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妻被人強迫受精

作者:森下

*** *** *** *** *** ***

(前言)

寫這篇的目的,純粹為了自己打手槍,以及還欠著某位大大的一篇文,趁著我獸性大發時趕緊寫出來,但我有個怪習性,就是貼出來給大家看我才會興奮,所以一些沒科學醫學根據的,大家看看就算。

我也沒太多時間寫,如果結尾有點草率,請看倌們也是看看就好,如果不嫌棄拙作,要改寫、續寫都請便,但我想這類文現在不流行了,有興趣的可能也不多,所以說說就罷。哈哈!

*** *** *** *** *** ***

(上)

我結婚甫二年的美麗的妻子--恬,此刻橫躺在一張純白色的床墊上,她身上沒有半絲寸縷,雪白赤裸的胴體完全暴露在幾十個男人的目光注視之下,沒有繩子綑綁著她,但她很認命地將一雙玉臂高舉平放,讓雪山般的嫩乳毫無掩蔽。兩條誘人的修長美腿也彎曲起來,大腿根淫蕩地張開到下體完全被看到的程度,性感的腳丫高高踮著,只有纖趾接觸床面。

我心愛的女人,像牲畜一樣躺在那裡被別的男人圍賞已經快半小時了。其實她也不是完全被看光,至少在她張開的雙腿間,男人最渴望一睹真相的神秘溪谷上,還覆有一張薄到幾乎透明的面紙,雖然面紙早已拓出一條快要破掉的濕痕。

今天是陳總他們要讓我的妻子小恬受精懷孕的基準日,他們為此還特地辦了一場儀式,我,還有我雙親都被帶到現場來目睹恬被別的男人授精的經過。我被脫光了衣服牢牢綁在椅子上,他們用一根金屬管套住了我的陰莖,有兩條粗鐵絲穿過金屬管夾住龜頭下方,他們笑說那是給性無能者使用的男性貞操帶,我雖然羞恨難當,恨不得死去也不願看自己的女人被強迫受孕,但在陳總和阿朋他們的淫威下,連想死都很困難。

觀賞這場殘忍儀式的人包括一整隊的球員十一人,他們的隊長是今天要和恬交合的男主角,以及一名A片名導演,他今天帶了三個學生來實習,並負責解說恬被授精的過程,還有我的一些居心不良的男性親友。

選在今天這個日子讓恬懷別的男人骨肉,是陳總請醫師精密計算過的,我因為欠陳總錢,陳總找黑社會把我抓去逼債,我美麗的心愛妻子恬為了救我性命,用她自己換我回去,從此淪為陳總的玩物。

她過去一個月都在陳總那裡接受調教師阿朋的調教,【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除了教她如何順從男人和開發她身體的敏感帶外,還必須每天接受體質調養和卵子檢測,在他們悉心調養下,恬即將排出的卵子發育得非常健康,今天就是排卵日,如果能與最健康的精子結合,受孕率是百分之百。

這些資訊也是陳總在儀式致詞時說的,他們還把恬卵泡形成的經過,從第一天到今天的情況拍成幻燈片,一整排掛在場地的牆壁上,由今天剛拍的幻燈片中可以看到,白色大顆的卵泡,已經突破了卵巢口,就要掉入子宮。

另一邊的牆壁上,則播放著二張對照的投影片,一張是今天要讓恬受孕的男人--球隊隊長阿韓的精液顯微放大圖,一張則是我這個『丈夫』的精液顯微放大圖。陳總正在解說這兩張圖。

「大家看,這張是今天要讓女主角受孕的男性精子。」陳總指著阿韓的圖片說:「我們可以看到精蟲的密度很高,而且活動力相當強。」

他又指著我的那張說:「她老公的這張精蟲數目就少得可憐,而且奄奄一息的樣子,這種精蟲是不太可能讓女體受孕的。」

現場響起了一陣竊笑,許多目光都從恬那移到我這邊,霎時我恨不得有個地洞能讓我鑽進去。

陳總看看時間,說:「現在,女奴體內的卵子差不多完全成熟了,我們開始下一階段,這個階段是要把女奴的肉體和心靈都挑逗到最興奮的狀態,這樣對於授精是更有幫助的,我們把現場交給這一個月來負責調教女奴的調教師阿朋。」

