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換一次

(四)

好不容易盼到了老公回來的日子,可是偏偏趕上老闆叫我加班核對帳目,我只能讓林寶寶先回家去給他們做飯,自己爭取快點把工作弄完。

寶寶臨走前對我壞壞地說道:「你老公一定想死你了,怕你落入我老公的魔掌,等我回去,我再給你倆填把火,讓你倆今天晚上也操翻天。」說完就蹦蹦跳跳地走了。

唉!越是著急就越是出錯,結果本該兩個小時的工作,幹了四個半小時才弄完。我一看錶,都快晚上10點了,剛下樓,就看見王壯的車停在樓下,原來他怕時間太晚,我一個單身女子走夜路有危險,就出來接我了。

我對他說:「你心挺細的啊!難怪寶寶只愛你一個。」

他傻笑道:「我愛寶寶,當然,我也喜歡你……那天之後,你就沒再跟我進一步了。」

我明知故問:「你想怎麼進一步?」

王壯看著我說:「我想真正的跟你做愛。」

我說:「開什麼玩笑!我老公今天回來,你現在想和我做愛?」

他說:「對!想到你今天晚上要被他操,我的雞巴就硬了,不信你摸摸。」

我摸進他的褲襠,果然已經一柱擎天。想要縮手,卻被他一把攥住,沒等我反應過來,就已經被他牢牢地摟住,然後我的嘴被他吻住,我的乳房被他佔領。我呻吟掙扎,卻敵不過他1米8的身高和180斤的體重,沒幾下就已經被他弄得全身無力了。

我想起了跟老公的約定:「我幫你口交吧!你插我底下的話,晚上老公一定會發現的。」

王壯不甘心地說:「我的雞巴你已經吃過了,但是你下邊我的雞巴還沒進去過,讓我進去弄幾下也好啊!我保證不射裡邊就是了。」

我急忙說:「不行的,我答應過老公的,被強姦的時候無論如何都不能讓人把雞巴插進陰道裡,頂多給你口交。行就行,不行拉倒!」

王壯見軟的不行,就來硬的,直接把我裙子裡的褲杈扒到了腳踝,用膝蓋頂著分開了我的腿,然後就想霸王硬上弓。

我見實在反抗不過他,只好退而求其次地求饒:「好啦,你弄痛我了。好王壯,我知道你體貼人,我的那裡今天真的只想給我老公插,你要是實在想插我,又不想讓我給你口交,那你就插我屁眼吧!」

王壯雖然慾火難捺,但是還好沒有失去理智。其實他平時就對女人的屁眼挺感興趣,只是林寶寶怕痛,一直不讓他弄而已,今天既然我為了保全陰道而獻出屁眼,對他來講比讓他直接插我陰道還高興,於是他欣然同意。

「那好,小瑞,我插你屁眼兒,但是以後你一定要讓我插你的陰道。」

我說:「只要你今天不插我陰道,以後有的是機會給你插。說真的,我也喜歡你的大雞巴呀!」

於是王壯吐了兩口唾沫塗在我的屁眼上,握住他的大雞巴頭兒就對準了我的屁眼慢慢頂了進去,我明顯感到屁眼的括約肌被一個鵝蛋大小的異物撐開,然後沒入了我的屁眼裡。幸而我的屁眼早給老公開墾過了,不然不被他的大雞巴撐爆才怪。

我閉著眼等待王壯的抽插,可是他半天沒動,於是我睜眼問他:「你怎麼不動?不是都進來了麼?」

他強忍著說:「太緊了!你的屁眼把我的龜頭緊緊包著,我一動可能就要射出來了……」

我當時是跪在車裡的,車的靠背已經放下,王壯在我後邊插入雞巴,我伸手從胯下穿過去想撫摸他的睾丸緩解他射精的衝動,哪知我剛一伸手,可能是屁眼稍一用力,就感覺大腸內一熱,一股暖流奔湧流入,然後又被腸壁的壓力逼出括約肌,「噗哧」一聲,我知道他射了!

