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友洞房

深夜,大廈內的住客都進入夢鄉了,一對年青新婚男女在喜宴後,由兩個好友送回家,其中一人先行離去,因我是伴郎,要留下來交待一些事情。

我們都有醉意,但新郎醉得特別厲害,躺在沙發上,臉紅似關公,卻仍然興奮地大叫「我要洞房」。

站在一旁的我倍感惆悵,我最近失戀了,交待一切事情後,我向一對新人告辭。

「阿生,失戀算甚麼?我也試過!不要灰心,豔梅有一個表妹,我叫她介紹給你,老婆,替我安慰阿生,介紹你表妹給他吧!」新郎說完,沉沉大睡。

二十二歲的新娘李豔梅,有六成醉意,平時本已豔壓群芳的她,由於高興,又化了妝,此刻簡直美若天仙。

她身穿一件低胸晚裝,魔鬼的身材半露,上身的兩條吊帶突出她那幼滑而雪白的肩和背,下身那開叉似的旗袍,使她驕人的美腿表露無遣,如此佳人,使我又羨慕又妒忌又悲哀!

李豔梅假裝生氣喝叫丈夫入房去,沒有回應,她打他的臉,擰他的大腿,也沒有用,便彎腰抬起新郎的頭,對我說:「麻煩你幫忙抬這蠢貨入房!」

看著新娘豔如桃李的臉頰,晶瑩欲滴的水汪汪大眼睛,似火的紅唇而又含情帶笑,我在剎那間驚為天人,我反而靠我近她,突然心中一陣狂跳!

看見彎腰的新娘一對人間極品的乳房,完全外露,白裡透紅,漲滿,巨大結實!她努力在抬丈夫的頭,一雙大豪乳在我面前沉甸甸地蕩來蕩去。

她那半醉媚眼在斜視,好像在說:「還不快些……」

我興奮地脫下褲子,拉下新娘的內褲,手抱她腰肢一收,另一隻手握住陽具一插,新娘騷叫一聲,兩隻大肉彈在狂跳,被我兩手力握,她扭動屁股在掙扎,我則狂吻新娘的小嘴,不能自製地向她侵犯。

「你在想甚麼?還不快些……幫忙,算了,就讓他在沙發上休息吧!」

李豔梅放下新郎的頭,坐在另一張沙發上說:「你那前度女友,又怎比得上我表妹人材出眾,別擔心,過兩天介紹給你!」

我如夢初醒,在幻想中驚醒,不安而內疚!

我坐在新娘前面,點上香煙,心情逐漸平靜,卻忽然對在沙發上爛醉如泥的新郎十分憤怒,洞房花燭夜他竟然……

在閒談中,我告訴新娘子,如今每個男人在結婚之前多數有性經驗了,或許嫖妓,或與其他女人做過愛!

我的話刺痛了半醉的新娘,使她想起新郎說在幾天之前,受了鄰居少婦的引誘,而和她做愛。

新娘嘲諷地看了我下身一眼,帶刺地說:「你的女友不要你,可能是你陽萎吧!外表強壯的男人,極可能是太監!」

她狂笑得雙□波濤洶湧,一邊的吊帶下滑至腰,一隻脹卜蔔乳房現了形,挺立,壯觀而迷人。

我看得呆了,心想:「我是否太監,你一試就知,【本文轉載自超爽文學網(xxxnovel.com)】說不定使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見新娘閉上雙眼不動,一雙大乳挺立在我面前,看得我的火炮在褲子內掙扎跳躍。

我忍無可忍,酒又壯了我的膽,她的閉眼和剛才豪放的言論,使我悄悄跪在新娘身旁,以手指撥弄,輕揉她的乳頭。

啊!乳頭粗硬如蓮子了,兩隻大肉彈騷動了,後浪推前浪地起伏不已。

我雙手力握乳房三分之二的圓周,順勢拉倒她,新娘半裸仰臥在沙發上了,我用手搓揉,用嘴唅吮乳頭,不能自製地在把玩。

新娘顯然不知發生甚麼事,壯大了我的膽,我另一隻手在她幼滑雙腿之間,進侵穿透她的內褲,撫摸一片濕潤的屄。

李豔梅知道我在侵犯她,便掙扎起來,整理好衣服,也不責駡我,只是說:「我要睡了,太夜了,你走吧!」她步伐不穩地走進臥房,我也清醒過來,慚愧地走向大門。

已經是深夜二時許了,窗外吹來一陣南風,吹去了她身上的悶熱,轉眼之間,她被吹得眼倦欲眠,欲睡還醒,腦海似夢非夢時,見到那醉倒在沙發上的丈夫,笑嘻嘻地走進臥房,說要洞房。

新郎一手把李豔梅腰肢抱住,一手伸入她的內衣,搓揉著她的乳房,他一面情意殷殷,訴說那單思之苦,李豔梅亦向丈夫伸訴新婚夜的孤眠獨枕。

新郎急不及待把李豔梅的衣褲盡地解脫,然後分開她雙腿放在他肩膊上,用手撫摸她的屄,還不時挑逗那兩片陰唇,新郎這時半跪在李豔梅下身,扶正他的陽具,放在她屄外,他不是立即插入,只是在李豔梅的陰唇,陰蒂旋轉活動。

