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記者

和野清子是電視台的一名女記者,剛滿二十歲,年輕貌美,很多人都在追求她,但她卻不著急,她現在只想在事業上作一番成績,但是干了半年多,卻沒有受到重用,想了很久,她終於想通了,只有討好大野台長才有可能得到提升,於是故事就這樣開始了。

那天下午,當她走進台長的辦公室時,發現在大野注視她的目光中充滿著欲望,此時她下了決心,為了自己的前程她要放棄抵抗,要投入大野的懷抱,但是要含蓄,不能讓大野看出她是自願的。

她把文件交給大野,然後坐在辦公桌前的沙發上靜靜地等待著大野的答覆。大野好像對文件很感興趣,看得十分認真,一會兒工夫,他站起來在辦公室裡慢慢地踱著步。清子心裡十分亂,正在這時她聽到身後拉窗簾的聲音,她知道這是大野干的,她也預感到他要幹什麼了,心裡一陣緊張。

果然,大野走到沙發後從清子身後伸出了雙手,一隻放到了清子的臉上輕輕地撫摸著,另一隻放在了清子雪白的上衣上,隔著衣服握住了豐滿尖挺的乳房,這隻手揉捏著乳房,從輕到重,然後逐漸移到乳頭上用力地捏著。

在這種挑逗下,清子渾身顫抖、呼吸加快、胸口起伏不定,本能地抓住了大野的手,要把它推開,但是大野卻更加用力地揉捏著。看到清子還不肯就範,大野一邊繼續挑逗,一邊低頭在清子耳邊說:「不要再掙扎了,現在不是裝清高的時侯,我知道你想要作愛。想想自己的將來,乖乖地合作,我不會虧待你的!」

聽到這些話,清子停止了所謂的掙扎,但仍作出不情願的樣子,【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雙手抓住沙發扶手,頭和身子靠在靠背上,但是在大野的挑逗下,不久就發出了迷人的呻吟聲。

大野看到清子已經成了自己的俘虜,於是開始了更進一步的進攻。他開始動手解清子上衣的衣扣,一個、二個、三個……直到全部解開,衣服下面只剩下一條又小又透明的絲製乳罩遮住了兩座高挺的乳峰。

看到這半裸的肉體,大野的呼吸加重了,接著把手伸到清子的背後迅速地解下了乳罩,頓時潔白全裸的上體呈現在大野的眼前。這真是上帝的傑作,尖挺的乳房如此白晰豐滿,紅紅的乳暈、尖尖的乳頭,讓人看了心神陶醉,讓人想去愛撫、佔有。

此時大野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興奮,他撲到清子的身上,一隻手摟住她的裸肩,另一隻手握住了一隻乳房,使勁地揉擦,而他的嘴卻含住了另一隻乳頭,從乳頭到乳房、到胸脯、到肚臍,一直到清子的臉蛋和香唇,不停地親吻著、吮吸著。

此時,大和清子已經被挑逗得完全興奮起來了,雙手不由自主地摟住了大野的腰,身子不停地扭動著,配合著大野的動作,她那誘人的小嘴與大野野性的雙唇緊緊地黏在一起,她那蛇般的細舌伸進了大野的嘴中,勾住了他的舌頭。

正當清子享受快樂的時侯,大野突然站了起來,清子詫異地望著他,正想詢問,大野卻搶先低低地命令:「把腿抬起來!」清子順從地抬起了左腿,大野一把抓住足髁向上抬起,並用另一隻手脫掉了清子的高跟鞋和短絲織襪,裸露出白嫩的左腳。大野仔細地欣賞著,一隻手托著足跟,用嘴輕輕地吻著,另一隻手順勢向下撫摸,撫過纖細的小腿,然後是健美的大腿,然後狠狠地一掐,這一掐使清子一陣痙攣,身子不由自主地向下一滑,左腿又向前伸了一下,順勢把右腿也抬了起來。

大野看到清子如此合作,更加興奮了,他先把清子的左腿架到自己身後的辦公桌上,然後又抓住了清子的右腳,同樣脫去了鞋和襪後也架到了辦公桌上,並把兩腿分開成很大的角度,然後站在清子兩腿之間欣賞自己的傑作。由於雙腿高高抬起,清子的黑色長裙已幾乎滑至大腿根部,加上潔白裸露的乳峰、起伏的胸脯、嬌美紅潤的臉蛋和誘人的喘息,構成了一副渴望性愛的圖畫。

