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姐妹互懷對方老公的種

思琪不停地搖頭流淚,又在心裡哀求,但換來的卻是粗野暴虐的狂抽猛插。年輕嬌豔的可愛小姨,雖然美得動人、叫每個男人都垂涎欲滴,但卻沒有令雄偉心生憐香惜玉之意。

思琪兩姊妹被破處時的哭態,都是一個餅印的淒豔絕美,當年雄偉跟思慧洞房花燭之時,確是因而稍稍加添了兩份溫柔,因為夫妻間的房事,需要長遠經營,不能為了一時之快慰而將老婆嚇怕,否則呷緊弄破碗,將來可會變成拒絕往來戶。至於老婆的妹子,則只被視作洩慾工具,在她身上,雄偉只求獲得一刻歡愉,反正有今天、沒下次,能夠盡興便盡興,你痛是你的事。

他不停地前後擺動腰肢,佔有思琪陰道的粗壯大陽具,急速地進進出出。思琪可是啞子吃黃蓮,叫又叫不出,想反抗又反抗不了,只有咬緊牙關,盡情地將悲痛的情緒往嘴裡的內褲發洩。

將她玉清冰清的嬌軀玷污了的色魔姐夫,也盡情地將積壓已久的獸慾發洩在她身上。雄偉將思琪狠狠地姦淫,陰莖在她體內抽送了一百幾十下後,終於到達了高潮,將濃濃的白濁穢液噴射到陰道裡的最深處。

慘遭失貞厄運的思琪,早已身心受創,當她感到一股熱流湧進體內的一瞬,她更是如雷貫頂,因為她猛然想起,這天剛好就是她的排卵期‧‧‧

『嗚--嗚--』

思琪悲傷地哀叫痛哭,又不由自主地扭動身軀,但一切反抗已經太遲,她不單無法掙脫趴在身上的淫賊,而且當她緊張得全身肌肉也繃緊時,遽然收縮的狹窄陰道更將陽具牢牢套住,叫身處高潮頂峰的雄偉一洩如注,將最後一滴的精液也擠進思琪體內。

『嗚--嗚--』

思琪竭思底理地搖頭,她在心裡絕望地呼喊著:不要!要是懷了孕,那我將來還怎麼做人‧‧‧

那邊廂的姐夫雄偉,卻是不知就裡,反而從容不迫的爬起身來,他伸出手指,在思琪那一片潮紅的光滑臉上來回輕撫,又滿不在乎地戲謔她:『不要哭了,你即使不願意也沒用,反正米已成炊‧‧‧而且你早晚都要嫁出去,現在只不過讓我先吃一口頭啖湯,我平時那麼疼你,也不算過份吧‧‧‧』

雄偉搞不清弱女心事,他只顧滿足自己的獸慾,口出淫言穢語之餘,又見思琪哭得梨花帶雨,那楚楚可憐的無助慘情,再次激起了野狼的淩虐獸性。

(一件污,兩件穢,不將她幹上十次八次,怎對得起自己‧‧‧)

被慾望完全掩蓋理智的雄偉狠下心腸,將思琪拉起來,把內褲從她嘴裡取出。

『姐--嗯--嗯--』

思琪剛要開口哭訴,雄偉卻抓住她的頭髮,將她的面朝自己的胯下一送,讓半軟不硬的肉腸塞進思琪的小嘴裡。

一陣濃郁腥臭的精液味道,叫思琪難受得想吐出來,而更難受的是,隨著來回套弄,陰莖又再勃起,當它深深地插入時,肥大發脹的龜頭直頂到咽喉入口處,讓思琪有種窒息的感覺。

過了不知多少時間後,雄偉將稀薄的精液射到思琪嘴裡。慘遭連番蹂躪的思琪,此時已給折磨得半昏不醒,可是她那毫無人性的姐夫,雖然已梅開二度,卻還未肯就此罷休。他看看手表,才不過十一時半,距離天明還有很多的時間呢。

