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辱老師

饒是龍哥閱女無數,也未見過如此佳品,雖然在妓女之中比佩琳乳房大的也有不少,但怎會同樣具有這樣美麗的樣貌、高雅的氣質及完美的身材。在雙乳之下是一個看似柔若無骨的腰肢,可愛的肚臍不深也不淺,而在肉團之上是性感的鎖骨,寬闊適中。

好一個完美的女人。

力允聲音也有一點顫抖,他看上了老師己久,剛好又認識龍哥,一拍即合,便設下了這個圈套,但他也想不到佩琳比想像中更加吸引。

龍哥說:「老師,我們要問幾個問題,才可以考慮你的應徵。」

佩琳微微點頭。

龍哥說:「請你抬起頭,對住鏡頭,挺胸。」佩琳吸了一口氣,微微挺胸,這一下挺立,胸脯更是向外凸出,她的乳房兼有圓渾及竹筍之美,既向外擴展又凸出,極是吸引。佩琳抬起頭,看到攝錄機不斷拍下裸體,她知道自己一生也完了。

「好了,陳佩琳小姐,你是來應徵甚麼工作的?」

「妓……女。」

「你本來是當甚麼職業的?」

「中學老師」

「那是很高尚神聖的職業啊,為甚麼要來當妓女?」

「因為……」

「因為你天性淫賤,當老師根本不能滿足你的淫性,所以要當妓女是不是?」

「我……我……是……」

「你自己說一遍」

「我天性淫賤,當老師根本不能滿足我的淫性,所以要當妓女。」

佩琳一生也未聽過會說這些話,她的尊嚴、她的人格,全都被毀掉了。

「你的三圍數字是多少?」

「34D、23、34」

「還可以!」

「好吧,現在用手抱著自己的乳房。」

佩琳不敢違背,只好用手把自己本來已很大的乳房托起來,這一托之下,兩個肉球圓圓的呈現在男人的前面,更是龐大無比。

「好了,現在慢慢摸自己的乳頭三分鐘。」

佩琳驚叫:「不要,怎能做這種羞恥的事。」她愈保守,愈能激起二人的興奮。在嚴厲的目光下,佩琳不敢再違抗,佩琳知道他們故意拍下自己的淫賤動作,但她已沒有任何辦法,只好慢慢撫摸著自己的乳頭,纖幼雪白的手指慢慢拈著粉紅的葡萄,這種情景十分動人,再加上她如怨如泣的神情,龍哥已忍不住抓著自己下體,佩琳的乳頭漸漸變硬起來,也突了出來,面對眼前美人的表演,允力已下身己拉扯得有點痛了。

「接著,是表演舞蹈,跳時要搖動自己的乳房,留意,表演得不好看,我們會找人替你。」

佩琳只想敷衍了事,但聽到這樣,只好跳了起來,在二人的催促下,她努力地把乳房誇張地上下左右的舞動,極具淫靡的感覺。佩琳的乳房是竹筍型,向外突出,一擺之下,好像兩個木瓜在擺動,但這是挺拔雪白的木瓜,看得人目眩神迷。胸中的兩團肉現在好像麵粉一樣,發出拍拍的聲響,大家驚訝她的豐滿程度。

