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惠老師

作者:瘦子

田中理惠最近感到很苦悶,因為交往了二年的男友到美國進修已經半年了,相愛的兩人只有通過電話和信紙傾訴著彼此之間的衷情。

二十三歲的理惠是位全身散發著迷人氣質的美麗女性,她有著傲人的身材、甜美的相貌,特別是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足有讓男人迷醉的魔力。

在大學讀書時就有校花的美稱,更可貴的是她還是成績優秀的學生,懂得努力用自己的雙手去奮鬥。

理惠的男友也是她的同學,一個非常優秀的男人,雖然有很多條件很好的男人追求理惠,她還是挑了這個出身貧寒的男人,因為她相信憑兩個人的努力,就會有好日子過的。

交往了半年後,理惠將自己的初夜獻給了他。

此後,每週兩個人都會享受一番性愛的樂趣,直到他赴美國進修為止。

由於半年多沒有愛人的撫慰,理惠這幾個晚上經常夢見和男友激情纏綿,醒來後都是汗濕睡衣,陰戶發熱。

難道自己的性欲提高了嗎?理惠有時也捫心自問,她不得不承認自己是很享受性愛的快樂。

為了派遣心中的苦悶,將全身心都投入了自己熱愛的教育事業,即便這樣,理惠還是時不時的對遠在美國的男友產生強烈的思念,渴望能像以前一樣的有他熱情地抱著自己。

這一天,理惠的班上來了一個轉校生。

理惠是在著名的學校「月夜學園」任古文老師,【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同時也是一個班的導師。

由於這所學園的升學率極高,所以它的學生看起來都是很優秀的,理惠的班也不例外,每人都很健康而開朗,這讓理惠很有信心將這個班帶好,讓每個學生都順利考上理想的大學。

看到轉校生的資料,理惠不禁皺起眉頭,這個名叫木村的學生太偏科了,理科成績十分優異,但文科就平平了,尤其是古文,幾乎是擦著及格線的。

這方面要加強,理惠馬上下了這樣一個決定。

就這樣,理惠對木村的功課加以重點照顧,常常讓他留下來補課。

漸漸的,木村的功課也好了不少,而兩人也變得十分熟悉起來。

理惠瞭解到木村的母親在他小時候就去世了,父親則是一家大公司駐海外的主管,經年的不在家。

出於對孤身一人生活的同感,又對木村的小小年紀就這樣生活感到憐愛,理惠把他當自己的弟弟看待,有時也把木村帶會自己家給他做飯,讓他享受一下家庭的溫暖。

一個月後的一次考試,理惠發現木村除了古文外其他成績都很好,不禁將他叫到辦公室。

「木村君,你的古文成績退步了,這樣下去不行喲!」

「抱歉,老師,可是我對古文實在是不行。」

木村不好意思地低頭答道。

「可是你其他的文科成績都進步了不少啊!」

理惠看了看手中的成績單:「這樣吧,以後放學之後,你就到老師家來,老師給你補習古文,直到下次考試為止。你一定要爭氣,別讓老師丟臉啊!」

「太好啦!好久沒有吃到老師親手煮的飯,太棒了!」木村高興地說道。

「不會吧!上週四不是到老師家吃過嗎?」理惠不解地說道。

「那還不久啊!都五天了,真懷念老師做的飯啊!」木村歪著頭說道。

「你這孩子!」理惠不禁笑道。

在她眼中,比她高一頭的木村還是個小孩子一般。

第二天放學後,理惠帶著木村回到自己的家中。

向木村交待了該做的功課後,理惠挽起袖子,換上圍裙,逕自去廚房裡燒飯了。

在做菜的時候,理惠又感到了似乎有強烈的視線盯著自己看,猛一回頭,只見木村正專注地看著書,理惠搖搖頭,心想:大概是自己多疑吧!好幾次都是這樣,也許是因為太思念男友的緣故吧!讓自己變得神經起來。

吃完飯後,理惠便開始教木村古文,一個教得認真,一個學得虛心。

木村還不時提出些重點的問題讓理惠解答,讓理惠不禁高興於他的學習力。

「好了,今天就到這裡吧!你如果都像這樣努力的話,你的成績會提高很快的。」理惠說著,抬起頭看看時鐘,居然已經十點多了;「哎喲!這麼遲了,木村君,你該回家了。」

「可是老師,這一段我還是不大懂,┅┅這樣好了,老師,我今天晚上可不可以住在這裡?」

「咦?老師家是有多一間房,可是這樣的話不太好┅┅」

「老師,反正家裡只有我一個人住,回不回去也沒什麼關係。老師,就讓我住一晚吧!」木村用哀求的眼神看著理惠。

想起木村一人住在家裡的孤獨,理惠不禁心軟:「那┅┅好吧,老師再教你一段,等會兒你去洗個澡,就睡在那邊那間房吧!」

「謝謝你,老師!」

理惠給木村補完了課,讓木村先去洗澡,她翻出了男友留下的睡衣準備給木村,這時她才驀然發現木村比起她的男友還要高大一些。她望著手中的睡衣一時陷入了沉思中,直到木村叫起來她才匆匆離開自己的臥室。

