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樓

樓市旺時,地產代理商各出奇謀拉客,甚至用美人計,聘請容貌艷麗的美女出任經紀,藉以招徠顧客,詎料此舉反而引起色狼的垂涎,借看樓為名,對女經紀強暴……

新婚不久的陸靜兒,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份地產經紀的工作,老闆肯請她,原因是她祗有二十五歲,相貌可人而又身材豐滿。

在地產公司林立的今天,競爭相當大,樓宇買賣雙方也日益精明了,經紀想食價已不可能,唯有用其他方法吸引顧客,多做生意了。陸靜兒公司的老闆吸引顧客的方法是全部用年輕貌美女經紀,衣著盡量性感。

靜兒不想太暴露,老闆仍要她穿緊身原子褲,緊身恤衫,看上去下身呼之欲出,而酥胸如裹蒸粽一般結實,幾乎要破衣而出,衣領處更解開一粒鈕,難免使人想入非非,這奇招確使地產公司生意有所增加。

一天下午,一個衣著斯文年約三十歲男子想租樓,他看中一個七百呎的單位,月租一萬二千元,一半佣金有六千元了,老闆馬上派陸靜兒接洽,以美色迷惑對方落訂金。

青年要先看單位,老闆便派她帶客人前去看樓。

靜兒在電梯內就開始努力推銷,說業主留下整套傢俬及煮食工具,單這一點已可節省數萬元了,客人似乎有點動心,使她內心暗喜。

進入單位時,她忙於介紹,青年卻悄悄扣上了防盜鏈,在她引領他入睡房時,他拉上窗簾亮了房燈,忽然關上房門,亮出刀子揚言打劫,搶去她的手袋,拿走幾百元,陸靜兒不敢動,甚至坐在床邊顫抖,低頭不敢看他。

當她偶然偷看賊人時,不禁尖叫起來:他已脫至赤條條,那醜惡的東西像一條兇猛的毒蛇!她站起來想走,卻腳軟走不動,身體的顫抖使她的胸脯搖動起來,被他五指抓住衣領一扯,恤衫衣鈕脫落被剝出,黑色胸圍內兩支大怪獸在躥動。

她全身發軟跪在地上,剛好他另一支魔爪自下向上猛拉她的胸圍,自她的頭上扯了出來,兩支大竹筍奶裸露跳躍!

她背靠床邊跪地,色魔站在她面前,將她的頭按下枕在床上,【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以陽具塞入她口中大力搞動了十幾下,再拔出離開她三尺。

祗見她恐懼而無助,一支豪乳起伏如一排排的巨浪,當他抱起她時,陸靜兒仍嚇至不能動,口中哀求他放過她。

色魔兩手扣住她的褲頭,大力一扯,好像一支青蛙被剝皮一樣,她全裸了,露出一身雪自的嫩肉,兩支修長美腿抖動著,整個下體裸露向天。

他撥開美腿,兩手按床而身體凌空下壓,醜惡的東西如蜻蜓點水般來回輕磨她的迷人小洞。

她的手腳仍發軟不能動,內心極力抗拒掙扎,以致吸入多兩、三倍的氧氣,大胸脯在一起一伏中如脹大三分之一,乳蒂並且在抖動中粗大起來了。

「不要啦!」她恐懼哭泣,低叫如呻吟。

但他足足來回磨了五分鐘,終於使她的小洞如雨後的小溪滿溢了,她全身冒冷汗,豪乳上滿是晶瑩的汗水。

當他壓伏在她身上時,陸靜兒已無法抵抗了,索性閉上眼,羞愧得臉紅似喝醉,小嘴欲拒想迎展動,低叫如夢囈般道:「求你……不……要……呀……噢……唉……」

這時,那醜惡的毒蛇己鑽入小洞內橫行無忌了,他在左衝右突之中,一下又一下刺中她的要害,使她閉上眼、面脹紅,強忍如便秘,但她的小嘴卻半開如小蟲蠕動,全身如蛇般「S」形擺動。

當他兩支怪手一下又一下握著她的大竹筍奶時,她發出一連串的低叫,逐漸屁股如被千百螞蟻咬噬一般,左右搖擺,甚至向上挺,加深了彼此性器的力磨。

她突然觸電般呻吟大叫,主動狂吻他的口,而他則大力抱緊女郎,胸膛力壓她的兩支大肉彈,向她瘋狂發洩,當他伏在她身上享受她小洞的狹窄溫熱和大奶子的彈力、小嘴的灼熱五分鐘後,才下床穿回衣服,看見了陸靜兒正在哭泣。

色魔自旅行袋取出即影印有相機,迅速向全裸的她拍了五、六張相片。

陸靜兒驚□甫定,恐慌地起來四處閃避,被再拍時卻更見迷人,而使人慾火焚身。他手持十多張她的裸照警告她:「你若報警,你的裸照便刊登出來!」

在他走後,陸靜兒馬上去洗了澡,穿回衣服時,不禁痛哭失聲,想了很久,不但不敢報警、不敢告訴丈夫,甚至不敢告訴地產公司的老闆。

在返回公司時,她祗說客人不租那單位,她雖然哭過,老闆卻以為她做不成生意而哭泣,沒有特別注意她,但陸靜兒卻擔心那色魔會利用裸照威脅她!