阿朋精赤著身體,只穿一條丁字褲走出來,立刻獲得一陣掌聲。他拿著一綑紅色細線,扶起了我的恬,開始用細線熟練地纏綁恬柔美的身軀。

在阿朋修長的手指運作下,細線像在恬胴體上快速交織,恬羞怯地抿著唇,緊闔雙目,彎長的睫毛顫抖,模樣誘人至極。她順從阿朋的擺佈和指揮,阿朋叫她舉高手她便舉高,要她抬起腿她就抬腿,在她的配合和阿朋的高超手藝下,細線在她的身體分割成許多淫蕩的幾何圖形,被剃去恥毛的肥白恥丘,兩側也因為線繩的纏過,使得濕潤的洞穴完全張裂,阿朋揭掉那張早已濕到破開的面紙,裡面成熟粉紅的果肉一覽無遺,還流出透明的黏液。

綑綁還沒就此結束,阿朋最後用細線分綁住粉紅柔嫩的奶頭根部,拉過她雪白頸項後面,再綁緊另一邊乳首,恬微蹙著眉發出細微的呻吟,她側躺著抬高一條腿,讓大家看清楚她身體的最深處,在阿朋沒有說可以改變姿勢前,她就必須用這樣的方式給眾人觀賞。

「老師,為什麼要這樣綁她?」一名導演的學生問。

導演從頭到尾目不轉睛地注視著阿朋對恬作的一切,回答道:「他是對付女人的專家,你們要好好的學著。這種綁法的目的,是為了讓女人身體的末端微血管充血,身體會變得更敏感,看!這女人漸漸在發情了!」

「怎麼看出來?」學生問。

導演瞪了他一眼,好像怪他怎麼連這個都不懂,不過他還是有耐心地回答:「你們看她肌膚是不是抹上一層油亮的性感光澤?還有,乳頭都還沒被刺激,就已經充血勃起,紅成那樣。再看不懂,看她的肉穴總看得出來吧,淫水都已經氾濫到大腿根一片濕亮了!我想不久她就會開始呻吟。」

學生一邊作筆記,另一個學生不識相的問:「呻吟?但她丈夫和公婆都在看呢!她發出呻吟會不會太……太淫蕩了些?」

導演說:「你問到了重點,這要看調教師的功力了。還有如果受調教的女人體質非常敏感,潛在也是淫蕩的個性,她就無法控制自己的道德約束。」

我再也聽不下去,悲哀地看著恬:「恬,妳不是他們說的那樣,對不對?」

恬淚眼婆娑的望過來,辛苦地喘著氣說:「唔……對不起,我已經不是……以前你愛的那個小恬……我是他們的……身體和人……都是他們的了……」

「不……不是!」我悲傷地怒吼,不相信恬會說出這種沒羞恥心的話。

「對不起……啊……朋……」

我的怒吼未歇,恬竟然已經像那淫導演預言的一樣,發出了亢奮的呻吟。原來阿朋正在扯動緊綁她充血乳頭的細線。她全身羞顫地發出間歇喘叫,甚至無恥叫喚玩弄她身體的男人單名,完全無視丈夫和公婆正在目睹她和野男人所作的一切。

導演又開始解說:「這女人的興奮度已經很高了,你們看,她的腳趾緊緊的夾在一起,肌膚滲出細汗,通常這種現象,代表快出現第一次的高潮。」

「哪有這麼快?他都還沒對那女人真正作出什麼事啊!」一學生訝異地問。

導演冷笑說:「真正敏感的女人身體,不一定要弄她的穴才會高潮,有些只要她喜歡的男人挑逗她身體敏感部位一樣會高潮。」

「老師是說,這女人喜歡正在凌辱她的這個調教師嗎?」學生驚訝地問。

導演回答:「我看沒錯的話應該是的,當然這女人的身體特別敏感也是原因之一,很久沒見過這種名器了。」

我聽他們在討論我心愛的妻子,一顆心簡直快氣炸了,發怒吼道:「你胡說八道什麼?小恬只愛我!不會愛別人!」

但事實卻殘忍地粉碎了我的想法,阿朋沒讓恬達到高潮,就停止對她乳頭的蹂躪,恬失望地躺在床上激動喘息,哀怨地望著阿朋,似乎沒有旁人存在。阿朋突然俯下身,粗暴地吸住她柔嫩的雙唇,舌頭闖入她口腔內攪動,恬面對突如而來的襲擊,不但沒抗拒,反而挺起柳腰,鼻間發出激烈的哼喘,腳趾又再度緊夾起來。

她和阿朋濕黏的雙舌糾纏,四唇互咬,簡直像一對分隔兩地的情侶見面纏綿的樣子,阿朋一邊深吻她,一邊喘息指示:「把腿抬高……讓大家看清楚……看清楚妳和我接吻……也會高潮的身體……」