李豔梅咬緊牙關,刁了新郎一眼,使勁把屁股朝上一挺,他那根陽具,就趁勢衝開了陰唇,長驅直入。

在新郎全根進入後,倒把李豔梅弄得有點刺痛,她張眼一看,一個赤裸露體的男人緊抱住自己,但不是自己的丈夫。

驚愕的李豔梅,心房卜蔔在跳,高聲喝問:「你是誰?」

只聽對方氣喘氣急的回說:「李豔梅,是我呀!」當她聽到了聲音,已經知道是誰了!

「你是阿生嗎……?」說時,她感覺下身有點異樣,低頭一看,嘿!一根硬直的陽具正在自己屄內。

我以全身之力下壓一插,在新娘淚水直流的呼喊中,刺破了她,李豔梅知曉我在侵犯她,她一來害怕不知如何反應,二來丈夫在新婚前還和女人做愛的一幕驅之不去,最恨是新婚夜他竟然沉沉入睡,李豔梅感受到痛楚時有點後悔,掙扎地大叫:「阿生,你在幹……甚麼?……呀……」

我狂妄地吻吮她朱唇,使她出不了聲,再兩手用力握住她一對乳房,如洗衣般推磨力擦,痛得她殺豬般慘叫,一切快如閃電,新娘像跌落人間地獄般叫喊,眼睛睜得快要凸出來,她頭部猛搖,雙腳亂踢而大屁股猛扭。

然而不久,她嬌喘呻吟,她閉上雙眼力吻我,我忍不住向新娘射精了,溶岩般熱流的衝擊使她完全清醒,意識到行為的荒唐,和後果的嚴重,她瘋狂掙扎,無比恐懼地大叫:「不要……不要在我體內……射精呀!」

她的叫喊多迷人,她狂搖的兩個乳房多壯觀,卻被我力握至不能動彈,她狂扭屁股,卻被力壓,無法擺脫我的陽具,並且在我發射中仍力操而旋轉,使她的高潮繼續擴大。

她全身發軟,反而抱緊我,直到我發洩完,才虛脫不動,淚水靜靜流下,表情卻無限滿足,形成強烈的對比。

這件事發生後不久,李豔梅介紹了她表妹給我,我為了忘記李豔梅,對她的表妹熱烈追求,加上我有一份高收入的工作,不到半年我們便結婚了,過著頗為快樂的日子。

有一天,我和陳大志到餐廳喝咖啡,問及他太太李豔梅,陳大志愁眉不展,許久才說:「一個如此天生尤物,竟是性冷感,由第一次做愛開始,她從來沒有呻吟過,半年多了,再這樣下去,恐怕只有離婚收場了」

我驚訝不已,我在想:「怎會呢?那晚我代他洞房,李豔梅那淫態,和要生要死的情景,至今歷歷在目,」我不敢再追問下去。

過了個多月,我和太太吃完晚飯,李豔梅突然到訪,不見半年多,她更見豐滿成熟而善解人意,使我不能自製而有非分之想。

但她一臉愁容,看她目光幽怨而烈火般的眼神,使我恐懼又興奮,她和表妹傾談日常家事至深夜,直到表妹疲乏去睡,才吩咐我:「阿生,替我送豔梅表姐回家」

李豔梅未走,那烈火般的眼滿含怨毒,她表示要和陳大志離婚,理由是不愉快,她沒有快感。

她說:「自從那晚和你……之後,我每次和他做愛,總是看見你,心中充滿內疚和犯罪感!我決定離婚,你肯要我嗎?」

我感到荒謬,我已有太太,根本不可能。但是,李豔梅已在我面前脫光了衣服,搖動胸前那對乳房和屁股迫近我,她獸性大發,扯裂我的褲子,我忍不住陽具高舉,卻拒絕她!

她發怒了,衝動地要到廚房取菜刀自殺,我自後抱住那怨婦,她渾身的熱力,高聳的乳房和豐碩的大屁股,使看我的陽具堅硬如鐵,強力磨擦她的大屁股,再看她掙扎時,兩隻脹卜蔔的乳房擊起滔天巨浪,使我忍不住用手把玩力握。

那怨婦笑了,轉過身來,狂吻我。我雙手抓住兩個乳房不放,突然間,怨婦手握我的陽具套入她屄內,結實的乳房拍打磨擦我著我,吃吃地笑,淫賤地喘息。

我恐懼地推開她,反而被她大力推躺在沙發上,她飛躍壓住我,屄吞沒我的陽具,坐緊使我不能擺脫,然後閉上眼一上一落,一前一後挺進力磨,無數的乳花如雨點般攻擊我臉頰,加上她淒迷而淫賤的叫喊,我失控了。