於是他便通宵逗留在思琪的房裡,將她重複姦淫,直到天明方止。

無數次的射精,將思琪的陰道灌得滿滿的,而且還讓她懷了雄偉的孽種。

幸好思琪自己知自己事,事情發生了一星期後,她便去驗孕,所以及時知道了因姦成孕這不幸事實,也因此而能夠早作打算。

為了肚裡孩子的名份和幸福,個性單純的思琪也不得不略施手段。首先是趁著達成來到家裡探望和孤男寡女的良機,順利地將他勾引上床思琪休息了好幾天,才讓下體的撕裂痛楚消去大半,只是私處卻紅腫依然。達成雖然性急,但他以為女友尚是處子之身,為免將她嚇怕,他已是盡可能的溫柔。即使如此小心謹慎,當勃起的陰莖進入狹小的蜜穴時,思琪仍然感到劇痛難耐,還忍不住慘叫了一聲。

『啊~~』

聽到思琪的慘叫,達成的憐惜愛護之情更是達到頂峰,連忙就想要回身退出。

『覺得痛麼‧‧‧對不起啊‧‧‧』

『不--沒關係‧‧‧我不想掃你的興‧‧‧繼續吧‧‧‧』

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思琪顧不了女性的矜持,她用手抱著達成的身體,又不顧大腿盡頭的痛楚,雙腳用力死纏繞著他的腰,決不肯讓他就這樣跑掉。

『思琪‧‧‧你待我真好‧‧‧為了不想掃我的興‧‧‧那你忍耐一下‧‧‧』

『沒關係‧‧‧第一次‧‧‧痛也是正常的‧‧‧』

達成感動地抽送起來、享受著性交的快感,思琪卻被他搞得慘了,她痛得冷汗直冒、眉頭深皺,但又不敢哼出一聲,唯恐達成最終會心軟而放棄。

(都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怎麼還會那麼痛‧‧‧家姐是騙人的‧‧‧達成‧‧‧不要那麼大力‧‧‧我快受不了啦‧‧‧不忍住‧‧‧一定要忍住‧‧‧否則我和孩子都會沒人要‧‧‧)

『思琪‧‧‧你還可以吧‧‧‧』

『可以‧‧‧不用擔心‧‧‧』

『啊~~思琪‧‧‧我‧‧‧』

『你怎麼啦‧‧‧』

『不行了,我快要射了‧‧‧』

『那就射進我的身體裡去吧‧‧‧』

『可是我沒戴避孕套,萬一‧‧‧』

『不會那麼巧合的,萬一我真的有了孩子,那我們便結婚吧‧‧‧』

『好‧‧‧好‧‧‧萬一你真的有了孩子,我一定會立即跟你結婚的‧‧‧那我繼續囉‧‧‧』

(立即跟我結婚?我一定會成全你的‧‧‧)

如箭在弦的達成,得到對方的首肯後,便打消了撤退念頭,將下身重新猛地抽送,享受一浪接一浪的強烈快感,但思琪卻像被一刀又一刀地割在下體的最嬌弱處。

(啊~~痛死我了‧‧‧不‧‧‧不可以叫出來‧‧‧只要多忍一會便行‧‧‧啊~~來了‧‧‧好燙‧‧‧)

『‧‧‧你‧‧‧你痛不痛‧‧‧我有沒有做得太大力‧‧‧讓我看一下有沒有事‧‧‧』

達成也算是個有情有義的人,洩慾過後也不忘關心撫慰身邊人。

『不‧‧‧不要看‧‧‧怪難為情耶‧‧‧』

思琪假裝撒嬌,她合起雙腿,又用被子蓋在身上,可是達成眼快,他還是看到了從小穴所倒流出來的,是一注白濁的精液,根本沒半絲血跡。

(難道思琪早已不是處女?)

