色絕代,她雖然處於昏迷中,但蓬鬆散亂的秀髮,散貼在那張豔麗的臉龐上,真是說不盡的嫵媚,性感。光滑潔白的背脊下,露出柔美的曲線,由粉背至細腰雪白一片,渾圓結實的玉臀中間一道肉縫,微呈粉紅色的光澤。

兩條修長的玉腿,微微的分開,大腿根處,長滿了烏黑細長的陰毛,剛才消魂過的痕跡,尚未擦拭,那個桃源洞口依然春潮氾濫。兩片飽滿的大陰唇,嬌紅的躲在濕黑柔軟的陰毛裡。

柔和的燈光下,袁靜的嬌身背側,葉楓由頭頂看到腳尖,迷人的胴體,幾為一處不美,美得令人銷魂。他被這美色誘惑了,他凝神貪欲的看著袁靜,心裡像小鹿的狂跳。

「媽的,找手機要緊!」

葉楓狠狠咬了下舌頭,刺痛讓他清醒了過來,但覺得口乾舌燥,又將桌子上的一杯水喝了下去。

葉楓在吳強的衣服裡摸索著,很快早到了林雪的手機,連忙解鎖後將裡面趙天龍的罪證發給了沈冰。

葉楓正準備離開,卻突然發現自己的肉棒脹的難受,雙頰發紅發燙,欲火早已燃燒了起來。

「不對,那杯水有問題。」

葉楓拿起杯子聞了聞,果然有其他氣味。

原來袁靜和吳強兩人偷情的時候為了增加情趣,喜歡兌水喝點春藥,葉楓卻把春藥當水喝了,很快藥性就發作了。

這時,葉楓的獸性完全決堤,他將撲在袁靜身上,嘴像雨點般的吻向袁靜的臉和脖子,雙手恣意的抓著她白嫩豐滿的乳房,或捏或揉,還不時的用指尖輕輕扭著那粉紅的乳尖,下半身雖然還穿著牛仔褲,卻也一直摩擦著袁靜的下半身。

葉楓不停地搓揉著袁靜的雙乳,一雙雪白晶瑩、嬌嫩柔軟、怒聳飽滿的玉乳在他手中變換著各種形狀,豐滿嫩滑的椒乳是如此嬌挺柔滑,堪稱是女人當中的極品。

袁靜胸前的胸乳是那麼的波濤洶湧,有種無法形容的美感,單只看看,就會讓人感到一種頭暈目眩的美,更何況葉楓現在可以恣意玩弄,他打定主意要在袁靜那人間極品美乳上打一次奶炮。

葉楓將肉棒埋在袁靜雙乳間,雙手盡情的揉捏著袁靜高聳滑膩的酥胸,肉棒舒適地在袁靜的玉乳間套弄。

在葉楓那充滿熱力和魔力的大手和肉棒的強力刺激,袁靜忍不住在昏睡中發出呻喚,整個的揉捏還好,尤其要命的是頂端的蓓蕾遭受攻擊,麻酥酥的電流一直從蓓蕾傳向心底,袁靜整個身體不由得發出快樂的顫抖,「喔……喔……」

富有彈性的身子下意識地扭動著,快樂著,舒展著……

葉楓滿意地看著龜頭從袁靜的乳隙前端探出頭來,開始有慢而快地抽插,只感到肉棒在一團軟肉裡顫擦,其爽無比,龜頭被夾得熱麻麻的,他越來越快,袁靜的乳隙越來越緊,很快他大叫一聲,濁白的精液急射而出射在袁靜的香峰、乳溝、脖子和臉上。

雖然剛發射了一次,但受到春藥的影響,葉楓的陽具還是硬梆梆的,把袁靜壓在床上,提著她的雙腿架在肩上,下身緊貼著她的雙股間,屁股飛快地聳動,粗長的陽具在袁靜的陰道中進進出出,只覺每次插進去都被她的陰壁包得緊緊的,抽插之間肉感陣陣,快感不斷,真是一個百裡挑一的騷穴。

葉楓覺得袁靜的小穴異常美妙,興奮不已,越發大力抽插起來。

葉楓使出了渾身解數,不斷地淫辱身下這春情勃發的美女;時而淺抽輕送、猛打急攻、時而研磨撓轉、時而記記穿心,他不斷變換著體位,時而老漢推車、比翼雙飛、時而隔山取火、霸王舉鼎,逗得袁靜即使在睡夢中也酥癢難耐,頂得她呼喊連天……

尾聲

第二天,沈冰把檢舉材料遞交給了相關部門。

中央加強了黨風廉政建設的力度,對於任何貪汙腐敗的現象和幹部,採取了零容忍的態度。

葉楓的檢舉材料讓趙天龍正撞在了槍口上,兩天後,有關部門依法逮捕了趙天龍。與此同時,一大批高官也被雙規,接受調查。

戴上手銬的那一刹那,趙天龍很後悔,他不該為了賺錢做那麼多非法勾當,不該四處沾花惹草玩弄女性……

不過,已經晚了,他的餘生,只能在冰冷的鐵窗裡度過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