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姐妹互懷對方老公的種

『不行!思琪,你還這麼年輕,我不贊成你現在就結婚!』

當陳媽媽一聽到女兒說要跟男朋友結婚,她就斷然拒絕。思琪的男朋友名叫李達成,二十七歲,有份正當職業,陳媽媽對他印象也不錯,只是她覺得現在還不是思琪結婚的時候。

『媽,你先不要動氣‧‧‧阿妹,你也是的,還這麼年輕,就算想結婚,最少也該等你畢業之後才結,何必這樣心急?』思慧一方面勸阻母親,另一方面也以過來人的身份解釋:『而且結婚也不是一件簡單事情,雖然我也覺得阿成是個理想對象,不過‧‧‧』

的確,思琪是大學研究院二年級的學生,還有半年便畢業,為什麼不多等片刻、畢業後才結婚呢?

因為她等不著了。她已經當上了未婚媽媽,不趕快結婚,將來肚皮大到人人都看到,她還哪有臉見人!

她早知道母親和姊姊一定不肯答應,於是她只好使出絕招,【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跟她們說『我懷了達成的骨肉』。如她所料,她們先是給嚇傻了眼,然後母親便狠狠的責備她。

思慧也覺得這妹妹太過份了,平時文靜內向,想不到竟然會背著家人跟男朋友上床,還那麼不小心,搞大了肚子,但她畢竟只有這個親妹妹,自然不忍心再去落井下石,而且她比較理智,心裡明白生米已煮成熟飯,再拖延下去,只會讓飯給燒焦,到時連外人都嗅到味道,陳家的面目何存。

在逼不得已的情況下,陳媽媽只好讓思琪出嫁。從好處去想,她守寡守了大半生,現在兩個女兒終於都出嫁。自從丈夫在十年前去世後,她一直便以此為人生目標,現在完成了,總算可以鬆一口氣。

思琪也鬆了一口氣。兩星期前,當她發現自己懷孕後,一時間不知所措,既不敢讓男朋友知道,更不敢跟姊姊商量,因為那是姐夫黃雄偉的孩子!

三個星期前的一個晚上,她在萬分不自願的情況下,跟姐夫發生了不倫的關係。

那是聖誕節的前幾天,趁著佳節氣氛,雄偉和思慧兩夫婦,加上達成和思琪這對情侶,一行四人,便北上到深圳遊玩三兩天。

思慧兩姊妹都是乖乖女,每天都早睡早起,就算是去到深圳遊玩,亦沒有夜遊的興緻。但雄偉和達成兩個男人,當然不會和她們一樣,早早上床,於是便暗暗約定:待她們都入睡之後,兩人便偷偷溜出去,到夜店尋歡作樂。

在酒店裡,達成和思琪各自住一間單人房。達成要在任何時候溜出去都沒問題,但雄偉兩夫婦卻住雙人房,如果思慧睡到半夜醒來,發現雄偉不在,那可麻煩了,於是他便隨身帶了安眠藥。在思慧上床前,雄偉偷偷下藥,讓她一覺睡到天亮。

當雄偉正要出門時,忽然有人敲門,他把門打開,原來是他的小姨。

『思琪,這麼晚了,還沒睡麼?』

『姐夫,不好意思‧‧‧』

『沒關係,先進來再說。有什麼事嗎?』

『姐夫,我有點感冒,不知你有沒有傷風感冒藥呢?』

雖然房裡的燈光昏黃,但雄偉仍然清楚看到思琪上身穿了一件貼身棉質小背心,堅挺的乳房在胸前撐成兩個小山丘,下身只穿了一條米黃色的短裙,將半截大腿和整條小腿毫無保留地展現在雄偉眼前。

(這麼暴露,不著涼才奇!)

