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變

深夜十一時,甘志光在深圳搭夜車趕抵故鄉,披星戴月急趕回家。

他和內地的太太伍淑慧已半年沒見面了,為了使她驚喜,他故意不告訴她今天從香港回去。

到家了,推門而入,屋內靜悄悄,客廳卻有燈光,燈影下一男一女在喝酒,兩人都半醉了。

他的興奮仍未消失,正想上前擁抱太太,但當距離大約五步時,不禁驚呆了,她半醉的表哥正伸出一雙手輕揉她的乳蒂,她半驚帶笑甩開站起來,誇張地搖動屁股入房。

他突然止步,跌坐地下,幾乎暈倒了!

約二十秒左右,他咬牙切齒起來,小心翼翼爬入客廳再爬入睡房,躲在一張單人沙發後面。

「不要啦!表哥,我已結了婚,也有一個孩子了!你……不要……啊……。」

他偷看之下,太太下身赤裸,她表哥已全裸了,他一手抱住她的腰,以陽具輕磨她的下身,她身向後仰,被他脫去白背心,一對雪白堅挺的乳房左搖右擺,跳動不已!她表哥兩支手把玩她高挺的胸脯,握至幾乎射出乳汁來。

隨著她的浪笑緊抱他,和他熱吻。

突然間她發冷似地抖動一下,他知道姦夫的淫具已插入太太陰道內了!表哥拚命吸吮她的豪乳,每吸一下,她就震動一下、低叫一聲,另一支大奶搖動不止。

而他的兩支手合抱她一個盛臀,下身拚命前進搖動,操得她的水蛇腰快搖斷了,沉甸甸的乳房狂舞起來,她發出刺耳的尖叫:「不要……要……好勁!好……我死啦……噢……呀……」

姦夫在興奮的狂操之中發洩……淫婦也在呻吟的高潮之中帶著戰慄的興奮全身抽搐起來,不能自制地亂動,搖曳了他的陽具,精液射滿她雪白肥美的胸脯,射到她的紅臉上和張開的淫嘴上。

她怪叫著跌躺在床上,如死屍般不動。

而那姦夫,他的醜陋的陽具竟像救火的水喉般狂噴出大量穢物,【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甚至射到躲在沙發後面的他!

甘志光大驚醒來,他又發了惡夢!他心中有條刺經常隱隱作痛,他常問自已:「太太懷孕了,孩子是他的嗎?」

記得上次回鄉,只住了兩三天,不久淑慧就來電說她有了孩了。

兩三天固然有機會使她懷孕,但他回去時,淑慧的月經剛去,是安全期,而女人的排卵期是月經前的十四天呀!

「孩子不是我的!」他常自言自語。

但有時他又認為必須相信他太太,因為他五歲的女兒和他一模一樣,此刻正睡在地上、他的身旁。

甘志光點上一支煙,想起剛才的夢,想起每次回鄉總見到她的表哥,和鄰居多疑怕事的眼神,他的心又一陣狂跳了。

此刻,他的床上睡著一個女人,三十歲的李太太,她和丈夫吵架被打,躲到他家中來了。

李太太是他的同鄉兼鄰居,以前也試過兩次在他床上睡,他連偷看李太太一眼都沒有,因為,他也有個好太太、有個聽話的女兒,但現在,甘志光看一眼床上熟睡的李太太,竟會心中狂跳!

他站起來,走近床,竟騖異於她原來相貌並不差,特別是她肥大結實的屁股,和兩支成熟多汁的大木瓜!

當她火山般高聳的胸脯隨她的呼吸而起伏時,他的是非根竟堅硬如鐵了!

她像一個小偷當場被捉住,嚇得想逃出屋外。

他全身發滾,狂喝了一罐啤酒,變得熱血沸騰,不能自制地脫光衣服,亮起了床頭燈,小心翼翼地拉下李太太兩條褲子。

甘志光動手解她的衣鈕,一粒、兩粒、三粒、四粒。

他的心跳也山每秒七十下升至一百二十以上。

哇!一對二十六寸足球般結實渾圓的豪乳起伏著、震動著!

他輕揉乳蒂,李太太不自然地扭動了一下,伸一下懶腰,醒來看見了他,驚恐得眼珠快要跳出來,正想尖叫,馬上被他一手按住口,壓到她身上。

李太太瘋狂掙扎,甘志光一手握住陽具狂插,但不能成功。

她兩支手猛打他,使她上半身一對成熟的蜜桃騷動起來,如海面翻起巨浪。

他捉住李太太兩支手反按在她的身旁,她狂叫起來,甘志光馬上吻住她的嘴,又一陣猛刺,卻在她兩腳的亂踢中又失敗了。

他改為啜她的奶,輕咬她的乳蒂,李太太無限恐懼地叫道:「你瘋了嗎?……快放開我!」

他放了李太太雙手,大力握抓她的巨胸,痛得她尖叫,又再攻城。

李太太又打他,聲音卻顫抖了:「不要……不……要……呀!」

她打他的手也越來越沒有氣力了。

甘志光再狂吻她,李太太左閃右避,最後四片嘴唇相印了,她發出濃濁的呼吸聲。

突然間,李太太像水中一條魚被電電中,全身抖動了幾下,不動了,流下了眼淚!

