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換一次

(一)

我叫周瑞,今年28歲,跟我那個死鬼老公結婚四年,至今沒有懷孕,到醫院做了兩次檢查,結果是我倆都很健康。老公對此倒是滿不在乎,說他不要孩子也無所謂,但是作為妻子的我來講,總覺得他家人的眼光怪怪的,心裡一直是個疙瘩。

最近更是雪上加霜,老公跟我做愛的次數越來越少,以前起碼一週一次,現在快一個月一次了,要不是我主動要求,可能連這一次都省了,做愛對他來講就像是在例行公事。

我有個同事兼死黨,名叫林寶寶,也是28歲,可人家的孩子都已經快一歲了,有一次我問她:「你和你老公怎麼那麼能幹?結婚才一年就弄出個孩子。」

她得意地說:「我老公在那方面就是個畜生,天天和我那個,每天幾億精子殺進來,不懷上才怪!」直聽得我浮想聯翩,唉!是我不爭氣呢?還是老公不爭氣?

說起來,我應該算得上是美女吧(呵呵,不好意思),我和我老公是大學同學,那時候我是公認的班花,乳房是最豐滿的,屁股是最圓最翹的那種女生。上學的時候喜歡留短髮,喜歡混在男生堆裡打籃球,大四的時候跟幾個臭男生混熟了,每每我去玩兒,他們幾個就怪叫:「瑞美人兒不許自帶籃球進場。」

老公也是怪叫者中的一個,他叫高大偉,比我大幾個月,上學的時候一直叫他「偉哥」,後來那個藍色的小藥丸出來以後,他就說什麼也不讓我再那麼叫他了。

大偉身高1米81,體重99公斤,上學的時候也是個萬人迷,帥得要死要活再半死不活的那種。我能混進籃球隊伍,也有一半是因為有他在的原因。小女子身高雖然只有1米65,但當初還是很得意地蓋過他的帽哦!雖然事後他說是故意讓我的……

嗯,好像扯遠了,好啦,現在再說說一個月前發生的一件讓人意想不到的事吧!

那天大偉下班回家對我說,他小時候住的那片老房子要拆掉了,畢竟在那裡住了將近二十年,想在動工拆除的那天去看一下。我問了下日子,原來是週日,我說:「好啊!那我陪你去好了。」

動工的當天,我和大偉站在與一大幫同樣是來緬懷過去的人群中看著他家的那片老房子一點一點被推倒,陪著他唏噓曾經的年少無知輕狂的時候,後邊有人使勁推了大偉一下,大偉回頭一看,楞了一下,然後眉飛色舞地喊道:「你也來了?」說著捶了那人一拳。

這個人生的高高大大,好像比我家大偉還高那麼一點,而且比大偉還壯,給我印象最深的是他還是個禿子!看來是大偉的小時玩伴吧!不過最令我吃驚的是這個又高又禿又壯的男人身後站著的居然是林寶寶!

林寶寶這個時候也發現了我,詫異地說:「瑞瑞,你怎麼也來了?」

「陪我老公來的。你也是?」

「是呀!這個禿和尚就是我老公,你們以前沒見過面吧!是不是很帥?」

我怪怪地撇了一下嘴,伸手指了指我的老公:「我的比較帥吧?」

這時大偉後過頭來對我說:「這是我小時候的哥們,叫王壯。怎麼?你們認識?」

林寶寶說:「你是瑞瑞的老公?我跟你家瑞瑞是同事哦!」

王壯向我伸出了手,說道:「你好!我是林寶寶的老公,我家寶寶經常提起你。」我連忙身出手回應。【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他的手很粗糙,手指頭都那麼粗!果然夠壯!

老公也要跟林寶寶握手,卻被林寶寶拒絕了,她笑著說:「都是熟人加熟人了,還假咕什麼呀?去吃飯吧!」我們其他三人齊聲說好。

席間,兩個男人一邊感歎著世界的狹小,一邊交流著對那片老房子的過去的點點滴滴,我們兩個女人則是談論著王菲又生了個小孩啦、今年的超女爆沒意思啦、女子世界盃為什麼沒人看等無聊的話題。

時間就這麼過去了,分手的時候兩個男人都喝了不少的酒,王壯跟我老公說一定要經常聯絡,然後就摟著寶寶歪歪斜斜地上了計程車走了。

我和寶寶因為我們兩個老公的關係,比以前更近了一步,現在我倆已經可以深入地交流兩個男人的性能力的問題了。寶寶也把我老公性冷淡的事情當成了自己的事情,這幾天天幫我出謀劃策,甚至還諮詢了他的老公。王壯知道了這件事以後,甚至給我老公打了電話,責問他為什麼對我那麼冷淡,是不是在外邊有了別的女人?把我老公弄得超級不好意思。

不過王壯的鹵莽倒是解開了我心頭的疑惑,老公果然還是最最最愛我的,但是由於跟我朝夕相對了快九年了,所以總是提不起興趣。王壯把這一問題告訴了寶寶,寶寶又把問題反映給了我。我又高興又困惑,高興的原因上邊已經說了,困惑的原因大家應該也都清楚,人家都說七年之癢,我這都快十年了,估計連癢的感覺都沒了吧!