允力看到平時斯文端正的老師這樣淫賤,再也不忍住,脫了褲子,掏出陽具自瀆了起來。

「老師,下體已濕了吧。」

「沒…..有」

「老師被多少個男人玩弄過?」

「沒……有」

「甚麼?」

「我…..是處……女」

一聽之下,龍哥及允力立刻彈了起來,心中又驚又喜。允力搖頭說:「我不信,老師這麼淫賤,怎會是處女。」

佩琳掩面哭說:「我真的是處女……請你們……放過我。」

龍哥笑道:「放甚麼?這是你自己自願的。好了,現在是陰道檢查,快脫下你的裙及內褲。」

佩琳心中如墮冰窖,真的要脫光了。她彎下腰,兩個乳房向下,搖搖欲墮,她慢慢把裙子拉下,慢慢通花米白色的內褲已暴露著,現在她全身只剩下一條內褲及一雙高跟鞋。

不知是因為跳舞流出了汗液,還是搓弄乳房帶來的興奮,佩琳內褲竟濕了少許。

龍哥仔故作驚奇說:「看看,老師看來很興奮,下身也濕了一大片了」。佩琳滿面通紅,立刻掩住了下體,說:「沒有沒有。」

允力說:「快把內褲也脫了下來,然後拋過來,我再也等不了。」佩琳的內褲是有右綁帶式的,她顫抖地把內褲的帶鬆了,吸了一口氣,內褲終於離開了身體。

允力拿著還有濕潤的內褲大力的吸著,佩琳全身赤裸,雙手垂在兩邊,她已再不能接受自己,竟然赤條條地暴露著。

眾人看著眼前的美人,一窺全豹,更是驚嘆著眼前女人的完美。下身倒三角形的陰毛柔密細緻,修剪整齊,汗水沾著反射了一點點半澤,給人柔軟的感覺,緊緊合併的雙腿十分修長,大腿好像充滿著彈力一樣,而且線條之優美,更是罕見,170CM高的佩琳在東方女子來說已算不俗,比例看來是九比一的,佩琳自小已被稱為九頭身美女了。

允力細細端詳老師,心中感到以前雖然玩過不少同學及少女,都只是黃毛丫頭,怎及老師完美無瑕的身軀。

允力說:「張開腿,讓大家看看你的私處。」佩琳全身一震,幾乎站立不穩,微微張開了腿,在雙腿之間,兩片陰唇也暴露在大家的眼前,是暗紅色的兩片,龍哥說:「看來十分新鮮。」佩琳的陰毛頗濃密,包裹著陰部,在神秘的幽谷中隱約看到一點點紅色的秘穴。佩琳的心好像死了,自己女性最隱密的部位也當眾被男人看過全相了。

允力走過去,雙手握住了佩琳的乳房,第一次完全接觸了老師的乳房,他也不禁緊張起來,只感到充滿彈性及柔滑,輕輕揑著乳頭,搓弄著,漸漸變硬,挺立了起來,允力笑說:「看來老師的乳頭很敏感」,他的手指不停圍住乳頭四周的疙瘩打轉,一陣好像電流的感覺轉到佩琳的腦中,她感到身體發熱,口中不禁叫了一聲。

眾人哈哈大笑,龍哥說:「想不到為人師表的美女老師,也是這樣淫賤,被自己的學生摸了幾下,便叫床起來。」

佩琳的自尊、自我形象全都破滅了,她既羞恥自己被玩弄,亦奇怪自己的身體為何這樣有此反應。

允力更興奮了,他把乳房捏成不同的形狀,他大力向雙峰一按,乳肉好像一個被壓扁了的包子一樣,乳肉向手的四周擴展,有持從乳房低部緊握,乳肉便從向上束緊了一樣,乳頭也變得通紅,佩琳也不敢反抗,只好把手放在身後,看到自己一向引以為傲的乳房被肆意玩弄,更是生不如死。

允力的手指最後捏著佩琳的乳頭,微微一拉,佩琳感到痛楚,但仍忍著,漸漸力度加強,乳暈的顏色開始變淡,佩琳哭道:「允力,我好痛,你饒了我吧。」允力笑說:「老師,這樣的痛苦也忍不到,接著的你可抵受不住。」允力把佩琳的乳頭大力一扭,佩琳慘叫了一聲,整個乳頭變得鮮紅,佩琳哀求道:「真的很痛,不要。」

龍哥走到佩琳身後,發現赤裸的佩琳不單前面極具吸引力,而後面背部的線條也是流麗之極,極個肩膊圓渾細緻,背部是完全沒有半點瑕疵的雪白肌膚,隱約見到半邊乳房,然後是慢慢收窄的腰肢,腰的盡頭是雪白的屁股,再下是修長的美腿。

龍哥吸了一口氣,把佩琳的腿再分開,雙片陰唇更加清楚了,龍哥慢慢撫摸著佩琳的玉背,再慢慢滑至兩片臀肉,佩琳的屁股不算很大,但肉感十足,而且肌膚簡直是滑不溜手,好像摸著絲綢一樣,再下吊著兩片陰唇,龍哥用手指大力在佩琳的陰唇一摸,佩琳全身一震。

這是,允力用咀慢慢吸吮著佩琳的乳頭,佩琳又羞又驚,想推開允力,但卻無力,但慢慢一陣麻癢的感覺從乳頭向上擴散。佩琳的呼吸開始沉重起來,口中吐著喘氣的聲音,同時,龍哥一邊撫摸著佩琳的屁股,一邊用牙齒咬著佩琳的耳珠。

