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奈的丈夫

(一)

我,31歲,做為一個鋼結構安裝設計工,經常需要出差到外地,一般情況下一去就要半個月到幾個月,直到鋼機構工程完工才能夠回來,既辛苦工資也不高,誰叫我是鋼結構安裝設計工,而不是鋼結構安裝設計師,就這一字之差,造成了我不可挽回的後果。(因為設計師基本上沒必要出差)。

我妻子紫嫣今年26歲,是個江南妹子,1米58個子比較嬌小,長了張娃娃臉,樣子比較可愛,很讓人有種憐愛的感覺,是位珠寶店營業員。

說起本人,個子不高,樣子不帥,是個一掉在人海中就找不到的在哪的,能有這麼一個漂亮的妻子,真的是我化近千辛萬苦,死纏爛打的追到的。(哈哈,實際情況呢,呵呵!!是那時妻子正在和他男朋友分手了,被我趁虛而入的。)

今天一早一上班,我們組長陳兵開會回來,要求我們今天把東西準備一下,明天就出發到500公裡外的福建去安裝工程,為期3個月左右,從今天3月1日到6月初,我們的工程要完工,今天早上就把該準備的東西準備好,中午就下班回家準備各自的行李。

中午,3月的太陽溫暖的照著大地,我開著我的2手破奇瑞從天大剛結構公司大門出來,反正現在家裡也沒人燒中飯,我妻子都是在店裡吃的,準備到快餐店裡吃飯,然後再到妻子上班的店裡去拿鑰匙(因為妻子都上白班,4點就下班,都是她先回家的,所以我忘帶鑰匙已成習慣了)。

下午一點,吃飽飯後開著我的2手破奇瑞慢幽幽的來到了妻子上班的珠寶店的幸福大道上,快到珠寶店時,遠遠的看到珠寶店門口停著一輛白色保時捷Panamera。

「我靠,有錢的就是不一樣,多帥氣啊,嗎的!不知道我這輩子有沒有希望開上。」我像個給全世界屌絲代言般的說出這麼一句。

車子慢慢的越來越近了,突然從店裡走出一男一女兩個人,有說有笑的走往那輛白色保時捷Panamera,男的穿的什麼沒細看,只看到那女的身穿及漆短裙的珠寶店制服,腳上穿的肉色絲襪,一看那臉「撲通」一聲心跳加速。

那不是我妻子嗎?

難道是妻子出來送客人?

還沒來的及想那麼多那男的竟然抱住了我妻子吻了一下,在側面我看到老婆的臉好像有點紅,並且在我妻子耳邊不知道說了些什麼(我車子早停在一邊,有點遠)。

心想怎麼可能呢,難道我老婆出軌了嗎?

沒出軌,可能嗎?誰會相信?

不行我以後要好好查查,可是我明天就要出差了該怎麼辦呢?

「碰」,的一聲,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那車門聲一響,那男的在車窗上跟我老婆在拜拜,【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並且好像嘴巴裡大聲的說著:「不要忘了…」

什麼的,太遠了不怎麼聽的清楚了。

然後就打起馬達「忽」的一聲,車子就像箭一樣「飛」走了,我這時候回過神來,心想先把鑰匙拿來,現在我老婆離下班還有3個小時,我先回家找找看有沒有什麼蛛絲馬跡,對了就這麼定,我為了不嚇到她,我先給我老婆打了個電話吧!