雄偉正想回答說『沒有』時,純潔玉女身上散發著的沐浴露香味卻激起了他的淫念。他心想:家花不及野花香,但街外野花更加及不上眼前這含苞待放的嬌嫩小花。

(這丫頭‧‧‧原來身材這麼正點,我怎麼從來都沒留意到‧‧‧)

『姐夫,你怎麼啦?』

『我‧‧‧我沒什麼‧‧‧』

受到美色所惑,雄偉早已神不守舍,滿腦子都是邪惡的念頭。

(這純情的丫頭‧‧‧就算我霸王硬上弓,事後她大概也不敢張聲吧。不過如果讓她吃了安眠藥,那當然便更加省事了。)

主意打定,他便說:『啊,對了,你要感冒藥,我有‧‧‧』然後便將安眠藥拿給她。

思琪拿到藥後,說了聲『謝謝』便轉身離去。

雄偉盯著思琪的背影,透過薄薄的背心和短裙,他隱約看到胸圍帶和內褲的輪廓,令他的決心更加堅定,誓要染指這青春貌美的小姨。

思琪離開後,雄偉回頭看看床上熟睡的妻子,在心裡對她說:老婆,對不起也要做一次了,誰叫你的漂亮妹妹穿得這麼少,走到我面前來。

他稍等一會,便也離開自己的房間,來敲思琪的門。

『姐夫‧‧‧有什麼事嗎‧‧‧』

『沒‧‧‧沒什麼‧‧‧我來看看你,吃了藥沒有?有沒有覺得好點?』

雄偉一邊虛偽地說著關心話,一邊不著痕跡地進入了思琪的房間,還幫她把門關上。

思琪怎想到姐夫會對自己有不軌企圖?所以她自然也就沒想到要將雄偉拒諸門外,更沒有留意到雄偉幫她關門時,順手將門柄的門栓按下,把大門反鎖。

『我‧‧‧剛剛吃了‧‧‧』

『感覺好了點嗎?』

『嗯‧‧‧好像是‧‧‧還覺得有點睏‧‧‧』

雄偉心想:當然啦,那是安眠藥嘛!

但他表面上仍然不動聲色,關心地說:『傷風感冒藥都是這樣,吃了就想睡。』

『嗯‧‧‧這一定是‧‧‧效力特強的‧‧‧感冒藥‧‧‧』

雄偉眼見思琪反應越來越遲鈍,在心裡冷笑一聲的同時,也向小姨伸出魔爪。

『有發燒嗎‧‧‧』

『我‧‧‧我‧‧‧不知道耶‧‧‧』

『那讓我看看‧‧‧』

雄偉伸手摸到思琪額頭的一剎,她並不以為意,雄偉見她沒有反感的意思,便得寸進尺,大膽地將手沿著光滑的肌膚摸到她的臉蛋。

『你的臉很紅喔‧‧‧』

雄偉用手指的前後兩邊來回輕掃她的臉,酥癢的感覺使她的臉蛋變得紅卜卜的,像一個熟透的禁果。

『是‧‧‧是嗎‧‧‧』

『對啊,還很燙呢,你自己不覺得麼?』雄偉巧妙地挑逗著俏麗的美女臉蛋,思琪感到姐夫的手指帶出陣陣的刺激,當中傳來絲絲的酥癢,叫春情勃發的芳心也開始緊張地跳動起來。

(我‧‧‧我是怎麼啦‧‧‧不‧‧‧陳思琪‧‧‧你要冷靜點‧‧‧幹麼心如鹿撞‧‧‧偉哥是你的姐夫啊‧‧‧你不要把他當作是男朋友達成啊‧‧‧你這種反應‧‧‧真是羞死人了‧‧‧)

思琪在心裡自言自語、努力地想壓抑那種不正常的異樣感覺。雄偉見她沉思不語,也不知她是否已察覺了自己的企圖,但他反正已打定了漁色的主意,趁她未有堅決反抗的意思,此刻要是全力進攻,她定然措手不及。

雄偉將手向下游走,思琪感到粉頸被輕柔地撫摸。他的動作是那樣的細膩,令人感到酸酸癢癢,叫缺乏經驗的思琪欲拒還迎。對她來說,這是從未有過的新鮮感覺,她想要細細的品嚐,但忽然又覺得有點不對勁‧‧‧

(等一下‧‧‧那是女兒家的玉頸啊,男女授受不親,姐夫怎會摸到人家的那地方啊‧‧‧姐夫‧‧‧)

