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啊,我竟參加了3P聚會

作者:香帥

我再也忍受不了這種痛苦與煎熬了,好想傾訴一下,希望這樣可以毀滅內心底對那些離奇和香豔的渴望,希望我可以正視的目光、觸摸她的一切。

我想回到過去!我有一份穩定的工作,一套不算小的住所,一輛我喜歡的小車,還有與我彼此恩愛的女友,生活平淡而幸福,一直以為這正是我想要的一切。

也享受著生活的每一天、每一秒,直到06年的12月16日的那聲電話鈴響。

16日是個週末,電話是同學老L打來的,通知我當晚高中同學聚會的時間和地點。

下午4點,換了件衣服,擦了擦皮鞋,然後準時赴會。

活動組織的不錯,見到了好多近20年沒見的高中同學。

也遇到了以前的同桌和死黨G,畢業後他就出了國去了美國,一直沒有聯繫。

見面後的興奮和激動可想而知,整個晚上我兩都在一起喝酒、感慨。

即使這樣仍然不盡興。

他短暫回國住在酒店,借著我女友出差兩個月在外的機會,活動結束後,我邀請他和我一起回家。

到了家,邊喝邊談,不知不覺已經淩晨2點了,他精神仍然很好,說要上網。

我給他開了機,讓他上網,自己便去洗澡。

洗完出來,來到書房。

他見我進來,邪乎乎的看了我一眼,眼神中透露出難得的興奮和激動,喃喃自語道想不到國內也有。

我覺得好笑問他是不是中獎了。

他咧著嘴說比中獎還好。

他忙乎了一陣之後,把我拉過去,神秘的說告訴你一個秘密,【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你得保證不能讓其他人知道,我隨口應付著。

他便給我說開了。

在澳大利亞有一個叫做「阿開薩邦恰」的神秘組織,名字是以非洲的一個神秘部落語言音譯過來的,意思是性愛平等。

這個組織宣揚任何人不管其年齡、容貌、身份、職業、社會地位都擁有平等的性權利,讓美色資源被更多人所享有。

由於為地下組織,一般人沒有指引很難加入。

G在美國就加入了這個組織,並經常參加他們的活動。

他剛才激動是因為他剛剛得知這個組織在國內也有分支,也定期舉辦活動,還居然知道了參加國內分支的方法,他正想參加組織的活動。

他極力慫恿我參加,我一口拒絕了,因為我覺得那一定不是我要的生活。

他顯得有點尷尬。

第二天早晨,G得到通知,要飛日本公幹,便離開了我家。

似乎一切又象以往一樣寧靜和平凡了。

然而G為我介紹的那個神秘組織卻始終在我眼前浮現,揮之不去。

19日晚又一個夜深人靜,我終於按耐不住,決定按照G說的那個方法一探究竟。

如G所說,我打開了搜索,點擊進去。

粗略一看,有點失望,這實在是一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網站,毫無一丁點神秘氣質。

