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不了母親朋友的色誘, 十八歲那天破處了

我叫小光,今年十七歲,是個學生。現在正值七月,考試早在五月完成了,試後的生活就是在家裡玩電腦,看電視,有時候約朋友打打球,看看電影。

媽媽說,過一陣子她要跟爸爸到內地公幹,只剩我一個在家。他們不放心,安排我去她朋友媚姐的家裡住上大概兩個禮拜。談到媚姐,在我大概四五歲的時候,我見過她,但對於她的樣子沒太大印象,只依稀記得她是一個大美人。

過兩天,就是我的十八歲生日,他們都去到內地,我就拿著他們給我的地址去找媚姐。她住的地方也挺難找,我整整花了個多小時去找,在這炎炎夏日,在街上逛上個多小時,真要命!我走得汗流浹背,幾經辛苦,終於找到媚姐的家了。

誰知道,媚姐住的大廈,升降機居然壞了,今天真倒霉,還好她住四樓而已。

「小伙子,升降機壞了,你要去幾樓?」管理員問道。

「管理員叔叔,我去四樓,我自己走樓梯吧。」

剛才已經走了很久,現在還要走樓梯,今日怎麼這樣倒霉。

終完走完了,我走得氣喘吁吁,汗流浹背,然後去按門鐘。

「啊,小光是嗎?你來啦!外面很熱是吧,進來坐吧!」媚姐來給我開門。

「是的媚姐,外面很熱呢!嘩這裡有空調,好舒服呢!」

「來,小光,我幫你擦一擦汗吧。」

「咦,媚姐你老公呢?」

「他在外地公幹。」

雖然已經三十多歲,但是媚姐果然還是那麼美,【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她的身軀貼近幫我擦汗的時候,我嗅到她的香氣,她還著低胸的衣服,美好的身材幾乎包不住,我也禁不住瞄了一瞄。

「好啦,你先休息一下吧,或者去洗個澡,等會可以吃午飯囉。」

「那我先去洗澡。」

洗完澡,果然可以吃飯啦。

「小光可以吃飯啦。」

「唔,媚姐煮的菜真好吃。」

「喜歡就吃多點,慢慢來不用急啊!」

「我… 我很餓呢!」

「媚姐,我吃飽了啦。」

「吃飽了就好。我先去洗碗,你可以在沙發睡一睡哦。」

「嗯,好的。」

一睡就睡了幾個小時,醒來的時候,已經是黃昏了。

「小光醒了嗎?差不多可以吃飯囉!」

「嗯!吃飽去睡,睡醒又吃,好易胖啊,哈哈!」

「嘩今晚的菜都是我喜歡吃的!太棒了!」

「喜歡的話就幫我吃光光,不要浪費喔!」

「好啊!」

不消半個小時,所有飯菜都給我吃光了。

「吃完啦媚姐。」

「嗯!我先收拾一下,你去看電視吧!」

我趁媚姐背著我在洗碗的時候,在廚房門外偷偷看她。媚姐真的好美,身材又好。

媚姐不時彎身拿東西,居然發現媚姐……… 竟然沒穿內褲,粉紅色的屄都看光光了。

我連忙跑回客廳,免得被媚姐發現。

「嗯,小光我先去洗澡喔!不能偷看喔…….」

「知道啦!」

說完之後,媚姐就拿著毛巾去洗澡了。

「啊……… 啊……….」

忽然,浴室傳來一陣呻吟的聲音。我走到門前聽,應該是媚姐的呻吟聲吧。

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我鼓起勇氣打開一條門縫,偷看一下。 雖然被浴簾擋著,但在燈光的照射下,絕對可以看到媚姐在自慰,還能隱約看到媚姐的胸部。

