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辱老師

他在菊門之前輕輕地按著,用手指掃著,然後微微插入,佩琳不禁全身起了疙瘩,她想不到連排便的器官也要被玩弄,她說:「不要……」

但允力不理,手指已進了少許,在前後的夾擊下,佩琳在羞恥之餘竟感到了絲絲的感覺,這種感覺麻麻痺痺,像洗澡時花灑的水打在乳頭及陰道的感覺。

佩琳心中大叫:「不可以,我怎可以在被姦淫時還感到快感?」

在佩琳心目中,她是被迫的,雖然被淩辱,但是也是受害者,這是她心底深處唯一剩下的自尊,如果連這一點也守不住,她真的不再是人了。

但身體的反應卻是老實的,這時在不停的刺激下,佩琳的身體已緊張起來,微微喘著氣,龍哥也加入戰圈,拿著假陽具由佩琳的耳珠邊磨蹭著,佩琳的性感帶是在乳蒂、陰核、耳珠及菊門,這一下震動,把佩琳靈魂也震了出來,佩琳不禁大聲呻吟了一下。

允力感到被陰肉緊緊吸著的陽具突然被四周的肉壁夾住,原來是佩琳身體作出了最性感的反應,整個陰道在收縮,一股暖流更把允力的肉棒包圍著,允力幾乎立刻射了出來,幸好他年紀雖小,卻是久經沙場之輩,才不致出醜。

允力驚道:「老師好厲害,真的是如狼似虎,既然是這樣的渴望,我也幫你一把吧。」

允力此刻也感到十分舒服,而且極度緊張及興奮,他平常只是玩弄過和他年齡相若的女生,現在面前是一名絕色美女、成熟的胴體,而且是他的老師,這種征服的感覺,在性愛之餘更是極具刺激。

允力再把陽具入了一點,已插入了三分一,一種火辣的痛楚從陰道傳來,佩琳發出了「嗚、嗚、呼、呼」的呻吟聲,允力用舌頭舔著佩琳的面頰,淫笑說:「老師很興奮了吧!我的肉棒夠不夠粗大?」

佩琳感到下身好象離開自己而去,而允力慢慢地把陽具向前向後地移動著,磨擦著佩琳的肉壁。

佩琳哭道:「太大了,很痛,請你不要太大力。」

佩琳已不敢再反抗,只是哀求減少痛楚,允力更加興奮,雙手抓住佩琳的胸前的肉球,大力一握,豐滿的乳肉在手指縫中迫了出來,允力吸了一口氣,同時全身力量向前沖,強大的力量一下子插入陰道的盡頭,衝破了她保留了二十四年的處女膜,好象火紅的鐵棒在烙著佩琳的肌膚及內心深處。

佩琳慘叫一聲,全身一震,下身好象被千把小刀割著一樣的厲害,眼前是允力的獰笑,一種撕心的痛苦傳遍全身,也打擊著她的心靈,她萬萬也想不到會在這種被迫的情況下被自己的學生奪去她一生最寶貴的貞操。

允力全身壓在佩琳身上,吻著佩琳的嘴,肉棒已進入了佩琳的子宮深處,頂住她的花心,佩琳感到下體像被貫穿了一樣,陽具頂得她全身向後,她只好放鬆身體,去抵受這種劇痛。

但她想放鬆身體,但心情卻未能放鬆,全身肌肉好象崩緊一樣,沒有了半點鬆馳,但乳房反而向上挺,型是顯得尖了出來,好象兩個炮彈一樣,允力一手捏著她的乳頭,向上拉,乳房的痛楚加上陰道的撕裂,令佩琳幾乎暈了。

允力說:「老師,你想減輕痛楚,就用你的雙腿圍住我的身體。」

佩琳只好照辦,把她四十二寸的修長美腿圍著允力的身軀,允力一向迷戀佩琳的美腿,她的美腿不單修長,更是雪白無瑕,沒有半點的斑點,這時,允力的陽具更加深入了。巨大粗長的鐵棒一下一下地撞擊住佩琳的花心,佩琳不禁發出陣陣的呻吟聲,初時是巨大的痛楚尖叫聲,但慢慢卻帶點溫柔的聲音。

