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區診所

作者:fd

今年暑假表哥讓我回來幫忙,他在社區開了一個診所還帶中醫推拿,我又是學的醫科。診所有200多平方衹有表哥和護士小夏兩個人,社區診所也很忙,我也住在小區所以很方便,至少可以學一些臨床的經唸。

7月的中旬天已經很熱了,又是星期天人不是很多。這時進來一個少婦帶了個七八歲的小女孩,我認得是24幢的蘇慧,也是表嫂的同學。蘇慧對表哥說:「我女兒發熱,在醫院看過了,今天還有鹽水要掛,天這麼熱就到妳這裏掛吧。」

表哥連忙答應:「行!」順便又看了下小女孩說:「好象還有點咳嗽。」

蘇慧說:「是的,昨天晚上就咳了。」

表哥邊掛水邊配藥和說小女孩:「朵朵,不要怕,馬上就好的。」小女孩挺懂事的點點頭。

這時表哥接了個電話然後對我說:「妳和小夏幫小慧照應一下,我出去一趟。」

蘇慧是表嫂高中和師範的同學,大約有三十四。是中學老師,人長得很漂亮,氣質也好,聽說表哥曾經想追的。看著蘇慧坐在那裏,扶著脖子扭動。我就想何不乘此機會沾點光。于是就對蘇慧說:「小慧姐,是不是脖子酸?」

蘇慧說:「是啊。」

我又說:「老師經常伏案會造成頸椎炎,而且會影響脊椎。要不我幫妳推拿。」

蘇慧說:「不用了,那多不好意思了。」

我說:「反正也是閑著,免費贈送。」于是我把半推半就的蘇慧推進了按摩室。

蘇慧又說:「我女兒還在外面,怎麼辦?」

我說:「妳就放心,我給她看動畫片。」

蘇慧就放心的說:「妳想得真周到。」

按摩室有是包間,有兩張按摩床。我讓蘇慧俯臥在床上,【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蘇慧穿的是T恤和裙。在蘇慧跨上床的時候短裙向上皺起,短裙本來就短她的半個豐滿的臀部露了出來,絲襪裏裹著白色的三角內褲,她也可能意識到這樣不雅,因此雙腿摒得很緊。

我也很正規的按摩,由頭至肩捏的很到位。我看到她穿了褲襪,想很難會看到裏面。于是我捏腳的時候說:「小慧姐妳的腳跟皮膚角質化了,有硬皮,要不要磨一磨?」

女人最會保護自己的身體,蘇慧也不例外,但她很妗持得說:「會不會很麻煩妳?」

我說:「不要緊,但要妳把褲襪脫了。」蘇慧猶豫了一下,轉過身把臀部微微一擡,用手伸到裙內把褲襪褪了下來,我趕緊幫她從腳上脫下,這時雪白的大腿和白皙的腳毫無遮掩的露在外邊。按摩了一會我看到她慢慢放鬆,知道她很舒服。

又拿了瓶油抹在手上,直接在蘇慧的大腿上撫摸。蘇慧一驚:「是什麼,涼受受的?」

我說:「是好東西,又可以扶膚,還可以吸收多餘吸脂肪。待會妳會覺得熱,那就是吸脂。」其實油是表哥泰國帶回來的催情藥。接著我先用手在蘇慧屁股上來回的揉搓。還向她解釋中醫推拿的好處,蘇慧因此也不好意思推辭。漸漸地我聽到蘇慧呼吸重起來了,我知道藥起作用了。

我于是一邊按摩一邊用手指輕輕劃過乳房兩,蘇慧略微扭了身體,我知道她有些尷尬。因此我膽子就大了,接著我開始在蘇慧的大腿內側推拿,這是女人的敏感部位呀,我一直推到大腿根部,再用指尖輕輕劃過大腿內側。蘇慧身體明顯得顫抖一下。但我仍然沒敢冒險去撫摸她的陰部,我要求她把雙腿彎屈擡起,做兩個拉伸。

蘇慧很順從的擡起。實際我是為了方便偷窺她的裙內。順著雙腿看去衹見蘇慧的三角內褲裹在微微隆起的恥股,中間隱約可見一條暗紅的小縫,嵌在肉縫裏的內褲上有一灘稠白帶黃的痕跡,看的我不禁心情驟跳,情慾倏地勃發。

我再也忍不住了就把手伸到蘇慧內褲裏撫摸她的陰核。蘇慧大驚摒緊雙腿說:「小陳,妳幹嗎?」

我語無倫次得說:「小慧姐,我太喜歡妳了,就讓我摸摸吧!」

蘇慧說:「不可以,我要告訴妳嬸子的。」

我說:「妳女兒還在外面,妳可不想讓她知道吧。」

蘇慧說:「那妳趕緊把手拿掉!」

我說:「求求妳就讓我看看。」

蘇慧依然掙扎著,為了怕女兒聽到,衹是微微得扭動身體。我知道她得怕女兒知道,而且她女兒吃了感冒藥會有嗜睡反映。就壯大膽子,擡起她的臀部把她雙腿分開,因為受到藥物刺激,淡白色的淫液透過內褲滲了出來,內褲已經濕了,淫水浸透了薄薄的內褲,內褲勾劃出陰部的形狀,蘇慧已經全身無力,雙腿已經被我的腰撐到最大,根本無法擺動。

