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倫的狂濤

第七章 後遺症

這樣的生活不間斷的維持了一個禮拜……

今天的早餐如往常般充滿著不協調的融洽氣氛,小妹沒有什麼特別的反應,(該說純潔還是遲鈍呢?)倒是媽媽的表情有一點奇怪。

吃完早餐之後,我好奇的偷偷問媽媽:「媽,妳不舒服嗎?」

「沒……沒有啊……」聽起來是不太舒服的感覺。

「媽……」

「阿文,我下午要出去一下,要好好看家喔。」說完,媽媽不再理我,逕自往自己房裡走去。

「好……」我對著已關上的門自言自語。

今天下午媽媽出門之後,天空和我的心一樣陰霾積聚,讓我不禁擔心起一起出門逛街的大姊和二姊,還有剛出門的媽媽……

我搖搖頭,意圖趕走腦中不詳的感覺,接著打開電視,將自己丟進沙發,想要藉著電視上無聊的綜藝節目忘記這種想法。

過了大約一個小時,剛午睡完的小妹睡眼惺忪的走下樓梯。

「妹,醒啦?」我將目光從螢光幕移開,落在小妹身上。

「嗯。」她隨口回答:「姊呢?」

「出去逛街了唷!」

「啊!沒叫我一起去。」她懊惱道。

「誰叫妳要睡午覺?」

小妹拖著腳步走到沙發邊,也將自己丟到沙發上。

「哥,我好餓喔!」她突然撒嬌道。

「妳想吃什麼?」

「大姊和二姊最喜歡吃的東西!」她毫不猶豫地回答。

「嗄?什麼?」我無法會意。

「哈、哈,你們常常口交我都有看到喔!」

這一瞬間,我的腦袋從疑惑到驚訝、再從驚訝到欣喜,我堆起笑臉,打著哈哈:「哈、哈,原來妳知道啊……」

「當然知道啊,我又不是小孩子。」她常常這樣說。

「那妳……覺得怎麼樣?」我試著確定她的意圖。

「嗯……我想試試看。」

「現在?」

她天真的回答:「當然是現在!」

說是這樣說,但是她卻不敢主動拉下我的褲子,於是我自己脫下褲子,威猛的“酷斯拉”跳了出來。

「妳想怎麼樣都可以,第一次先讓妳練習一下,不用管我舒不舒服。」

小妹目不轉睛的瞪著“牠”看,不斷的吞著口水,她慢慢的彎下腰,嘗試著伸出舌頭在龜頭上輕點,馬眼滲出少許透明的液體,混著小妹的唾液而漸漸地變得潮濕,這樣的動作在我的龜頭和小妹的舌頭間牽連出晶瑩剔透的細絲。

「妳可以整個吞下去。」我試著指導小妹。

小妹抬頭看看我,猶豫了一下,不過她還是一寸一寸的將我的陰莖包覆入她的嘴裡。她抬起眼睛,用眼神徵求我的意見,這種純真中帶著淫蕩的表情,真是令我難以抗拒,我一時間說不出半句話,盡情的享受著小妹的服務。

小妹看著我陶醉的表情,臉上突然泛出一抹紅潮,大概也是意識到自己的表情誘人吧……

這時大門突然打開,我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響打擾,無法再忍住精關,大量精液一泄如注。小妹當然也受到驚嚇,趕緊吐出我的雞巴,這樣的巧合之下,大量白色的液體噴滿了小妹的臉。

進來的是……媽媽!

媽媽見狀,瞪大了雙眼,但隨即恢復了原狀。倒是小妹並不知道我和媽媽也有過關係,因此低下頭,渾身開始微微發抖。

媽媽慢慢地走了過來,隨著媽媽的接近,小妹愈抖愈劇烈。

「媽……我……」小妹勉強吐出兩個字。

媽媽突然舔起小妹臉上的精液。

「媽……妳……」小妹又勉強吐出兩個字。

媽媽沒有回答,又轉移目標將我微軟(哈!哈!)的雞巴吞進嘴裡。

小妹終於會意過來了:「啊!原來你們也……」

「好了,又硬了。」媽媽接著說:「我累了,先去休息,你們慢慢玩喔!」

「……喔……好……」小妹看著媽媽的背影,硬擠出兩個字。

小妹轉頭看著我:「現在全家都和你發生過關係了嘛!」她俏皮的說道。

我笑而不答,只是說:「繼續?」

小妹也笑了起來:「當然!」

小妹熱情的吞下我接下來射出的所有精液。

「想不想來真的啊?」我問道。

「好啊!不過姊快回來了欸……」

「如果你不想讓她們知道,哪妳晚上來我的房間好了。」

「好,不過你今晚要快點解決她們喔!」小妹若有所指的笑說。

到吃晚餐之前,我們只是規規矩矩的看著電視。吃完了晚餐,我趁著空檔偷偷跑到媽媽房間。

「媽!」我急切的問:「妳到底怎麼了?」

「阿文,我想我遲早要跟你說的……」接著媽媽又吞吞吐吐的說:「我……懷……懷孕了……」

頓時間,我的心裡震驚的難以再支撐我不跌倒,但是我的反應卻鎮定的讓人意想不到,我平靜的說:「懷孕了……?妳……要生下來嗎?」

媽媽低下頭:「我不知道……」媽媽回答的有點手足無措。這樣一個三十七歲的的女人,這時候表現的卻像是一個十七歲的少女。

過了有一個世紀那麼長的五分鐘,媽媽抬起頭:「拿掉吧!我不想別人說閑話。」

「不要急著決定,我們開一下家庭會議再說。」

媽媽再低下頭,不再說話。

(對了,讓我來說明一下目前的狀況:媽媽知道我和大姊、二姊以及小妹的事;大姊只知道我和二姊做過愛;二姊知道我和大姊以及媽媽;小妹知道我和大姊、二姊還有媽媽。有點複雜,不是嗎?)