『思琪,我摸到你的頸動脈膊‧‧‧跳得好厲害啊,你的心一定也是卜卜的跳、跳得很厲害吧‧‧‧』

『我‧‧‧我‧‧‧』

她也不知道她的身體是怎麼了。原以為姐夫對自己有所企圖,卻原來他只是在檢查自己的身體狀況。她立即將剛浮現出來的一絲懷疑拋諸腦後,反而自責想得太多、身體又太過敏感,居然對姐夫的觸碰產生邪念‧‧‧

(姐夫‧‧‧不要‧‧‧你這樣‧‧‧會叫我胡思亂想的‧‧‧)

(又白又滑‧‧‧跟她姐姐不遑多讓,不愧為兩姊妹,這塊美味的天鵝肉,不吃便笨了‧‧‧)

兩人有各自的思量,一下子都靜默下來。房裡的空氣像是凝結不動,思琪和雄偉的身體卻漸漸升溫,一個面對著疑幻疑真的挑逗,給搞得春心盪漾,一個面對著含情脈脈的小姨,被燃起了焚身慾火。

色狼的輕薄,一刻也沒停止過。思琪的粉頸,被摸得白裡透紅。而雄偉的陰莖,也在緊繃繃的褲襠裡充血勃起,那種興奮又難受的感覺,他自己當然也感受到,於是又藉機再進一步,將手又再下滑,指尖輕掃過暴露在背心領口上方的雪亮酥胸,來到堅挺乳房之上。

『噢--姐夫--』

嬌嫩的乳房,從沒被男人碰過,此刻跟雄偉的怪手甫一接觸,就感到如遭電殛,不禁驚叫一聲。

『思琪,怎麼你的心跳得那麼厲害‧‧‧你沒事吧,我給你按摩一下吧‧‧‧』

雄偉的掌心,輕按著思琪的左乳,打圈摩擦。雖然隔著衣物,但背心只是一片薄薄的棉布、奶杯則由蕾絲花紋編織而成,嬌嫩敏感的乳蒂被凸凹不平的蕾絲花紋摩擦著,漸漸變硬突起,柔軟的碗型乳房也充血發脹,這些生理變化,雄偉完全感受得清清楚楚,他知道眼前這年輕娃兒的情慾已被挑起。

『思琪,現在怎麼了,有沒有舒服了一點‧‧‧』

『我‧‧‧』

思琪的感覺是五味雜陳,也不知道是不是舒服了一點。她感覺到陣陣的性興奮從雄偉的手傳來,但這種興奮卻又叫她難受,或者應該說,她的身體很想享受這種感覺,只是明知自己跟眼前男人的關係,才在理智上又不能接受。

『姐‧‧‧夫‧‧‧你不要這樣‧‧‧』

『你也不必覺得不好意思,你是我的小姨,我照顧你也是應份的,不好了,你的心跳越來越厲害,我看我得再用力點給你揉一揉‧‧‧』

雄偉不單加強力度,而且在重覆的掌心按摩動作之間,還偶爾伸出手指,搓捏溫熱柔軟的肉團。乳尖被恣意地刺激著,思琪早已給弄得心神不定,雖然留意到乳房被偷偷地搓捏,卻沒法集中心思去判斷這是蓄意的,抑或只是在重覆單調的來回動作中,無可避免地失手將指尖陷進肉團裡去。

但不管有意無意,她還是決定要去拒絕。

『姐夫‧‧‧你不要這樣‧‧‧你是我姐夫‧‧‧家姐看見會誤會的‧‧』

『你家姐正睡得香甜呢‧‧‧而且正因為我是你姐夫,所以才關心你的身體健康,我如果不理你,你家姐才不高興呢‧‧‧』

『姐夫‧‧‧謝謝你的關心‧‧‧只是你的手‧‧‧你碰到我那地方了‧‧‧』

『什麼這個地方那個地方的,我知道你的心跳厲害,才想要給你按摩一下,你這樣說,是以為我在佔你便宜麼?』

『不‧‧‧姐夫‧‧‧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男女授受不親‧‧‧』

『我既然是你姐夫,就是你的親人,除了你老媽和家姐,我就是你最親的親人了,還跟我說什麼受不受親不親作啥,當然別個男人可真的不行,男朋友也不例外‧‧‧對了,他有沒有碰過你?』

『沒有--我們是很規矩的--姐夫你不要亂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