如火般灼熱的巨棒正操著佩琳,佩琳全身不停地順著抽插擺動,碩大的乳房在前後擺著,纖腰亦扭動,這時允力才看到女體中最美的動態。在插入時,穿透了肉壁,直達佩琳的子宮,佩琳整個身體都向前沖,佩琳感到下體在撕裂的病楚之余,感到無比的充實;當抽出時,好象下體的一切被帶走,竟有點失落空洞的感覺。慢慢,佩琳全身肌膚微微發紅,面泛紅霞,小嘴微張,慢慢地由疏落的叫聲,再變成濃密的叫床聲。

佩琳叫道:「丫丫,主人……主人。」

她扭動著身體叫著,乳浪正一下一下衝擊著眾人的性欲,龍哥再也忍不住,雙手捉住了佩儀的雙乳慢慢的搓。佩儀不敢反抗,她看到姊姊受辱,真是又驚慌又難過。

允力聽到佩琳呻吟的聲音,更是興奮,當下加快速度,「撲滋撲滋」的聲音更頻密,這時佩琳的乳房已被允力搓至通紅,允力改變了姿勢,把佩琳的雙腿屈起,允力喝道:「賤奴,快捉住自己的雙腿。」

佩琳已完全屈服於允力的邪惡之中,立刻拿著自己的腿,佩琳的腿壓在自己的身體上,乳房也被壓扁,但陰部卻更加清楚地完全暴露出來,允力更能全身貼著佩琳的下體,一下一下全力的插入,突如其來的加速,佩琳大聲地嬌吟著,這時痛楚漸退,一陣陣快感卻擋也擋不住。

允力把身體向後一縮,接著向前一撞,寶貝用盡全力刺戳佩琳的密穴盡頭,佩琳腰背立刻向上一彎,胸脯沖天而上,兩粒啡紅色的葡萄變成了鮮粉紅色顫動著,一條汗水在乳溝中間來回遊動,佩琳完全無瑕的長腿微微屈曲,似更配合著允力的抽插;此刻,佩琳神情似笑非笑,亦悲亦喜,發絲披散,眼角半張半閉,紅唇欲拒還迎,既淒美又動人。

佩琳鼻中哼著,真不知是甜是苦的呻吟聲,突然間,佩琳長長的叫了一聲:「丫~~~~~~~~~~~~~」額角青筋露出,原來允力把陽具退出了陰道口,再用力「啲」的一聲再插入了佩琳的花心,就這樣不斷進退已達半小時,允力年輕力壯,體力驚人,絲毫沒有退縮之象。

呻吟聲隨著抽插的節奏變換,一波比一波大聲,當中已分不出是不安痛苦還是歡娛快樂,佩琳纖腰蠕動,緊緊地夾實允力的陽具,允力長趨直進,每下都插入秘穴最深之處,九淺一深,忽吞忽吐。

佩琳高聲道:「主……人,丫丫,唔唔,丫!」

佩琳雙眼反白,嘴角也慢慢滲出了唾液,突然在強烈的抽插之間,猛然停了下來,佩琳一呆,反而下身好象空洞洞的,無所適從,允力看到她的神情,笑著說:「老師是不是很想要呢,你求求我。」

佩琳又羞又怒,她實在對自己很失望,為何在被姦淫之時還有快感,但要她承認,卻是萬萬不能,允力明白現在還未是時候她完全成為一頭性奴,當下再度立刻大力插入。

龍哥看到佩琳被插的場面,全身火熱,陽具幾乎扯得快要爆了,立刻抽起佩儀,大力捏著她嫩弱的乳頭,佩儀痛極,想大聲哭了出來,龍哥把粗大的陽具立刻插入她的口中,說:「小淫女,不想我割下你的乳頭,你便好好的替我吸吮,否則我把你和你姊姊的乳房整個切了下來。」