不管它,我直接註冊,按照G說的那樣留下了自己的郵箱地址,在個人說明裡留下了「我要平等」四個字。

註冊很快,幾秒鐘的樣子。

回到首頁,找到了G所說的滾動資訊欄。

他說要成為會員還必須在這個欄目上發資訊,並讓其顯示,由於這個欄目每天只顯示前五條資訊,因此一定要選好發佈日期。

我數了一下,當天只有3條留言,於是照G所說,我便在當日發佈了一條以「我的留言」四個字開頭的資訊,刷新了一下,我的資訊已經在滾動顯示了。

第一個步驟完成了,過程雖然簡單、短暫,我卻感到難以名狀的興奮和刺激。

接下來的兩天,我以每五分鐘一次的頻率刷新著郵箱,內心的焦急猶如等待揭榜的高三學生。

終於在22日的下午3點,我收到了我要的郵件,G說的沒錯,郵件的內容只有12位元數字,前八位元是日期20070102,後四位是時間1300。

我放鬆了許多,也更有信心,覺得自己離這個神秘組織更近一步了。

按照G所說的,我又來到了那個網站,關注著滾動資訊,期待著綠色字體的出現。

有了第一步的成功,這次我平和了許多,幾乎沒有第一次註冊的緊張和不安。

為了便於查看,我乾脆將它設成了主頁,我耐心的等待著,等待著。

06年的12月30日午飯後,當我打開了頁面後,我驚奇的發現滾動資訊中多了一條綠色字體的資訊,很短:「通州區喬莊東路1××號的李先生祝弟弟節日快樂」。

我迅速記下了地址,按照G所說的,這個秘密組織將在1月2日,通州區喬莊東路××號舉辦一次活動。

我正因為經歷著一個普通人不能有的離奇經歷而興奮不已,雖然後來我才發現,與那些相比現在的這些根本算不得什麼。

同時,我又陷入了深深的苦惱與矛盾中去,我應該去嗎,會不會有危險?只有2天時間的考慮,我肯定了無數次,又否定了無數次,還拋了無數次硬幣,到2日早晨仍然沒有決定。

直到突然發現自己正下意識的梳洗,給車加滿油,我才知道自己一定得去。

人有時真的是一種奇怪的動物!午飯後直奔那個心裡默念了幾百遍的地址,一路很順暢。

××號不是很好找,但還是找到了。

遠遠看著××號的鐵門,我又膽怯和緊張起來,心跳開始加速。

不知道這個鐵門背後是什麼?我幻想著無數種可怕的可能。

好奇是一種強大的力量,能夠戰勝一切。

我走下車向鐵門走去。

迎接我的是什麼呢?我忐忑不安。

我敲了敲門,有人應聲問道是誰,幹什麼的?我說參加聚會。

裡面邊說這裡沒有聚會,卻邊給我把門打開了,隨即又警覺地關上了門。

開門的是一個30歲左右的瘦高男人,比較英俊。

他看著我足有3秒鐘,我依然很緊張,沒有說話。

然後將我帶到了一個小房間,裡面只有一個年輕女子正伏案看著什麼,聽到動靜就抬起頭來了。

我的血液仿佛暫態凝固了,我從沒見過那麼漂亮的女孩,我盯著她足有5秒鐘才回過神來,也不再緊張了。

她似乎早已習慣了男人的這種注視,沒有任何反應,只是說你參加聚會?我嗯了一聲。

「那你的註冊名字,發佈資訊是什麼?」

我回答著,「你是怎麼知道這個組織的?」

我也如實回答。

接著又問了我一些家庭、職業、年齡等等,我一一作答。

她似乎挺滿意,最後說你跟我來吧。

她身材很好,我一路跟著她,緊盯著她性感的臀部不免胡思亂想。

我們來到了另一個房間,是個浴室。

她看出了我的疑惑說參加聚會活動之前必須洗浴,一是為了衛生,一是為了避免攜帶通訊攝像等入場,你開始洗吧,你邊洗邊聽我宣佈組織的一些紀律。

我實在不願意當著一個陌生女人面洗澡,她覺出了我的尷尬,但也只是笑著說這是紀律,你現在還可以退出。

我一咬牙,脫了衣服開始洗。

她也開始宣佈組織的紀律。

她先講了些組織的宗旨,分支機搆等等,這些G都和我說過。

她又說成員分為高級會員和初級會員,高級會員是性愛平等宗旨堅定的支持者,是組織活動的志願者,須為初級會員服務,同時她告訴我今晚我參加的聚會所有的女性都是組織的高級會員和高薪聘請的義工。

最後她特別提示我參加聚會時所有人必須戴面具,在大廳內活動時不能相互交流私人資訊,只有在單間內活動時才可以;還有為了安全起見,我的衣物會有專人看管,我須穿另外一套衣服進場;聚會結束後須向組織繳納370元錢作為活動經費。