一星期過去了,陸靜兒仍在那地產公司工作,目的祗是等待那色魔聯絡她,她要取回裸照。

在那幾天內,她心神恍忽,終日在惶恐中渡日,電話響也會嚇她一跳!同事祗是以為她工作緊張、神經衰弱罷了。

下午,色魔電話來了,要她請半天假,去取回裸照。

她請了假,心驚肉跳而胡思亂想,到店舖買了一把利刀防身放入手袋中,她在想:若他不肯交還相片,她就殺了他,或者同歸於盡。

去到一處僻靜公園時,卻不見那色魔。

陸靜兒四處張望,那人不知在何處閃出,來到她面前,他願意交還裸照,但有一個條件:和他去公寓租一次房。陸靜兒又羞、又怒、又流淚拒絕,但當他取出她一張裸照欣賞,要貼在石柱上時,她屈服了,和他一起到公寓租了房。

他老實不客氣脫光了衣服,躺在床上看著她。

陸靜兒不敢看他,不肯脫衣服,他幾次催促她也不肯,直至色魔發怒,她方以慢動作脫衣服:先是外套、恤衫、西裙,祗有胸圍內褲的她,一身雪白,頭髮漆黑,皮光肉滑。解去胸扣時,兩支大奶如果子破殼而出,更因她的緊張而起伏抖動!當最後的內褲也剝出時,陸靜兒對他無比憎恨,有殺死他的衝動!

想到殺人時,她心驚肉跳,站立顫抖,一對大肉彈如被狂風吹向大樹的果子,拋動得快要跌下了。

突然間,淫賊站在她背後,兩支手力握豪乳,制止它的騷動,那溫熱和彈力,和她狂急的心跳,使他的陽具堅硬似鐵,力磨她的大屁股!

陸靜兒「啊」的一聲尖叫,以為自己被刺了一刀,花容失色,色魔卻以為她淫性顯露,馬上迫她彎腰向床、屁股朝天,在她的肛門塗上一些油,以醜惡的東西刺入她的後花園。

當她的肛門自動吸入大肉腸時,她既嘔心而又毛骨聳然,好像有一條大蟲鑽進她的肛門,她又恐懼、又厭惡、又憤怒地掙扎,上半身和大屁股狂扭狂舞,一對倒掛的人肉彈由震動而跳動,在他發力狂操下,拋動如海面的惡浪了。

淫蟲兩支手拚命抓握她的豪乳,使她渾身不自在,既熱且滾如蟻咬。

「啊……啊……」她極力抵抗,目露凶光看著床頭的手袋,想起袋中的尖刀!

淫賊突然拔出是非根,仰躺床上,拉她上床,壓伏在他身上,當分開她的腿時,灼熱的大棒已直刺入她的陰道內了。

原來這時大乳房少婦淫性已發出了,他狂喜把玩她的豪乳、吸吮她的乳房,使她又痕又興奮,不自覺地搖動朝天的大屁股,不幸地她產生輕微的快感了,這使她更羞恥而憤怒,豪乳脹大如深水炸彈。

她用手去取床頭的手袋,卻被他一手奪去,打開取出刀子,大驚下憤怒地以刀尖對准她的咽喉道:「想殺我?好,我捅死你!」

陸靜兒嚇至面無人色,心跳聲甚至自己也聽得見。

他一支手托起她的肩,她那一對懸空的大肉彈震動如觸電,粗大的乳蒂擦著他的胸膛,使他十分衝動,陸靜兒流淚求他不要殺她。

「那就要看你的表現是否使我滿意了?騷婆娘,我一定交還相片給你的,我祗是怕你自殺,或者報警,放心,我們不會再見面的了。」

陸靜兒忽然對自己的丈夫無比憎恨!是他沒能力養家,她才要工作,才會遇上這色魔!那麼,她為了保存性命,為了給丈夫以教訓,給他戴綠帽也不為過吧,想到這兒,她產生了報復心,加上剛才的快感,一時間上升到頂點。

高潮又可使淫蟲放心,使她忘記死亡的恐懼,她全身發滾、下身奇滾,不自禁地一下又一下力壓力磨,產生更大快感,終於越操越快,淫笑呻吟了:

「啊呀……好舒服……啊呀……我要死了!」

她的兩支大白奶在拋動中如暴雨向他打下,被他兩支手力握住,她忍不住了,大力咬向他的肩,淫蟲也狠咬她的大奶,在兩人觸電似的狂扭中,他向陸靜兒射了精。

淫賊真的守信,將裸照還給陸靜兒,但他留下一、兩張,一方面作為戰利品,另一方面可以保護他,不過他十分聰明,以後不再纏住她,怕她受不了屈辱自殺或者報警。

半個月後,他看上了另一間地產公司一個三十歲女職員阮美美。

她雖然不很美,卻也五官端正,難得的是她前凸後凸,十分迷人,他又詐作租樓,指定要阮美美帶他去看樓。她不知是陷阱,高興地帶他入屋,在他悄悄拴上防盜時,阮美美要去洗手間,叫他自己入房間,不久,她自洗手間出來。

入到睡房時,色魔關上門,拔刀指嚇阮美美,要她脫光衣服,她又怕、又怒不肯。

「如果要我撕破你的衣服,你還有面目出去見人嗎?」

他這樣說,阮美美祗好自己脫光衣服,他馬上取出相機,為她拍下十多張裸照,再自己脫去衣服,把刀子放在桌子上。

淫賊抱住大奶、大屁股的阮美美,兩支手在背上亂摸,上半身大刀擦她的巨胸,乳房巨大、雪自而渾圓,軟似棉花、熱如火,卻一點也不下垂,而他的大肉腸,則在享受她下身的溫熱而柔軟。

「求你放過我吧!錢可以給你。」她說。

他不答,自己坐在床尾,命她坐到他膝上,兩腿張開放在床上,他幾次抱緊她,力按她的大屁股,卻因她的抗拒而不能成事。

但他十分有耐性,他告訴她:如不能做愛,她休想離開,與其浪費時間,倒不如快一點完事,阮美美很尷尬,時間越長、她就越怕,因而放棄了抵抗。

淫蟲兩支手在她身上亂摸,使她的乳房不停抖動,阮美美閉上眼面頰脹紅,一如便秘,他再以手指輕揉她兩粒乳蒂,使她渾身不自在,恐懼低叫「不要」。

「你再不發騷,我就咬你兩支奶,等你今晚回家時,老公以為你偷漢子。」

他的話使她又羞又怕,一臉羞愧,色魔進而吸她的奶,使她以為他真想咬她,又怕又急,在她的吸吮中,阮美美的呼吸粗了,不時歎氣,頻叫「不要」。

他吻她的臉了,進面吻向小嘴,她在抗拒了二十秒後便張開朱唇,迎接他的熱吻,面紅似喝醉,在他兩支手下停抓腰抓奶之中,她的上半身如水蛇在游泳了。

他用手摸,阮美美的下身已濕透了,於是他大力插,性器進入了一半,那濕熱和狹窄使他狂喜,但阮美美極力抗拒,變成拉鋸戰,半進半退。

「不要……不要呀!」她如被判死刑。

「你想要回裸照嗎?還是送給你老公欣賞?你看你兩個奶奶同屁股,好大呀!」

他手持一張棵照,阮美美看見自己的雪白身軀,好像看見丈夫持刀要殺她,驚怒瘋狂掙扎,卻被他大力抱著,陽具深入她的陰道。

她渾身發軟,如中搶倒地,他向後仰躺床上,抱住她,使她壓伏在他身上不動。

淫賊輕吻她的嘴,享受她朱唇的灼熱,一方面抱緊她,感受她豪乳的柔軟熱力,下面又享受她小洞的狹窄濕熱。約數分鐘後,他用兩支手一下又一下力抓她的腰,每抓一下,少婦就全身抖動,上半身凌空又落下,兩個大肉球搖動著落下,壓在他身上,她面紅了、呼吸快了、心跳速了。

突然間,他反壓在阮美美身上,出全身之力以每秒兩、三下高速大力操她,弄得她全身翻滾,豪乳狂拋,她叫床了:「呀呀呀……啊啊啊……唉!」

他忍不住向阮美美發洩了,狂吻她的小嘴,而她則兩支腳不受控制地快速磨床,直至他發射完,阮美美才靜止不動。

他在臨走前拒絕交回相片,又取去她手袋的錢,卻留下刀子以防被警察搜身。

淫賊慢條斯理下褸,怕自己太緊張引人懷疑。

但是,當他走出電梯時,早有兩個警察在恭候,捉住了他,在他身上搜出十多張女人裸照,他想狡辯時,阮美美己趕到,大叫:「是我報警,他打劫了我,又強姦我!」

淫賊大惑不解,屋內沒有電話,若等她穿回衣服想向鄰居惜電話時,他早已走了,而且,他還查探過,其他幾伙都沒人在家的。

原來在他扣上防盜鏈時,阮美美已見他像色狼般看她,為安全計藉故入洗手間,將手提電話藏好。

當淫賊離去時,她馬上以電話報了警,最後,三十歲淫賊於東漢被判入獄八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