佩儀是品學兼優的好學生,一生怎會遇過這種凶巴巴惡人,當下不敢反抗,只好吸著奇臭無比的男人陽具,她不知道,她的命運也將會和姊姊一樣的悲慘。

知道全身被不停撞擊著,允力耐力驚人,已接近了一小時,仍然未停,佩琳已被刺得全身無力,雙眼反白,嘴角流出了不少唾液,握在允力手上的腰柔若無骨,神情仿仿佛佛,但卻更是迷人了。

這時,允力大喝一聲,全身力量聚於一點,下身的痙攣感覺達至高峰,一股精液完全噴射至佩琳的子宮深處,佩琳感到陰道一陣滾熱,叫道:「不要射在裏面啊。」

允力也感到有點虛脫,坐在沙發上,佩琳全身骨胳好象碎了,陰道只留一陣陣的刺痛,撕裂的感覺,允力看見佩琳的陰唇已合不上,兩片花瓣翻了出來,肉洞的紅肉浮腫,流出了濁白色的精液,在精液之中滲著一些血絲,是佩琳的處女血落紅。允力看到佩琳這種淒美、楚楚可憐的狼狽神情,又不禁燃起了心中的欲火,肉棒慢慢再硬起來。

佩琳全身乏力,陰道好象沒有了感覺,只看到下體滴下了自己的處女血及允力的精液,身體的痛也不及內心的痛萬分之一,她做夢也想不到自己的第一次會被小自己這麼多的學生奪去。

佩琳跪在地上,看著允力的陽具,陽具中混和著精液及血絲,這就是把她的貞節破去的惡蛇了,允力說:「老師,你已是我的人了,快好好認認這根寶貝,你的一生也要伴著的,快好好吸吮一下,舔得乾淨。」

佩琳已沒有選擇,只好低頭吞下。

龍哥把佩儀帶過來,佩儀也半身赤裸,只剩下一條內褲,龍哥雖然把她留給允力,但已摸過她的全身,佩儀飽受非禮,但更令她震憾傷心是目睹姊姊被姦淫破處,她簡直呆了,她就跪在佩琳的身旁,看到一向高貴的姊姊努力地吸吮允力陽具的醜惡形象。

佩琳看到佩儀的裸體,也是極為心痛,更怕他們會強姦佩儀,只好賣力地討好著允力,雙手主動捧著允力的肉棒,大力地舔著,她也不熟口交之技,但慢慢努力之下,倒也很快熟習。

龍哥按著佩儀的肩膀,笑說:「小妹妹,你看看你姊姊根本是一名淫婦,剛被自己的學生破處,立刻已撲上去口交了,我相信你也很淫蕩,是不是?」

佩儀大哭,用力搖頭。

龍哥把佩儀抱到梳花上,坐在允力之側,允力看到這個校花,雖然不及佩琳一樣的絕色美貌,乳房也不能和佩琳的巨乳相比,但她較年輕,一股青春純真無邪的氣息另一種味道,他一手捉住了佩儀的乳房,輕輕的搓揉,佩儀想掙扎,佩琳見到妹妹受辱,也想起來,允力喝道:「想不想我把你們的乳房割了下來。」

當下大力一扭佩儀的乳頭,佩儀慘叫一聲,嚇得二人都不敢反抗。

佩儀雙乳雖然不算大,但剛好被他的雙手包住,而且嬌嫩軟滑,好象棉花一樣,握在手上好舒服。同時下身的快感更是一波一波的沖上來,他全身一震,精液再度爆發,已全都射入佩琳的口中。