我一把把內褲扯到腳跟,原來蘇慧的陰戶已經被淫液濕透。陰毛不多不少從兩側的陰唇延伸到陰戶,高高隆起的陰戶,淫液泛出光澤,細長的肉縫,粉紅色的兩片大陰唇微微的掀開著。紅色的大陰唇,紅豆般大的陰核,凸起在肉縫上面,微開的穴口,兩片呈鮮紅色的小陰唇,緊緊的貼在大陰唇上。

我用手撥開陰毛摸到滑潤的陰唇,又用中指挖插著陰道和捏搓著陰核。隨後改用三指合並在一起後,猛力出出入入的的蘇慧淫屄,到了這地步,蘇慧也任由我擺布了。口中不斷呻吟著。

我急忙撩開衣服,拉來褲子拉鏈,掏出早以勃起的陽具。看著身下蘇慧叉開著雙腿,我低吼一聲,扶著堅硬的肉棒,對準穴口插了進。明顯感覺到蘇慧溫暖的肉壁緊緊地包圍著我的肉棒,蘇慧吃驚得說:「不是就看看嗎?妳怎麼……噢……插進來了……」

我都懶得回答頭用龜頭對上了軟綿綿突起的肉丘,不停地用力戳著,我漸可感覺到蘇慧陰道已淫水泌泌、潤滑異常。而她那收縮的陰道總夾得我一陣酥麻。

皺折的陰壁在敏銳的龜頭凹處刷搓,刺激得我狂暴的插幹。可能是生理上帶來的刺激,使得蘇慧竟然不自主地將雙股挺湊了上來,並且扭動著臀部。

我於是把她的雙腿推到胸脯,使得陰戶更加凸起,因為雙腿夾緊了穴口象剛剛蒸好的饅頭上裂開一條縫。低頭望去而我暴怒的肉棒上布滿著充血青莖,她那殷紅的蚌肉隨著抽送間而被拖進拖出。蘇慧她口中不住咿唔,壓抑低吟著,星眸微閉,逐漸發出急促的呼吸聲。

我問她:「舒服嗎?」

她朦朧地說:「舒服!」

我又問她:「妳是騷屄嗎,啊!自己用把騷屄扳扳開,讓我幹。」

蘇慧用手淫蕩的把陰唇向左右分開,用顫抖的手指在充血勃起的陰核上用力揉搓,很自然的扭動起屁股我也更加賣力。用巨大的龜頭頂在她火熱濕潤的騷屄口往前就插下體猛烈地撞擊著蘇慧的白嫩的臀部。

蘇慧也已嬌喘籲籲,上氣不接下氣:「我需要妳的大雞巴狠狠地幹我。」她一邊扭動屁股,一邊不停地浪喊:「啊……好……好美…插死我吧……對……就是這……用力……噢……簡直爽翻了……這爽……啊……」

蘇慧淫蕩地扭動著她豐滿肥胖的臀部,大腿大大的張開,雙手不知羞恥地撥開肉洞,透明晶亮的淫液從肥美的肉穴中滴落下來。

我頂住那濕漉漉的屄口上,迅速地將屁股向下一挺,整根粗長的大雞巴就這樣「滋!」的一聲,戳進了蘇慧的宮莖中了。

蘇慧的子宮口深深的含著龜頭不放,口裏沒命的呻吟著呼叫:「喔……心肝……

妳太會幹了!用力幹……噯呀……插我的浪屄……幹我的……騷屄……喔……喔……」

蘇慧被我幹得大屁股顫動了幾次,扭轉著身體,迎合我的強力抽插,舒爽地嬌聲呻吟,一雙玉腿,忍不住搖擺著,秀發散亂得掩著粉頸,嬌喘不勝。原來平時舉止端莊、氣質高雅的老師,幹起來會這風騷,真淫賤。終于哼聲不絕中,衹見她的緊閉雙眼,頭部左右晃動著。

她陰道收縮越來越緊,陰壁在劇烈地抽搐著,陰道內一股灼熱的熱流突然湧出,迅速包圍了我的肉棒不禁使我把雞巴向前用力頂去,她哼叫一聲後。仰起上半身張大了雙口,發出了觸電般的呻吟。

我順著她的心意,頂住那濕漉漉的屄口胯股緊緊相黏,衹覺深邃的陰阜,吮含著龜頭如湧的熱流,燙得我渾身痙孌。一道熱泉不禁湧出濃密粘稠的精液跟著衝出馬眼,一股腦全部噴注入蘇慧的子宮內。蘇慧胴體一陣顫動之後,便完全癱瘓了。我拔出肉棒一看,濃密粘稠的精液正從蘇慧兩片呈鮮紅色的肉縫中緩緩流出,淫水浸透了她的陰毛。

後來我們見面後,也衹點頭而過,我知道以後她也不可能再和我有關係,畢竟她是有家庭而且是有理性的,不會因為一次越軌而改變自己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