寶寶雖然結婚才三年,但也懂得人處在一起時間久了是會膩的,就建議說:「不如你和你老公出去旅旅遊,走一走比較大的城市吧!」

我說:「我是沒意見,可是以前也跟老公出去旅遊過,到處走走看看,回到旅館累得要死,哪有多餘的力氣做那個?」

寶寶說:「我知道一個地方,新開發的三水灣,也不是很遠,旅館邊上就是一個湖,那個湖底全是火山灰,到那裡泡著就行,你倆不就有力氣了?」

我把這個想法回家告訴了老公,老公說換個環境也好,他也想努力改善我倆現在的現狀,於是我倆決定週末就出發。

我把這個決定打電話告訴了寶寶,結果寶寶在那邊說:「我和我老公也想換個環境做做看,咱們一起去,OK?」

我說:「好啊,不過不許勾引我老公哦!」

寶寶說:「臭美!」

然後我倆約了時間,各自準備去了。

轉眼到了週末,王壯開著一輛捷達來接我倆,一路上天氣晴朗,我的心情也好得不得了。挽著老公的手坐在車裡,遐想著晚上要如何被老公在陌生的旅館裡蹂躪,心裡居然有一種迫不及待的感覺。

經過兩個小時的顛簸,我們終於到達了這個偏僻的山間湖泊,果然如寶寶說的,這裡有一座旅店;也果然如寶寶說的,這裡有一個超級漂亮的火山湖;也果然如寶寶說的,這裡是剛剛開發的,人少得可憐,確切地說,旅店門前只有我們這一台車……

旅店的裝修還算好,估計能有個二星半的水準。老公要了兩個最好的房間,前台的接待似乎很高興,可能是這個週末總算有人住店了吧?

放好了東西後,我們四個換完泳衣出來,因為沒有導遊也沒有地圖,就準備先沿著這個湖走一走。湖邊的沙子都是黑色的,相當細膩,比沙灘上的沙子還要細,湖邊淺水的地方還有一群群的小蝦在啄你踏進水裡的腳。寶寶膽子小,被蝦子嚇得直叫,摟著王壯的胳膊撒著嬌踩著水,大偉則拉著我的手在後面一邊笑,一邊跟著他倆慢慢踱著。

大約逛了半個小時,我們來到一個僻靜處,四週全是茂密的灌木,中間一汪清水,水地是黑色泥漿狀的火山灰。林寶寶回頭對我倆喊道:「聽說火山灰可以壯陽哦!」

「真的假的?」我問道。

「真的,我哥們的同學的網友就親身體驗過。」王壯笑嘻嘻地說。

「要不你在這裡泡泡?」我問大偉。

「好啊!泡泡就泡泡。」說著,大偉鬆開我的手,走向水中間,然後坐了下去。

「不行哦!要脫了泳褲,讓那裡泡在泥裡才行。」王壯很專業地跟著老公走進去。

「我靠!不是吧?」老公站了起來做脫褲子狀。

「流氓!」寶寶喊了一聲,然後轉過頭去不看他們。

我笑著說:「寶寶真純潔,臉都紅了……哎呀!變態!」

原來老公果真把泳褲脫了下來,扔給了站在水邊的我。然後王壯也開始脫泳褲,我居然回頭慢了,本想跟寶寶一樣立刻轉過頭去,結果不知為什麼,居然慢了一點點,看到了我不該看到的東西,『也不是很粗嘛!』我這樣想道。王壯應該也注意到了我看到了他的那個東西吧!

「會有用嗎?」大偉和王壯並肩坐在水裡問道。

「不知道,也有人說火山灰能導致陽痿……」王壯回答。

「我操!」大偉罵道。

「嘿嘿,你老婆就是等著你操呢吧~~」王壯說這句話的時候,聲音故意做耳語狀,不過我還是聽到了。

「不理這兩個大流氓了!寶寶,我們去那邊看看。」我說著話,拉著寶寶的手繼續向遠走。

寶寶回頭說:「老公,你們有什麼話等我們走遠再說,我們先迴避啦!」

這裡的景色的確讓人著迷,人跡罕至的地方才是最好的旅遊勝地,我和寶寶正感歎著這裡的自然沒有汙染的時候,突然聽見我老公的喊叫聲,我倆慌忙跑回去,發現老公驚慌地站在水裡撲騰著,王壯在一旁按著我老公大叫著「別動」。