佩琳口中充滿了精液,但不斷叩頭哀道:「主人,求你不要玩弄我的妹妹,請你玩弄我吧,我會絕對服從的。」她一邊說,口中一邊流出精液,十分醜惡。

允力啐道:「老師,看看你自己,多麼下賤。」轉頭對佩儀說:「校花,你說怎樣,玩你還是玩你的姊姊。」

佩儀心中難過,說不出口。

允力說:「好,我可是很民主的。現在姊姊的屁股還是處女地,妹妹的處女膜也被破,二選一,你們自己想想吧。老師,你聽說過肛交嗎?妓女也不是每個都接受的,你很想要吧。」

佩琳顫聲說:「肛……交?怎麼……可以,那是排洩的……地方,請主……人再插……我的……下體吧。」她已不在乎羞恥,低下頭來哭。

允力說:「你的爛穴我可沒有興趣,你要的話便抬高你的屁股,搖著尾巴求我幹你,否則你妹妹可以代替。」

佩琳怕得全身顫抖,肛交這回事她想也未想過會發生在自己身上,即使將來結婚,她也沒想過會和丈夫做這種羞恥的行為。允力也不急,摟著了佩儀的腰,輕輕地撫摸著她的乳房。

佩琳全身顫抖,內心在掙扎著,允力一手把佩儀的內褲,脫至膝蓋之間,佩儀掙扎無力,下身稀疏的陰毛暴露人前,佩琳急道:「不要不要,我願意了!」

允力笑說:「老師願意什麼?」

佩琳哭道:「主……人,我……願意肛交……了,請你……插我的屁………股。」

眾人哈哈大笑,龍哥說:「老師真的淫蕩,這樣下賤的事也說出口。」

允力叫佩琳作狗爬狀,屁股高高的抬起,佩琳的臀不算很豐滿,但是圓渾雪白,令人很想不口咬下去,允力輕輕撫摸著,好象在欣賞藝術品一樣,分開兩片股肉,只見佩琳的屁股縫之間長了不少細細的毛髮,允力輕輕撫摸,中間是小小的菊門,紋理整齊,小巧玲瓏。

允力的手指轉入了佩琳的肛門中,佩琳全身一震,又驚又興奮,佩琳的肛門一向是極強的性感帶,但在肛交強烈的羞恥感及恐懼感混和之下,實在害怕得牙齦也抖震著。

佩琳顫聲道:「主人……請不要太大力。」

允力一手大力捏了佩琳的乳頭一把,她不敢再出聲。允力的巨大陽具貼近了菊門口,慢慢插入了佩琳的細小的菊門,佩琳只感到一種撕裂的極度痛苦,比開苞更強烈十倍,好象千萬小刀割著肛門一樣,屁股像裂開了,她張開了口,大口大口的呼氣,勉強抵受這種酷刑,雖然肛門是她的敏感帶,但在強烈的劇痛下,甚麼感覺也沒有了。

佩琳菊門慢慢散裂開去;同時允力拉扯著佩琳的長髮,向後一拉,但身子卻向前慢慢插入肛門之中。

佩琳的屁股被一根燒紅了的鐵棒烙著,她雙眼反白,喉嚨咯咯的發出響聲,她已不能想、也不敢想、只知道現今是一生最大的痛苦,而在前後相反方向的拉扯下,這種痛苦又強大十倍。

允力插入了一半,接著大力突入,陽具插入了直腸之中,佩琳大叫一驚,暈了過去,但不久,允力的進出及拉扯,又把佩琳硬生生痛得醒過來。

在肉棒插入肛門深處的同時,頭髮卻被向後拉,連頭皮都幾乎扯出來,佩琳急叫:「主人主人,不要再扯我的頭髮。」

佩琳此時雙眼發紅,面容扭曲,額角青筋暴現,全身好象崩緊了一樣,不斷呼氣,佩儀看到了姊姊的慘狀,嚇得蜷縮了在一旁,龍哥同時在玩弄她的乳房及下體。

一種火燒的灼熱被屁眼傳至全身,一下一下的的插入及拉扯,佩琳的頭皮也同時快脫掉了,這時,允力大喝一聲,一股滾熱的精液全部射進了直腸之中。

佩琳已半死不活的躺下,被扯下的長發散在地上,肛門已不能合上,本來巧小精緻的菊門已變成一個硬幣大小的黑洞,流出了白色的精液及鮮紅色的血水。

佩琳抬頭一看,只見十多名全身赤裸的男士已圍在她的周圍,二十幾支巨棒高高舉起,她知道她的惡夢還未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