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換一次

(五)王壯真的操了我

「除非什麼?」王壯趕緊問。

「除非你的雞巴也不只是屬於我一個人……」寶寶說到這裡,有點壞壞地笑了。

「你是讓我上周瑞?」王壯似乎開竅了。

「大偉,你說過我要怎麼樣你都沒意見吧?」林寶寶問我老公。

「嗯。」老公點頭,偷偷地瞄了我一眼。

我不知道該如何表態,說實話,我挺想讓王壯的雞巴插進來的,但是作為大偉的老婆,我自然不能表現得一點意見都沒有就同意。

於是我說:「大偉,我是你的女人,我的陰道只留給你,求你不要讓王壯和我做愛……」

大偉說:「我和寶寶都已經這樣了,如果今天你不讓王壯弄,那寶寶吃的虧不就太大了?你讓她以後怎麼面對我們?」

寶寶也說:「瑞瑞,事已至此了,你的陰道還是你老公的,而我的陰道卻是你老公和我老公共用的,你說公平麼?」

王壯起身湊了過來,輕輕攬住我的腰,對我說:「你放心,我一會好好伺候你。」

既然他們三個都沒意見,那我再裝矜持就顯得太不通人情了,因此就順水推舟,任王壯開始脫我的衣服。

脫到乳罩和三角褲的時候,王壯已經開始上下其手,大吃我的豆腐,我雪白的大奶子被王壯又吸又啃。我被他搞得好癢,就向老公求救:「老公,他啃你老婆的奶子……好癢啊!救命……」

大偉哪曾見過我被別的男人這樣玩弄,尤其是自己老婆的大奶子被人又啃又咬,但是既然已經答應了林寶寶,只能眼看著我被王壯吃豆腐。不想我被他欺負是真的,但是眼中看到的景像也是真的,刺激得他本來已經軟掉的雞巴,騰地一下又立了起來。