大野彎下身子,抓住清子的裙子,又命令:「屁股抬起來!」清子很聽話,雙手雙腿一齊使勁把屁股抬離了沙發,大野就勢把長裙拉到了清子的腰間,露出了她保護陰戶的那小小的黑色絲織女式三角褲衩兒,小小的三角褲遮不住那密密的陰毛,黑亮的陰毛在三角褲旁微微顫動著,這是女人的禁區!大野的手現在正伸向這個禁區。

大野抓住三角褲衩兒正要撕裂它,清子卻一下抓住他的手,急急地說:「別撕,這很貴的!」大野打開她的手,淫笑著說:「沒關係,你只要跟了我,我什麼都可以給你買!」聽了這話,清子只得再次放手,任由大野撕裂了她的三角褲衩兒。

褲衩兒撕裂了,清子那迷一般的陰戶裸呈在大野的眼前,密密的、黑黑的陰毛遮蔽著神秘洞穴的入口,兩片陰唇溫柔地合攏著。從剛才看到尖挺的乳房起,大野就懷疑清子是處女,如今看到了她的美妙的陰戶他就更加肯定了,他用一隻手撫摸著陰毛,並不時地擠按著陰戶,而另一隻手又握住了一隻乳房,有規律地擠捏著,並不時地彈著乳頭;而他的臉卻貼近清子的臉,淫蕩地說:「還是一個處女,非常好!好長時間沒有玩處女了,今天可以好好樂一樂了!」說完輕輕咬了清子的鼻尖一下。

此時性慾正旺的清子無暇再顧及其它,只「哼」了一聲,就不停地扭動著屁股,配合著大野手上的動作。大野蹲下身子,撥開陰毛,用手捏住兩片陰唇輕輕向左右掀開,一股處女的氣息撲鼻而來,鮮紅的洞穴就在眼前,大野一下子把嘴蓋在了上面,瘋狂地吮吸著,舌頭不停地向陰道深處進攻著。舌頭太短,於是他抬起頭把手指捅進了陰道,手指更加瘋狂地在陰道裡攪著、摳著,使得陰戶從未受過如此撫弄的清子再也受不了了,她劇烈地抖動著,低聲地呻吟著:「不要再折磨我了,快點進來吧!」

大野看看時機已經成熟,就站起來解開褲子,掏出自己早已勃起了的陰莖,準備插入清子的陰道,戳破清子的處女膜,佔有這美妙的胴體,為自己再增添一個性奴。

可在這時,電話急促地響了起來,大野一愣,極不情願地拿起電話。電話裡傳來了女秘書的聲音:「大野先生,董事長請您過去一下。」大野懊惱地答應了一聲,看了一下眼前赤裸的美人,無奈地掛上電話,吩咐清子:「穿好衣服,先出去工作,晚上和我一起走,找個地方好好玩玩!」沒有辦法,清子只好穿好衣服,整理一下頭髮,穩定一下情緒,然後拿起桌上的文件緩緩地走出了辦公室。

下班以後,清子隨大野來到了一個叫「愛之屋」的旅館,(此處因轉格式丟失了一部份內容。)

清子幾次採訪黑木部長都是匆匆而過,沒有得到有價值的東西,但是她並沒有放棄,又一次向黑木部長提出了進行專門採訪的要求。幾天之後,黑木部長終於答應在他的鄉間別墅進行一次專訪,清子得到這個消息相當高興,準備大干一場。

到了專訪的日子,清子特地打扮了一番,穿上了粉紅色的上裝,下身穿了深色的短裙,肉色長筒襪和黑色的高跟皮鞋,再化好妝,果然是氣質非凡、靚麗動人。

清子來到黑木部長的別墅,出乎她的意外,黑木部長這次特別熱情,很主動地請她落座,然後還給她倒了一杯飲料,還很合作地回答她提出的問題,採訪進行得很順利。但是到了後來,清子敏感地發覺到黑木部長的視線有些不對勁,他的目光總是不時地射向清子那豐滿的胸脯和秀美的雙腿,而且目光還總往大腿深處搜索,清子為了讓採訪能夠順利完成,只得被動地躲閃著黑木的目光。

黑木站起來倒了一杯飲料,但他沒有回到座位上,而是來到了清子所坐的沙發的後面,清子預感到他要做一件大野曾經做過的事。果然黑木在她身後伏下身子,在她的耳邊輕輕地問:「清子小姐,我回答了這麼多問題,你要怎麼樣來答謝我呢?」