允力一直都幻想著幹這個美女老師,可惜沒有機會,這時竟然吸吮著她裸露的乳房,簡直如在夢中。他用舌頭上下舔著佩琳的乳頭,舌頭不停打轉,把四周乳暈都弄濕了,同一時間,雙手握著乳房的底部,把乳肉更加推向上,方便大力的吸啜。

前後夾攻之下,佩琳漸漸感到生理反應,下體一陣酥癢的感覺,佩琳感到十分羞恥,在被淩辱之下竟然有了興奮的反應,一向貞潔的她更感到無邊的羞恥。

佩琳已連連喘氣,面泛紅霞,胸部一起一伏,雙腿也慢慢鬆了,龍哥蹲在地上,由上而下地看著佩琳張開了一點點的陰唇,笑著說:「老師看來很興奮啊!」佩琳微微呻吟說:「沒……有」龍哥用手指輕輕揉弄著佩琳的陰唇,佩琳的私處被摸,但反而更令她感覺另一股熱力向下而上慢慢擴散。

允力說:「作為一名老師,被學生脫光了玩弄大奶子流出淫水,會不會感到羞恥。」佩琳心中一痛,幾乎滴出血來。她的神聖的職業被徹底汙滅了。

允力把佩琳抱到茶幾上,佩琳平躺著,這時大家才完全清楚她的絕美的曲線,躺下的嬌軀,乳房仍然挺立了,絲毫沒有扁塌下來,尺寸不比站起來差,高聳著在胸口上。允力盡情搓弄著,把一對水蜜桃弄得不停抖動,佩琳被大力搖得全身搖來搖去,允力的一雙手慢慢用乳房遊到小腹,再到了三角位置的陰毛處,輕輕地撫著,接著手指慢慢進入她的陰唇之間。

淩辱老師(中)

佩琳心中一驚,急忙說:「允力,不…..不要,不要弄我的下身。」允力笑吟吟地拔弄著她的陰毛,慢慢地拉扯著,突然用力拔去了數條,佩琳一痛,允力說:「就讓你的好學生為你破處吧。」佩琳哭道:「不要,不要。」

允力說:「老師,張開你的腿,讓我檢查你的陰道。」

佩琳扭動身體,哀求道:「我……我」既不能拒絕,但又不想把女性最重要的部位展示人前。

允力微微用力,分開她的雙腿,並屈成M字型,龍哥兩名手下立刻拉住佩琳的雙腿,張到最大,佩琳感到下體一陣寒意,知道下體終不可避免失守。

三部攝錄機及照相機已發揮作用,對像正是佩琳首度展示人前的陰部。佩琳下身本來整齊的陰毛已被允力及龍哥弄至淩亂不堪,散佈在陰戶之間,毛髮的幽谷中一道暗紅色的裂縫呈現眼前,嫩紅色的大陰唇微微張開,允力心頭急跳,慢慢用兩雙手指插入陰唇之間。

佩琳全身一震,女性最重要的部位被男人侵入,標誌了她的一生從此破滅了,允力說:「好緊,看來老師真的好少和男人性交。」允力的手指進了一截,允力感到一股強大的吸力立刻把他的手指牢牢緊綴,他又驚又喜,知道老師的身體之佳超乎他想像之外,手指慢慢再抽出來,只見有一道透明的液體附在其中,如絲一樣連接著陰道及允力的手指,允力驚呼:「原來老師這麼多淫水,看來真的很興奮,很想男人插吧!」

佩琳哭道:「不是,不是,不要再玩弄我了。」允力把沾濕了的手指在佩琳的咀唇抹拭著,把淫水塗在唇上,佩琳看到自己的身體竟然作出了性反應,簡直難以致信。

龍哥仔說:「好了,老師,現在你自己用手反開自己的陰唇,讓大家檢查你的陰道吧,當妓女也不容易的。而且你自己自稱處女,要看看有沒有處女膜,也許可以賣高一點價錢。」

佩琳感到自己好象一頭在市場待價而沽的豬牛一樣,任人魚肉。她顫抖地慢慢用手把陰唇向左右拉開,露出了粉紅色的肉洞,這種只有最下賤的四級片妓女才會做的動作,難以想像是一名大學畢業的中學老師的行為,允力罵道:「真是淫賤,母狗,是想男人幹你嗎?」佩琳搖頭痛哭。