這一硬,嚇了枕在我老公大腿上看我和王壯脫衣秀的寶寶一跳,連忙叫道:「瑞瑞,你老公看你被我老公非禮,雞巴又硬了!」

我一看,可不是麼!寶寶的手裡握著的那根雞巴,又再生龍活虎地昂著龜頭了。

我說:「老公,你老婆的奶子被人啃,你居然也硬……」

大偉說:「我控制不住啊!你的奶子原來只給我吃的,現在被王壯吃到了,我心疼啊!」

「心疼也不來救我。哎呦!你看他啊,手伸我乳罩裡摸我乳頭了。」

「那我只能摸寶寶的乳頭來報復他了,誰讓我答應寶寶讓王壯上你呢!」老公想出了不是辦法的辦法,於是也伸手玩弄起林寶寶的乳頭來。

林寶寶一聲淫叫,將頭扭向老公身體一邊,不看我們,張嘴含住了老公的蛋蛋,並開始上下擼著手中的雞巴。

我看指望老公是不行了,站著讓王壯這麼親,沒等脫光了,我可能就先高潮了。於是拉住王壯的手進了臥室,而客廳沙發上,我老公和林寶寶則開始了新一輪的愛撫。

我將臥室的門虛掩,盡量不去想老公的蛋蛋和雞巴在寶寶的嘴巴和手裡翻飛肆虐,轉頭與王壯擁吻起來。

「終於盼到這一天了!」王壯興奮地說著,一邊把他自己脫光,小孩手臂一樣粗細的大雞巴一跳一跳地對著我。我也將乳罩和三角褲脫掉,和他摟抱在一起倒在了床上。

王壯壓著我,雞巴在我小腹處蹭來蹭去,接著問我:「你剛才說不想跟我做愛,是真的麼?」

我拿手指點了一下他的額頭,說:「壞蛋,我能當著老公說我早就想和你做愛嗎?」

王壯笑著問:「那你到底想不想讓我跟你做愛呢?」

我輕聲在他耳邊說:「想……」

「想什麼?我要你親口說出來。」

「想做愛。」

「和誰?」

「當然和你啦!林寶寶的老公,王壯,我想和你做愛!」我開始興奮了。

「怎麼做?」王壯開始挑逗我。

「當然是用那個做啊!」我回答。

「哪個啊?我不知道你說什麼。」

「你的那根東西和我的那裡……」

「我不懂啊!」王壯開始裝傻。

我已經淫水橫流了,陰道裡急需他的雞巴,於是我說:「用你的陰莖插我的陰道。」

王壯對我的回答不滿意,說:「你說得太官方了吧?我想聽通俗點的,不然我不插。」

我急不可耐了,摟住他的脖子,對著他的耳朵氣息紊亂地說:「我想要你的那根又粗又長的大雞巴,插進我的小騷屄裡。」

王壯也興奮了,問道:「你確定想我操你的屄?」

我連忙點頭說:「嗯,操我吧!今天小瑞的屄給你操,你隨便操!屁眼也給你操,只要你操得動,小瑞讓你操到天亮!」

王壯得到了莫大的鼓舞,一手扶住雞巴,對準我的陰道口來回磨了幾下,腰一用力,半個雞巴就塞進了我的陰道裡。我浪叫了一聲,雙手死死抱住王壯。

只聽他說:「終於得到你了,你是我的了。」

我浪聲回答道:「嗯,小瑞瑞的騷屄是你的了,你也是我的大雞巴哥哥了,開始操我吧!」

王壯下盤往前用力一挺,整支雞巴沒根而入,於是我和王壯在床上開始狂操起來。

我比王壯要矮一頭多,我的頭只能看到他的胸膛,他在上邊壓著我,兩隻手一隻摟著我的脖子,一隻摸我的奶子,下邊的雞巴用力地來回抽插著我的騷屄,我當時的感覺就好像是被一頭熊姦淫著,操得我連呼吸都感到困難,但是爽快的感覺也是前所未有的。

他的那根雞巴又大又粗,光是龜頭就相當於我拳頭的大小,可以直接穿過宮頸進入到我的子宮裡。老公的雞巴雖然也不小,但是沒他的長,所以插進來時最多只能頂到子宮口,就再也進不去了,今天的感受是全新的。

沒想到龜頭進入子宮後,與子宮壁的摩擦能帶給我更大的快感,理智已經慢慢遠去,剩下的只有雞巴!雞巴!雞巴!我滿腦袋裡想的都是雞巴,一根大雞巴正在操著我的子宮。

王壯操了我大概二十分鐘,突然停下來,側耳想聽聽外邊的動靜,沒想到一回頭,卻看見大偉和林寶寶已經把臥室的門推開,兩個人一邊撫摸著對方的生殖器,一邊笑淫淫地偷偷看著我和王壯操屄。

我大窘,想對他倆說別看,可是王壯的龜頭還插在我子宮裡一動一動的,搞得我說話聲音變成了呻吟聲:「別~~看~~啊……啊……啊……你們再看,我就要直接……高潮~~了!」

王壯可能想到剛才我老公在他面前把林寶寶搞到高潮,便報復似地又開始發力插我。我本來已經意亂情迷得一發不可收拾了,被他突然發力,一下搞得我大腦一片空白,自己好像又哭又叫地立即高潮了。