「喂,老婆啊!~我明天要出差到外地3個月,今天提前下班了,我現在到你店裡來拿鑰匙,大概10分鐘到」

「哦,好!~好的!~」

我掛了電話,聽老婆聲音明顯有些顫抖。

我在車上坐了10幾分鐘,就到開到店門口,下車一進去店裡,我都感覺好像她店裡的同事都在要奇異的眼光看著我,當然,這或許是我心裡的作用,我在店裡並沒有看到我老婆。

「紫嫣她剛剛上洗手間去了。」她同事說。

正在這時,我看到我老婆從後面出來了,看她臉有點紅,上衣有點不整的樣子,看到我來,她看到我好像有點躲避我目光的樣子,她走過來把掛在胸口的鑰匙拿出來(平常她怕掉,都掛在胸口)。

這時我無意往我老婆的有點豐滿胸口一瞥,突然看到她好像沒戴胸罩,仔細一看,在那心型領口灰色制服的胸口隱約看到2棵小豆子(我老婆的奶雖然只有B罩杯,但奶頭好小很尖,我很喜歡摸她這對玉乳,不過,這胸雖然不算很大,真的很配她這身材),還有看到她脖子右下好像有黑乎乎的顏色,好像剛剛去洗沒洗乾淨一樣。

不過這時我老婆已經把掛在脖子上的鑰匙拿到我手上了,「趙強,我洗手間還沒上完,憋著難受我先去了,哦!對了,你的衣服我回來給你準備吧,我怕你把衣服給搞亂了」。說完然後飛的往店裡面跑了。

連我「哦」的一聲都不知道她有沒有聽到。

再說我拿裡鑰匙,回到了家,我把該準備的文件準備好後,就想到了那件事,我老婆有什麼東西會留下出軌的痕跡呢!日記本,對了,我就去抽屜裡找,所有反正能找到的抽屜都找了,日記本呢找出來了,好像沒找到什麼出軌的痕跡!

~哦,!~還有電腦

打開電腦,還是沒找到,看來她不會把這些東西放在電腦上,應該是怕木馬!奇怪了!哪都找了都沒啊,難道沒出軌,再說了我功夫也還不錯,沒道理會出軌啊,是我多心了嗎?不過看他們中午那表情分明象情侶啊?

哦!~她的手機能搞到可能會有發現,不過那要晚上啊!

對了,我家的衣服都是我老婆整理的,包括我的衣服,我都不管的,我老婆給我安排好的。

哈哈!~衣櫃!~對了,衣櫃!~

我飛的跑到臥室把衣櫃打開,輕輕的把折好的衣服的抽屜一個個的開出來,都沒啊,這時,我看到還有最上面的一閣衣櫃,我去把凳子般來,上去打開,裡面除了都是冬天的棉被,什麼都沒啊!這時,我突然想起做衣櫃的時候我老婆對木工說上面的衣櫃做兩個抽屜,好放些東西。

奇怪了,可是剛剛我打開櫃子沒看到抽屜啊?

我在上面櫃子找來找去找不到,這時,突然發現這上下隔層好像有些厚的離譜了,終於在那隔層下面找到了那2個抽屜,好像還有瑣,我一拉其中一個,沒鎖,我下來把凳子移開,就在掛衣服架子上面把那抽屜拿出來了,感覺有點沉。

放床上一看,我靠,都是些我從沒見我老婆穿過的情趣內衣整齊的疊著,不過奇怪怎麼這麼沉,當時心裡也沒往那方面想,這些內衣都好像穿過的,我隨手拿了一件,是一件黑色薄紗很透齊臀的旗袍,想像著我老婆那江南標準的身材,加那漂亮可愛的臉蛋,身穿這超薄的情趣旗袍,腳穿超薄的黑絲,想想都都流鼻血。

嗎的!老公我享受不到,都穿給那開保時捷 Panamera的小子看,可能還穿著這些情趣內衣跟那小子做愛,心裡一股酸味,不知道以後該怎麼辦!離婚還是穆穆忍受!

這時,我突然想起還有一個抽屜,起身一拉,拉不動,鎖了,我找了下,沒找到鑰匙,想想老婆也快下班了,只有下次想辦法了,在把那抽屜放回去的過程中,忘了那抽屜的重量不小心把那抽屜砸到了地上,「噹」的一聲,從那內衣包裹的裡面掉出了一個亮閃閃的好像還有字,做工很精緻的金屬物。

我一看,目瞪口呆了,這是傳說中的不鏽鋼貞操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