但看到她的嬌羞表情和純潔神態,他是怎麼也不肯相信思琪會跟別個男人發生關係。

(不會的‧‧‧剛才她那痛苦的模樣,不會是裝出來是的,這一定是她的第一次‧‧‧對了‧‧‧聽說有些女生在做激烈運動時,會將處女膜弄破。思琪是個嬌弱女生,說不定她的處女膜也比較薄,所以她的處女膜也容易弄破吧。)

達成是如此的信任思琪,所以後來便乖乖的跟她奉子成婚。

雖然懵然無知地當了個便宜老竇,可是達成也不會白白的替別人撫養孩子,因為在那一晚,正當雄偉留戀於思琪的溫香肉體時,他也悄悄的來到雄偉的房門口。

(都十一時了,偉哥明明說過會來找我的,怎麼還沒出現?莫非慧姐還沒睡?抑或他太疲倦,連他自己也睡著了?)

待在房裡乾等了兩小時的達成,終於按奈不住、帶著滿腹疑惑來一探究竟。

『偉哥~~偉哥~~』

達成輕輕的叫了兩聲,又小心奕奕地敲了幾下門,誰知大門根本是虛掩的,達成做夢也沒想到雄偉會那麼大意,離開房間時會忘記鎖門、甚至連門也沒關好,所以他以為雄偉還在房裡,於是將門推開,進入房裡。

他首先見到有人躺在床上,稍一定神,便認得那是思慧。

『慧姐~~慧姐~~』

『嗯~~嗯~~』

睡夢中的思慧,呢喃地應了兩聲。

(幸好慧姐睡著了,否則偉哥想脫身便難過登天了‧‧‧咦‧‧‧偉哥呢‧‧‧)

雙人房的空間有限,達成一眼便看得清楚,房裡此刻就只有兩個人:他自己和思慧。

『偉哥~~偉哥~~』

達成一邊輕聲呼喚,一邊走進浴室,雄偉當然不在那裡,因為他正在門外走廊對面不遠處的一間房裡,強迫思琪用口含著他的陰莖、享受著她的溫軟小舌所帶來的服侍。

(咦‧‧‧奇怪了‧‧‧偉哥去了哪裡呢‧‧‧莫非出去了‧‧‧啊~~一定是出了去尋歡‧‧‧哼‧‧‧又說會找我一塊兒去,現在自己偷偷溜了出去,好沒義氣!)

『嗯~~嗯~~』

達成正要離去,床上的思慧剛好轉身,同時從嘴裡發出了妖異的呻吟聲。達成回頭朝她看了一眼,誰知這無意的一瞥竟將他推進犯罪的深淵。

只見睡美人的長裙下襬翻到圓潤膝頭處,白哲亮麗的纖巧小腿毫無保留地暴露在達成眼前,這叫他想起平時穿上洋裝的思慧,那短裙下的小腿包裹在貼身絲襪裡,給人一種滑不溜手的感覺,早已讓他這年少氣盛的壯男心生邪念,好想摸上一把,甚至從那地方沿著美女的玉腿向上摸,一直摸到大腿,然後摸到大腿的盡頭處‧‧‧

思慧和思琪這對貌美姊妹花,風味各有不同。或者因為年紀稍長和工作了三幾年的關係,思慧比妹妹多了一份成熟美。而當她結婚後,又增添了絲絲的少婦風情,與青春活潑的思琪形成強烈的對比。面對如此美女,達成心裡怎不也想一親芳澤,可是他明知思慧是個賢嫻淑德的婦人,可望而不可即,所以一切的歪念都只能存在於幻想裡,不倫的獸慾也只能夠在自瀆的時候發洩出來。

也不知是皇天不負有心人,還是世間真有『淫人妻女者,妻女亦人淫之』這回事,雄偉因為趕著去淫人妻女,而讓達成多年來一直縈繞腦際的幻想變成現實。

(偉哥剛好不在,慧姐又睡得像條死豬,難道是老天故意給我製造的機會?可是如果讓她知道‧‧‧不‧‧‧她不會知道的,就算她發覺有人跟她歡好,她一定以為對方是偉哥‧‧‧偉哥‧‧‧對不起也要做一次了‧‧‧)撩人的睡姿和散亂的秀髮剎是誘人,但更要命的,卻是籠罩著昏暗小房間的氣氛,那孤男寡女的意境,最是惹人遐思,難怪達成會把持不定。