那種感覺……該怎麼形容呢?就好像自己是那種下邊被鐵棒子插進去,然後被放在火上烤的肉……不停地被人轉呀轉呀,讓火把我全身都烤透一樣。

過了好一會,等我清醒過來,發現他們三個都圍在床邊關切地看著我。

「嚇死我了,我沒見過你這麼高潮的樣子呢~~」林寶寶舒了一口氣。

「老婆,你以前高潮可不是這個樣子啊!」大偉握住我的手說。

「瑞瑞,你別嚇我,現在感覺咋樣?不行咱趕緊上醫院。」大偉未雨綢繆。

「沒事兒,剛才就是大腦一片空白,血液可能都往下流去支援子宮對抗大偉的雞巴了。」我虛弱地自我調侃。

「我剛才的樣子是不是很糗?」我又問道。

三個人一起搖頭。

林寶寶說:「我也想體驗一下你剛才的那種高潮。」

「那我以後盡量滿足你的要求。」大偉和王壯居然一起說出了同一句話。兩個裸體的猛男對視了一眼,然後「呵呵」地傻笑起來。

我躺在床上,對王壯說:「你還沒射吧?我還有屁眼和嘴能為你服務,你說插哪?」

王壯說:「算了,你還是先歇著吧!我讓寶寶給我解決就好。」

林寶寶噘著嘴說:「我今天已被大偉幹了四次,我也累啊!」

「反正都幹了四次了,也不在乎我這一次了吧!」說著,王壯把林寶寶推倒在床上,就在我的身邊,向林寶寶的陰道裡塞進了剛才還在我陰道裡肆虐的那根萬惡的雞巴。

「真滑啊!」王壯感歎道。

「因為裡邊都是大偉的精液啊!」林寶寶刺激王壯。

「沒事兒,我和大偉小時候還一起撒尿和泥玩呢!」王壯滿不在乎。

「要是這回你倆精液在我子宮裡和出個寶寶來,我跟你倆沒完。」寶寶說。

「也好,我和瑞瑞一直沒孩子,你代勞了。」大偉也上床,一邊觀戰,一邊摟著我打趣道。

王壯又插了林寶寶大概十分鐘,然後越操越快,看來是要射了。林寶寶終究還是王壯的原配夫人,跟王壯配合得很好,兩個人的生殖器上下聳動,撞得「啪啪」作響。

寶寶的叫床聲也是一絕,她不像我只是會「啊……啊……哦……哦……」地叫,她的叫床聲跟日本那些拍頂級片的AV女優超像,就好像被操得要哭卻不掉眼淚的那種。

結果王壯又跟禽獸似地,射精的時候把林寶寶死死壓在他那180斤的身軀下,嚎叫著噴發出來,林寶寶一邊叫著床,一邊轉頭看著我說:「瑞瑞,不好意思,今天他的精液暫時還歸我保管了,等下次我讓他再給你補射一發。」

我沒好氣地道:「剛才幹什麼去了?還下次呢!剛才他要射的時候你就該讓他插我的陰道裡射。」

王壯說:「還來得及,沒射完呢!」說著趕緊拔出雞巴,靠過來我身邊。

大偉識趣地趕緊讓開,讓王壯把我本來側著的身子翻成仰面向上,然後王壯兩手分開我的雙腿,雞巴一頂,再次進入了我的陰道。雙手撐在床上,龜頭部份又深入穿過宮頸進入到我的子宮裡,繼續把餘下的精液射完。

「有感覺麼?」王壯問。

我閉著眼點點頭:「有……你的龜頭一跳一跳的,而且裡邊熱熱的,你的精液在我子宮裡翻騰著呢!」

「剛才在寶寶屄裡射了一半,剩下這半應該也不少了。」王壯說。

林寶寶湊過來對我說:「這下好了,咱們兩個人,誰也跑不了了,這兩個禽獸男人的精液把咱倆的子宮都霸佔了。」

「怎麼是兩個人?我今天還沒在我老婆那裡射過呢!」大偉一把推開射完精的王壯,雙手快速地擼著自己的雞巴,接替了王壯跪在我兩腿中間。

「你幹嗎?」我問道。

「寶寶的子宮裡有兩個人的精液,你的子宮裡現在只有王壯的啊!所以我要補一炮。」大偉一邊手淫,一邊說。

「我剛才看你們操屄時就擼了半天,馬上要射了!」說著,大偉趕緊分開我的雙腿,不容分說就把雞巴插進了我的陰道裡。

然後我感覺陰道壁一熱,知道他射了。不過老公今天已經射了好幾次,所以這次射得很少,但是也算是跟王壯一起操過我了,所以他顯得很心滿意足。

我輕輕撫摸著老公的背,柔聲問道:「你老婆被你以外的男人給操了,你以後還愛我麼?」

老公低頭吻了我一下,說:「我以後會更愛你,愛你那被我以外男人操過的小賤屄,愛你那被我以外男人操過的小屁眼兒,愛你的全部。」

「你看看人家,多浪漫啊!你就啥都不知道說。」林寶寶嫉妒地掐了王壯一下。

「那我也愛你的浪穴和騷屁眼兒。不過你的屁眼兒我還沒開過苞呢!啥時候讓我和大偉把你屁眼也給開了吧?」王壯說。

「想得美,睡覺!」寶寶白了王壯一眼,一隻手不自覺地護住了屁眼兒的位置。

「老公,咱們也睡吧!今天我們四個人一起睡好不好?」我帶著倦意對大偉說。

「好,你今天太累了,咱們就此打住,睡覺!」老公說完,又撫摸著我的臉龐和頭髮,把我摟在他的懷裡,輕輕地親著我的耳朵,看著我再次合上了眼睛。

那邊的林寶寶把王壯拉上床,讓王壯學著我老公的樣子也把她緊緊摟住,不多一會兒,一張床上,兩對夫妻,漸漸進入了夢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