「怎麼了?」我見老公的樣子也慌張起來,跑過去看老公究竟怎麼了。

「有隻螃蟹夾他雞巴了。」王壯喊道。

我低頭看到了那隻闖禍的螃蟹,只有手指蓋大小,卻緊緊地夾在我心愛老公的雞巴上,老公一隻手拿著螃蟹,一隻手捂著雞巴,想拽又痛、不拽又夾得痛,不停地在水裡撲騰著。

「蹲在水裡別動!」站在岸邊的林寶寶沖著我們喊道。

老公一屁股坐進水裡,表情那個痛苦。強忍了一會,終於,那個殺千刀的小螃蟹鬆開了老公的雞巴,「唰」的一下鑽進了火山灰裡不見了。我心疼地捂著老公的雞巴問:「痛不痛?」

老公坐在水裡咧著嘴罵道:「完了!想壯陽結果搞得成了太監。」

王壯在一邊「噗哧」笑出了聲,我擡頭看他,赫然發現他居然沒穿上泳褲,那條黑黝黝的雞巴懸掛在兩腿中間,正對著我。

這時候寶寶也發覺王壯是光著的,趕緊抓著他的泳褲過來擋在了他那雞巴的前邊說:「快穿上,暴露狂!」王壯臉一紅,趕緊抓過泳褲背過身去穿上了,不過他的屁股又被我看了個遍。

老公見我目不轉睛地盯著王壯看,有點不高興說:「我們回去吧!」我這才覺得不好意思,趕忙也幫老公穿上泳褲,扶著老公從水裡站了起來。

不過林寶寶也沒吃虧,他把我老公的雞巴也撒磨了個夠。比較一下,還是王壯的大一點,我心裡比量著他倆的雞巴……

一路無話,我們回到了旅店,各自進入房間,我脫下老公的泳褲替他檢查傷勢,還好沒有外傷,只不過包皮頭那裡有點紅紅的,我給他用了點白酒消毒。結果又拗不過他的央求,替他吹了吹,還親了他的龜頭一下,老公才高興起來。

晚飯時間到了,偌大的旅館只有稀稀拉拉的幾個客人在就餐。王壯光著膀子穿著一條大褲衩,大咧咧地坐著,林寶寶把一頭長髮盤了起來,穿著一條白色連衣裙,裙圍只到膝蓋上半尺的距離,越發顯得成熟性感。我老公上身穿著T恤,下身也穿著一條大褲衩;我呢,上身黃色小背心一件,下身迷你小短裙。