我狂吻她小嘴,陽具不停向上挺進,那些淫水涓涓濕透我雙腿,我瘋狂地抽插,力握乳房至變形,向淫賤的怨婦在射精。

怨婦興奮地笑了,雪白的大乳上的汗水下滴,她雙乳自半空強力壓下,力磨我胸膛,喘息低叫,接受我盡情發洩之後,怨婦伏在我身上不動。

突然間,我看見美娟站在我面前,充滿了憤怒,震驚和疑惑,她以為在發惡夢,但事實擺在眼前,不禁尖叫:「你們在幹甚麼呀?」淚水自她眼內湧出。

我一躍而起,萬分惶恐,李豔梅赤裸爬起來,羞愧得無地自容。

「老婆……我們一時……衝動」

我尚末說完,太太已奪門而出,邊跑邊大叫:「我不會原諒你們,阿生……我要和你離婚!」

我想追巳太遲了,看一眼李豔梅,我憤恨地說:「我明白了,你自己婚姻失敗,卻故意來砍壞我的幸福,你這變態的女人!」

「究竟是誰破壞誰的幸福?要追究的是我,不是你」李豔梅痛苦地笑。

當初就因為我一時衝動,在李豔梅新婚之夜和她洞房,使她內疚而產生性冷感,使她婚姻不愉快。

我上前為她整理身上的衣服,然後送她回家去。

美娟回娘家暫住,總是回避我的探訪。

我不時打電話到岳母家中去,勸老婆不可一時衝動抱恨一生,但她只是冷笑,最後還掛了線。

一方面我苦勸老婆回家,一方面應付李豔梅的糾纏,夜深人靜,我又失眠了,李豔梅打電話來,說她在情夫家中,他們正在做愛,從電話中傳出她的笑聲和喘息聲,我因李豔梅說對方做愛很久也不射精,而心有不甘,也受了好奇心的驅使,決定按她說的地址,上門看個究竟。

李豔梅開門招待我,她秀髮淩亂,一身酒氣,臉如桃李,似醉似醒,身穿一件薄紗睡袍,竟沒有內衣褲,睡袍似被汗水濕透了,兩個乳房浮現,連下身的小山丘也清澈可見。

此情此景,的確使人無比興奮,我想起在電話中傳出的淫蕩聲,不禁痛恨她的情夫,她又不是我老婆,想通了我轉身回家,因她太得意了。

「我早就知道你會來,剛才,他呀!太勇猛了,也難怪,二十多歲而已,哈!

他如今像豬一樣熟睡了!「

我若無其事入屋,接過一杯啤酒,一飲而盡,便索性自己到冰箱去拿,當望向李豔梅,她已醉倒躺在沙發上,看那雙乳向天怒挺起伏,看她雙腳微張,淩亂的秀髮,一副滿足的神情,我心中只有妒忌和怨恨。

我要看看那個情夫是否三頭六臂?

進入臥房,一時找不到電燈開關,憑藉夜色,隱約見到一個人仰臥在床上,太過分了,竟然用李豔梅的被單遮蔽著身體,我有點醋意。

我推他不醒,決心剝光他,看他的陽具有多長?有多粗?

扯下一半被單,不禁大吃一驚,他身上竟然有三十六寸的乳房,而且載上胸圍,我想起泰國的人妖!便想作嘔!仇恨使我扯下胸圍,果然是一對脹卜蔔的乳房,用力一握,彈性更勝李豔梅,當然啦,他本來就是男人,他是靠整容外科手術,來改變自己的身材!

但他雙手放在頭部,我看不見他面貌,當被單全被我拉下時……我倒退兩步!

他竟然把下身也……

我大驚而跳,我最痛恨便是不男不女的人妖!

我走向房門,但見他比我更快,擋住去路,見他胸前雙乳搖曳,我心膽皆裂,我想走,但他阻擋,相方互相對峙時,那人把臥房燈制扭動。

臥房燈火通明,那……那不是李豔梅好友秀蓮……原來她們……

我明白她根本沒有所謂的情夫,而是故意刺激我。

秀蓮上前把我衣服剝光,推我仰臥在床上,頭部埋沒在我兩腿間,以迷人的小嘴狂吞暴怒的大毒蛇,使我全身發滾,十分興奮,不能自製地狂握她的大乳。

突然間,她身向上移,正面壓住我,我目睹一對脹卜蔔大乳,雙手力握,她痛苦地笑,一手抓住毒蛇的頭,對準目標一塞一坐,一陣灼熱濕滑使我狂叫!

秀蓮策馬狂奔,一身香汗淋漓,一雙大乳上滿是汗水,如兩個小皮球般,在狂拋中水花四濺,看得我呆了,看她的淫笑,聽她的叫春,我忍不住向她射出密集的炮火。

她也支援不住,全身向我壓下,兩個大乳淩空而落,我兩手力握不住,索性用口咬住一個乳房,使她在喘息中怪叫,伏在我身上不動,全身卻產生間歇性的抽搐,朝天的大屁股左搖右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