我同意了。

洗完澡,她也講的差不多了,我剛要穿上她為我準備的衣服,她走上前來,走到我的面前。

彎下腰來,一把抓住我的下體,我既尷尬但卻忍不住立挺起來。

她用手翻了翻,看了看,聞了聞,站直了身子笑著說這是例行程式。

我沒有作答,只是覺得意猶未盡。

等我穿好了衣服,戴上了面具,她說,時間也差不多了,可以帶你去聚會點,初級會員必須將眼睛罩上,戴上耳機。

我沒有說話,只是接過了她的眼罩和耳機戴上。

她便扶著我走過了好幾道院子,最後將我送上了一輛車坐下。

感覺的出我前後左右也坐了好幾個人,大家都沒有說話,靜靜的等著。

等了不久,車開動了,時而顛簸,時而平緩,拐了好多次彎,大概過了20分鐘的樣子,終於到了。

車門被打開了,又有人一個個的攙扶著我們接下車去,似乎又進了一間房。

正疑惑著,突然感到有人在幫我把眼罩、耳機取下。

我自己取下了眼罩和耳機,有點刺眼,等視力恢復後我環顧著房間,房間裡有4個人,3男1女,都和我一樣戴著面具,女孩皮膚白皙,穿的很少,一對大乳房呼之欲出。

我不禁意淫起來,希望能和她做上一次。

正胡思亂想,女孩走了過來,指著房間裡的一扇門說大家進去吧。

大家魚貫而入,我緊跟女孩身後,呼吸女孩身上的芬芳體香,不時碰撞著她的身體。

一進入房間我便驚呆了,好一派人山肉海的景象!我這才知道什麼是血脈賁張。

正方形的房間有30平米左右,胡亂放著3張床和2張沙發和幾張桌子,如今這些都成為了這場肉欲盛筵的杯碟。

欲望在這裡蔓延、膨脹、宣洩、再次蔓延、再次膨脹、再次宣洩。

男人喉間發自本能的低吼,女人柔弱無骨的呻吟,肉體的節奏的撞擊聲在房間此起彼伏。

空氣中混雜著一種男女體液的特殊氣味,迷幻著大家的心神。

我似乎整個人被點燃了一般,渾身燥熱,呼吸變得急促,不時感到一股電流從丹田發出擊穿我得整個身體。

我不能自已!這時我前面的女孩轉過身來看了我一眼說大家自由活動吧,放開些!從她的眼神中我捕捉到了對我的鼓勵。

我也不再猶豫,將她摟入懷中,如老手般將她抱到一張床邊。

我成為他們中的一員。

一場戰役過後,我心緒漸定,這才定睛打量屋內的男男女女。

屋內有8男7女,男人們,高矮胖瘦、年老年少、各不相同,倒是那7個女孩都是一樣的身材高挑,皮膚白皙,凹凸有致,只可惜看不到臉蛋。

除了這些,屋內最顯眼的是一座類似雕像的物件,它是一個跪地、翹臀、抬頭、張嘴的裸女像,極為性感,尤其那紅色大嘴,更顯萬種風情。

回神看了看身下的美女,仍在喘著粗氣,只是一隻手已伸向站在身旁的一個約摸20出頭的少年的下體,另一隻又伸向我尚且濕漉的YJ。

就這樣瘋狂的故事一再重複,我和不同的女人選擇著不同的方式,單獨、3p、4p、kj、gj不一而足,只是除了SM這種我不喜歡那種方式。

她們年輕、野性、幾乎無所不能,我迷戀著她們的身體,一次又一次,直到最後一刻。

大家終於精疲力盡了,盛筵也可以結束了。

於是一個女孩號召大家撿起地上的套套,扔到垃圾桶。

我這才知道那個裸女雕像的性感大嘴竟然是垃圾桶口。

出了那間房,大家停止了嬉鬧,各自又戴上了眼罩和耳機,分批次再次乘車來到了喬莊東路××號的那間房。

在繳納了370元錢後,我走出了那扇鐵門,屋外冷風撲面,我也清醒了許多,抬腕看表竟然已經夜間9點,趕忙驅車回家。

到家後,胡亂吃了點東西就洗澡上床睡覺了。

躺在床上,回想起當天發生的一切,仍然難以抑制的興奮。

突然一陣熟悉香味沁入心脾。

我知道是被子的味道,嚴格來說是女友的體香。

原本激動的心情一下子冷卻下來,我發現自始至終我忘記了一個人,忘記了一個我最應該記住的人。

我陷入了深深的自責中。

我開始痛恨自己的好奇,痛恨自己的放縱,痛恨自己的身體,甚至痛恨起G來。

我又想起了她的微笑,生氣,吃飯,睡覺,撒嬌,想起了她的點點滴滴。

我突然好想哭,好想懺悔,好想打電話告訴她發生的一切,但又沒有這個勇氣,想忘掉這一切又同樣做不到。

就這樣,在內心痛苦的掙扎中我悠悠的睡去。

本以為我永遠不會再和那個聚會有任何聯繫了。

人真是個奇怪的動物,只要我坐到電腦桌前,我又會請不自禁的敲入百度,搜索阿呆我的最愛。

每次看過之後,又會陷入更深的懺悔和自責中去。

我痛苦不堪。

儘管這樣,我還是在07年1月20日又參加了一次聚會,只是這次程式不需要那麼複雜,只有以上次的註冊名留一個以「我的留言」開頭的資訊就可以了。

通知的地點也換了,接待的人也變了,唯一不變的是那個裸女雕像的垃圾桶和大家如前次般的瘋狂。

只是我每次和一個女人做時,總會想起我的女友,於是我又只能在在興奮和內疚之間掙扎。

不過倒是聽說在另外一個地點也正舉辦著類似的聚會,只是服務物件全是女性,而高級會員則是健壯的男性。

我愈來愈期盼女友回家,希望她能帶我回到過去,忘掉那個網站,忘掉這魔鬼般的經歷,但又害怕她回家,因為我不知道我是否有與她對視的勇氣,不知道當我再次觸摸她又想起那些面具女孩。

還有十天她就回家了,我該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