木村洗完了澡,理惠也進入衛生間。她脫下上衣和裙子,想了想,把乳罩和三角褲一起塞入洗衣籃的底下就走進浴室。

恰到好處的熱水使理惠感到非常的舒暢,躺在溫熱的水裡,她那對美麗豐滿的乳房在水裡緩緩搖動,雪白的皮膚充滿彈性,誘人的身體上沒有一絲的贅肉,兩條修長圓潤的大腿健美筆直。

理惠很仔細地洗著連自己也為之迷醉的身體,忽然覺得外面更衣室好像有人在動,她不禁大喊了一聲:「誰在那裡?」

理惠匆匆圍上了浴巾,打開門一看,更衣室內一個人都沒有,她不禁苦笑一聲:「我今天大概是太累了,才會變得有點神經質┅┅」

她沒有注意到放在洗衣籃裡的衣服好像有翻動的痕跡,本來在上面疊好的裙子散開了。

洗完澡後,理惠像往常一樣就圍著一條浴巾走出浴室。

客廳裡木村正穿著她男友的睡衣在泡牛奶,看到理惠進來,他抬起頭來說:「老師,我也給您泡了一杯,睡覺之前喝一杯牛奶是最好的享受!」

「噢,那謝謝你了!」理惠愉快地走過去,端起了茶上的牛奶,閉上眼深嗅著熱氣騰騰的牛奶散發出來的香氣。

此刻她沒有注意到,木村的眼睛正在看著她幾乎從浴巾露出來的豐滿高聳的乳房和下麵赤裸的美麗大腿。洗過熱水澡後,披在裸露的圓潤細嫩的雙肩上濕濕的長頭髮散發出性感的光澤,此刻的理惠煥發出從未在學校流露過的迷人媚態。

放下杯子,理惠才發現木村正在偷看,她不禁紅著臉說道:「嘿,木村君,這樣偷看女性是不禮貌的。」

「對不起,」木村低下頭:「因為老師太漂亮了!」

「嘴巴真甜啊!」不知是什麼原因,理惠居然輕逗了一下自己的學生,看到木村抬起頭,雙眼中的火熱,她連忙正色道:「木村君,該去睡覺了!」

將木村趕到他的房間,理惠替木村蓋好被子,道了聲:「晚安!」便回到自己的臥室睡覺。

不知為何,感到渾身發熱的理惠翻來覆去,好半天才沉沉睡去。

「這是怎麼回事?啊,身體好熱啊!┅┅」

忽然理惠又夢見男朋友了,他從身後抱著理惠,輕輕地咬著她敏感的耳珠,一隻手就往理惠的下體摸去。

「啊┅┅那裡┅┅不行啊┅┅」

理惠一回頭,赫然發現背後的男人不是男友,而是自己的學生木村,她不禁猛地驚醒過來。

充滿女性馨香的臥室空蕩蕩的,理惠坐起來,環顧四周,原來只是一場夢而已。她感到自己下體很不舒服,便伸手去摸內褲,那裡竟然已經被秘唇裡分泌出來的蜜汁給弄得濕淋淋的。

『討厭,我怎麼變得這麼淫蕩起來?不僅夢到和自己的學生做愛,而且連內褲也會濕了。』

理惠越是這樣想,她的身體就越熱起來,從內心深處就湧出一股抑制不住的欲望渴求,她的手也越來越不聽話。

慢慢的,理惠伸出一隻手,解開了身上的睡衣,露出那對美麗而又堅挺的椒乳,美麗的乳尖上小小的乳頭已經高高翹起,發漲的乳房看起來就像是在等著人來撫摸似的。

理惠歎著氣,從下麵握住豐滿的乳房,輕輕地撫弄著,僅是這樣,就身體中不斷湧出甜美的快感,同時也產生繼續撫摸乳房的欲望。

『啊┅┅我是怎麼了┅┅身體變得好奇怪┅┅』

被快感麻痹的大腦幾乎無法思考,明知道這樣會不好,可靈巧纖細的手指還是開始撥弄起敏感的乳頭來。

當兩個指頭夾住充血突起的嬌嫩乳頭,一股強烈的刺激感立刻直沖她混亂的腦海。

『啊┅┅好舒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