「黑木先生,您說呢?」

「我看這樣就可以了!」說著,黑木把一隻手放到了清子的臉上,輕輕地撫摸著光滑、細膩的肌膚,然後逐漸向下滑,清子本能地想要站起來躲開黑木的愛撫,但是黑木的另一隻手按住了她的肩頭,使她在沙發裡不能移動。

「黑木部長,請你放尊重些……」她還沒說完,黑木的手就伸進了她的上衣裡,握住了一隻豐滿的乳房:「不錯,你的乳房的確讓我滿意,比想像中還要豐滿。」黑木的手有節奏地揉捏著豐滿的乳房。

被意外羞辱的清子正打算作一番反抗,她面前的電視卻開始播放她和大野作愛的鏡頭,清子立刻就呆住了。「怎麼樣,我的小美人,是想讓我把這片子播出去呢,還是讓我滿足一下呢!」清子知道自己又落入了一個性的陷阱:「好,我答應你,但你也要滿足我的要求。」

「好,我的寶貝,我會讓你成名的!」

交易已經達成,黑木拉著清子走進了密室。確切地說,這間密室應該稱是色情宮殿,四周的牆壁上掛滿了裸女照片,還有許多黑木和女人作愛的照片,清子知道自己也將成為上面的一員。屋子中間放著一把靠背椅,黑木讓清子坐上去,然後把她的雙臂背過來綁到了椅子上,這時清子才知道黑木是一個變態色魔,但是事已至此,也只能任他蹂躪了。

黑木綁好清子,然後按動了旁邊一個按鈕,清子聽到了攝影機的聲音,她知道自己被強姦的畫面將會被錄製下來,她可以清晰地看到四周有幾架攝影機在同時工作著,從各個角度拍攝著自己。不知道這種情景要持續多少時間,清子知道只有放鬆自己才會減少痛苦。

黑木並不急於品嚐迷人的肉體,而是先欣賞著被縛的美人。清子被反綁在椅子上,使得雙乳更加突出,在上衣下高聳著;兩條漂亮的大腿露在短裙外,在肉色絲襪的襯托下格外誘人,只是清子把雙腿併攏在一起,這好像是她的最後的反抗了。

黑木走到清子跟前,用手指托起她的下巴,看著這秀美的容貌,望著那驚恐的眼神,黑木得意地笑了:「寶貝,別那麼緊張,把雙腿分開好嗎?」說著,一隻手就落到了清子腿上開始撫摸。清子沒有辦法,只好分開雙腿,於是黑木的手順著大腿就滑進了短裙內,先是揉搓著大腿的內側,然後逐步向著女人的中心移去。

清子的內褲相當薄,因此當黑木的手摸到清子的陰部時,很容易地就越過了這最後一道防線,直接侵入清子陰部,撫摸著肉縫。陰部被黑木粗魯地撫摸著,清子本能地有了反應,呼吸加快了,身體不由自住地開始扭動,而黑木的手更加恣意地玩弄著清子的肉唇,最後把手指插進了清子的陰道。

陰道突然被插入,清子不由得挺起了下體,黑木也藉機用手指猛插著清子,清子被折磨得痛不欲生。看著清子痛苦的樣子,黑木更加痛快,這時他抽出濕漉漉的手指,在清子的臉上來回蹭著:「寶貝兒,感覺怎樣?你現在想什麼呢?」

清子當然知道黑木想要聽什麼,只有順著他說:「性……性交。」

「我就知道你想性交,」黑木的手又伸進了清子的上衣,開始撫摸豐滿的乳房:「你看,你的乳頭都勃起了!」黑木的手隔著乳罩捏住了清子的乳頭,有節奏地捻著:「寶貝兒,咱們的熱身運動到此結束,下面咱們該好好玩玩了,首先我要欣賞一下你這美麗的肉體。」

說著,黑木開始淫笑,還隨手擰了擰清子的鼻子,清子厭惡地把頭轉向了一邊,這時她才發現,在她的周圍又出現了幾面鏡子,不論她如何轉頭,都能清楚地看到自己被玩弄的樣子。

清子的頭髮已經散亂,由於黑木的兩次侵入,上衣的鈕扣已半數被掙開,高聳的胸脯、雪白的乳罩、豐滿的乳房已清晰可見;清子的下體同樣誘人,由於雙腿被分開很大角度,再加上短裙已被撩到大腿根部,所以連遮住下體的白色小內褲也清晰可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