甘志光大驚問:「你怎麼啦?」

李太太恨恨地白了他一眼,甘志光猛然發覺了,原來他那粗長的陽具已插入她的陰道內了。

如果沒有淫水,他又怎會成功?李太太是春情勃發了!他大喜,自打嘴吧,說了不少甜言蜜語,手摸遍她全身、嘴吻遍她全身,下身大力衝刺。

李太太不哭了,她呼吸急速,全身像條蛇般扭動了,她甚至用兩支腳交纏住他的腳了。

她臉上發出便秘似的痛苦呻吟,兩支玉手在他背上亂摸,上半身和大屁股不時上挺又落下,速度逐漸加快,以至兩支大木爪狂拋!

她閉上了眼,時而張口喘息、時而緊咬嘴唇、時而粉臉紅如便秘!而他也向著她狂操,他向李太太射精了,兩個人互相抱緊、互相擁吻,直至靜止。

當甘志光在她身旁躺下時,聽兒了李太太的哭泣聲。

他像一支失去常性的瘋狗在亂咬人之後被注射鎮靜劑,驚異於自巳竟會做出如此禽獸的行為!

他不明白?真的不明白!李太太的哭聲越來越大,甘志光又驚又怒,拿了一把菜刀大喝道:「不要吵!我該死!好,我斬死自己讓你看!」

在他想自斬時,李太太馬上止了哭聲,搶他的刀大叫:「不要!」

甘志光棄刀於地,失常地大哭道:「我鄉下老婆偷漢子,懷孕了……」

他的哭聲反使李太太按住他的口,她不無幸災樂禍,露出得意的微笑,溫柔的目光即表示她已原諒了他。

「你老婆偷漢子,你就搞我嗎?」

「我不知,但你如果不是想勾引我,怎麼肯睡在我床上!」他的話使李太太震騖而啞口無言,她痛恨丈夫好賭,時常打她,也在外面玩女人!

「我去其他地方睡,他都不理我,這種老公沒有用!我早就想離婚,但為了兩個子女……這次我一定離婚,你要不要我!」

不久之後,李太太的丈夫因犯法而入獄,她帶同兩名年幼子女搬去和甘志光同居。

幾個月後,甘志光在內地的太太伍淑慧產下一個男孩,叫他回鄉看兒子。

而李太太彭美美日夜中傷伍淑慧,要甘志光和她離婚。

甘志光帶著複雜的心情回鄉,鄉親們恭賀他多了一個男丁。

他也看不見太太表哥的蹤影,而伍淑慧對他熱情如火,特別到了晚上,身穿性感透明睡袍的她,一對三十六寸乳房更飽脹而紅潤,似乎大了四分之一,沉重得輕微下垂,連她說話也有吃力之感。

產後不久的她,艷光四射,含情帶笑,欲語還休。

她對他像熟悉又似陌生,不時臉紅心跳,身體發出陣發性神經質的震動,引發她的巨乳也抖動了!

他感到無比興奮和幸福,看一眼小床上熟睡的兒子。

淑慧走近,兩支大奶橫掃他肩膊,說道:「兒子真像你,尤其那鼻子,你看!」

的確不錯!甘志光性急地擁吻她,快速脫光了她,接觸到她豐滿胸脯的彈性、重量和熱力,迅速剝了褲子,拉她上床,自己仰躺在下面,淑慧正想爬到他身上,卻被他捉住頭向下推,以火棒刺入她的口腔內,在她發出咯咯的笑聲時摸她柔軟的秀髮、幼滑的蛋臉。

在手指捉住她的乳蒂時,她的水蛇腰扭動一下,乳房抖動,如兩條大魚在水中被摸到又滑走一般。

他更衝動了,大力摸握水蜜桃,想發洩時她卻溜走了,到房尾的廁所小便。

甘志光慶幸沒有發洩,在床上等太太,過了五分鐘她仍未回,忽然起了疑心。

他赤裸悄悄走近洗手間,那是和睡房相連,沒有門,他看見風騷性感的太太正和一個男人站著性交,那人一定是她的表哥!