「怎麼樣,還痛嗎?」王壯問道。

「沒事兒。」大偉答道。

林寶寶有點不好意思地說:「要不回去找個醫院看看吧,別夾壞了。」

我老公想了一下說:「不用,老婆剛才給我檢查過了,沒事。」

「怎麼檢查的?啥功能都正常?」王壯壞笑著問道。

「我靠!關你屁事?反正該好使的都好使。」老公踢了王壯一腳,說道。

一頓飯在我們四個人的嘻笑聲中很快就過去了。晚飯後,大家又出去散了會步,大概9點左右就回來了,因為一天過得比較累,所以決定早點休息。

我和老公洗漱完畢,上了床,聽見隔壁王壯和林寶寶打鬧的聲音,原來這裡的隔音這麼差。

聽見王壯在隔壁的聲音傳過來:「你這個小淫娃,今天偷看大偉的雞巴了,是不是?」

「沒有啊!我沒偷看,我是正大光明地看的。」林寶寶笑著回答。

「不行,我吃虧了,老婆偷看別人的了,我現在很不爽,你說咋辦?」王壯說。

「我的好老公,你說咋辦就咋辦吧,反正我現在都被你扒光光了。」林寶寶說。

「原來寶寶是光著的。」老公在床上摟著我,笑著小聲說道。

我捂住老公的耳朵說:「不許聽!」可老公輕易地就把我的手拿開,壓在身下,繼續偷聽隔壁的對話。

「跪下,張嘴!」王壯命令道。

「是~~我的大雞巴老公。」林寶寶嬌媚地答應著,沒想到林寶寶還這麼風騷。

「含住!整條都給我含進嘴裡。」王壯說。

「嗯……嗯……」林寶寶口齒不清起來,像是嘴裡塞進了什麼東西。

「怎麼樣,雞巴好吃嗎?」王壯問。

「嗯……嗯……」林寶寶的聲音含混不清,像是在說好。

然後就是一段時間的沈靜,我和大偉都不由得豎起耳朵,就差把臉貼在牆上了。

過了好一段時間,才又傳出王壯的呻吟聲,似乎很痛苦:「嗯……好……快點~~嗯……嗯……嗯……用力裹!快出來了……」

「好!用力裹,使勁裹……我操!真雞巴爽!」

「出來了!出來了!」王壯幾乎嚎叫著,然後就聽見林寶寶的咳嗽聲:「死鬼,射得那麼用力。咳!咳!射到嗓子裡了,吐不出來了。咳!咳……」

「嘿嘿!真雞巴爽,操你的嘴比操你的屄還過癮。」王壯喘息著說道。然後就是聽見兩人摟在一起在床上翻滾的聲音,不久就沒了動靜,似乎已經睡著了。

我把手從大偉身下抽出來,去摸大偉的雞巴,果然硬了。

「哼,看來那個螃蟹沒把你怎麼地呀!還能這麼硬?」我嗔聲說道。

大偉「呵呵」地壞笑著也把手摳弄進我的內褲:「你這裡不也濕了?還有臉說我?」

「那是正常反應。」我紅著臉辯解道。

「我這麼硬,你那麼濕,你說咋辦?」大偉一邊說,一邊扒我的褲衩。

我又驚又喜,今天的大偉居然這麼主動,但還是裝著矜持的樣子說道:「不行~~你那裡不是還有傷嗎?」

「正好插進你那裡養養,好得快。」大偉扒掉了我的褲衩,開始脫自己的。

我溫柔地幫著他脫掉褲衩,怒漲的雞巴赫然蹦到了眼前,好久沒見到這個小可愛這麼堅挺了,粉色的龜頭馬眼裡還慢慢地流出了透明的液體,散發著讓我迷茫沈醉的氣味。

「含住它!」老公學著王壯的口吻說道。

我不好意思地看了老公一眼,讓他躺到床上,我伏身騎在他的身上,先用舌頭試探地舔著雞巴的龜頭部份。

老公舒服地從喉嚨裡發出了聲音:「全含進去!」

我服從地張開小嘴,一點點地吞下了老公那根怒漲著的大棒子,然後用力地像小女孩吃棒棒糖那樣將雞巴在嘴裡吮了起來,「吧唧、吧唧」的聲音充滿了整個房間。

老公舒服地呻吟著,突然說:「小瑞,你的陰道裡流出水了,都流到我臉上了。」

我不好意思地想扭開在他臉正上方的屁股,沒想到老公兩手抓住了我豐滿的臀部,用力向下壓到了他的臉上,我的陰道口正好對著他的嘴,他伸出舌頭一下子插進了我的陰道裡。

我「啊」的一聲,整個人都癱軟在他的身上,嘴裡吐出了他的雞巴,兩眼迷離地盯著一跳一跳的大雞巴,享受著被老公舌姦的快感。

老公的雞巴沒了我口腔的溫暖,在我腿間抽出頭來,說道:「接著裹,不許停!」我以「哦……哦……」的呻吟聲算是答應了老公,又張嘴把那根冤家含進了自己的嘴裡抽送起來。

老公一邊用舌頭姦淫著我的陰道,一隻手還按在我的屁眼上慢慢地揉動,另一隻手從我身下過去捏著我的奶子。我報復性地將一隻手也伸到老公的睾丸下邊用手指按著他的屁眼揉動著,另一隻手則玩弄著他的兩顆大睾丸,輕輕地捏來捏去,搞得老公下身直哆嗦。

過了一會,我覺得我要高潮了,沒想到老公用舌頭就把我弄到了高潮,這是我倆結婚以來的第一次。隨著快感越來越強烈,我的腰扭動的幅度越來越大。

「你要高潮了?」老公在我濕潤的兩腿中間問道。我嘴裡含著老公的雞巴沒辦法回答,只得點點頭,然後更激烈地吞吐著他的雞巴。

「我也快好了,直接射你嘴裡好不好?」老公問。

「喔~~喔~~」我算是答應了。

於是我倆用以前從來沒有過的69姿勢糾纏在了一起,都想讓自己的生殖器在對方的口裡爆發。這種快感也許沒經歷過的人是不能體會到的,他帶給你的感覺是正常性交刺激的幾倍!

終於老公要先射了。他低吼一聲,翻過來將我壓在下邊,屁股用力地頂著,雞巴最大限度地插進了我的嘴裡,就像以正常體位做愛那樣,把我的嘴當成了陰道,我幾乎被頂得窒息過去。

然後突然感覺一股熱流直射進我的嗓子,略帶著腥味的精液順著嗓子被我不自覺地吞咽進了肚子裡。今天老公射的量好多,我連咽了幾次都沒咽完,龜頭仍像水槍一樣一股一股地噴射著。

老公張開嘴,將我的陰部整個含住,舌頭不停地在陰道裡攪動著,我也高潮了,一股股淫水被老公裹了出來,我大聲呻吟著,用盡吃奶的力氣將陰部頂進老公的嘴裡……

也不知過了多久,我倆才癱軟下來。在疲勞和興奮中我沈沈地睡去了,竟不知隔壁的那對也在偷聽著我們這邊的精彩好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