恬一邊聽話舉高修長的美腿,蔥指剝開鮮紅的恥縫,一邊哀喘哼哼的乞求:「嗯……啾……朋……我聽你的……這次……你求求陳總……讓我……懷你的孩子……」

「小恬……妳在說什麼?……妳怎麼……怎麼能這樣……」聽她親口說出來的話,我這個旁觀的『丈夫』宛如五雷轟頂,不知該生氣、心碎、還是悲哀。

「不行……這次……妳要懷阿韓的……下次才讓妳……懷我的……」阿朋喘著氣回應。

恬根本沒有聽到我的悲喊聲,她此時痛苦地挺高嬌軀,和阿朋唇舌交融的甜美小嘴含混不清地喊著:「嗚……我……啾……我要……唔……嗯……來了……嗚……」一覽無遺,可以直接透視到裡部的恥穴黏肉都呈現高潮前的血色。

阿朋卻在此時離開了她。

從雲端跌落的恬發出一聲悲鳴,激烈地喘著氣,哽咽的問阿朋:「為……為什麼……」

「不為什麼,醫生說妳的身體在瀕臨高潮二次後,受孕的狀況會更好,我是第一次,接下來就換這些強壯的球員了,他們會讓妳再接近高潮一次,但一樣不會讓妳達到,妳今天真正的一次高潮,要保留給為妳授精的阿韓。」

(中)

五名球員早已脫下衣褲,露出黝黑健壯的體格,他們清一色穿三角內褲,褲子中央明顯的鼓漲繃滿,顯見都有尺寸十分傲人的陽根,看到他們這樣強壯,我更為自己那根細小頹軟的生殖器感到可悲了。

他們每人手中都提著一大桶潤滑油,五人一起爬上了床,把膽怯害羞的恬圍在中央。

「小母狗,讓我們幫妳進到最興奮的狀態,好懷隊長的骨肉吧!」一名球員說,他在恬身後抓住了她雙手手腕,將冰涼的潤滑油慢慢淋在她雪白豐飽的乳房上。

「啊……別這樣……」恬發出軟弱的抗拒,身體卻十分順從,美麗的眼眸淒迷地搜索阿朋的身影,好像阿朋才是她的男人,我不是!

「妳要乖乖的任他們擺佈,知道嗎?」阿朋卻冷酷地說。

恬委屈地點點頭,閉上了眼表現完全順服的姿態。

開始恬還有點害羞,但被阿朋長期訓練和開發的敏感身體,很快就對球員強壯的體魄有了反應,他們不斷把潤滑油倒在自己和恬赤裸的胴體上,五條古銅色肌肉發達的男體,纏擁著恬雪白均勻的柔驅,他們寬大粗糙的手掌粗魯地在她肌膚上揉弄,一名球員用力地拉緊纏綁她乳頭的細線,讓我心愛的恬發出痛苦的哀叫。

我轉開頭不忍往下看,但恬的聲音卻不斷穿入我耳膜,撕扯我愛她至死不渝的心!

「噢……噢……哼……嗯……」猛然傳來恬亢起的呻吟,我忍不住又睜眼看去,一看之下血液登時湧上腦,思緒足足有十秒鐘是空白的。

她油淋淋的身驅躺在一名壯碩的球員身上,那名球員一手扯拉她乳頭上的細線,另一隻手掌粗暴的揉弄她滑膩的乳峰,她的兩條腿被另一個球員推高拉開,球員的手指正在玩弄粉紅黏稠的花瓣,豐富的潤滑油和著愛液攪拌,發出啁啁啾啾的淫糜水聲,她美麗牙雕般的十根腳趾也沒被放過,各被一名球員抓著腳踝含在口中吸吮。

「住手……別再讓他們這樣弄她……求求你們……」我絕望地哀求阿朋和陳總,卻只換來他們的鄙笑。

恬的身體反應又愈來愈激烈了,抱著她身體的球員也是玩弄女人的高手,他不時地輕舔深鑽恬的玉耳和耳孔,弄得她發出銷魂蝕骨的忘情呻喘;弄她下體的球員也不甘示弱,除了把嘴對上她濕燙的小穴拼命吸舔外,竟還用醮滿潤滑油的中指,慢慢轉塞入從未被開通過的窄緊肛壁裡。或許是過於刺激,恬的身體發出我這丈夫從所未見的愉悅痙攣,緊夾在一起的腳趾被硬扳開繼續舔舐,還有球員試探去吻她的小嘴,她也毫無抗拒的完全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