我覺得有必要讓大家都瞭解狀況,所以我臨時招開了一次家會議。

「各位家人,今天的家庭會議主要是要講我們……」我頓了一下:「……我們亂倫的事。」

小妹和媽媽早就知道了,所以並沒有反應,想來二姊也一早料到我會對小妹下手。而大姊以為這裡的「我們」是指我、大姊和二姊,所以她害怕的盯著媽媽看,臉上明顯露出驚懼的表情。

我接著又說:「我和全家都發生過不只一次的關係了……」

說到這裡,大姊驚訝的看向我,接著又轉回頭看著滿臉倦容的媽媽。

我繼續說下去:「但是現在,媽媽……懷孕了……」

「什麼?!」大家同時驚呼。

「對,媽媽懷孕了,大概是上禮拜小妹回來那一天,我和媽媽在浴室裡做愛的時候射在水裡……因為這樣也是有可能懷孕的……」

這時候,大家都安靜下來了,整個屋子安靜的彷佛可以聽到大家的心跳聲。

我打破寂靜:「今天要討論一下,要不要生下來。」我轉頭看向媽媽。

媽媽接著說下去:「我覺得拿掉比較好……我不想人家說閒話。」

此時大姊突然發言:「媽,生下來吧!如果怕閒話,就說是我生的……」

二姊也說:「對啊!只要在身材變形之前搬到沒人認識的地方就好了。」

「好辦法,生下來之後再說是大姊生的,反正大姊在外面讀四年書,突然結婚生子也不奇怪啊!」小妹也附和道。

「媽,我也贊成生下來,妳覺得怎麼樣?」我看著媽媽說道。

媽媽勉強擠起笑容:「再讓我想一下……」

「你們今天不要太晚睡,我要去休息了。」說完,媽媽就步履闌珊的走向房間,剩下我們幾個面面相覷。

在媽媽關上房門之後,整間房子終於又只剩下寂靜……

「下午的約定怎麼辦?」妹妹突然輕輕的說出這句話。

我轉頭看了一下大姊和二姊:「妳們要一起來嗎?」

「不要了,你和小婷要早一點睡喔!」大姊說完,就心事重重的走回房間。二姊眼裡含著淡淡的哀怨看著我:「……我也不要了」接著跟大姊一起回房。

「我的房間?」小妹說道。

「好……」其實我累了。

進到小妹的房間,房裡的擺設和一般少女的房間並無二致,但是有一樣東西在這樣的一間少女房間裡顯得特別突兀--避孕藥!

「妳有在吃避孕藥嗎?」我不禁問道。

「對啊!因為看你們常常因為危險期而不能射進去,所以我就……」

「是嗎……」我真不知道我該有什麼樣的反應。

小妹不再廢話,主動的開始脫掉自己的衣服。

我要小妹幫我口交,小妹很聽話地就彎下腰去,含住我的龜頭。一回生二回熟,第二次作這種事情的她,已經略為瞭解應該怎樣去刺激挑逗才能夠讓男人覺得舒服。她同時用手去刺激睾丸以及套弄肉棒,讓我覺得有更大的快感。

「嗯……嗯……不錯……對……這樣很好……喔……啊……」

我為了鼓勵小妹,一直誇讚她的技術,而麗美也在這樣的鼓舞之下,舔弄了差不多有二十多分鐘,直到嘴巴痠軟無力為止。

我因為連日來的透支體力,對於快感的反應似乎變得十分遲鈍。我要小妹跨坐上來,然後慢慢地將肉棒伸入小穴裡面,小妹盡其所能的放鬆,我的肉棒卻仍然還有一大截留在外面,我小心的將肉棒輕輕送入,深怕小妹受到傷害,即使如此,小妹仍然愁眉深鎖。

「……妹……還撐得住嗎?」

「……嗯……哼……還……可以。」回答得十分吃力。

又過了大約半小時,仍然是無法有絲毫進展,我的龜頭受到小妹溫濕的肉壁夾擊,漸漸地性欲由涓滴細流轉變成如浪濤般襲來。這時候我再也忍不住,將小妹壓倒在床緣,然後就用狗交的姿勢從後面肏弄。我開始猛送狂抽,性欲讓我變成野獸!!

一開始,小妹痛的亂叫,什麼難聽的話都說出來了。但是當我抽送近百下之後,小妹由痛苦的深淵被推上高潮,在我刻意的持續抽送之下,小妹的高潮不退反升,並且持續了將近五分鐘。她粉穴裡的淫水,沿著她的大腿以及我的肉屌流出。在她這五分鐘的收縮幫助之下,我試著讓自己達到高潮。

「妹呀……我要射了……」不及多想,我猛然往小妹尚在抽搐的陰道射出精液,再混著小妹的淫水一起流出……

我疲憊的抱著小妹一起入睡,整間房間不再有任何動靜,只剩下地上混合著精液、淫水和處女血的一片污漬,散發出一些些淫靡的氣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