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換一次

(三)

回來的路上,王壯滿懷感激地跟我說:「小瑞,沒想到你這麼通情達理,這麼溫柔體貼,這麼豪放……」

我打斷他:「行啦,別揀好聽的說。寶寶讓我看著你,結果我沒看住,自己也上了賊船,回家千萬別說漏嘴呀!」王壯連連點頭答應。

回到家裡,感覺氣氛不對,老公明顯脾氣不好,見我倆回來,一言不發就進屋了。

寶寶偷偷拉住我跟我說:「一會做好準備,你老公不管問你什麼,你都要裝作受委屈一樣承認,千萬別否認,這樣就能找回你的性生活啦!」

我半信半疑,不過又怕寶寶問我王壯和張少紅的事露出馬腳,就支吾了幾下也進房間了。

房間裡,老公穿著褲杈,光著上身,正抽煙呢!見我進來,低沈著聲音說:「王壯是不是欺負你了?」

我心裡一驚,心想:老公怎麼知道得這麼快?剛想否認,又想到寶寶說過的話:「不管問什麼都要裝作受了委屈一樣承認。」於是,我裝作很委屈地樣子點了點頭。

老公罵了句:「操!」然後狠狠地吸了兩口煙,對我招手,示意我上床躺在他旁邊。

我乖乖地上了床,手輕輕地放在老公的胸口上撫摸著,小心地問:「你生氣了?」

老公把剩的煙頭掐進煙灰缸,然後看著我說:「寶寶剛才都告訴我了,她說看見她老公對你毛手毛腳。」

我心裡想:原來不是今天和張少紅玩3P的事,看來寶寶是編了個故事騙我老公。不過為什麼寶寶要這麼做,我還是一頭霧水。

老公接著說:「寶寶說,前幾天我加班的時候,她洗澡時聽見客廳有響聲,就偷偷出來看,發現王壯正摟著你親呢!有這事麼?」

我膽怯地答:「有……不過他非要親我的,我沒讓,但是他勁大,我不讓,他就使勁摟著我……」

老公伸手摟住我接著問:「那他親到了?」

我點點頭。

「親你哪裡了?」

「臉……」

「只有臉?寶寶說看見他親你嘴了,而且舌頭也……」

「他勁太大,摟得我喘不過氣來,只好讓他親一下,可沒想到他連舌頭也伸進我嘴裡。」

「他還摸你乳房了?」

「嗯……摸了幾下。」

「幾下?」

「沒幾下……我不讓他摸,他非要摸。」

「伸進衣服裡摸的?」

「隔著衣服。」

「你那天穿的什麼衣服?」

「平時的睡裙啊!」

「裡邊戴乳罩了麼?」

「沒戴。」

「我操!你那條睡裙那麼薄,你怎麼當他的面穿?隔著摸跟直接摸也差不多了。」

「我平時在他們面前也穿這個的呀!也沒見你不讓我穿……」

老公怒道:「還敢頂嘴?」

我趕忙說:「老公,我錯了,你罰我吧!我再也不敢了,他再摸我,我就叫非禮!」

「寶寶說你那天叫了,你要是連非禮都不叫,那我真該抽你了。」

「是啊!我當時以為寶寶在洗澡間裡沒聽見我叫呢!沒想到她都看到了,也不出來阻止她老公。」

老公說:「這也不能怪林寶寶,她當時也懵了,剛才還一個勁地說對不起我呢!」

我心想:『你個臭寶寶,真能編瞎話。』

此時老公的一隻手摸上了我的乳房,問:「當時王壯是這麼摸你的麼?」

我嬌羞地回答:「不是,沒你這麼溫柔,他都是大力地捏我的。」

老公加大了力度,用力揉捏著我雪白柔嫩的乳房說:「有這麼大的力沒有?我連連求饒:「輕點,你老婆的奶子要被你捏爆了。」

此時的老公已經沒有了怒氣,調戲我說:「你個小騷貨,被人家佔了便宜,居然不告訴我。」

「人家怕你生氣嘛!怕傷了你們兄弟倆的和氣。」

老公問:「那你說吧,你給我戴綠帽子,該怎麼罰你?」

我伸手摸老公的褲杈,明顯支帳篷了,心裡竊喜,心想:『林寶寶果然把老公的性慾給調動起來了。』於是我說:「老公,你老婆的奶子被人捏,嘴巴被人親,都是老婆的不好,你想罰我,就用你的那根大棒子插我的屄好了。」

