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倫的狂濤

第六章 二姊的心事

今天一早,從暑假開始便一直住在鄉下爺爺家的小妹終於回來了,我是被大姊叫醒的,她怕我被小妹看到我一絲不掛的睡在大姊的床上,於是我趕緊穿好衣服。一走出房門,卻被人撞個正著

「妹,是妳啊……」我有點說不出話。

「哥,好久不見了。」小妹並沒有任何奇怪的語氣。接著說:「趕快去吃早餐了喔。姊,妳也快去吃早餐。」

「老媽呢?」我問道。

「她去打網球了,大概9點才會回來。」

我走到餐桌,看到二姊已經在吃早餐了。

「二姊,早啊!」

「嗯,早啊,阿文。」

我拉開二姊旁邊的一張椅子坐下,接著大姊和小妹也到達飯廳。

當我們邊吃著早餐邊熱烈的談笑時,小妹突然冒出一句:「對了,哥,你剛才去大姊房間幹什麼?」她顯然以為我是早上才跑去大姊房裡。

「呃……去叫大姊吃飯啊……」我只好亂掰。

「你們感情什麼時候變這麼好啊?」二姊突然酸溜溜的吐出這句話。

二姊現在甚至不知道我和媽媽也已搞上了(那天雖然我和媽媽在大姊前面做愛,但是她似乎沒有知覺到),突然知道我從大姊房裡出現,當然有點吃醋……

「我們都是一家人嘛!況且大家都長大了。」我繼續掰。

大姊若無其事的說:「對嘛!……不要說這個了。小純,妳最近怎麼樣,交到男朋友了嗎?」大姊有點不自然的轉移話題。

二姊幽怨的看看我,說:「還沒有……」

這時候,救命的開門聲響起,劃破了這尷尬的氣氛,媽媽回來的正是時候。

「媽回了,小純,媽知道你今天回來嗎?」我認為我話題轉移的比較自然。

「還不知道。」接著大聲說:「媽!我回來了!」

過了幾秒,媽出現在飯廳門邊。

「小純,妳回來了啊!」接著又說:「你們吃飽了嗎?」

「我吃飽了。」我搶先說,接著就往客廳走去。

「我先去洗澡,妳們繼續吃。」媽媽又說。

當我坐進沙發,正準備打開電視的時候,媽媽拿著衣服走過:「阿文,要不要一起洗?」媽媽小聲的問。

「可是她們……」我有點猶豫。

「這樣不是很刺激嗎?」媽媽顯得有點興奮,雙頰泛紅。

「好吧……」我便關掉電視,起身和媽一起往浴室走去。

我跟著媽媽謹慎的走進浴室裡,並且鎖上門鎖。

「媽,我幫妳脫。」我從後面環住媽媽的纖腰,接著順勢將媽媽的衣服往上拉起。即使從後面看,媽媽曼妙的身材仍然令人屏息,我又接著伸手去解開媽媽的胸罩,媽媽豐碩而白皙的巨乳急切的從胸罩的束縛中掙脫開來。

我將媽媽轉過來,開始貪婪的舔吮著媽媽稍暗但仍嬌豔紅潤的乳頭,我一邊吸吮,一邊將媽媽的褲子脫下。媽媽也一邊嬌喘著,一邊掙扎著以幾近狂暴的方式拉下我的褲子。我接著放開媽媽,自己脫下衣服,將媽媽抱進已放好水的浴缸裡。

依照慣例,媽媽先替我口交一次。我就坐在浴缸邊緣,看著媽媽趴在我的胯下吞吐著我的雞巴。雙乳就隨著媽媽的身體晃動,發出拍打水面的聲音,在整個浴室中,就是只有這種聲音和媽媽嘴裡發出的無意義的呻吟,也因此整個浴室充滿著淫靡的氣氛。