我幾可肯定,是因為她老公在外地公幹,令她空虛不已。我馬上醒來,輕輕把門關上,到沙發上坐裝作沒事發生。

不久,媚姐洗完澡出來了,她只用毛巾包著身體。

「媚….. 媚姐,好美啊!」

「是嗎?哈哈,還可以啦!」

「媚姐來啊,過來坐啊!」

媚姐坐在沙發上。

「媚姐,我能睡在你大腿上嗎?」

「當然可以!」

我就躺在她大腿上,她看來不太介意。媚姐的身體好香,我的小弟弟也有了反應。

「小光,你今天走了那麼多,你累嗎?來跟我到房裡睡好嗎?」

「一起睡嗎?」

「是啊,讓我抱著你睡。」

「好啊!」

「咦!媚姐不是睡覺嗎?怎麼都不關燈?」

「你先合上眼……」

「可以打開眼了…」

她突然……

她突然脫去身上的毛巾,一雙豐滿的乳房在我見前。

「媚…媚姐,你…你幹甚麼?」

「我知道你剛剛都在偷看,還有今天是你的十八歲生日,想讓你永遠都會記住。」

「但…但是…不可以的…你有老公的…」

「我老公的…又小又短,根本滿足不了,他又常常不在家。」

「但是…你怎知道我能滿足你呢?」

「剛剛你午睡的時候,可能你發春夢吧,我看你的挺大!」

媚姐主動往我的褲襠裡摸,說:「你看,多大!」

「人家的胸部美不美?」

「美,好美!它有多大?」

「34F…喜歡嗎?」

「喜歡,超喜歡…」

「讓我先幫你脫衣服…」

媚姐主動的替我脫去身上的衣服和褳子,她把我都脫光光了。

「嘩,好大啊,有多大?」

「該七吋吧。」

「比我老公大多了!你先躺下…來,幫我脫吧,脫去我的毛巾吧。」

此時,我和媚姐都變得一絲不掛,大家都光脫脫。

「來!躺在我大腿!來吻我的胸部吧!」

「不…不…不可以的…」

「沒關係,我都讓你吻…」

「不可以的……」

「來吧…我要你吻它…」

我真的受不了了,我撲到媚姐胸前,大口大口的吻她那粉紅色的乳頭,用力的搓揉她的F罩杯巨乳。

「小色鬼…剛才不是說不可以的嗎?為甚麼現在那麼用力…」

「都是你啊媚姐…你太誘惑了…人家受不住你的色誘…」

「啊…啊…太棒啦…用力點…用力點…」

「啊…媚姐你都噴乳汁了…好甜啊…」

「都是你啊小色鬼…噴得我都噴乳汁了…好舒服好敏感…」

我更使勁的舔,吻,吸,啜,媚姐呻吟聲更大更騷。

我的手禁不住往媚姐的屄裡摸,一邊吻好乳頭,一邊玩弄她小屄,她似乎不料我會這樣做,大聲的叫了起來。

「啊…媚姐…你的…好濕啊…」

「啊…小色鬼…那麼快就玩弄我的屄…」

媚姐也不禁示弱,伸手去為我打手槍。

「啊…媚姐…好舒服啊…這是第一次有女人主動幫我打手槍…」

這跟平日自己打手槍的感覺完全不一樣…舒服多了…

「來!讓我幫你爽!」

媚姐突然跪下為我口交,一口就把肉棒含下去。

「啊…媚姐…好癢…好癢啊…啊………」

「看你這麼羞,肯定是處男吧!」

媚姐口技十分棒,舌頭在我龜頭上遊走,一陣陣的電流在全身流過。這是第一次有女人為我口交,感覺好棒好舒服。我手亦沒閒著,搓揉著媚姐那柔軟的F奶,手指頭撥弄著她的乳頭。