老公脫下褲杈,雞巴立刻彈了出來,龜頭上早就分泌出了不少液體,看樣子已興奮得不得了。

我的小手握住老公的雞巴,上下套弄著,自己的乳房則被老公用力地蹂躪,小嘴也跟老公激情地舌吻著。

老公把我按在床上,三下五除二就把我扒光了,分開我的兩腿,將雞巴直接頂進花芯,馬上就開始操我。

他一邊操還一邊問:「下次他再要摸你,你反抗不?」

我一邊叫床,一邊回答:「反抗,你老婆我的騷屄只給你操。」

老公接著問:「如果只有你倆在家,他要強姦你,你又跑不了,而且你反抗不過他怎麼辦?」

我心裡想:『我跑不了就只能讓他強姦了,難道還為了保我的清白而自殺不成?再說,我連王壯的雞巴都含過了,還讓他在我嘴裡射精,他強姦我也是早晚的事。』

但是當著老公的面,當然不能這麼說了,我回答老公道:「老婆的小騷屄只給你一個人操。我會跟他講清楚的,如果他真的非要強姦我,我只能給他口交或把屁眼給他插,陰道堅決不給他。」

老公顯得不太滿意,加大了抽插力度,接著說:「屁眼也是我的!不能給他插!」

我連忙改口道:「對,老公要我的屁眼,那我的屁眼就是老公的,誰也不讓插!」

老公想了想,說:「你要實在是反抗不過他,就跟他說,只能口交,絕對不能把他那根東西插入你下邊。」

我本來就被王壯在酒店弄得春情氾濫,現在又被老公插得淫水橫流,高潮來得比平時都快,摟著老公的寬闊肩膀說:「我不行了……老公你好厲害,我快被你插到高潮了……你老婆的騷屄爽死了!你的大雞巴太厲害了!要操得我洩了!哎呦!不行了,要高潮了……老公,你是最棒的,雞巴也是最棒的!你的騷貨老婆的小騷屄除了你,誰也不讓插!你的雞巴是我屄裡的唯一雞巴!啊~~洩了!我洩了!」

講完上述一番淫話,我高潮了!緊接著,老公似乎也受了很大刺激似的射精了。精液從我倆交合的部位慢慢流出來,順著我的屁眼淌到了床單上,但是我和老公誰都沒力氣去擦那該死的床單了。

第二天,老公的公司臨時有事派他去深圳出差半個月,老公臨走前千叮嚀萬囑咐了我好幾遍,陰道跟屁眼的防線一定要守住!這才不放心地走了。

林寶寶的辦法的確有用,但是我跟王壯的確發生了點關係,雖然只是口交,但是林寶寶自己還蒙在鼓裡,以為她的小陰謀得逞了,而且著實得意了好幾天,搞得我心裡好矛盾,不知道是否該跟寶寶坦白我和王壯那天發生的事。

不過王壯在那天晚上就跟寶寶說了,說張少紅跟他只是吃飯談生意而已,況且有我在場,能出事才怪!林寶寶自然對我深信不疑,我就更不好意思對她開口了。

這半個月裡過得實在太慢,寶寶和我是同事,我休息的時候她自然在家,王壯有幾次真想趁寶寶洗澡的時候對我非禮,但也都被我拒絕了。畢竟我不好意思真的對不起寶寶,畢竟她是我的好朋友嘛!雖然王壯的大雞巴很誘人,但我還是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