「媽,加油,我快射出來了!」過了十幾分鐘。

聽到了這句話,媽媽更加賣力的舔舐著。

「我……不行了……要……射了……」說完我便毫不留情的射出我濃濃的精液。不斷的放射、放射再放射,媽媽甚至來不及吞咽而滴下幾滴精液在水裡。

雖然剛射完,但是我的小弟依然堅挺如昔,於是我要媽媽轉過身體,我要替她服務一下。我將堅硬的雞巴輕輕的放進媽媽濕潤的小穴,順勢開始抽插。這時在整個浴室中,仍然剩下那種聲音--拍打水面的聲音和媽媽嘴裡發出的無意義的呻吟。

又再過了十幾分鐘,我又要射了,媽媽似乎已感覺到而驚呼:「不要射在裡面!」聽到這句話,我狼狽的抽出爆發邊緣的雞巴,全數射在水裡……

「呼……呼……差點就射進去了。」我慶倖道。

「是啊,真危險……」媽媽也慶倖道。

「不過這水都髒了,妳還是用淋浴好了。」我起身穿好衣服說:「我先出去了。」

我小心地打開浴室的門,確定四下無人之後才出去。過不了多久媽媽也臉色紅潤的走出浴室。

(我無法確定她臉色如此紅潤的真正原因……)

看看時鐘,「11點……洗個澡那麼久,會不會被懷疑啊……」我不禁緊張起來,我不想多想,因為很晚才睡,所以我要去睡個回籠覺。

不知過了多久,我醒來第一時間看到窗外的天色,大概是5、6點左右,我一轉頭卻發現有一個人躺在我身邊,我並沒有驚訝多久,因為我發現那個人就是二姊。

「二姊,妳怎麼會在這裡?」

「阿文……我有話要問你……」二姊並沒有睡,只是靜靜的躺在我的旁邊。

我不想應聲,因為我已經知道她要問什麼了。

「你……是不是和大姊做過了?」

「對。」連我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怎麼會回答的如此平靜。

「而且我也和媽媽維持性關係,媽媽也已經知道我們倆的事了。」我索性將所有的事都抖出來。

「和媽媽?」二姊咬著下嘴唇:「……你覺得誰比較令你滿足?」

「……」我猶豫了一下:「……媽媽。」

這時候二姊突然不發一語的彎起身來,脫下我的褲子,雙手握住我的雞巴,櫻唇靠近龜頭,時而伸出舌頭,環繞著舔我的龜頭,時而以她溫暖而濕潤的小嘴包覆著我大半個雞巴,當然,雙手仍然不停的上下套弄著。

這樣的攻勢雖然不至於讓我丟盔棄甲,但是由於我補償的心理作祟,我故意放鬆精關,讓濃精傾閘而出。

二姊似乎非常振奮,因為她讓我在5分鐘之內就射了,於是大口大口的吞下那些瓊漿玉液,臉上露出愉悅的神情。

我將二姊的臉抬起,說:「反正我們一家人是不會有結果的,互相滿足一下就好了,用情是會自毀的……」

二姊將臉別過去說:「誰……誰用情啊……」接著就走出我的房間了。

「希望她聽的進去……」我只能禱告了。

這天晚上,大姊來敲我房間的門,原來是忍受不了空閨寂寞,再加上食髓知味。我們在這個晚上,只是不斷的互相口交(誰叫她危險期……而且又沒去買套子),但是我們仍然得到了不少的樂趣。

隔天我是在下體的快感陣陣襲來的情況下醒來的,但是眼前的情景的震撼卻暫時的抑制了我的快感:大姊和二姊正在一起舔弄著我的陰莖!

這樣的情景的雖暫時的抑制了我的快感,但是在我意識到整個狀況之後,反而更加深了我的快感。噴射的力道是前所少有的,大量的精液都噴在兩個姊姊的臉上,剩下的就落在我的下腹部。

大姊和二姊相視而笑,互相貪婪的吃下對方臉上的精液,然後再爭食我下腹部剩下的部分。

「二姊,妳想通了嗎?」我愉快的問道。

「對啊!」二姊笑容滿面的回答:「而且我和大姊商量好了,以後要一起幫你服務。」

「是嗎?那太好了。」

我們又一起作了一次,然後就去吃早餐了。

人物基本資料--小妹
姓名:張欣婷
生日:12∕13
年齡:15快滿16了
三圍:32B.23.33
性感帶:未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