「舒服嗎?喜歡嗎?」

「好舒服啊媚姐…我很喜歡這樣…你知道嗎?這是第一次有女人為我這樣做的。」

「等一下你就要告別處男囉,你要好好的肏我喔知道嗎?」媚姐一邊說,一邊替我口交。

「真的嗎?我真的可以嗎?」

「當然!你知道嗎?人家餓了很久…要是你不給我的話,我會生氣的!」媚姐裝出一副生氣的樣子。

「別生氣!別生氣!我等下就好好的肏你好嗎?」我一下子就抱住了媚姐。

「嗯!是你說的。人家現在就想要了!」

「別急!我還沒有舔你的屄呢!你給我服侍得那麼好,現在該你享受了。」

媚姐主動的躺著,分開雙腿讓我來舔,媚姐的屄實在濕得不行。

「你的屄真的好濕…」

說完之後,就把舌頭在她的屄上面輕輕的舔,先試試反應。媚姐輕輕的呻吟著,再慢慢加快,再加快。

「小色鬼…舌頭怎麼都這樣靈活…啊…啊…啊…啊…」

再用上兩根手指插入她的小穴…

「啊…啊…人家受不了了…… 太舒服啦……啊…啊…啊…啊…啊…」

我一邊舔,一邊用手指抽插,她開始受不了。在我的舌頭和手指的刺激下,她都潮吹了。

「寶貝你真的好厲害,我從都沒有試過潮吹的滋味…我真不相信處男居然有這樣的技巧。」

我站在她面前,她再給我口交,肉棒再次變得硬和長,都被她舔得濕漉漉。

「我想要…我想要了…」媚姐說道。

「想要了嗎?」我問道。

她點點頭表示她真的很需要。

媚姐躺在床上,分開雙腿,準倫迎接我的大肉棒。可是她越想要,我越不給她,我要她開口求我。我把肉棒在她的淫屄外面不停的磨蹭。

「怎麼都不進來?癢死我啦!快點肏我!」

「呵呵…想要嗎?那開口求我喔!」我故意吊她胃口。

「人家真的想要啦…求你…肏我啊!」

「你在求誰呢?我是誰啊?」我一邊問一邊在穴穴外面磨蹭。

「你是我的寶貝…我的好寶貝…求你快點幹我!癢到不行啦…」

「不對!」我繼續在外面磨蹭著。

「老…老公…求你幹我…求你幹色老婆…」她小聲的說道。

「甚麼?我聽不到!大聲點!」

「老公…老公啊…我穴穴癢死啦…求你幹死老婆…我要你幹我肏我…」

「嗯!看你蠻乖…就好好的幹你,肏你,滿足你…」

說完之後,老婆坐在大肉棒上面,來個「女上男下」,讓我主動抽插,肉棒一下子進入老婆的身體。原來做愛的感覺是這麼奇妙,老婆的穴好窄,好像緊緊吸著我的肉棒一樣。老婆的巨乳太吸引了,我不停的搓揉。

「老公…老公,你真的好棒啊…好大…你知道你的雞巴很大嗎?啊……啊……」

「我不知道啊…老婆你知道就可以了…」

「啊…啊…啊…老公真的好厲害…我不許你離開我…我只要你…你以後只幹我一個,可以嗎?」

「你不說我也不會離開的…我只愛老婆一個…」

「真的嗎?」

「真的。」

我馬上彎著身跟老婆親嘴,讓她知道我只愛她一個。

「老婆的穴好緊好濕好暖…」

「老公的肉棒好大好硬…」

「老婆,老公想從後面幹老婆,好喜歡老婆的大屁股…」

老婆主動的趴在床上,等我由後面來。

「老婆,跟我來。」我拖著她的手去了洗手間。

「怎麼啦?」

「等一下你就會知道。」

老婆站在鏡前,我對準她的淫穴,一頂就頂到最深。

「啊……啊……老公……」

「你知道我為甚麼帶你到洗手間嗎?」

「為…為甚麼呢?」

「因為我要讓你在鏡子裡看自己有多淫蕩。你看,你說你自己淫不淫蕩?」

「我很淫蕩,但我只會對著你淫蕩…好嗎?」

「好…好……我的淫老婆,好老婆…」

在鏡子裡看到老婆淫蕩的樣子,不停說著淫蕩的說話,我更興奮,肉棒更大更硬。

「老公,我們回房間好嗎?裡面舒服一點。」

「嗯。」

回房間我繼續「狗仔式」幹她。忽然,她的電話響起了。

「是我老公啊!先停一下!」

我暫時停下來,但是肉棒還是在老婆的身體裡。

「喂!老公?沒甚麼啊…你呢?」

我趁老婆沒為意,馬上開動,瘋狂從後抽插她。起初,她還能忍住不叫,但之後還是忍不住叫了出來。

「啊…啊…啊…好…好舒服啊…沒…沒甚麼老…老公…我…我在自慰…太…太舒服啦…想!當然想你!等…等你回來…幹我喔…先掛線吧…我…我要…要自慰啦…」

老婆終於把電話掛掉。

「壞老公!差點給他知道啦…」老婆生氣的說。

「讓他知道不好嗎?反正他也滿足不了你。」

「你最棒啦老公…」

「老公快要來啦…你躺下讓我幹…」

老婆就躺下…張開腿讓我進入…

「老公,來囉!」

我一下子就頂到最深,用力的抽插…老婆的屄緊緊收縮,夾緊我的肉棒,不停刺激龜頭…有射精的感覺了…

「老婆小穴夾好緊呢…老公快忍不住…」

「老公想射了嗎?」

「嗯…嗯…老公想要射了…」

越接近爆發的時候,我的抽插亦越來越快,我倆的呼吸聲也越來越大。

「老公…不可以往裡面射的,會懷孕!」

雖然老婆口這樣說,但她的雙腿卻纏著我的腰,根本就走不了。

「老公要射了啦…」

「不可以往裡面射啦老公…」

「啊…啊…啊…忍不住了…要射了…」

我沒有管她,反正我也逃不了…將又熱又濃的精液全都往老婆的淫穴裡射。射完之後抽出肉棒,老婆馬上為我口交。射精後的龜頭十分敏感…我受不了了,叫了出來。

「啊…老婆…老婆…受不了…好…好敏感啊…啊…又要射了…」

敏感的龜頭受不了老婆舌頭的刺激,再一次射了出來,往老婆的嘴巴射,老婆全都吞下。不久,老婆躺在我胸口。

「老公,你真壞,人家都說不可以往裡面射,會懷孕。」

「你嘴巴說不可以,其實心裡面很想我射進去,對嗎?不然你怎麼會緊纏我的腰呢?」

「老公好壞,都識穿老婆的謊話了。你會負責任嗎?」

「當然會…你是我的好老婆嘛…」

在這兩個星期裡,我和老婆常常都做愛。自從她老公回來後,我們也常常約在酒店裡做愛,她已經成為了我的性伴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