他怒不可遏,衝進去,但是,那男人卻消失了。

伍淑慧慌張地站起來問:「什麼事?有賊嗎?」

剛才太太紅杏出牆的幻覺,使甘志光想起幾個月前趁李太太熟睡佔有她的剎那,在自己可能戴綠帽和他給別人戴綠帽的矛盾心情中,他產生了一種奇異的變態興奮,馬上一手抱淑慧的腰,另一支手握住陽具插入她的陰道內。

她驚呼一下道:「這是廁所呀!」

但他更興奮了,兩支手扶住她的大屁股狂插,插得她一對豪乳狂跳,而她也逐漸淫性顯露,抱住他熱吻,一對巨乳壓迫得他透不過氣來。

當她的高潮來臨,急得全身騷動,手向他的背亂摸,當她玉腿震動而推開他的口喘息時,他已開始射精了,拚命要吮她的奶,如飢餓的嬰兒。

空虛的她大力地搖動上身,兩個大肉球跳來跳去,使他無法啜她的奶,而她卻以饑渴的口想和他接吻。

兩人緊張到極點,一吻之下,他也逐漸排泄完,十指力抓她的乳房。

這次的回鄉,甘志光相信了太太的清白,鄉親們都說兒子像他。

伍淑慧要求申請來香港,甘志光認為單程不易批准,沒反對。

在他返回香港時,李太太彭美美笑問他有沒有和太太離婚?他說沒有。

兩個人吵了架,美美說:「你只能要一個女人!」

他生氣道:「你叫李太太,還有丈夫!」

她冷笑說:「是誰強姦了我?是誰霸佔了別人的老婆?」

他們吵了幾次架,但他們同睡一張床,彭美美一方面色誘他,另一方面卻在做愛時說條件。

逐慚地,甘志光疏遠了內地的太太,半年沒回去,並且重新懷疑她的紅杏出牆、兒子不是他的親骨肉!

有一天,伍淑慧突然帶同一歲兒子以雙程證來港,和彭美美大吵一煬。

甘志光在彭美美的逼迫下,向太太提出離婚。

伍淑慧認為丈夫已變了心,要四十萬元分手費。

事情並未解決,兩女一男同住一間二百尺房子,晚上甘志光和彭美美同床,美美的一對年幼子女睡地上的一角,伍淑慧和她五歲女兒及一歲兒子睡地下的另一角。

有一天晚上,兩個女人又吵起架來,甘志光一怒離家,到球場喝啤酒。

他問自己:「太太淑慧究竟有沒有偷漢呢?

「當然有啦!」頭腦中有一個聲音說。

他想了又想:那次和李太太做愛,是因為她和丈夫吵架,因為她睡在他的床上,他忍不住侵犯了她。

任何一個男人都會的,乾柴烈火呀!那麼淑慧長期一個人獨守空房,又怎能忍受寂寞呢?

即使可以,假如她的表哥強行侵犯她,好像他強行剝光彭美美和她做愛一樣,她可以抗拒嗎?

甘志光帶醉回家,內心充滿恐懼和憎恨!入屋時,兩個女人、四個小孩都入睡了。

淑慧住了幾天,為免刺激她,他不敢和夫丈親熱。

但今晚,他巳決定和那賤女人離婚了。

他悄悄脫去床上彭美美即李太太的衣服,壓到地身上。

想起她坐監的丈夫,想起第一次向她霸王硬開弓,無比興奮,陽具馬上插入李太太的小洞內。

美美醒來,白了他一眼,充滿了驚喜。

她知道這男人已完全屬於她了,因而她未有高潮便大叫呻吟,目的在吵醒地上的伍淑慧,向她示威。

地上的伍淑慧早已醒了,卻在詐睡,但她的淚水已忍不住湧出來了!

甘志光大力握捏李太太的大木瓜,狂揉亂吻她。

她在狂笑中說:「你現在相信你老婆偷漢子了嗎?相信那一歲小孩是野種嗎?你一定要和那賤女人離婚!」

他沒有回答,即等如回答了,他說:「我愛你!」然後托起她的腰,發瘋似的向她狂操,大力咬李太太亂跳的豪乳,扭吻她的小淫嘴。

李太太驚恐而興奮地尖叫狂笑,呻吟聲連附近幾個公屋單位的人都聽見。

忽然間,甘志光力盡發洩了,「呀」地大叫了一聲,躺在地上的甘太太,在丈夫的叫聲中如被刺一刀。

她起來,迅速拿了菜刀向丈夫狂斬,甘志光慘叫而鮮血直冒,叫彭美美逃走,彭美美逃出屋外,伍淑慧追上。美美大叫救命,手臂中了一刀,兩個人糾纏在一起。

鄰居搶去伍淑慧的菜刀,一班人入屋查看時,甘志光巳因失血過多死了。

伍淑慧也暈倒,而彭美美則呆若木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