王壯從後邊摟住我,雖然獸交的樣子做得很到位,但是時間也太短了……他見既然已經射了,就索性把全身的重量壓在我身上,一邊用力地將他的雞巴全部頂進我的屁眼,一邊在龜頭馬眼那裡繼續噴射著精液。

我哪經得起他的重量,一下子從跪姿變成了趴姿。他從後邊一手捏著我的乳房,一手在下邊摳弄我的陰唇,雞巴則賣力地插進我屁眼的最深處。

我的屁眼只給老公操過幾次,本來就沒什麼肛交經驗,高潮也無從談起,於是趕緊讓他射完精就退出來。

他依依不捨地把雞巴從我屁眼裡拔出來,雖然射完了,但仍然是很堅挺的樣子,我拿出面巾紙幫他擦拭,肉棒上滿是他的精液,用了整整一包才擦乾淨。想擦我自己屁眼的時候,卻發現面紙用完了,不過好在屁眼的肌肉是很有力的,所以他的大部份精液即使我坐著也流不出來。

穿好衣服後我問他:「舒服麼?」

他不好意思地回答:「比插陰道舒服多了。就是我這次沒控制住,下回就有經驗了。」

我嗔道:「你還想下回呀?人家屁眼被你插了,也被你射進了這麼多,痛死了!」

他連忙關切地問:「很痛麼?」

其實我現在屁眼只是有點麻麻的感覺,痛還談不上,但是看他關切的神情,我也頗為得意,於是裝出好痛的樣子,還讓他伸手進我的裙子裡給我揉揉屁眼。

結果王壯居然乖乖聽話的兩隻手一前一後伸進我的裙裡,為我的屁眼做恢復按摩。我怕他摸著摸著又硬了,要再插我一次,於是趕緊讓他停手,因為家裡那兩位還等著我回去呢!

一路無話,我回家打開門,眼前的一幕把我驚呆了。確切地說,我和王壯都呆在當場。

因為,客廳裡,兩個赤裸的肉體正在性交,男的那個是我老公,女的那個是王壯的老婆!

林寶寶也不知道是在哭泣還是呻吟,見到我和王壯進來,才使勁地推開我老公,撲進了王壯懷裡。雖然交合的地方分開了,但我分明看到林寶寶陰道裡的一條亮晶晶的愛液還跟我老公的龜頭連在一起,拉得好長好長……

老公先開口了:「王壯,你搞我老婆,我就搞你老婆。你不是趁我不在家的時候把我老婆給上了麼?那我就上你老婆!」

王壯:「我操!我剛上完你老婆,你就在家裡操我老婆?你知道得也太快了吧!」

我說:「寶寶,你跟我老公又編什麼故事了?」

林寶寶嗚咽地說:「我只是想刺激你老公一下,就編瞎話說王壯在他不在家的這段時間經常摸進你們屋裡非禮你,想讓他晚上再跟你盡情地做愛,結果……他真信了,就想報復王壯,然後把我強姦了。嗚嗚嗚嗚……」

我老公問:「你真是編的?」

林寶寶哭著說:「是啊!你強姦我的時候,我都跟你說了那是編的,可是你就是不信,還繼續拿你的那個東西插我!嗚嗚嗚嗚嗚……」

王壯摟緊緊摟著林寶寶問:「他插你哪了?是陰道麼?」

林寶寶哭著點頭稱是。

王壯接著問:「他射沒射裡邊?」

林寶寶哭得更厲害了:「兩次……都射裡邊了。剛才你們見到的那已經是第三次。」

王壯對著我老公怒罵道:「好你個混帳王八蛋,我和小瑞就口交和肛交了一次,小瑞的陰道我碰都沒碰,你居然拿你的那個吊卵子操我老婆的屄?」

這回輪到林寶寶吃驚了,她不相信地看著王壯,又看著我,哭聲停止了,代替的是我和王壯的無地自容。

過了好一會兒,林寶寶才平靜地說:「我只想讓瑞瑞和她老公大偉過上像我和王壯一樣刺激的性生活而已,沒想到……全怪我,不該搞那麼多事出來……我是咎由自取……」

我連忙說:「寶寶,要說責任,全都怪我,是我耐不住寂寞勾引王壯的,跟王壯無關。」

老公看了看我,轉頭對林寶寶說:「我明白了,寶寶,是我對不起你,你搞這些事都是為了我們好,但是我卻……我他媽的真是個禽獸!那你說吧,今天這事,即使你讓我拿刀把我這玩意兒切了,我都不帶猶豫的。」

林寶寶看著我老公問:「真的?我叫你幹什麼你就幹什麼?」

老公乾脆地回答:「真的!你說吧!」

王壯也幡然醒悟說:「寶寶,我們都對不起你,你說吧,你讓我們幾個一起開煤氣自殺我都不帶猶豫的!」

林寶寶有點淒涼地一笑,說:「那好,既然你和瑞瑞始終把我和大偉蒙在鼓裡,那我的要求是……」她頓了頓,似乎在下決心:「我要你和瑞瑞看著我和大偉做我們的第三次愛!」

說完,林寶寶推開王壯,又回身摟住了我老公。我老公的雞巴本來已經縮小了,林寶寶就把他推倒在沙發上,自己跪下來,把我老公的雞巴含進嘴裡吸吮。大偉一時呆住了,不知該如何應對,但是雞巴的反應卻是脫離大腦控制的,本來就幹到一半,林寶寶沒吸幾下,老公的雞巴就在她嘴裡再次膨脹了。