明知床上的美人,是女朋友的親姊,但越是不該碰的,幹上了的時候卻越覺快感。為了實現長久以來的性幻想,犯罪已是無可避免的事情。

(偉哥‧‧‧你不要怪我‧‧‧你要去偷歡,我也要‧‧‧只不過要借你老婆一用‧‧‧)

達成只知雄偉獨自去偷歡,可是他做夢也想不到,雄偉的對手竟然就是自己的女朋友,而且他還用上強姦這卑鄙手段,將思琪的初夜奪去。

達成將大門反鎖後,躡手躡腳的來到床邊。他坐在思慧身旁,將她的長裙揭起到腰間位置。一雙修長玉腿軟弱無力地橫放在床上,大腿盡頭處是肉色半透明的蕾絲內褲。

他將指頭從橡筋褲伸進去,小心奕奕地將內褲脫去。在熟透美穴的正上方,濃密又烏黑的陰毛長得滿滿的,達成從來只聽過淫蕩女人的陰毛都是既濃又密,卻想不到端莊的慧姐也是這樣,真感到意料之外。

好夢正酣的思慧完全不曉得自己下身全裸,雖是隱約感到丁點涼意,這感覺卻影響了解她的夢境,讓她在夢中跟雄偉幹著夫妻間的雲雨情事,所以不單沒有遽然驚醒,反而張開雙腿,迎接夢中丈夫的挑逗。

(看你平時正經八百、神聖不可侵犯,原來滿腦子都是淫夢一片,那我還用跟你客氣麼!)

擺出了如此不堪入目的醜態,即令是淑女天使也會被當作淫娃蕩婦。達成老實不客氣,爽快地用指頭將思慧的蜜唇撫摸搓揉。

雖然他還是『童子雞』一名,挑逗技巧顯得生硬,但蠻有性經驗的少婦卻早已熟習了此情此境,而自然地作出生理反應。肉體和夢境裡感受到的性官能刺激,叫思慧漸漸地享受起來,嬌嫩的小穴,也變得濕熱。

酥膩的感覺像水中漣漪泛開,到達腦袋後化成綺麗纏綿的春夢,教她渴求被男人性器插入時所得到的歡愉。

『嗯~~嗯~~』

妖異嬌媚的呻吟聲,似在催促身傍的男人。海棠春睡的思慧,私處正流出了汨汨淫水。達成見狀,心想時機成熟,於是拔出充血的粗大陽具,利用沾滿陰道的潤滑淫液,將火熱的肉棒直插入思慧體內。

深楬色的陰莖,在兩片白裡透紅的蜜唇嫩肉間來回進出,夢裡的思慧也放浪地享受和配合著,緊縮的陰道軟肉牢牢地箍住達成的陽具,叫人爽得要死。他將陰莖抽出來,再用力地捅進去,如此重複了十來下,便告不支射精。

處男的第一次,竟然在十來下的抽送中了結,比以往任何一次的自瀆還要短暫,初嚐性滋味的達成自是心有不甘,想要來個梅開二度,但他更加顧忌到雄偉隨時會回來。未做之前大可儘管一試,但當嚐到了甜頭之後,再去冒險就不是那麼值得了。

於是達成將現場清理過後,便返回自己的房間。

兩個月後,思慧感到生理狀況有異,經醫生檢查,證實是懷了孕。她和雄偉結婚五年,渴望抱孫的陳媽媽也乾等了五年,現在終於等到了,還一下子抱兩個孫。

『太好了!』

媽媽的丈夫就是對方的親生父親,這對關係親近得難以形容的未來表親,為陳家多添了一片喜氣洋洋的氣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