林寶寶見雞巴硬了,便站起來,臉沖著我和王壯,一手扶著我老公的雞巴,劈開雙腿,「噗哧」一下,當著我們的面把雞巴塞進了她自己的陰道裡,然後溫柔地轉頭對我老公說:「大偉,剛才那兩次都是你爽了,這次你要照顧我點,讓我也高潮,好不好?」

大偉連忙說:「好!好!我什麼都聽你的,這次一定也要讓你高潮。」

說罷,兩人吻了起來,下身交合的地方也緩緩地蠕動著。大偉的雞巴整根沒入寶寶的陰道,寶寶陰道裡已經充滿了大偉上兩次性交射進去的精液,現在採用坐姿,陰道裡的精液就流了出來,順著大偉的雞巴、睾丸,流淌到了沙發上,整個一幅淫蕩的春宮圖。

寶寶雙腿最大幅度地張開著,把被插入雞巴的陰戶對著我和王壯,讓我倆觀賞她被我老公姦淫的樣子,好像光這樣就足以讓她高潮了。

果然,沒幾分鐘,林寶寶的腰扭動得越來越快,大屁股不停地上下活動,與我老公的肉體撞擊著,「啪啪」地響,呻吟也越來越大聲,開始還只是嗓子裡發出的哼哼,後來變為滿嘴的淫聲浪語。

「大雞巴哥哥,今天被你操了三次了,妹妹也要高潮了……哦……妹妹的小屄也熱起來了,被你的大雞巴插熱了……我今天第一次被王壯以外的人強姦,而且還強姦了我三次!啊……錯了,是強姦了兩次,第三次是真正的做愛,妹妹主動讓你插進來的,不算是強姦……這次妹妹的小屄是主動讓你插的,你把妹妹插死,妹妹也願意。使勁插我!操我!Fuck我!妹妹的小屄今天是你的了。」

大偉被寶寶淫蕩的浪詞搞得也很興奮,兩手一邊一個揉捏著寶寶的竹筍型大乳房,腰部也隨著寶寶的動作上下活動,控制著自己的雞巴與寶寶的陰道保持最大幅度的抽插,一邊還瞪著我看,報復似地冷笑著。

王壯看出大偉要射精了,連忙喊:「快拔出來,別射裡邊!」

但是太晚了,只見老公突然不動了,雙手從後邊緊緊摟住林寶寶的腰,悶哼著,雞巴一聳一聳地開始射精。林寶寶也像虛脫了一樣,雙手無力地扶住沙發,後仰著把頭靠到我老公的肩膀上,任我老公抱著她在自己的陰道裡發射。

老公可能覺得不過癮,又把林寶寶翻過來壓在沙發上,趁著雞巴沒軟,又當著我們的面狠狠操了她大概幾十下,林寶寶已經沒力了,輕聲地哼哼著。

等我老公的雞巴終於拔出了她的陰道,寶寶也報復似地看著我說:「瑞瑞,你不是說你的陰道沒被王壯插過麼?」

我說:「真的,他真的沒插過我陰道。」

寶寶轉頭對在一邊坐在沙發上正在點煙的大偉說:「大雞巴哥哥,你老婆的陰道沒被我老公插過,可是我的陰道你都進來三次了,你說怎麼辦?」

老公一楞,說:「寶寶,我對不起你,你說什麼我都聽你的好了。」

寶寶輕輕一笑,一邊伸手撫摸著我老公那已經軟下來的雞巴,一邊對我說:「瑞瑞,你伸手摸摸看我老公的雞巴硬沒硬。」

我想都沒想就摸了王壯一把,說:「硬了。」

寶寶哀怨地瞪了王壯一眼說:「看著你老婆被人插,你都能硬,你就是一個禽獸!」

王壯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辦好,想過去安慰寶寶,可是我家的沙發最多只能坐三個人,我老公坐在一邊,寶寶半躺著佔了兩個人的位置,他只好走過去跪在寶寶跟前,說:「寶寶,我是禽獸,但也是你老公,你最親的人,請你不要生我的氣,以後我只對你一個人好,你就原諒我吧!」

寶寶一邊撫摸著我老公變軟了的雞巴,一邊伸出手來撫摸著王壯的臉龐說:「老公,我的陰道已經不只屬於你一個人的了,你以後會嫌棄我的。除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